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輕輕揮開她的手,慕靖南薄唇微勾,「那現在開心一點了么?」

「並不。」

到底是自己喜歡的男人,看到他痛苦,雖然有一絲絲的報復的快意,可短暫的快意之後,便是心痛。

雖然他在訂婚典禮上,拋棄了自己,讓自己成為京都的笑話。

可最後,他還是補償了封家,給了封家想要的利益。

再者,這場婚姻,一開始她就明白,他不愛她,只是需要一場婚姻,來氣一氣那個被他深愛著的女人罷了。

想通了,便也就沒那麼難受了。

至少,她封雨書在他慕靖南的人生里,也留下過深刻記憶。

這就夠了。

慕靖南淡然一笑,「我以為你應該高興才對。」

封雨書移開目光,四下張望,「你的警衛呢?怎麼讓你一個人在這?」

「我不讓他們跟著。」

「你一個人來醫院?」

「不是。」慕靖南不欲多說。

封雨書也識趣的沒有多問,看他實在痛苦的模樣,「看你的樣子,情況很嚴重,我帶你去看醫生吧,檢查一下。」

「不用了,我一會兒還有事。」

余光中,封雨書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她轉頭看去,果然,看到了司徒雲舒。

她手上提著一個保溫食盒,正往電梯口走去,那模樣,像是去探望病人的。

果然!

她早就該猜到了,能讓他忍痛也不肯就醫的人,除了司徒雲舒,不作其他人想。

「為了她吧?」封雨書自嘲一笑。

她心心念念想要擁有的,卻是別的女人不屑一顧的。

人生啊,有時候就是這麼不公平,就是這麼的令人無奈。

慕靖南沒說,但從他的神色,封雨書也能看的出來。

站直了身子,慕靖南一顆心已經撲在了司徒雲舒身上,「我先走了,有空再聊。」

話音還未落,那高大的身軀,便已經迫不及待的沖了出去。

朝著司徒雲舒狂奔而去。 由於楊志的突然出現,古木心情索然,只好叮囑楊婕不要太費心,然後離開今古商會。

造物外城內已經建起很多府邸,古山幾個月前就帶著族人,在東土區選了一塊不錯地皮,大興土木后,算-真正將古家安置在此地。

古木來到這裡,很多族人正在演武場修鍊著拳法。

尤其看到古欣這丫頭,在自己這三年不在的時候,修為已經達到了武王境界,他頗為欣慰。

「堂哥,堂叔!」

古木走入古家后,很多練拳的弟子頓時激動叫喊起來。

古家眾人早就將他視為英雄,視為傳奇,畢竟,這-州級勢力的掌教,而且修為還達到了武聖境界!

穿越到尚武大陸,古木年僅十六,在古家三代的排行上並不算高,如今八年過去,很多曾經年幼的三代甚至四代都已經成長起來,有人稱呼他『叔』也並不意外。

沖著他們笑了笑,古大少走入內院。

不過讓他意外的-,如今古家布局竟和磐石城一模一樣,看著熟悉環境和建築,一時感慨萬千。

跟著曾經的記憶,沿著寬敞主路,古木來到自己的『庭院』,那-他從龍帝遺墓莫名出現,由於修為達到武徒,被古家重視后所安排的院落。

嘎吱——

輕輕推開庭院緊閉的大門,古木走了進來,迎面撲來-一陣芬香,然後這才看到庭院內,一棵粗壯的大樹迎風招展。

「白纓樹……」

古木微微愕然,旋即嘴角抹出一絲微笑,八年過去,曾經的小樹苗終於成長為參天大樹了。

嘩嘩——

茁壯的白纓樹隨風而舞,似在歡迎著古木。

銀白樹葉不斷飄落,徐徐落在身邊,他輕輕抬手捏住一片樹葉,嘴角上的微笑更加燦爛。

「堂弟曾經極為呵護白纓樹,所以在離開清羽城的時候,就一併將其帶上,好在,它已經成長起來,很堅強的適應了一切。」古山不知何時出現在古木身後,看著那顆大樹笑著-道,後者早已覺察到堂哥到來,並沒有轉身,笑著-道:「謝謝。」

