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轟隆隆!……”

一陣雷鳴聲響起,下一秒,瓢潑大雨,轟然落下。

我看了一眼窗外的大雨,天地呼嘯,風雨飄搖,彷彿整個世界都在顫抖着,可是我卻越來越疑惑。

疑惑周圍越來越多不合理的事情。

約莫二十分鐘後,出租車開到了八里屯,夏露露又指了指路,直到車開到一個叫澎湖景區的地方,才停了下來。依稀記得這裏以前是一處景區,現在處於荒廢狀態,基本沒人來這種地方。

下了車,大雨一瞬間就淋溼了我的全身,潮溼陰涼的水氣,讓我的身體涼颼颼的。

夏露露的情況也差不多,只是此時她全然不顧溼透了的身體,拉着我朝着跑進了景區。

很快,我們跑進了一片樹林中,只見一片空地上,跪着一排人。

林素、程智、歐陽娜、阿銀、蕭薔、墨羽、李君如、陳旭、趙安靈、甚至連我父母也被抓來了。

他們跪在地上,雙手背在身後,大雨順着他們的頭髮,沖刷着他們的臉龐,幾乎讓他們眼睛都睜不開了,可是即便如此,我還是能看見他們臉上寫滿了驚惶,害怕,無助。

除了跪着的這些人外,周圍還站着很多黑衣人,他們手上拿着刀,看守着跪在地上的那些人。

在那羣黑衣人最前面,站着一個身穿白色西裝的男子,他沒有拿刀,而是拎着一根纏滿了鐵絲的球棒。

隨着我們的腳步聲響起,樹林裏的人紛紛轉過頭來,然後我看到那個拎着球棒的人,竟然是韓穆!

“也就是說,韓穆是蘇飛的表哥麼……”

按理說這種時候,我應該恐懼的,可是出奇的我心中竟然毫無波瀾。

“喲,正主終於到了。”

韓穆扛着球棒,趾高氣昂的站在原地審視了我們一會,然後用球棒指了指我,冷聲道:“就是你殺的我表弟是吧,你叫什麼名字來着?吳小白,是吧?”

我沒吭聲,而是看了看跪在地上的林素、程智等等所有人。

看着他們恐懼的表情,隱隱的,我猜到接下來將要發生什麼。

同時我還想到了一些事情……

“我在跟你說話,你卻無視我,這我可不太高興。”韓穆的表情雖然在笑,可是眼神中卻透着一股兇戾,頓了一下,忽然陰測測道:“那麼……我只能讓你變得懂事一點!”

話音一落,韓穆沒有任何遲疑,轉身一記重棒砸在了程智的頭頂!

砰!

這一下沒有任何提示,沒有任何預兆,突兀的連程智自己都沒反應過來,一棒子下去,程智就趴在了地上,然後又是一頓亂棒下去,把他的頭直接砸成了一堆漿糊……

周圍跪着的人被這一幕嚇呆了,眼神恐懼的看着倒在地上的無頭屍體。

韓穆則是跟個變態似的,甩了一下帶血的球棒,然後得意洋洋的看着我,笑道:“現在知道錯了嗎?”

我依然沒有吭聲,只是平靜的看着他,看着這個世界。

民國之遠東鉅商 許久之後,我淡淡地道:“你可以把他們都殺了!反正我也不認識他們!”

https://ptt9.com/109876/ 此言一出,周圍所有人都被驚呆了,跪在地上的那些人全部擡起頭,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我。

夏露露更是忍不住臉上變色,一把抓住我的領子,質問道:“小白,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他們可是爲了救你才被抓起來的,你怎麼能說出這種無情無義的話?”

我神色平靜的看了她一會,忽然笑了,伸手撫摸着她的臉,聲音低沉道:“很難想象,這一切竟然如此逼真,你們的感情,你們的舉止,都和真人一樣,我幾乎感受不到任何這是假的。”

“你到底再說什麼?瘋了嗎?”夏露露嘶啞着聲音,衝我吼道。

“瘋了?是啊!我瘋了!”我自嘲一笑,眼神中帶着蕭索,慢慢道:“在你們當着我的面,對林素做出那種事情的時候我就瘋了!只是瘋過之後,我忽然明白了,這是一個虛假的世界!”

