Blog

身為蕭侯爺的嫡系繼承人,竟然有這麼多人跟自己作對,由此可見之前的蕭辰真的很失敗。

既然現在我是蕭辰,那麼你以前丟掉的東西,我要用拳頭重新打回來!

蕭帆雙-腿一蹬,身體高高躍起,直接落在了擂台上。

「好!帆哥好功夫,你贏定了!」蕭成在下面大喊大叫。

蕭帆也擺了個起手式,用嘲笑的語氣說:「蕭辰,我可不想被人說做是以大欺小,只要你能接得住我三招,就算你贏!」

六級凝武境對戰四級凝武境,別說是三招,按照正常對方連一招都接不住,只有挨虐的份兒。

「同樣的話送給你,你要是能接我三招,你贏!」蕭辰不慌不忙的說。

台下的人笑成一片,特別是蕭成,動作十分誇張。

蕭帆也笑了:「蕭辰,我真不知道你的這份自信和霸氣,是從哪裡來的。我一直都看不起你,剛才的話讓我對你刮目相看,所以我決定把你揍的更慘一些。」

「那就來吧。」蕭辰朝著他勾了勾手指,這是一種很嚴重的挑釁動作。

「找死!」蕭帆邁步向前,使出的是蕭家絕學《烈風拳》,揮出的右拳帶著呼呼風聲。

蕭成在下面咋咋呼呼的說:「帆哥這一招《早已經練習的純熟無比,一拳能打斷三寸厚的松木板,打在人身絕對是斷胳膊斷腿……」

啊……

一聲慘叫,緊接著一個人影飛出擂台,重重的砸在十幾米外的地上。

蕭成繼續說:「都看到了吧,帆哥一拳就把那根廢柴打飛出去了,這是必然的結果……啊,什麼情況?」

一直到此刻,他才看到站在擂台上的是蕭辰,飛出去的是蕭帆!

蕭天遠是最吃驚的那個人,他看的清清楚楚,當蕭帆出拳的時候,蕭辰也用相同的招式進行應對,四級凝武境怎麼可能跟六級抗衡?

當兩人的拳頭接觸的一刻,意外發生了,原本該是蕭辰被打飛,可結果卻是蕭帆飛了出去。

趴在地上的蕭帆自己也不相信,他猛地吐出一口血,然後感覺到體-內的魂力開始消散。

蕭辰在剛才的一拳中,實驗性的加入了武魂的力道,力道直達蕭帆的手臂進-入到他的身體,一通肆虐,造成很嚴重的後果。

蕭帆抬起頭嘴角帶血喊道:「蕭辰,你敢廢我的修為?」

「你我公平比試,而且我用了和你相同的招式。」蕭辰語氣平淡的說:「連一招都接不住,怪我嗎?」

蕭天遠顧不得身份,一個縱越來到孫子身邊,果不其然,蕭帆的魂力正在快速消散,轉眼間消失的乾乾淨淨,從魂士變成了普通人。

蕭天遠雙目盡赤:「蕭辰你太過分了,我要廢了你!」

「我看誰敢!」蕭天豪冷聲道,同時放出三級氣武境魂士的氣勢,道:「拳腳無眼、生死不論,這是蕭家打擂台的規矩,誰敢破壞這個規矩,本家主定將他當場擊殺!」

一直以來,蕭天豪對弟-弟一家都很客氣,甚至有的時候會放縱他們,以至於蕭天遠在蕭府手握多項大權,十分的囂張。

蕭天遠回頭,惡狠狠的喊道:「哥,他廢了我孫子!」

在其他方面,蕭天豪可以讓著他,但這件事絕對不行,他冷笑著說:「擂台比武本來就是拳腳無眼、各安天命,既然蕭帆上了台,就該有這種覺悟!技不如人,被廢了修是活該,蕭天遠你給我聽著,再敢胡鬧的話,別怪我不念兄弟情義!」

蕭天遠只得低頭,在這場對決當中,蕭天豪完勝。

蕭成要去扶蕭帆,還沒彎下腰,蕭辰開口了:「剛才罵我廢柴的傢伙,敢來上跟我打一場嗎?」

蕭成心裡咯噔一下,連堂哥都不是你的對手,我能行嗎?

