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退一步說,即便顧藏鋒打過了,按照雞哥睚眥必報的性格,等到顧藏鋒離開自己家裏之後,偷偷找人報復自己家,自己家就真的永無寧日了。

不管顧藏鋒怎麼想,至少黃學明覺得自己家能夠得到公正的待遇,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了!

也不能怪黃學明自私,當一個人成爲了弱勢一方,自然第一時間想的是自保,至於那些正義心,奉獻心,就不是當前所能夠考慮的了。

“顧老師……要不……這事就這麼算了吧……”

雞哥笑着點了點頭:“老師,我覺得你的學生很有眼光,這一點,你應該向你的學生學習!”

顧藏鋒沒有理會雞哥,直直的看着黃學明:“黃學明同學,老師跟你說過什麼,你還記得嗎?無論什麼時候,自己必須要站在正義的一方,如果學了武不能夠主持正義,那麼學了武有什麼用?純粹是爲了大學畢業?或者是爲了強身健體?”

“可是……”黃學明羞愧的低下了頭,“這羣人的來頭太大了,振華集團和徐氏集團啊……振華集團在湖東市太強了,徐氏集團在南方省都是數一數二的……我們……我們鬥得過嗎?”

“如果我們鬥不過就選擇退卻,那麼弱勢羣體又能夠指望誰來主持公道?換位思考,如果老師今天是爲了其他的人而來,這羣人和老師達成協議,老師護着的那個人得到了公正的待遇,但是你們家依然還是不公正的待遇,你會怎麼想?你會不會感到絕望?”

“這……”黃學明羞愧之下說不出話了。

“啪啪啪”

一旁的雞哥大力的鼓着掌:“精彩!老師!真是太精彩了!沒想到天底下竟然真的會有你這種傻子!”

“這種傻子總得有人來當,我……就算其中一個吧!”

“咚咚咚”

黃學明的家門口衝進來三十幾個大漢,新進來的大漢手裏頭都帶着鋼管和刀子,一看就不是什麼善類。

“老師!我承認,你嚇到我了,讓我不得不找幫手!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夥人是天刺盟的人,天刺盟知道嗎?現在湖東市最大的地下幫派,背後站着的是傾城集團!”

顧藏鋒驚呆了!

天刺盟?傾城集團?

敢情這傢伙盡是找和自己有着親密關係的人的手下來對付自己?

“看你的樣子,是知道天刺盟的存在了!老師,我最後給你一次機會!你現在答應我剛剛提出的協議還來得及!否則……等到他們動手了,你想答應也來不及了!”

“哈哈哈哈!”顧藏鋒失聲大笑起來。

“雞哥……這小子是不是被嚇傻了?”

“是啊……怎麼突然這樣笑?我們是不是太兇殘了?哈哈哈!”

雞哥並沒有如自己的手下那般樂觀,雞哥隱隱從顧藏鋒的臉上看到了一絲不屑,似乎……顧藏鋒壓根就沒把振華集團、徐氏集團還有天刺盟當回事!

“你叫什麼?鴨哥是吧?我覺得你似乎對我有什麼誤會! 對不起,我愛你 你怎麼全是找一些我自己人的手下來對付我?”

“你自己人的手下?”雞哥懵了,“難道……你也是振華集團或者徐氏集團或者天刺盟的人?”

“我不是振華集團的人,也不是徐氏集團的人,更不是天刺盟的人,但是……這三家的當家的,都是我的人!”

“嗯?”雞哥疑惑地看着顧藏鋒,一臉的不解。

“實不相瞞,振華集團的總裁柳依然就是我老婆!天刺盟的老大蘇傾城也算是我的女人!徐氏集團的少東家徐志遠是我的徒弟!”

整個黃家陷入了一片死一般的寂靜之中。

不過這種寂靜很快就被一片狂笑聲打斷了。

“哈哈哈哈!”

“笑死我了!這人真能吹!”

“嗎的!這麼能吹牛,當什麼老師啊,寫小說去啊!保管能夠成神!”

雞哥也是一臉猙獰的瞪着顧藏鋒:“老師你真能吹牛!你這樣說話就沒意思了!柳小姐是你的老婆?蘇小姐也是你的女人?徐少爺是你的徒弟?不吹牛會死?我還說柳小姐是我的女兒,蘇小姐是我的外甥女,徐少爺是我的侄子呢!”

