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轟——

異常刺耳的轟鳴聲響起,絡腮鬍子意念稍稍凝滯,他只見到空間里有數百條黑蛇向他暴沖而來,而刮守空間發出的就是之前聽到的那詭異的轟鳴聲。

噗——

他吐出一口鮮血。身子上有刺麻感襲來。他低頭,滿目驚懼的發現他的身體上密密麻麻的有將近幾百個孔洞,從那些孔洞之中,黑色腥臭的魔血正汩汩的不要錢的留出來。

「黑蛇?!」絡腮鬍子最後吐出這麼幾個字,旋即他的身子輕輕一顫,轟的一聲爆裂成數不盡的黑色星光,混入亂流之中。

罡風呼嘯的肆虐而過,這個想要把把葯魂魔化成會吃屎舔尿的魔犬的魔小隊長,連一點渣都沒有留下。 外界。面容陰翳的魔小隊長又和葯菲兒交手數百下,無奈他的實力有限而且對方又有地火傍身,他想要近身一舉撕裂葯菲兒的相法完全沒有辦法實現。

咻的一聲響,面容陰翳的魔小隊長身形暴退,和葯菲兒拉開十足的距離,他也怕被恐怖的地火黏上,那地火的威力他們是見到的,連那魂火麒麟都拿地火沒有辦法,人家是神獸,他們又算什麼,只是比普通淬體境厲害一點而已。

他們的使用的黑心炎已經很厲害了,一個先天境的魔小隊長使用黑心炎一晚能燒毀一個村莊,可是到了地火面前就算霜打過的茄子一樣,再也沒有了生氣可言。

察覺到面容陰翳的魔小隊長想要逃離這個戰圈,葯菲兒也是輕出一口氣,因為他的魂力已經被消耗掉近七成,若是再打下去,魂力耗空,他的地火的也派不上場了。

葯菲兒和葯魂唐絲聚到一起,問道:「他們倆想要幹什麼,難不成想要挑跑了?」

吞天血蟒飛到葯魂身邊,臉圓的魔小隊長也抽離出了戰圈,兩個魔小隊長聚在一起,先天境強者的威壓釋放出來,不容一個人近身侵犯他們的威嚴!

「不知道,搞不好會撤退!」唐絲絲也不知道這兩個人具體想要做些什麼,看他們鬼鬼祟祟的樣子,似乎想要擇路而逃。

葯魂擺了擺手,道:「不會的,他們不會逃,這兩人是先天境,心裡根本沒有把我們這些淬體境瞧上。他們定是認為我們是葯族有先天本命火焰傍身,所以他們才遲遲沒有打開轟殺我們的通道,所以我想他們是在合計,想要找一個辦法出來對付我們。還有,他們有三個先天境的兄弟死在了我們手上,你覺得他們會放棄報仇離開嗎?有一件事你們可能忽略了,他們到這個地方來並不是為了要殺我們。他們和我們什麼仇什麼怨,除非他們吃多了沒事幹才會來屠殺我們葯族人,我想他們的任務和那魂火麒麟有關,所以他們不完成任務是不會離開的!」

葯菲兒點了點頭,「說得不錯,他們來這裡的目的都沒有達成,又怎麼會輕易離開呢。我聽人說魔族的魔鬼們的任務心特別的重,因為他們完成一件任務就能得到一定的任務點,拿到這些任務點他們可以兌換他們想要的功法和武技!所以這幫魔族是不會離開的。」

轟——

一旁葯奇偉等十六人把所有淬體境魔鬼全部殺光一個不留。

葯奇偉帶頭向葯魂這邊飛掠過來,葯周則早飛到葯林身邊,關心藥林的傷情去了。

「葯魂,幹得漂亮!擊殺了三個先天境!」葯奇偉毫不吝惜溢美之詞,當著所有人的面誇獎葯魂。

先後擊殺三個先天境,這是淬體境武者想都不敢想的。

原本葯曉和葯雲處於麻木狀態,對葯魂擊殺先天境魔小隊長的事漠不關心,可是當葯奇偉的話一出口。「三個先天境」這幾個字就如那饒梁的餘音一樣在他們耳邊久久縈繞,不停的迴響。

