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逃得掉嗎?”

苦澀的笑容浮現,在絕望深處化爲了凌厲。

“就算我死了,至少要讓世人記住我的存在,記住黑骨之暗的存在,我要告訴你們這羣朋人,我,風紋宏,是一名黑骨人!”

低吼聲從口中傳出。

周圍已經沒有了人,也沒人能夠聽到他的這句話。

可就是在內心的驅使下,他還是如同演講般吼了出來。

隨後,以能量化身體爲基礎,沒有能量核心這一組件的風紋宏開始放開精神力屏蔽,用精神力控制着身體的能量開始急速壓縮。

這裏是黑骨族地底,頭頂就是一座人口至少兩萬的黑骨大城市。

只要在這裏自爆,以風紋宏幽神能量體的實力,足以讓整個城市灰灰湮滅。自己死掉又如何?以此造成多少人的傷亡又如何?只要能夠讓世人記住他,記住風紋宏,記住黑骨之暗,那麼他就是勝利的。

至於普通黑骨人,不過是些愚昧的牲口罷了。

※※※

龐大的能量在一座大型黑骨城市地底深處匯聚這種事情,已經將精神力覆蓋整個朋族,正在向土木尋和周圍的幽神祭司們一個個地指出黑骨之暗聚會點的暗血,當然不可能感受不到。

幾乎在同一時間,她便將大部分精神力抽出匯聚到事發地點,輕鬆地突破了風紋宏岌岌可危的精神力屏障,並瞭解了內部的情況。

臉色微變,但又很快恢復過來,暗血的臉上掛起嘲諷般的笑容。

下一刻,她的身影從神座上消失。

再次出現之時,暗血已經身在那座大型黑骨城市中心的心靈神殿。

無視周圍看見她出現而一個個恭敬惶恐地俯身在地的黑骨人和朋人,暗血收回所有精神力,然後全部匯聚在地底深處,一個百米直徑的球體念力罩將已經進入最後時刻的風紋宏封閉了進去。

感受到這些的風紋宏臉色依舊凌烈,眼神之中卻浮現出一絲遺憾。

還是低估了女神的實力嗎?

這成了風紋宏最後的念頭。

邪君的第一寵妃 下一刻,猛烈的爆炸以風紋宏爲中心向四周衝去。

這並非化學炸藥等類型以氣體膨脹爲主的爆炸,能量化身體的自毀,殺傷作用中更主要的是能量衝擊帶來的電磁紊亂,以及能量爆發對核心區域內的物質電離等作用,所附帶產生的輻射、侵蝕、以及毒氣殺傷等。

可這一切,都被暗血的念力罩輕鬆抵擋。

若是將這些殺傷力都轉化爲爆炸的衝擊力,暗血的念力罩恐怕還會難以抵擋,可惜……現如今的風紋宏,以生命爲代價換來的並非聚集了上萬同類的城市,而是不過一百米直徑球體內的物質而已。

“何必呢?”

冷冷地搖了搖頭,手輕輕提起,變小之後的念力罩裹着風紋宏爆炸的殘餘,推開地底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而神殿廣場上的黑骨人、朋人、甚至影族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這一幕。

女神突然出現,地底隨後就冒出這樣一個古怪球體,這是怎麼回事?

“你們看到的這東西,就是黑骨之暗的神,風紋宏。”清冷的語氣淡淡地向衆人述說着。

聞聽此言的人羣中發出一陣鬨鬧。

讓暗血滿意的是,大部分黑骨人的臉上都露出鬆了口氣的表情,顯然是認爲風紋宏死掉後,黑骨族將能夠重新回到平靜的時代,至於這變成渣渣的風紋宏身份是否屬實,根本沒誰去懷疑。

即便有少部分黑骨人臉上露出遺憾、哀傷等表情,但看向暗血或者周圍神殿成員的表情中也並沒有仇恨,大概是爲黑骨族少了一個從神而遺憾吧。

點了點頭,暗血的聲音通過精神力聯通了所有黑骨人。

單單這一手,就能讓本來心存異心的黑骨人臣服,而隨後,她還將發生在這裏的一切如同影像一般播放了出來。

講述結束之後,她才說道:“爲什麼就在剛纔,自喻爲真正黑骨人的風紋宏竟然喪心病狂地,想要用自毀炸掉一座有着兩萬多黑骨人的城市,事情爲什麼會這樣?是我們做的不好嗎?”

“短短几年時間,大家的日子變化的如何,這是有目共睹的?”