“不相信?那你等着!”

顧藏鋒說完當着雞哥的面拿出了自己的手機給柳依然打電話。

雞哥靜靜地看着顧藏鋒裝逼,並沒有阻止的意思,雞哥寧願去死都不寧願相信顧藏鋒的鬼話。

“喂?老婆!我們振華和志遠的徐氏集團是不是合作開發湖東市的一片住宅區?負責人是不是叫一個什麼雞哥的?我也不知道他名字叫啥!你查一下,要是有這個人,趕緊處理一下!別問爲什麼,害羣之馬,別讓這傢伙把我們振華的名聲都給弄壞了!嗯,就這樣吧!”

顧藏鋒掛斷柳依然的電話之後又給徐志遠打了個電話:“喂?志遠?你們徐氏集團是不是和你師母合作開發湖東市的一片住宅區?什麼?你不知道?你這個少東家怎麼當的?混吃等死?要你這樣的徒弟有什麼用?你給我查一下,好好處理一下一個叫什麼雞哥的負責人,要是這點事都辦不好,你就去死吧!”

“喂?傾城!天刺盟的人居然想要把你男人我給打一頓!啊哈!我好怕怕哦!哦……你叫什麼名字?他說他叫孫承運!嗯嗯!行!就這樣吧!拜拜!”

雞哥聽完顧藏鋒的這三個電話,依然處變不驚的站在原地,直到現在這一刻,雞哥都不相信顧藏鋒之前所說的話,在雞哥看來,這純粹是顧藏鋒的一場作秀! “老大,不是我們不給您說,這幾天您一直在忙着跟小美親熱,我們幾次電話都沒打通,隨便敷衍了我們,我們只能暫時安奈下來。”

張偉眼角抽搐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氣,終於平復下來自己的呼吸。

“說清楚,這件事情究竟是怎麼回事?”

說完,手下猶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把這兩天的事情交代了出來。

“老大,最近新崛起了一個叫校園幫的外賣團體,直接壟斷了這一片網吧的夜間外賣,那些上網的人很多估計都吃完午飯之後不選擇在晚上吃飯,都從他們那點夜宵吃了。”

“那你們他們的怎麼不早說?!這都幾天了!

你們…”

“算了,你們先出去一下,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幾個手下見到臉色鐵青的張偉,小心翼翼的低頭走出去。

隨後幾人不等到張偉繼續說什麼,連忙趕緊趕忙的前後走了出去,巴不得趕快先脫離戰場,離惱怒的張偉遠遠的。

只是他們這剛一走出門,原本屋子裏的突然響起了一陣巨大的聲響,“砰咚!”

的巨大聲響就響了起來!

裏面響起了砸東西的巨大聲音!

原來,張偉讓幾人先出去,就是爲了砸東西來好好的發泄一下!

手下倒吸了級口冷氣,互相對視幾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心有餘悸。

看來,這次張偉是真的非常憤怒!

幾人滿臉苦澀,也不敢走,就小心的等在門口,聽着屋子裏面慢慢的聲音平復下來,許久都沒有什麼動靜。

幾人等了一會兒,眼前的門被重新打開了。

只見,張偉表情又重新恢復了原本平靜的樣子,完全看不出來剛纔發生了什麼。

張偉露出了一個笑容,走上前來輕輕的拍了拍手下的肩膀,說道,“行了,這件事情我瞭解了,你們這邊盯着點外賣那邊的進程,白天的盤不要崩了。

我會了解一下關於這個校園幫的事情,只要能夠把他給打垮,我們的生意就會再次起來的,放心吧。

對了,低下代理那邊也記得都交代一下,這幾天找人的時候不要壓價壓的太狠了,順便給我找幾個兄弟隨時待命,去吧。”

說完之後,張偉沒有再看幾人,扭頭直接就離開了。

看着張偉的背影,幾人對視了幾眼,都感覺自己的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張偉越是這樣笑眯眯的,越是說明他的憤怒都是實打實的,這他媽的不是叫人心頭髮寒麼。

古話說的好啊,他們跟了張偉也這麼長時間了,要不是顧念着他們還有點用處,他們毫不懷疑張偉會把他們全都給處理了!