淬體境武者斬殺三個先天境的魔小隊長,而且還是在沒有動用任何靈器的情況下,這種事情說出去都沒有人相信。

先天境強者體內經脈極為強韌,瞬間爆發出來的元氣威力根本不是淬體境武者可以相提並論的。

葯雲和葯曉的內心遭受了不小的衝擊,葯魂這小子還是人么?而這一次最讓葯雲和葯曉意外的是葯魂似乎並沒有太過仰仗他的戰獸,而是依靠自身戰力以為一些神秘的東西克敵制勝。

隱隱的,兩人覺得葯魂已經超過他們太多,畢竟,在沒有任何靈器的幫助下,他們可不敢和先天境的武者攖鋒,而之前他們也斬殺了不少淬體境的魔兵,不過論和那些魔兵單打獨鬥,他們的實力還有一些欠缺,多是以多打少憑藉葯族子弟之間的信任和互幫互助,他們才能沒有什麼損傷的殺了那麼多的淬體境魔兵。

聞言,葯魂擺擺手,「奇偉兄過譽了,哪裡是我厲害,只不過是那幾個魔小隊長太輕敵,被我找到破綻,才會將他們一一斬殺。現在大敵當前,我們不能丈放鬆,這最後剩下的兩個先天境魔小隊長一旦爆發可以就會讓我們全軍覆沒,畢竟,我們這幫人中沒有一個是先天境的武者,實力低他們太多。」

葯奇偉點點頭,「魂兄說得甚是,看這兩個魔小隊長的樣子就知道他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大家還是小心為上!」

黑氣肆虐,很快這一幫葯族歷練子弟就發現他們的推測沒有錯,最後這兩個魔小隊長根本沒有想過要放過他們。

黑氣在空間里奔走,很快黑氣將兩個魔小隊長的身體掩蓋,外面只能看到漆黑的一團。

「他們想要幹什麼?難道是什麼詭異的武技不成。或者說是什麼魂技?」有人不安的猜測道。

「不管是什麼,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們的實力只有先天境,我就不相信他們能翻出什麼天來!」葯魂怡然不懼,道。

「實力只有先天境」這種在葯曉和葯雲聽起來是那麼的刺耳,兩人面面相覷,難道說先天還不夠你來對付嗎?先天境已經夠麻煩的了好不好,一個不甚,小命隨時保不了!

葯曉翻了幾個白眼后就把目光投到那發出滾滾黑氣的地方。魔氣傳盪開來,整個山頂都快要被黑色魔氣籠罩。

轟——

葯魂手掌噴出一道匹練般的血氣,血氣躥入魔氣後轉化成一道血火,開始燒灼黑氣。

其他歷練隊員依葫蘆畫瓢,皆是轟出元火,燒灼魔氣。

黑色魔氣漸漸散形,為了增加可見底,葯魂掏出幾塊月光石打入附近的山縫裡。

光線陡然增加,這時眾人才看清散開的黑色魔氣團裡面出現一個身高四五丈的怪物。

這個怪物渾身黝黑,身子比之前那兩個魔小隊長大了一倍不止,嘴裡探出兩顆鋒利如刀的獠牙,絕不是之前那兩個魔小隊長。

「難道是那兩個魔小隊長召喚出來的魔怪?」葯魂挑了挑眉,想道:「不過也不對,這裡限制修為在先天境五重之上的的強者進入,他們不可能把實力強橫的魔怪召喚到這裡面來,這事情有些古怪了……」

須臾間,葯魂發現這個魔怪的面容有些熟悉,似乎在哪裡看過,這個魔怪的臉有些圓胖而且面容里隱隱透露出陰翳之色,和那之前的五兄弟中的老二老三頗有些相似。

「喲,怎麼這麼快就認不出來我們了!」魔怪揮動手中的巨斧,陰惻惻的道。

察覺到葯族人臉上的疑惑,這個魔怪哈哈大笑起來,那陰森的嗓音里流露出說不出來的陰寒。

「魂哥,這個魔怪有些眼熟。」胡龍轉了轉大眼珠,道。

葯菲兒目光微凝,仔細打量了這個魔怪,道:「這個魔怪的臉長得既像那個好色的老三又有點像是那個胖胖的老二,到底是誰化身變成這個模樣的?」

「哈哈哈……」魔怪肆無忌憚的笑了起來,臉上肌肉微微抽搐,黑氣在面龐下肆虐,顯然他在壓抑他的憤怒。

葯魂面色肅然,他倒不是好奇這個魔怪是怎麼來的,而是他的實力已經超過先天境五重,已經有先天境五重大成。

如果用魔族裡的等級來說明他的修為,現在這個魔怪一樣的東西可以擔任魔族裡魔大隊長。

「哈哈哈哈,沒錯,我和才合為一體,現在我們的實力已經達到淬體境五重,斬殺你們這些小輩,還不是手到擒來!」這個合體的魔大隊長由圓臉魔小隊長主控,現在正是他的聲音在說話。