直接拒絕,這會讓他覺得很沒面子,就換了一種方式,說:「蕭辰,你想以大欺小嗎?」

小侯爺眨了眨眼睛:「我要是沒記錯的話,在年齡上,你好像還比我大兩個月的吧?」

「你……我,我比你大嗎?」蕭成一時詞窮,支支吾吾了好一陣,才說:「你的等級比我高,難道不是以大欺小嗎?」

蕭辰笑了:「蕭帆比我的等級高多了,他挑戰我的時候,你為什麼不說是以大欺小?少廢話,你罵了我那麼多次廢柴,我是不會輕易放過你的,要麼上台跟我打一場,要麼跪地磕頭一百次。」

「蕭辰,你不要欺人太甚!」蕭成趕緊回頭看著爺爺,希望蕭天遠能為自己出頭。

蕭天遠的注意力全在蕭帆身上,哪有功夫關心他。

磕頭認錯,那太丟人了,他厚著臉皮上台,本想說幾句服軟的話,但蕭辰趕在前面說:「你放心,我不會像打蕭帆那樣一拳解決問題,我會好好招呼你,ding多打斷你四肢!」

嘭……咔嚓……啊……

隨著慘叫聲響起,蕭成的左臂被打斷,還沒來得及發出第二聲慘叫,右腿被一腳踩斷,疼得他差點兒暈過去。

「你要是這麼快就暈過去,可就不好玩了!」蕭辰一邊語氣平淡的說話,一邊對著他拳打腳踢。

所有人都震驚了,一招打敗蕭帆,又把蕭成揍的毫無還手之力,這還是廢柴兼大紈絝蕭辰嗎?

蕭天豪一臉欣慰,他並不覺孫兒的這種做法有什麼不對,反而很興奮,打心底里支持他這麼做。

蕭天遠果然薄情,扔下正在台上挨打的孫子,帶著最心愛的孫子離開,走的時候甚至都沒有回頭看一眼。

蕭成徹底絕望了,他的另一條腿也被踩斷,趕緊求饒:「你放過我吧,我才是蕭家最大的廢柴……」

「看在你這麼懂事的份兒上,罵我是廢柴這件事,就算了吧。」蕭辰大度的說。

「謝謝,謝謝!」蕭成喜出望外,總算是保住了最後一條胳膊,小侯爺話鋒一轉,用手mo著下巴說:「可是剛才,好像聽到有人叫我腎虛公子。」

蕭成馬上哭了:「是我的錯,我才是腎虛公子……」

「晚了!」蕭辰飛起一腳,正中蕭成的褲襠。

嘭……噗……

蛋碎的聲音響起,蕭成白眼一翻,直接暈死過去。

在眾人恐懼無比的目光中,小侯爺動作輕鬆的拍拍手上的土,說:「我說了要斷你四肢,既然留下一條胳膊,那就得相應的打斷第五肢才行。」

說完,他從台上輕飄飄的落下,眾人下意識的把路讓開,他不緊不慢的來到爺爺身邊。

蕭天豪輕聲問:「辰兒,你的武魂覺醒了,對嗎?」

「沒錯,孫兒的武魂是……」

「去爺爺的書房說話,沒必要讓其他人知道你的武魂是什麼。」

「孫兒遵命!」 書房裡,蕭天豪高興的喊叫了好幾嗓子。

孫子出息了,他這個當爺爺的自然臉上有光,以後看誰還敢說我蕭天豪的孫子是廢柴!

一個人高興了好大會兒,他才回頭問道:「辰兒,快告訴爺爺你的武魂是什麼,武器、猛獸還是其他什麼東西?」

蕭辰面色一緊,有些無奈的說:「爺爺,孫兒的武魂是一片樹葉。」

「什麼,一片樹葉?」老侯爺差點兒沒一屁股蹲在椅子上,喃喃自語道:「樹葉,怎麼會是一片樹葉呢,從你剛才的表現來看,能夠輕鬆的戰勝六級凝武境魂士,不應該是廢武魂啊!」

一開始的時候,蕭辰也覺得是廢武魂。如果武魂是一顆樹,哪怕是個樹苗或者是剛發芽的一粒種子,只要勤加修鍊,都能讓其變成枝繁葉茂的參天大樹,成為很厲害的武魂。

可現在只有一片葉子,比最廢武魂中墊底的野草都不如。最起碼瘋長的野草武魂,能給主人賤強的生命力,一片葉子能做什麼?