白纓樹在以前,對他而言-用來煉丹的材料,隨著等級提高,直至如今,已經不-材料那麼簡單。

因為再次看到這棵大樹,他忽然意識到,在逆境中崛起,最終成為參天大樹,其實更像-這幾年一路走來的自己。

……

古木離開古家后,又去了在城內安置好的不醫館以及今古武館,和蕭哥**他們簡單聊一會兒,轉頭向著城西而去。

城西的盡頭-校場,兵士正在訓練著。

古木來到這裡,發現羅宓正和孫強以及裘功名他們商議軍事部署,於-無奈搖搖頭道:「楊婕-個錢迷,她-一個軍事迷,自己女人都不能正常點嗎?」

「木少爺!」

「木少爺!」

古木走入帳營內,關布和裘功名首先發現,急忙恭敬的喝道,聲音非常響亮,一看就-軍中之人。

正在凝視著沙盤的羅宓輕輕抬起頭,笑道:「陛下,-來視察軍隊嗎?」

陛下……

古大少一陣無語。

孫強和在場的幾名大將則-臉色微微一變,尚武大陸雖然大亂,當正統皇家還-商家,稱陛下,這在世俗中肯定-罪無可恕。

當然,他們只-短暫驚愕就釋然了,以古木現在的實力,就算被商家得知,他們也不會-什麼,因為在這個世界,拳頭大就-硬道理。

古大少出現后,眾人的軍事議論結束,孫強和裘功名他們非常有眼力勁,和前者稟報一些無關重要的小事,紛紛找了一些蹩腳理由,消失在營帳內。

「我要去造物之城閉關,恐怕需要點時間才能出來。」

古木將來意-出來。

「嗯,我知道了。」

羅宓眨著眼睛,看著他,然後羞羞的道:「要不要再來一次?」

「……」

古木知道來一次的意思,可-經過一年治療,每次都-失敗而終,這讓他已經徹底放棄,否則此刻早就如狼似虎的撲過去了。

「葯不能斷。」

「嗯。」

羅宓點點頭,然後走過來摟住他,道:「真的不再試一次嗎?」

美人入懷,芬香撲鼻,古大少的意志差點崩潰,不過最終還-堅持住,然後和她-一些悄悄話就告辭離開了。

羅宓目送他離開,跺了跺腳,羞憤道:「白痴。」

……

防禦大陣始終運轉著,古木融入其中,最終走入造物之城內。

當他剛剛站在第一層,就見得九天閣諸多成員正在其中修鍊著,甚至有人不停地承受一倍壓力,高強度揮拳和戰鬥。

「掌教!」

就在他們大汗淋漓,氣喘吁吁修鍊之際,見得古木走出來,一個個停下來,高呼道。

「不錯,加油吧,我在第十層等著你們。」

古木喜歡他們的努力和付出,所以一番勉勵后,便走向第二層。

然而,當他走了以後,諸人頓時嘴角抽搐,第十層的重力-十倍,自己想要登上去,恐怕需要很長時間。

雖然遙不可及,但他們沒有沮喪,反而加倍訓練起來,畢竟,這裡的時間和外界不同,修鍊十天,外界才過去一天,有的-時間,有的-機會!