葯曉吞了一口唾沫,這一次峰頂採摘星光幽火草,入了火雲窟后也沒有碰到什麼大麻煩,只是採下星光幽火草先是魂火麒麟出來企圖吃了他們,現在又出來這麼多的魔兵,面臨這一系列的突髮狀況,若不是有葯魂和葯菲兒,恐怕他們此刻早已經身首異處。

他的眼底湧出一抹駭然,不是看向那個魔氣森森的魔大隊長,而是看向葯魂,葯魂以區區淬體境八重的實力把兩個先天境的魔小隊長逼到使出合體技。

直到此時,他才發現他和葯魂的差距是有多麼的大,在爬上山崖時葯魂就可以讓他跌下懸崖,就算以後有人追究,葯魂也完全可以說一切都跟他毫不相干。

生死被別人抓在手上,葯曉的心猛的一顫,緩緩回頭,這才發現葯雲的眼神里也是充滿恐懼之色。

「去死吧!」合體后的魔大隊長高舉手中巨斧,旋即狠狠的砸落下來。

那斧上的黑光咻的一聲彈射出來,以光速射向眾人。

幾乎是須臾間,唐絲絲扔出了手中的子母鳳環,將那一道黑光擋下。

噹噹兩聲響,子母鳳環被轟入山頂的石縫中。

「下品靈器?」魔大隊長略微有些驚愕,他沒想到這幫人中竟有人會持有下品靈器,而且這下品靈器還不弱。

怪笑兩聲,他又道:「就算是下品靈器又怎麼樣,以你的實力根本無法把這雙環的威力完全發揮出來!你們受死吧!」

他舉起巨斧,又要砸下。

一瞬間,葯魂身上電光乍現,碧綠色的閃電讓這處空間的溫度陡然增加了不少。

「大家一起上。用火攻!」葯魂用嘶啞的聲音吼了一聲,身形一動,向前沖了過去。

葯菲兒傲然挺立在三角狂犀上,飛掠向前。

其他人也不敢怠慢,他們都知道現在已經到了生死一瞬間的時候,若還有所保留,只怕所有人都會當場隕落。 各色火焰砸落到魔大隊長身上。

魔氣被燒得向天空翻滾。

「哈哈。除非你們能打破我的防禦,否則你們是沒有機會殺了我的!」魔大隊長森然道。

病公子的小農妻 血火撞擊到魔大隊長身上,除了燒掉一些魔氣后,並沒有對那魔大隊長造成什麼傷害。

葯魂眼瞳驟然一縮。「他的合體技雖然厲害,不過應該有時間限制,恐怕他不會讓我們拖到合體技消失就將我們斬殺……難道要出動地火嗎?」

雙手結印,葯魂把血蟒收回召喚寶典內,召喚出蘭博。

蘭博用機械一般的聲音說了一句聽不懂的話,然後便是噴出高溫藍焰,加入了葯族的噴火大軍。

火焰肆虐,葯魂發現的除了葯菲兒的地火能對這個魔大隊長造成一些傷害外,其他人的火焰最多只能消耗一點他的魔氣而已。

「去死吧!」魔大隊長的面色變得猙獰起來,他劈出巨斧,黑光激射而出,兩個歷練隊員不慎被擊中,掉落到調養的葯林身旁,即刻便是失去了戰鬥力。

「實力真是上漲了不少,現在打起我們來就像碾壓臭蟲一般。火焰燒不掉他的防禦,我們的攻擊幾乎都是無效,而葯菲兒也不可能把地火的實力完全發揮出來,再說她的魂力馬上就要消耗一空了。不能再拖下來去。」