“你們是願意接受一個罔顧同胞性命的黑骨邪神,還是一個爲大家的未來努力的神族真神?”

……

演說最重要的不是內容,而是時機,暗血把握了這個時機,再加上她的身份和真實情況的對比,她就是要以此爲機會,進一步打壓黑骨獨立情緒。

這種事暗血只會做這一次,因爲在回到已經強大的朋族之後,她恐怕再也沒興趣關注弱小的黑骨人了。 在所有人都忙碌於各自的工作,暗血和白農也欣喜於終於不再受三意識影響之時,已經成爲真正的空幻,或者說現在本就是真正空幻的空幻同學,也終於在輪迴通道中東遊西蕩,破開了星球意志空間的最後一道屏障,出現在了朋族一座工業區的某個普普通通的家庭院子裏面。

這裏,剛剛從沉睡中甦醒的朋人夫妻,正在自家小院中游蕩。

朋族可以說是統領整個雙月星,人口又相對稀少,即便後來被固定在工業區和浮空島上,但每個家庭依然用有足夠的住房建築區域而不需要向天空增領土。

如此一來,大多數家庭都選擇花不多的錢,讓遁甲建築隊修建一座屬於自己的別緻的一二層小院,既方便了出入,又能放鬆心情。因此當人們飛上天空之時,放眼望去,整個工業區都是鬱郁蒼蒼的道路林區和兩旁的寧靜別墅。

此時距離朋人甦醒纔過去了兩天時間,大多數朋人都還沉浸在實力飛速提升的樂趣之中,研究員孔源和軍事參謀葉玲所組成的小家庭成員們也是如此。

“也不知這小傢伙出來之後會是什麼實力。”

此刻,丈夫滿臉期待地蹲在妻子面前,撫摸着對方鼓脹的腹部。

“誰知道,不過應該有靈魂級吧。”

妻子卻全然不在乎地晃動着肚子,在院子中大大咧咧地走着,甚至不時揮舞手臂,跨過無形的空間將院子裏面的東西弄的東倒西歪,顯然對剛剛掌握的念力的興趣,比對肚子裏面折騰自己的小傢伙的興趣還要高出很多。

而此時面對丈夫的詢問,她也一臉隨意的笑容。

“雖然升級之後,咱家一個靈魂級巔峯,一個幽神級,可畢竟是升級之前就懷上的,當初還擔心升級的時候自己跑出來了,咯咯……不過一定也能有個靈魂級吧。”

隨意地拍了拍肚子,妻子的動作讓一旁小心翼翼的丈夫眼角抽搐,有些責備地伸手捏住妻子那不安分的手掌,丈夫將之合在了自己的雙手之中:“別亂動,咱們朋人好不容易有個孩子,別的人家都是小心翼翼到極點,你倒好,全然不在乎。”

“那有什麼的說。”

妻子大大咧咧地揮了揮手,俯下身,靠在半蹲在草坪上的丈夫懷中,彷彿撒嬌般地說道:“咱家兒子可不會那麼脆弱,等着吧,他一定是自己鑽出來,而且一定會成爲偉大的人的,嗯哼!”

“……”丈夫滿臉無語,但更多的還是期待。

丈夫孔源只是一個研究人員,天知道當初怎麼會選擇這位軍人妻子,但即便是現在,雖然對妻子那大大咧咧的性格以及比自己還高出一線的實力有些鬱悶,但他也絕不會有任何後悔。

而眼下……

看着又在院子裏晃盪,甚至開始嘗試着用念力而不是能量去飛行的妻子……的肚子,孔源突然間爲尚未出生的兒子感到悲哀,也不知道你在你老媽肚子裏面,被晃暈了沒?

……

“好暈……這,這真的是孕婦嗎?”

可憐的空幻雖然沒真暈掉,可身處即將成爲自己老媽的婦人肚子裏面,卻總感覺天旋地轉的他,也的確如即將成爲他老爸的人所想一般,相當可憐。

若非乘着這對夫妻剛剛升級完成,尚未完全掌握精神力的機會,用自己的靈神級精神力查看了一下外界的話,空幻甚至以爲即將成爲自己老媽的人,正挺着大肚子在和蟲族交戰。

所幸,沒有這樣的事。

不幸的是,他還得繼續承受這樣的晃盪。

不過繼續忍受了小半天后,他也有些快忍受不了這臨時居所的環境了。

“不行,我要出去!”他揮舞起了細嫩的小手,做不甘狀。

而外面,因爲察覺到妻子有要用不熟悉的念力飛行的意圖,被嚇得三魂亂竄的丈夫也顧不得更多,上前就將妻子拽住,無視對方那從前無往不利的可憐賣萌樣子,直接就是一頓訓斥。

由於即將分娩,醫生可是再三囑咐這位有些特殊,生產期就在最近的婦人不能有太大的動作,更別提飛行了。

因此深覺理虧的妻子,也只能撅着嘴躺回庭院的躺椅,隨後一臉幸福地看着丈夫在那裏忙碌地整理家務:“兒子啊兒子,快出來吧,這樣你老媽我就能放鬆地體驗幽神的能力了哦……嗯?等等。”

