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輕輕的掙扎了幾下,沒有掙開,若曦公主俏臉微紅,低低的點點頭:「嗯。」

一旁的林向天則是不屑的瞥了鹿羽一眼,譏諷道:「如此濃郁的靈力,你反倒是讓人小心,這只是古戰場的遺迹,又不是古戰場,如此小心,真是丟人到了極點,也不知道,大元國怎麼選出了你這麼一個廢物出來。」

「哈哈哈,大元國內,看來是無人了!」

另外一人,也是開口譏諷的說道。

在古戰場之中,他們兩人,也就沒有了顧慮。

鹿羽眉頭微微一皺,身為神遊境的存在,被兩個九元凝魄境的人罵做廢物,這簡直是奇恥大辱。

鹿羽正準備出手教訓那林向天。

在這古戰場之中,就是殺了林向天,也沒有什麼關係。

然而……

鹿羽還沒有動手,整個古戰場之內,異變突生!

「嗡!」

那濃郁的靈力,頃刻之間波動起來,緩緩的向著兩側分開。

而在那分開的地方,一道半透明狀態的虛影,緩緩的飄動過來。

這虛影乃是一尊牛頭人身的虛影,足足有數百丈龐大。

雖然僅僅只是一個虛影,但其上的氣息,卻是足以讓得天地為之色變。

「是神遊境的神魔的殘魂!」

望見這尊身影,鹿羽低聲道:「小心一些。」

「神遊境?!」

若曦公主頓時大吃一驚。

「吾等廝殺之地,誰敢貿然前來?!」

那殘魂嘴裡,發出一道沉悶的聲音,彷彿震動天地一般。

「轟隆隆!」

渾身的氣息,都是波動開來,對著四面八方擠壓而去。

鹿羽跟若曦公主早有防範,悄悄地後退了幾步,正好將那氣息給避開。

而那林向天則是沒有這麼好運,直接被那氣息所籠罩,只覺得一股巨大的壓力,擠壓而來。

他的臉色一變。

不過,旋即,他的心裡,便是泛起了一陣狠勁。

「區區一道殘魂,就算你生前是神遊境,又能如何?!」

林向天的身體之上,氣息宛如潮水般波動開來,手掌一揮,一柄華麗的寶劍出現在其掌心之中,散發這凌厲的光芒,手腕急速抖動,發出一道道的劍光。

「刷刷刷……」

劍光接連不斷的斬在那殘魂的身體之上,頓時,便是將那殘魂給斬的四分五裂。

殘魂,畢竟之上殘魂。

儘管生前是神遊境,但死後,自然是不可能發揮出來神遊境的實力。

而那林向天,則是貨真價實的九元凝魄境,只差一步,便可以進入神遊境之中,倒也是能對付那些殘魂。 「好強!」

望見這一幕,若曦公主忍不住的驚嘆了一聲。

林向天竟然能對抗神遊境的殘魂,這一點,有些超過了若曦公主的預料。

「仍舊是螻蟻罷了。」

鹿羽淡淡一笑,道:「那神遊境的殘魂,畢竟只是殘魂,與真正的神遊境相比,差了不知道多少倍。」

神遊境的殘魂,強大一些的,能夠對付九元凝魄境,一般情況下,也只能對付八元凝魄境了。

而這牛頭的神魂,則是後者。

故此,鹿羽並不吃驚。

「那也很是強大了,至少,比我要強。」

若曦公主凝重的說道,她只是七元凝魄境,與林向天相比,還差了不少。

「算不上什麼。」

鹿羽淡淡一笑,目光緩緩的望向了那林向天,這傢伙敢罵自己是廢物,今日若是不好好的教訓他一番,他怕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不過,鹿羽不打算現在就殺了他。

鹿羽要讓林向天在恐懼與懼怕之中死亡。

而現在,那結界的入口還沒有關閉,等到入口關閉之後,一切,就任由鹿羽處置了。

「哼,廢物就是廢物,區區一道殘魂,也把你們嚇成這樣。」

一劍滅掉殘魂,林向天愈發得意,瞥了一眼鹿羽,漠然的說道。

若曦公主氣不過,就要開口說話。

但鹿羽只是輕輕的拍了拍若曦公主的肩膀,示意現在暫且讓其狂妄一番。

若曦公主頓時氣急,跺了跺腳,卻也沒有說什麼,父皇說了,讓她在這裡聽從鹿羽的一切安排。

勇鬥八美男 只是,若曦公主想不透,鹿羽乃是神遊境,何必在這裡受氣!