可說它是廢武魂吧,卻能表現出那麼強悍的戰鬥力,直接將他硬生生的拉高三個檔次,不然的話怎麼可能輕易戰勝蕭帆。

蕭天豪抬起頭,沉聲說:「辰兒,把你的武魂釋放出來,讓爺爺看看。」

「是,爺爺!」蕭辰平心靜氣,一片半透明的樹葉憑空出現,在老侯爺面前慢慢的飄動。

那是一片類似柳葉的碧綠色樹葉,葉脈和兩邊的細小鋸齒十分清晰,彎彎的葉柄顏色稍淺一些,但並不顯得突兀,而是十分完美的跟葉片結合在一起。

「真是一片葉子,好奇怪的葉子,為什麼會是葉子呢?我得好好想想,一片葉子代表的是什麼?」蕭天豪百思不得其解。

蕭辰同樣不理解,他對魂士、魂力和武魂的了解還很淺薄,希望能從爺爺這裡得到答案。

蕭天豪幾乎翻遍了所有的典籍,就連花白的頭髮都急的拽下好幾把,依然沒能搞出個所以然來,從有記載的歷史到現在,沒有哪位魂士的武魂是一片葉子。

兵器類、猛獸類的武魂主攻伐;植物類的武魂兼顧攻伐之外,會給魂士帶來強大的生命力,對團隊的其他人進行某方面的增持;自然現象比如雷電、冰霜、巨石、厚土等等武魂,雖然屬於異類但同樣很厲害。。

所謂的廢武魂,泛指植物類中的野草、獸類中長不大的蟲子,以及勉強能歸為兵器類的菜刀、擀麵杖,或者是不入流的板磚、瓦片什麼。

所以不管是蕭天豪還是蕭辰,都下意識的認為一片葉子,是廢武魂。可令他們費解的是,這片葉子能讓蕭辰輕鬆戰勝蕭帆。

蕭天豪又拽下一把頭髮,對孫子說:「辰兒,爺爺真的是搞不清楚,讓你失望了。」

「呵呵,爺爺您不用這樣說,誰讓孫兒的武魂是異類呢。」他笑著說:「相信總有一天,我會搞清楚這片葉子的,您也不用過於擔心,最起碼這個武魂還是ting管用的。」

老侯爺點點頭,普通武魂能讓主人的實力上提升一個等級,高級武魂能提升兩個等級,滿足提升三級的被稱為極品武魂,少之又少。

「辰兒,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蕭天豪問道。

他回答說:「記得遂陰縣有座神樹山,裡面有一棵萬年……」

「絕對不行!」老侯爺直接打斷孫子的話,說:「什麼神樹山,根本就是一棵萬年妖孽,別人也許不知道,但爺爺太清楚了,那妖孽不是一般的厲害,簡直就是一台絞肉機。」

神樹山,位於和遂陽縣緊鄰的遂陰縣,這座山本身平平無奇,但因為最高處生長著一棵品齡超過萬年的參天大樹,所以變得很有名氣。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這句話到什麼時候都是真理。

自從前朝中期開始,就有皇帝來這裡祭拜,並且封萬年樹妖為神樹。

當年打出開國皇帝打下江山之後,也效仿前朝帝王們,來神樹山祭拜,大將軍蕭天豪親自率領精兵六千,負責隨行保護。

在接近到距離神樹五公里的時候,他就提醒皇帝,說不要再前進了,繼續往前走可能會有危險,不如就地設置祭台,拜完神樹咱就打道回府。

皇帝一聽不高興了,我可是受命於天的人,神鬼不懼,難道還怕一棵樹嗎?

蕭天豪苦心勸了好幾次,皇帝-都不為所動。

結果隊伍剛剛進-入三公里範圍,頓時就狂風大作、電閃雷鳴,原本晴朗的白天變成了漆黑一片,緊接著士兵們一個接一個的倒下,而且死狀完全相同–被割喉。

原來是狂風捲起的樹葉,那些樹葉竟然比鋼鐵還堅-硬,比士兵們手裡的兵器還鋒利。

皇帝見勢不妙,下令趕緊撤退,但為時已晚,六千人的隊伍最後活下來的竟然還不到三十個,如果不是蕭天豪拚死保護,皇帝的小命肯定保不住。

為此,蕭天豪還受了重傷。

蕭辰堅持去,爺爺拗不過只好答應,他換了一身勁裝,扛著背包離開蕭府。

等到達神樹山的時候,一輪彎月掛在天上,星光閃耀。

咔嚓……

一道旱天雷亮起,將寂靜的夜空劃開,準確的劈在山ding的大樹上,大樹巍然不動。

隨著腳步的加快,他進-入到三公里的危險範圍內。

繼續前行了幾百米,武魂突然提示自己有危險,蕭辰從背後拿出一塊長方形的板狀物,斜四十五度放在地上,然後動作敏捷的蹲下來,將身體全部藏於板狀物的後面。

這是出門之前從廚房順來的切菜板,厚度超過三寸,長四尺寬兩尺半。

咄咄咄……

發出三聲類似利刃劈砍的聲音,躲在後面的他能感覺到從板子傳來的力道,幾息之後,他慢慢的站起來,同時將切菜板翻轉方向。

上面釘著三片飛刀形狀的樹葉,深-入木板兩寸有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