聽到我的話,夏露露臉色忽然變得有些蒼白,她嘴脣動了動,傷心道:“你是說我們都是假的嗎?”

“不,你們是真的。”我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韓穆以及所有的人,道:“至少在物質的層面來說,你們都是真實存在的,只是你們卻不是我認識的那些人,而是被我的恐懼具象化出來的人!”

衆人聞言都愣住了,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彷彿不理解我怎麼能說出這種話。

可是他們並沒有出言反駁我,只是死死盯着我。

“其實我早該想到的,無人村的櫻花可以讓恐懼具象化,那麼櫻花的源頭,清泉應該擁有更強大的力量纔對!現在看來果然是這樣,清泉的力量竟然可以讓我的恐懼,具象化出一個真實的世界!”

“我恐懼死亡遊戲世界是假的,所以這個世界告訴我死亡遊戲世界是假的;我恐懼林素會被別人玷污,在這個世界她就會被玷污;我恐懼我的同伴、親人會被傷害,在這個世界他們會被傷害;我恐懼夏露露的存在,會影響着我和林素之間的關係,所以在這個世界,她是我的女朋友……”

“在這個世界裏,只要我恐懼的事情都會發生!”

(這是刪減版,主要看你們的評論,這個副本都沒看完,在那玻璃心,xx劇情就沒寫的很變態。) 當我說出恐懼世界的本質時,所有人都怔住了,目光呆滯的望着我。

接着,他們表情變得猙獰,紛紛朝我衝了過來,就連跪着的人也是如此,看那個架勢彷彿要把我撕碎。

我站在原地沒有動,因爲我知道他們不會殺死我,否則我死了,恐懼消失,這個世界也會消失。

只是他們一定會折磨我,就像大海在包廂裏對我做的那些事!

就在這個時候,身後忽然出現了一道身影,一把抓住我的手。

我愣了一下,轉頭望去,卻發現蕭薔竟然出現在這裏,她面帶焦急,道:“小白,快跟我走!”

“額。”我混沌應了一聲,跟她跑了起來,只是跑了幾步,我忽然問道:“你是蕭薔嗎?”

蕭薔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道:“當然是啊,那天醒來後,我們發現你不見了,就出來找你,可是找了幾天都沒找到,最後猜測你可能在清泉中,我就跳進了水池,之後發現來到了這裏……”

聽到她這麼說,我點了點頭,忽然又想到了什麼,問道:“現在外面什麼情況?”

蕭薔嘴脣動了動,正欲開口,卻發現後面追趕我們的人越來越近,於是道:“先找個安全的地方吧。”

我點了點頭,也沒再說話,奮力跑了起來。

我們跑出了澎湖景區,搭上一輛出租車後,終於甩掉了後面追趕我們的衆人。

望着身後越來越模糊的身影,我深吸一口氣,轉頭看向蕭薔,又問了一遍剛纔的問題。

蕭薔沉默片刻,面色凝重道:“外面的情況非常不好,三支隊伍始終找不到鬼眼,導致誰也無法離開。而隨着時間的推移,恐懼加深,具象化出來的鬼怪越來越厲害,甚至於出現了鬼王僕從都無法抗衡的存在,不得已,我們只好躲在屋裏不出去。”

“屋子是安全的,應該沒人出事吧?”我接着問道。

蕭薔沉默了一下,嘆道:“一開始挺安全的,不過後來不知道誰具象化出來了弗萊迪,他出現在很多人的夢中,誘使他們走出屋子,一晚上就死了數十人,到後來都沒人敢睡覺了……最後我撐不住,猜測你可能在清泉裏,就跳進水池,來到了這裏。”

聽到她的話,我看了一眼她疲憊的神情,忍不住嘆息一聲,想不到現實中竟然發生了這麼可怕的事情。

如果是弗萊迪的話,只怕用不了多久,無人村所有人都會死!