「哼!」

林向天冷哼一聲,率先走入了那古戰場的深處。

在古戰場之中,有著一片片的骷髏。

那些骷髏的身軀,有的數十丈,也有一些數百張,極其駭人。

除此之外,還有著一些面目猙獰的神魔的屍體,因為靈力的緣故,並沒有完全腐爛,反而還顯得栩栩如生。

這古戰場之中,靈力之濃郁,發生什麼事情,都不奇怪。

在期間,自然又是碰到了一些神魔的殘魂。

不過,那林向天既然喜歡出風頭,鹿羽就一直沒有出手,等到林向天將那殘魂打碎之後,在繼續前進。

不知不覺,幾人來到了一片茂密的森林之中。

在這森林之內,有著一顆蒼天大樹。

這棵樹極其巨大,彷彿直通雲霄一般,在森林之中,也是鶴立雞群,彷彿通天一般。

「這樹如此高大,定然不同凡響!」

望見這樹,林向天目光一亮,開心的說道。

他的目光,向著那樹上望去,然而,因為樹葉茂密,並且枝葉繁榮,根本看不到其他的不同之處。

眉頭微微一皺,林向天的目光,又轉向了其他的地方。

鹿羽也是在觀望這棵樹。

不過,他已經是神遊境的存在,感應極其敏銳,發現了,在樹的底部,有著一個空洞。

這棵樹,光是周長便有數十丈,極其的龐大。

而在底部,雖然看起來並沒有什麼不同之處,但是,鹿羽能感應到,樹榦應該是被掏空的,至少,在底部哪裡,樹榦被掏空了。

「嗡!」

想要一探究竟的鹿羽,緩緩的運轉了自己的靈力。

只不過,這靈力剛剛一出現,還沒有被其他人發現,便是異變突生。

「轟!」

一道轟然巨響,驟然的響起。

「等了這麼多年,終於被我給等到了!」

一道蒼老的聲音,從那樹的地下傳了出來。

接著,一道虛幻的人影,緩緩的飄動了出來。

這人影之上,沒有絲毫氣息的外泄,就彷彿普通的殘魂一般,也沒有那種壓迫人的感覺。

不過,正是如此,鹿羽才愈發震驚。

他的目光,死死的盯著那一道虛幻的人影,其內滿是謹慎。

鹿羽已經進入了神遊境,但對於這道殘魂,仍然是看不透,由此可見,這殘魂究竟是多麼的強大。

「大乘境……?」

不由得,鹿羽的心裡,閃過了這麼一個念頭。

手1機下1載「書1旗小說」,搜1索「焚天魔帝」,老鶴的新1書換平1台了,各位書友請知。

神遊境之上,便是大乘境了。

不過,緊緊只是一瞬間,鹿羽便否認了自己的這個猜測,古往今來,就沒有人進入過那傳說之中的大乘境,眼前這個虛幻的人影,應該也不是。

「老傢伙,你是什麼來頭?」

這個時候,林向天望著那虛幻的人影,跋扈的說道。

一路走來,他斬碎了不知道多少的殘魂,對於殘魂,早就沒有了那種敬畏之心。

「老傢伙?」

那虛幻的身影,淡漠的望了一眼林向天,已經很久,都沒有人敢這麼叫他了。

不過,他也沒有生氣。

他一直提著自己的一口氣,凝而不散,就是為了等待一個神遊境的人過來,可以得到他的傳承。

他想要讓一個人進入大乘境。

這,對於整個仙界而言,都是一個巨大的傳承。

而今日,鹿羽的氣息,毫無疑問,乃是神遊境,這讓這道殘魂,看到了自己的傳承的希望,高興之餘,也就不理會林向天的無禮了。

那殘魂凝望著鹿羽,輕聲道:「後輩,說起我的名字,你可能不知道,但我可以告訴你,老夫乃是這個世界上,古往今來,最接近大乘境的存在,一身傳承在身,非神遊境不能得到傳承。

我等了這麼多年,再有一段時間,這裡的結界就會破碎開來,到時候,靈力外泄,恐怕我也無法堅持了,幸好碰到了你,我也不多說什麼,你只需要知道,我的傳承,都凝聚在一塊玉碟之中,那玉碟,你好生參悟。」

說話的時候,虛幻的身影愈發的虛幻,身體之上,更是散發出來淡淡的熒光,逐漸的飄散開來。

這虛影的最後一口氣,也消失了。

不過,他的那最後一口氣,則是匯聚成為了一塊玉碟。

那玉碟緩緩的從天而降,向著下方墜落下來。

鹿羽的面色凝重,姑且不說那虛影所說是真是假,但這玉碟卻是真實的存在的,面對大乘境這種誘惑,鹿羽覺得,自己要試一試,也許,真的就得到了傳承也不一定。

「大乘境?!」

而此時,那林向天的目光,驟然一凝,其內閃過一抹精光。

大乘境,這是無數人都夢寐以求的境界,若是得到這玉碟之中的傳承,便有機會進入大乘境的話,那實在是太好不過了。

這古戰場之中,果然是充滿了機遇!

難怪可以用進入古戰場然後出去來決定兩國的興衰! 這玉碟,無論如何,林向天都要得到!

「嗖!」

當下,林向天的身影一動,化作了一抹殘影,對著那玉碟飛掠而去。

下方。

若曦公主面色一變,道:「林向天出手了,你還愣著敢什麼!」

她聽得清楚,非神遊境,不能得到傳承。

而鹿羽,乃是貨真價實的神遊境,換言之,就是因為鹿羽的出現,那虛幻的身影才會出現。

可是現在鹿羽卻沒有動作!

這不由得,讓若曦公主都是心裡暗暗的焦急。

「他也陪得到那玉碟?」

嘴角緩緩的仰起一抹笑容,鹿羽淡淡的說道,略一思索,那結界現在應該已經關閉了。

時間方面,也是正好。

畢竟,一路走來,也耽誤了不少的時間。

「下來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