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轟!林風只覺腦袋怦的一炸。

就好似原本阻塞的道路,豁然開朗!

難怪自己一直無法領悟第四層槍招。起初還以為是因為身法的關係。原來……

是槍法境界!

「剛才的『赤蛇炎舞』,我只使用了初級武帝的標準力量和速度。」冰霜淡然說道。

林風雙眸亮起,倏地回想剛才那一幕。

確實如此!

無論是冰玉槍的出槍速度,還是冰霜老師的身法腳步,都不比自己強過半分,但……

自己偏偏卻是完敗!

完全沒反抗之力!

「你的槍招。只具其形,而不具其意。」冰霜淡然道:「槍法的第一境界。為『槍形』;而第二境界,為『槍意』。可還記得《蒼穹槍決》起篇是怎麼說的么?」

「沒有槍意。槍招就好像一個人,沒有了靈魂,徒具軀體!」

冰霜的聲音冰澈入骨,林風心中猛的狂震。

一語點醒夢中人!

腦海中,《蒼穹槍決》彷彿再次被翻開,曾經的記憶仍是深深的烙印著……

「任何一門頂級的武學,都有其奧義。」

「而我所創的《蒼穹槍決》,根本的奧義就是——霸!」

再讀起篇,林風頓時恍然大悟,破開雲霄。一直以來,自己完全忘記了『奧義』的存在,儘管槍招本身確實蘊含著一點『霸』,但槍招終歸是槍招。

是由『人』,所施展的!

眼中光芒四she,林風腦海中猛然浮現出剛才戰鬥那一幕……

霎時間,完全沉浸在其中。

十年練槍,林風的基礎,早已是足夠。

所差的,僅僅是那把開門的鑰匙。



「老師,師弟他怎麼了?」拉拉好奇的問著。

望著時而靜止,時而揮動長槍,好似有點呆呆傻傻的林風,冰霜微笑著點頭,「他頓悟了。」

「頓悟?」邯鐵和王沖無不驚聲。

「頓悟是什麼?」拉拉一臉疑問。

「是一種突破,一個契機。」冰霜雙眸閃爍,「這是只有擁有真正大悟xing的人,方才擁有的能力。就像那被神眷顧的天才『小劍』,任何招數,只學一遍,便能領悟,而林風,同樣具有大悟xing。」

邯鐵和王沖無不面se驚然,雖是對林風評價已經夠高,卻不想……

他竟能和訓練營第一天才『小劍』相比擬!

大悟xing!

※※※

「槍形。」

「槍意!」

宛如人之魂魄!

林風一遍一遍琢磨著,舞動著。

從起初的時而斷續,到漸漸的槍招連貫、完美銜接,慢慢的……

在槍招舞動中,林風似乎感悟到了許多許多。

就好像在做一件事,真正沉浸在了其中,一點一滴的用心感悟其中的用意和道理,自然而然的,便能學到很多東西。

一種深刻在腦海中,無法取代的感覺。

轟!!!

彷如雷霆炸裂,林風的冰魄騰龍槍頓時間好似活了過來,穿刺舞動間彷彿具有了生命力,那飛舞的赤蛇雙眸綻亮,睜開著血盆大口。好似真實的存在著;儘管相比冰霜的槍仍是差了許多,但……

已然具有一點『槍意』!

霸氣!

「呼」林風長吐了口氣。

收槍而立,神情有點恍惚。望著手中的冰魄騰龍槍,林風心中感慨萬千。

確實,有人指導,和沒人指導……

相差太多!

若然沒有冰霜老師的點撥。自己恐怕還要在這個『槍法境界』的瓶頸中困很久。

而現在……

「應該算是有點入門了?」林風微微一笑。

這『槍法境界』,似乎和身法層次有點像,和『元火控制力』也有點像。

倏地——

林風似乎感覺到什麼,頓時回頭!

只見一個身著白衣勁裝的女子正站在槍武場外,淡然的看著自己。雙眸璀亮。然而面se卻是冷冰冰的,高挑的身體凹凸有致,背後那長長的槍鞘無疑代表著她的身份。

槍武場的學員,算上自己,只有五人。

鐵哥、王師兄、拉拉,以及……子鈴師姐。

全名——韓子鈴。

「子鈴師姐。」林風點頭微笑。

「嗯。」輕輕點了點頭,韓子鈴旋即便是離去。

「果然,和傳聞中一樣冷漠。」林風笑了笑。也並沒有太在意。

畢竟。個人有個人的xing格。

手中冰魄騰龍槍一震,林風眼中霎時光芒閃爍,「趁熱打鐵,練習《蒼穹槍決》第四層!」

疲累?

那是什麼東西……





入夜,戌時。

槍武場五個學員無不到齊,包括子鈴師姐在內。

這一次。自己再沒有小灶可開,不過冰霜依然會時不時的指點一、二。

「這裡。不能用戳,該用點。」

「動作要輕柔。慢,減慢,和自己的速度達到一個微妙的平衡,知道么?」

林風不停點著頭,虛心接受,冰霜更是時不時的親自教導,示範。就好像一張白紙,慢慢的寫上字跡,儘管只有短短的一個時辰,但林風卻是受益匪淺。

封號武神的指導,那是可望而不可求。

……

時間,眨眼即逝。

冰霜並不會多呆一分。

雖然她是老師的身份,但同樣,更是一個武者!

自然也需要修鍊。

「走,師弟,吃飯去。」王沖一把摟過林風,頗為親密。

或許是和林風一見投緣,又或許是林風從小把他當『偶像』,讓的王沖倍感親切。

「一起去,慶祝我們槍武場又多了一個小師弟!」拉拉開心興奮道。

林風笑了笑,並不在乎『師弟』這個身份,自己最晚來,排行論輩自然是師弟。

「走?」邯鐵憨笑著望向韓子鈴。

「嗯。」韓子鈴點了點頭。



虛實世界,光幕天梯。

「***,蝕大本了!」黑熊一臉灰土se,罵罵咧咧。

整整60億天武幣,就這麼飛了,這筆錢對黑熊來說,確實是大放血。

「熊哥,咱們肯定被坑了。」尖細的聲音傳來,說話的是個尖嘴猴腮的青年,一頭綠髮,兩眼厲光爍爍,「那小劍從來不賭,偏偏這次壓那新人『林風』,一賭還那麼大,話說這沒點貓膩,誰相信?」

啪嗒!手中玻璃杯頓時被捏成粉碎。

黑熊兩眼寒光凌厲,不停閃爍跳動著,回想昨天的事。

越想,越不對勁!

「***,小劍你個王八蛋,老子你都敢坑!」黑熊怒吼道。

正在此時——

虛實世界光幕一閃,倏地出現幾道身影,黑熊眼角瞥去,看到林風不由一怔,「青猿,那小子很面生,是誰?」

青猿壓低聲音,「熊哥,不就是和小劍一起坑你的那個新人『林風』么?」

「是他?!」黑熊頓時寒光陡she。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