這時候,蕭薔見我臉色有些難看,問道:“小白,你這裏是什麼情況,有鬼眼的線索嗎?”

我搖了搖頭,無奈道:“這邊情況也不好,這裏是我的恐懼具象化出來的真實世界,至於鬼眼,我到現在都沒有一點線索,不過在村子裏找不到的話,應該在這裏。”

“你有什麼計劃嗎?”蕭薔又問道。

我苦笑一聲,道:“沒有,在這裏,只要我心中存在着一點恐懼,這個世界就會存在,面對這種情況,不要說找到鬼眼了,我甚至不知道該如何離開這裏。”

蕭薔表情有些沉重,只是沉默了片刻,她忽然道:“其實我有一個想法。”

我怔了一下,奇道:“什麼想法?”

蕭薔想了一下,慢慢道:“首先櫻花可以讓我們的恐懼具象化,而清泉裏面的泉水力量更加強大,可以讓掉入水池的你陷入一個恐懼形成的真實世界。也就是說,現在的我們還在水池裏,只是四周的水流變成了真實世界……那麼做一個假設,假設恐懼具象化的能力是鬼眼提供的,那麼它現在很可能就在水池的底部,我們只需要讓它解除這個具象化出來的世界,回到水池中,就可以看到它。”

我皺了皺眉,點頭道:“這個假設非常有可能,你既然提出了這個假設,應該是想到辦法了吧?”

蕭薔淡淡一笑,道:“是的,水池變成了真實的世界,如果鬼眼在水池中,那麼它肯定也在這個世界裏,只是不知道變成了什麼東西,或許在某個地方偷偷觀察着我們,給我們製造恐懼!”

聽到她的話,我忽然感覺全身冒起一股寒氣,就彷彿有人在偷窺我一樣。 我四下望了望,先是透過後視鏡看了看出租車司機,又看了看身邊的蕭薔,眉頭微微皺起。

蕭薔感受到了我的緊張和懷疑,怪眼一翻,道:“你不會在懷疑我是鬼眼吧?”

我靜靜看了她一會,忽然道:“如果我懷疑你,你有什麼東西能證明嗎?”

蕭薔一怔,接着苦澀一笑,道:“我沒有任何東西可以證明,即便我拿出手機或是什麼東西來證明我的身份,那些東西也可能是具象化出來的,所以你只能憑自己的感覺來判斷。”

說完這句話,她一臉無奈的看着我。

我也在盯着她,就這麼沉默了幾秒鐘,我說道:“我相信你,那麼你覺得鬼眼在這個世界是什麼?”

蕭薔沉思了一會,道:“什麼都有可能,花草樹木,鳥獸魚蟲,甚至是你現在穿的這件衣服……不過我覺得最有可能是某個人,還是跟你親近的人,你可以從他們開始動手。”

“動手?你是說殺了他們?”我聽出她話裏的意思,皺眉道。

蕭薔無奈道:“當然了,只有殺了他們你纔會清楚誰有問題,如果下不了手,我可以幫你。”

我猶豫了一下,道:“那你來吧,雖然他們都是假的,但我真的下不了手。”

蕭薔看了我一眼,道:“好。”

萬古神帝 簡單商量了一下計劃,我們將第一個目標定成了林素,就準備去她家蹲她。

可是讓我沒想到的是,就在這個時候,蕭薔的手機忽然響了。

打開一看,只見地獄使者竟然在這個時候發來了新任務!

【額外任務】:誰是鬼眼?

【任務說明】:吳小白和蕭薔在無人村任務中觸發額外任務,在以下選項中指認出誰是鬼眼。

【選項】:a林素;b程智;c夏露露;d吳小白父母;e韓穆;f蕭薔;g以上都不是。

【獎勵條件】:五分鐘內回答正確可立即脫離無人村任務;半小時內回答正確可離開恐懼世界;殺死鬼眼變成的人,可獲得鬼眼脫離這個世界。

【注意】:兩人各有一次機會,若是一小時內沒有回答正確,或是兩次機會都猜錯,則永遠困在這裏!

