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轉瞬即逝,時間轉到1971年,張光妍十月懷胎生下一個又白又帥的男孩兒,可把劉遠飛高興地臉上總是掛著笑容,他給兒子起名叫劉吉順,希望兒子一生永遠吉祥順利。

在1972年2月21日,張光明每天先來到郭教授家,第一個動作就是,掏出報紙讓教授看看,兩個人就會對內容進行熱烈討論一番。

這天,張光明懷裡抱著一個大布包一進老師的屋門,就對他的郭老師和兩位知青說:「文雅娘給你們一人煮了一碗十珍湯。

你們都快趁熱吃吧。」

「味道真的好香甜誒!」兩位知青用鼻子嗅著布包說。

郭教授趕快去拿來了三雙筷子和三個大碗,他們三人各自扶著碗準備好。

張光明從一個很多小方塊布縫製的書包里掏出塑料袋子,袋子裡面是一個大鍋,鍋里冒著騰騰熱氣。

一股銀耳、蓮子、紅棗、紅豆、山藥、紅薯、枸杞……味道真撩人味蕾。

郭教授和兩位知青分別端起碗呵呵嘍嘍,邊吃邊說:「嗯,真好吃呀!」不一會兒他們就吃完了。

「這碗飯可是多種食物煮成的粥啊!具有很高營養價值的飯啊!」郭教授一個勁兒地邊說邊吃。

「是啊是啊!」兩位知青也忙說。

張光明想:「郭教授孤身隻影離開家人來到家鄉不免會寂寞孤獨,所以時時要關心和照顧他的更周全才行啊!

兩位知青也是遠離自己的父母,留在這又破又窮的村莊為育種事業,還有幫助郭教授來研究製造農業機械,而努力奮鬥著,我可得多關心和照顧他們呀!」

他看著郭教授和兩位知青津津有味地吃著飯,他心裡很是高興。

等他們吃完了飯才拿出報紙讓他們看。

郭教授戴上大黑框眼鏡看見了報紙上刊登著的內容念著……

眨眼間就到了冬天,牧野花村的村莊與田野,處處都是白雪皚皚,在太陽的光輝照耀下銀光閃爍,熠熠生輝。

郭教授情不自禁地發出對四季的感慨。

時光不停地撥動著從春到冬這四季的時針向前滾動——春姑娘揮灑雨露滋潤大地,讓萬物復甦,鳥語花香,一片生機盎然的景象。

……

張光明常常給孩子們講一些做人的大道理。

他對孩子們說,「姜太公曰:『解人之難,救人之患,擠人之急者德也。』我們做人就要救人於遇難之時,濟人於急需之際啊!做個有道德善良的好人哪……」

每一位有道德有修養的孩子的背後,一定有德才兼備的父母。

所以說張支書家的每個孩子們的身上,多多少少帶有父母的影子。

母親的善良、樂於助人以及爽朗的性格,她那每天勤勞忙碌的身影,以及她做事認認真真,使孩子們深受感染。

父親在工作中兢兢業業的敬業精神和不畏困難,堅強勇敢的性格,以及他那全心全意為村民服務的無私奉獻精神;還有他的那種勤奮讀書的學習精神;還有父母那扶危濟貧的良好品質,深深影響著孩子們。

父母的言傳身教,孩子們在父母的點滴生活中耳濡目染。

父母的行動無形中就激勵著孩子們勤勞做事,刻苦的學習與人為善,樂與助人。

這天中午支書家的二女兒張文慧薅草回來了。

她媽媽正在洗衣服,看見二女兒就說:文慧你辛苦了,把草發放那兒吧。

我洗完衣服就去喂它們。

二女兒她說:我不辛苦,讓我來喂吧。

張文慧抓起一把把青青的野草分別撒向各個圈內。

然後她就走到媽媽跟前說:「我把手上的泥土洗掉,我來幫媽媽搭衣裳吧。」

李月娥笑了誇二女兒真乖。

「我剛才見到咱村的李鴻運爺爺爺一瘸一拐地彎著腰在拾柴火,我就幫助他拾撿地上的樹枝。

李爺爺背著一捆樹枝往家走,他走著走著就背不動了,眼看就要放下來了,我就立馬上前用勁給李爺爺掇著走。

這算不算是做好事呀?」 李月娥一邊往繩子上搭衣服一邊高興地回答:「你做的是好事呀!

你做的很對,你真是爸爸媽媽的好女兒呀!」

張文慧喂完家園裡各個圈中那些個張嘴的禽畜們,就走到媽媽跟前洗了洗手,又幫媽媽把衣服用木頭撐子撐起來,踮起腳伸長胳膊用手舉著衣撐子,把衣鉤掛到晾衣繩上了。

她又用雙手扽一扽又用手撥拉撥拉。

她聽了媽媽的誇獎,心裡高興極了。

張光明從外面回來了,就馬上幫著老婆涮洗衣服。

張文雅放學回家了。

她一進門就說:我今天把我的葉雕畫賣得的錢,捐給了我們班要輟學務農的窮學生了,這樣他就不用退學了。」

媽媽吃驚地語氣問道:「是哪家的孩子不想上學了呀?」

「就是那個摔折一隻胳膊的張洪盛。」

張文君迫不及待地說:「早上我去薅枸杞葉時見到張奶奶摔倒了,我趕緊把張奶奶攙扶起來。

她好可憐哦?頭都磕破了。

她跟我說,『你爹媽都是好人,你也這麼好心哪!