葯魂拍動火斑翅跳到空中,叫道:「菲兒,配合我一塊用火焰炸開它身上那層厚厚的黑甲!」

聞言,葯菲兒仔細看了看那個魔大隊長的身子,果然,他的身上有一層黑光流轉的厚甲,他們的攻擊全打在了那層厚厚的黑甲上面,所以才沒有對他造成什麼傷害。

「最初有十九個人的火焰攻擊啊……當真是浪費了……」葯菲兒面有不甘,心道。

葯魂已經飛到天上,其他人也不敢戀戰,退到幾十丈開外。

這個時候,葯魂只能想到用血元氣炸出一條血路來。

血元氣凝聚在他雙掌之上,那團血元氣含有極強的能量,泛出來的威壓已經超先天境強者五重強者散發出來的威壓,而且那血元氣里似乎有有血火存在,因為所有人都在葯魂手裡浮現那團恐怖的血元氣后感覺周圍空間的溫度高了不少。

「葯菲兒,配合我!」葯魂嘶吼一聲,他將手高高舉過頭頂,手竟有些止不住的顫抖。

「血氣轟炸!」輕輕張嘴,幾個字從葯魂嘴裡吐出。

轟——

血元氣撕裂空氣向下方飛去,那團血氣中隱隱能看到火苗在跳動,速度極快,就像一條餓極了的獵豹見到一群肥胖的羚羊般的疾衝過去。

「三角狂犀!鎮壓!」

只見葯菲兒玉指在虛空中輕輕一點,手中那隻橙色的三角狂犀化身成一隻高達五丈的龐大犀牛向那魔大隊長飛掠而去。

「來啊,來殺老子啊,你們這幫雜碎!」魔大隊長知道他的合體技能維持一刻鐘而在這一刻鐘內他完全能虐殺光這幫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少女還有那隻魂火麒麟幼崽。如此一來,這次的任務他們倆才是最大的贏家。

雖然天上飛下一團貌不驚人的血氣,不過他還是沒有打算用身體硬扛下來,畢竟那地火的威力很強,若是大意,說不得那地火的最強一擊會對他造成威脅。

周身的魔氣猛然內縮,聚於身體之上形成一圈黑色光罩,那光罩完全由魔氣組成,黑氣的魔氣威壓澎湃的散發出來,讓周圍的人心悸不已。

轟——

天空中的血氣轟然落至,隨後葯菲兒的三角狂犀火了撞了上來。

砰的一聲巨響。

一團龍氣卷衝天而起,而地面,凹陷出一塊幾十丈的大洞,細密的裂縫從最中央傳盪出來,蔓延到歷練隊員的腳下。

有人輕輕一跺,地面的細縫爆開成為齏粉,竟讓他的腳陷了下去。那人立馬把腳扯了出來,臉上沁出了冷汗。心中喃喃道:「一道地火一團血氣就能造成這般大的破壞。」

天空,黑紅色的龍氣卷還在持續攀空而上,彷彿那天空中有一個隱形的階梯,能讓他們穿透蒼穹。

葯魂從空中脫力般的掉落而下,剛才那團只有半丈大小的血氣是他體內最精華的血氣,這一次攻擊就讓他體內的血氣空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成功了。他把紅鸞精晶火藏於血之中,再和葯菲兒連手攻擊,因為有葯菲兒的本命火焰,所以沒有人會懷疑爆炸中造成的高溫氣流是他的火焰造成的,這樣就沒有人會懷疑他身懷地火。

還有,將紅鸞精晶火藏於血氣之中也是為了麻痹對手,讓那個託大的魔大隊長沒有一點懷疑,如此一來,可以成功的破除掉他身上的厚甲。

地面的黑煙散去,一個寬兩丈的大洞顯露出來,那大洞周圍全是黑乎乎的一片,黑氣還在大洞四周繚繞,令得周圍的空間有些扭曲。

葯菲兒飛回葯魂身邊。

一旁傳出唳的一聲尖嘯聲。眾人轉頭,發現魂火麒麟趁眾人聚精會神的望著那個黑色大坑時想要前來偷襲他們。

而發現它的異常舉動的火翼龍立馬拍動雙翅進行阻止。唐絲絲莞兒一笑,道:「大家放心,我的龍翼鳥看守敵人最是擅長,所以我們還是先發力把這個狡猾的魔大隊長解決了吧,不然還不知道他要搞出什麼妖蛾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