看到手機上的信息,我愣住了,想不到竟然還有額外任務。

蕭薔認真看了一遍任務,面色蒼白,道:“七個選項只有一個是正確答案,猜中的概率是百分之十四,兩次機會就是百分之二十八,這也太低了。”

我搖了搖頭,道:“不對,這個猜中的概率是百分之百!”

蕭薔怔住了,疑惑的看着我,道:“什麼意思?”

我沉默了片刻,道:“你看這些選項,g選項是以上都不是,第一次機會只要選這個,正確的話可以結束任務,失敗也可以將範圍縮小爲另外六個人……而獎勵條件裏面說了,殺死鬼眼變成的人,可以獲得鬼眼。也就是說,我們可以通過殺人,在半小時內確定另外六人誰是鬼眼,這和我們一開始的計劃完全重合。”

聽到我的話,蕭薔點了點頭,道:“你說的有道理,那我先把我的機會用了,希望可以一次答對……”

說到這裏,她給地獄使者發信息道:“我選擇g選項。” 在她發信息的時候,我有過一絲期待。

可是地獄使者很快就打破了我這個期待,道:“回答錯誤!蕭薔機會已用盡。”

“不是嗎,現在我們只能對這兩個人下手了。”蕭薔無奈的說了一句,接着忽然想到了什麼,盯着我身體看了看道:“對了,你的手機呢?還有你的戒指呢?”

我苦笑一聲,道:“不知道,我醒來的時候就不見了,估計被鬼眼藏在什麼地方了吧。”

蕭薔道:“那你怎麼回答問題?”

我想了一下,道:“你把手機給我吧,因爲只有一個小時,等會我們分開行動,我父母和林素交給你,程智和韓穆交給我……至於剩下的那個選項,我記得這個世界也有一個蕭薔,先把任務目標當成她吧。”

“行,那就這麼辦吧。”蕭薔點點頭,將手機交給了我。

拿到蕭薔的手機後,我看了一下羣裏的狀態,因爲這個任務是斷網狀態,除了地獄使者外,我們無法跟任何人溝通,而我跟蕭薔要兵分兩路,肯定要相互聯繫,我們就到手機店,買了兩部手機。

相互存了號碼後,走出手機店,我們就分開,準備各自尋找任務目標。

臨分開前,蕭薔忽然拉住了我的胳膊,微笑道:“小白,如果所有的目標都被解決了,還是沒結束,你會認爲我是鬼眼變得嗎?”

我開玩笑似的說道:“如果沒有結束,只能你是鬼眼了。”

蕭薔沉默了一下,又道:“那你會殺了我嗎?”

我怔了一下,隨即笑道:“你這個問題有點尷尬啊,如果你是鬼眼,殺死你才能離開這個世界,我有什麼道理不動手呢?難道僅僅因爲你和蕭薔長得一樣嗎?”

蕭薔凝視着我,輕道:“我知道了,但我真的是蕭薔,希望你相信我。”

我笑而不答,看了看時間,道:“知道了,時間不夠了,快去吧。”

蕭薔點了點頭,沒再說什麼,打了輛車,朝着林素家的方向駛去。

我怔怔望着遠去的蕭薔,沉默了一會,也打了輛車,朝着程智家趕去。

……

坐在車裏,我望着窗外,腦中思索着這個任務。

按照地獄使者以往的行事風格,肯定不會輕易讓我們完成任務,我估計殺掉前面五個目標後,任務依然沒有結束,那麼最後的抉擇,就變成了真蕭薔和假蕭薔。

我很擔心這種情況,到時候兩個一模一樣的人站在我面前,讓我做出選擇。

而我一旦選擇錯誤,殺了真蕭薔,這裏是真實的世界,她就會死。

到了那時候,我會悔恨終生的……

只是讓我沒想到的是,我擔心的這種情況並沒有發生,我剛到程智家,蕭薔就打來了電話,告訴我林素是鬼眼,她剛纔殺掉林素後,她的屍體變成了我們在照片上看到的那隻眼睛。

我知道這個消息後,直接愣住了,完全沒想到會發生這種情況,才解決一個目標就成功了?