沒想到,居然有人敢在自己的眼皮子低下搶飯碗,之前的張偉非常傲氣,這一片幾乎沒人能夠用單純的手段打的過他。

結果打臉來的這麼快,幾乎是轉眼之間,就有人在他的眼皮子低下,短短的幾天時間就發展的這麼快。

不自覺的,張偉咬着牙捏緊了拳頭, 額頭上的青筋崩的死緊。

“校園幫是吧,給我等着,敢在老子的眼皮子低下對老子的市場下手,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另外一邊,陳處默的團隊也出了很大的問題。

這次的事情,陳處默給他們的處理方式讓他們很不滿意,幾乎都是在削減他們的額利益。

代理那邊本身賺錢就不容易,哪會那麼容易就同意從自己的身上割肉,現在或多或少的都出現了不滿,甚至很多經常合作信任的代理團隊都展示出了不滿的意思。

陳處默現在本人又不知道在幹什麼,整天都找不到人。

這事他們簡直就是處理的焦頭爛額的。

再次被代理詢問究竟是什麼情況的時候,幾個手下都滿頭的包,忍不住嘆氣。

他們不由得又想起來這幾天以來發生的事情。

正是這短短的幾天,鄒小北通過一系列的動作幾乎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就打垮了陳處默的生意。

如果不是因爲鄒小北下場出手,陳處默的盤子現在絕對不會面臨現在的情況!

他們每天舒舒服服的躺着數錢就行了,哪裏需要整天這麼的麻煩,急的滿頭包,不僅僅沒有一點收入,還要往裏面倒找錢。

他們當初願意心甘情願的跟着陳處默給陳處默賣命,無非是因爲陳處默有手段,有本事,能賺錢,能給他們足夠的好處,還能帶着他們賺更多的錢。

但是這次陳處默做的是什麼事情?居然就把這麼一堆爛攤子丟給他們自己去搞什麼鬼東西了!

自從之前通過偶然的渠道得知了跟着鄒小北的那羣人整天手裏拿着的都是什麼數的時候,他們早就積蓄了滿肚子的不滿和不樂意。

眼看着鄒小北迅速的展現出遠超出陳處默的能力和手段,轉瞬就把曾經被他們深深崇拜的陳處默給打壓下去,他們都有點坐不住。

更何況,鄒小北手底下賺錢的辦法和營生不僅僅特別多,還出手特別的闊綽!

他們也都是涉世未深的大學生,崇拜來的快去的也快,在陳處默不知道的時候,幾乎是短時間內,他已經把自己團隊裏面的人心都失的七七八八了。

這邊陳處默還在觀察着鄒小北新展開的外賣攤子,從各方面的去探尋究竟爲什麼鄒小北就能出成就這麼簡單。

結果就眼睜睜的看着鄒小北的生意一路高歌,甚至在張偉的眼皮子低下佔據了絕對的大市場。

畢竟是做這一行的,對這中間的門道還是非常瞭解透徹的,幾乎是大眼一看,陳處默就能確定這幾天鄒小北絕對賺的不會少!

這讓一直盯着這邊的市場但是沒敢在張偉的眼皮子低下下手的陳處默眼紅的快要滴出血來了。

他急的跳腳也想不出來這鄒小北究竟是有什麼樣的本事才能夠得從張偉的眼皮子低下就這樣撕下來一塊肉!

這樣的發展速度,恐怕那張偉現在還沒反應過來呢!

他算是知道自己怎麼栽在這傢伙的手裏了,這傢伙的手段簡直是邪門!

這他媽的,問題究竟是出現在哪裏?! 黃學明甚至都不敢看顧藏鋒了。

老實說,黃學明也覺得顧藏鋒在騙人。

柳依然是誰?振華集團的總裁啊!典型的白富美!顧藏鋒雖然很能打,但是黃學明怎麼都不覺得柳依然這樣的白富美能夠看上顧藏鋒。

蘇傾城是誰?天刺盟的老大啊!湖東市的地下女王啊!這樣的大人物,會甘心成爲顧藏鋒這樣一個小老師的女人?而且還是和柳依然共享!

徐志遠是誰?徐氏集團的少東家啊!好像徐志遠也在湖東市第一大學唸書!這樣的一個富二代會拜顧藏鋒爲師?真要拜了顧藏鋒爲師,怎麼沒看到徐志遠報名國學武術課程?

想到這裏……

黃學明羞愧的低下了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