來到第二層,同樣有著弟子在其中修鍊,他們可以承受二倍重力,不過,登上第三層,這裡的人就很少了,只有靳戈和岳峰他們,不過讓古木大為意外的-,在定州大草原救下來的楚括也在其中,這小子現在修為只-武師,但卻咬著牙支撐著,不過在三倍壓力下,他已經全身大汗淋漓,舉步維艱,看來-達到極限了。

重力場形成,根據武者實力而定,甭管-武徒還-武聖,所承受的重力皆-自身三倍,楚括能夠抗下來,並沒有讓古木過於吃驚,但還-很欣賞這小子的意志力。

「我能行,我一定能行!」

楚括咬著牙,一步步走動著,全身肌肉隆起,青筋爆出。

古木搖搖頭,毫不猶豫的上了第四層,此子想要成為強者,路還很長,自己為他提供可以更快通往強者的路,但想要成功,必須付出,而且付出常人百倍乃至千倍。

美利堅傳奇人生 第四層空間內已經沒有武者,靳戈他們此刻還不能承受這種重力。

不過古木知道,憑藉他們修鍊的決心和付出,第四層早晚會達到,甚至還有五層六層。

繼續前進,他又來到了第五層,不過剛剛走上來,卻看到一個小男童正在裡面來回滾動,於-脫口驚呼道:「團團!」

「爹!」

小傢伙停下來,然後艱難站起來,通紅的小臉上有著燦爛微笑。

古木張大了嘴巴。

我靠,兒子這麼吊,小小年紀,竟然可以承受五倍重力?

不對,他怎麼上來的?

這個答案很快得到解釋,因為在不遠處,龍靈正站在旁邊,沖著他微笑,道:「我和兒子在這裡等你很久了。」

「厄……」

古木有點暈。

龍靈怎麼也進來了,她好像-第一次進造物之城,可站在這裡風輕雲淡,難道已經適應五倍重力了?

古木第一次進入七重至尊塔二層,那時候的重力只有三倍,根本沒頂得住,最後被壓在地上,而自己老婆竟然這麼隨意,要不要這麼打擊人啊。

輕輕邁開蓮步,龍靈走過來,絲毫不受重力影響,最後停在他身邊,輕聲-道:「這些年一直靠著契約之痕提升等級,過於順風順水,我想陪著你在這裡修鍊。」

「我要去十層……」古木苦笑道。

他來造物之城不單單可以煉化師尊肉身和枯骨,還可以修鍊,也算-兩不耽誤。

「剛才我帶著團團,已經登上十層,雖然有點困難,但還-可以承受的。」龍靈笑著-道。

古木瞪圓了眼睛,十層十倍壓力,兩人能夠頂得住?

有沒有搞錯!

……

古木抱著團團,帶著龍靈登上十層,果然看到兒子雖然綳著小臉,但小手仍然勉強揮舞著,顯然-可以承受的。

而龍靈雖然走路有些艱難,但至少還能行動。

將兒子放下來,任由他在地上滾來滾去。

老婆孩子都能承受十倍重力,古木嘴角抽搐的-道:「看來,我們一家人都很牛啊……」

而就在此時。

通往十一層的傳送陣中,散發出璀璨的光芒,然後看到一個冷傲男人出現其中。

見到這萬年冰冷臉的男人,古木脫口道:「沈天行!」

不錯,那冷峻的男人正-沈天行。

三年前,他隨著羅宓來到劍山,當時的修為-武王巔峰,在不久前召喚出皇門將其轟開,成功踏入武皇境界。

萬年冰冷臉的沈天行從傳送陣走出來,雖然在十倍重力下有些艱難,但無疑證明,這小子同樣可以承受十倍重力!

這讓古木大為驚訝。

然而,沈天行則瞟了古大少一眼,淡淡的-道:「為何十一層沒有重力。」

「……」

古木頓時無語。難怪這小子會從上層傳送陣出來,看來-想繼續前進,可-,自己目前境界所能控制的重力只有十倍,所以十一層以上都-正常空間! 「雲舒,你來了。」

在電梯門就要關上的瞬間,慕靖南伸出手,擋住了即將關上的電梯門。

待門重新打開后,他便踏進電梯,在司徒雲舒身邊站定。

司徒雲舒臉色憔悴,看到他,也只是冷漠的瞥了一眼而已,對他的問話,充耳不聞。

強忍著胃痛,慕靖南一路撐著,跟她來到病房。

老太太還沒醒,司徒雲舒將保溫食盒放在床頭柜上,便在床畔的椅子上坐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