打完電話後,蕭薔很快到程智家門口跟我匯合了,她帶來一隻血色的眼睛,同時還有我的手機和戒指。

“小白,這些東西都是在林素身上找到的,她纔是鬼眼,我們成功了。”蕭薔激動的衝我道。

武俠之鎮世神捕 “嗯,是啊。”我還是有些無法相信,拿着我的手機和戒指怔怔發呆,直到蕭薔又是催促了一下,讓我趕緊完成任務,我纔在羣裏發信息道:“我選a選項林素。”

發出這條信息後,我還在擔心有什麼地方是我沒注意到的,出現反轉。

可是並沒有,地獄使者很快回道:“回答正確,用時十八分鐘,可立即脫離恐懼世界。”

“是否脫離恐懼世界?”

“是。”我沒有猶豫直接作出選擇。

下一刻,眼前一花,我和蕭薔重新站在了櫻花林中。

只是當我們眼前漸漸清晰時,皆是愣住了,只見村子中間那塊平地上,陳放着幾十具屍體,男男女女,都躺在空地之上,身體僵硬,血流成河,殘肢斷臂,慘不忍睹。

在那些屍體中,我看到了很多熟悉的身影,韓斯文、雪兔、尤海生……

三個隊伍的團長屍體全部都在那裏,臉上還帶着恐懼之色。

然後在屍堆的最下方,我們看到了張小花! 看到眼前的一幕,我的臉色很難看,旁邊的蕭薔更是臉色慘白的嚇人。

勉強鎮定心神後,我們一起朝着屍堆跑了過去,所過之處,慘不忍睹的景象到處都是,數不清的屍骨和殘肢斷臂糾纏在一起,腳下的土地變成了深黑色,那是被鮮血浸染的顏色。

走到近前,看到屍體高高堆積在一起,顯然是倖存者都被圍困在這裏,他們不停向後擠着,往上踩着,最終形成了屍堆,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很茫然,還有一股發自深心的恐懼。

空氣中的屍臭,已經到了可怖的程度!

我強忍着難聞的氣味,將張小花的身體從屍堆中拽出來。

她的右手臂已經沒有了,肩膀處血肉模糊的,彷彿被什麼怪物咬掉了一樣,臉上完全失去了血色,看上去已經死了很久了,可是一觸之下,竟然還有鼻息!

我趕忙轉過身,衝着呆滯的蕭薔喊道:“痊癒藥液,她還活着!”

蕭薔面上一怔,趕忙兌換出一支痊癒藥液往張小花嘴裏灌,藥液灌下去的瞬間,我就看到張小花的臉色逐漸恢復了血色,肩膀撕裂處的血肉也開始蠕動,漸漸長出了新的血肉骨頭。

張小花仍然沒有醒,但是已經漸漸恢復了意識,她閉着眼睛,嘴脣輕輕動了動,呢喃道:“疼……”

“小花,再堅持一下,我們馬上就離開這裏。”我用手輕輕摸了摸她的頭,然後轉過目光望向蕭薔道:“用鬼眼讓我們團隊脫離這次任務吧。”

蕭薔點了點頭,隨即拿出手機給地獄使者發了個信息。

幾乎是一剎那間,一輛血色公交車憑空出現在我們面前。

隨後我抱起張小花坐上公交車,離開了無人村……

坐在車裏,張小花還處於昏迷狀態,我跟蕭薔也沒說話,氣氛一時間有些沉悶。

這期間我一直都在思考,思考恐懼世界裏面發生的一切。

老實說,我有點不敢相信任務就這麼結束了,鬼眼找到的太容易,反而讓我有一種陷入圈套的感覺。

“難道這個世界也是具象化出來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