孩子你回家告訴恁爹,就說我謝謝他又給俺家送來的米和白面喲!』她還說呀,『文君,你爸爸真是個大好人吶,可沒少幫助俺家呀!』爸爸你是活雷鋒啊!」

張光明猛地抬頭看看妻子的臉,李月娥什麼都明白了。

她最近發現家裡的米面又少了些,原來又是丈夫送給困難戶了。

她低頭尋思著這下家裡的糧食吃不了幾天了。

這就需要每日節儉些了呀。

她想著要少用米面多放些青菜才行啊!

雖然是過著少糧菜羹的艱苦生活,只要是能吃飽就行啦。

張光明見妻子沒有責怪自己的意思,那顆提著的心才放到了肚子里。

他誇獎兒子女兒們說:「你們做的都很對。

別人有困難時就應該伸出援手幫一幫嘛,你們倆都是爸爸媽媽的驕傲。」

張文慧脆生生地說:「還有我呀,爸爸,今天我幫李爺爺拾柴火了,我媽媽說那也叫做好事。」

「哦?文慧你也做好事了?這太好了。」

張文傑看看哥哥姐姐們都做了好事,受到爸爸媽媽的表揚。

她抬著頭望著父親用清脆悅耳的聲音問道:「爸爸,我剛才把隔牆張叔叔家的小弟弟哄得不哭了誒,算不算是做好事呀?」

張光明俯下身子撫摸著小女兒的黑亮黑亮的滿頭烏髮,和藹可親地問:「喲呵,你還會哄小弟弟呀?那你快說說你是咋哄得呀?」

「我拉著他讓他來看咱家牆上掛著的一個個葉雕畫,他就不哭了。」

「哦,文傑這也是做好事呀!

文雅娘,咱的小寶寶也會哄小弟弟嘍!」

大家都為小文傑鼓掌。

全家人都高興地笑著,這個貧困之家總是充滿了歡聲笑語。

張文慧突然聲情並茂地說:「啊呀!我差點忘了告訴你們一件大事了。

今天中午我正在地里薅草,忽然從天上直衝下來可大可大的一隻老鷹。」她用手比劃著,「不知是誰家的一群小雞在咱村頭的那個麥場正啄食吃呢!

這時老鷹在雞群上面盤旋著,我急忙拿個土坷垃就向老鷹躦去,老鷹飛旋著像是氣急了,向我直撲過來,可把我嚇壞了。

我立馬拿起籃子就向上一甩,我正準備和老鷹戰鬥呢!」

她的話把家人嚇得目瞪口呆地注視著她,「這時老鷹在我頭頂飛了兩圈,就倉皇而逃了!」

媽媽聽她這麼一說才拍拍胸脯鬆了一口氣。

媽媽和爸爸幾乎同時說:「啊!文慧好險哪!」

「你不要這麼一驚一乍地好不好呀?

我還不知道你大姐我呀?那天我去地里薅草呀,你們猜怎麼著?」她帶著神秘的表情問。

大家都用好奇的目光注視著他,期待著張文雅往下講。

張文雅接著說:「我看見了一條一米多長的花不溜秋的又粗又長的蛇,正追趕著一隻大青蛙呢!

只見這隻青蛙左蹦右跳,那條蛇左攆又竄窮追不捨呀!

只見青蛙終於找到自己的窩,它「嘚蹦」就鑽進窩裡去了,蛇哪裡肯放過它呀?

這條蛇就這麼哧溜闖進去,一口就咬住了,青蛙的後腿,把它從洞里就逮出了地洞。

冥婚之鬼尊在上 大花蛇就一張大嘴咬破青蛙的大舌頭,就吸青蛙的血呢!

我一看急忙拿個土坷垃往那條蛇頭上砸去,那條蛇丟開青蛙,就嘰溜嘰溜逃竄了。」

張文雅右手彎彎曲曲地晃動著胳膊和手,她繪聲繪色地講述著。

張文君也有聲有色地說:「我那次薅草,看見了蹦蹦跳跳的一隻只小螞蚱,我想它們肯定會吃莊稼苗的葉子呀!

於是我就放下籃子去逮,可我發現草地里還有很多很多的螞蚱。

這麼多的害蟲要是飛到莊稼地里還得了啊?

我就追呀,用手這麼一抓,它就向前嘚兒一蹦,我抓好幾下才能逮住一個,抓著一個就踩死一個。

一個一個的逮住消滅,你們猜我逮住了多少?」

家人都興緻勃勃地聽著。

張文雅著急地問二妹妹:「你逮了五六隻?」她搖搖頭。

「十來只?」

張文君又搖搖頭,「我逮了四十五隻呢!」

大家吃驚地張大了嘴巴:「哇!那麼多呀!」

爸爸他誇獎三女兒說,「你是消滅害蟲的能手呀!」爸爸又說,「這都怨我呀,都怨我呀,光顧著預防莊稼地里的害蟲了,卻忽略了草地里的害蟲了。

吃過午飯我要召開各小隊幹部會議會就說此事。」三女兒的幾句話卻提醒了父親。

張文君帶著自豪的表情又繼續說:「我一看天快黑了,我就快快地嚓啦嚓啦薅了一籃子草,就趕快回家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