再次看了看無怨無悔地整理家務中的丈夫,婦人的臉上又生出一絲狡猾,隨後伸手在嘴前揮舞,彷彿驅趕什麼一般。

“不對不對,還是多在你老媽我的肚子裏待一會兒吧,嘎嘎,這樣我就能多休息一段時間了哦,平時要讓你老爸做家務可是比殺了他還難誒,現在看着他自願去做……啊,如果能夠讓你老爸養成這個習慣該多好。”

……夫人幻想之中……

然後幻想無法持久,正好這時,婦人的肚子卻傳來一陣鼓脹。

“啊!”

“怎,怎麼呢?”

聽見呼叫,立刻丟下手中東西的孔源,慌慌張張地衝到婦人身旁。

看着對方在躺椅上用雙手想按又不敢用力地扶着肚子,一臉痛苦的表現,他心中一動,即興奮又擔心的大吼道:“不好,不會是要生了吧,必須立刻去醫院!”

身爲研究員,思維清晰的丈夫這時候也有些慌神,雙手抱起妻子就轉身向門外衝去,卻完全忘了可以自己飛行。結果還在半路上,一門心思不打算再留在這顛簸的臨時居所的空幻,就已經開始掙扎着露頭。

“不好,要,要出來了,親愛的,快停下啊!”

“這……”

急的滿頭大汗的丈夫既想停下,又想先到醫院再說。可看着眼前已經滿頭大汗,連能量化身體都微微有些抖動的妻子,他又拿不定注意,最終還是一旁發現他們的鄰居大嬸英勇地站了出來。

“小夥子,快把你老婆放好。”

“啊,哦,是是!”

這時候也不管那麼多,滿腦子已經變成漿糊的丈夫以往那無往不利的計算分析能力也化爲了零,還在向負數轉變。在一旁貌似有經驗的大嬸指揮之下,他彷彿抓住一顆救命稻草般機械地一步步地完成大嬸的指示。

一旁的妻子也早就沒有了最初的跳脫,在草坪上呼吼着,卻又害怕傷到孩子和周圍人,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精力控制尚且不熟悉的念力和精神力。

當醫生終於被大嬸通過網絡叫來時,草坪上卻正好發出婦人終於舒暢了的呼氣聲。

“生了,終於生了!”

丈夫在一旁歡喜地手舞足蹈,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坐到妻子身旁,捂住對方的手柔聲安慰:“放心吧,生了,是個……誒,對了,是兒子還是女兒?”突然發現自己看到孩子出來就太過激動,竟然忘了仔細看一看的孔源尷尬地轉頭望向醫生和大嬸。

“……”妻子本來溫柔的笑容也頓時僵硬,一串串黑線從額角低落。

這一幕看的一旁接生的大嬸和開始檢查母子健康的醫生偷笑不已。

而此時,醫生才發現一點不對:“是個兒子,不過……奇怪,好像是個能量體,而且還不哭。”

“能量體?”丈夫好奇抽了上去。

在全族升級之前,妻子就已經成爲靈魂級中期的能量體,而他由於一心搞研究,卻還只是陰魂級巔峯的普通翼人,現在雖然已經成爲靈魂級巔峯,可畢竟距離完成升級才兩天,尚未進行能量化。

可沒想到,妻子生出來的兒子竟然也是個能量體。

“不錯,這下可爲咱家省了一筆能量化的錢,可以給你媽和你自己多買些好吃的了。”成爲父親的孔源笑着從醫生手中接過清洗完畢裹上棉布的兒子,感激地向大嬸點了點頭,就帶着兒子湊到還有些臉色蒼白的妻子面前。

“看看,咱家兒子出生就知道爲咱家省錢了。”

“你啊,快看看怎麼不哭,聽說每個孩子都要哭,千萬別有什麼事啊……”

“不是吧,難道非得哭,這樣一來咱身爲主意識的形象可怎麼辦啊!”被抱在這一世的父親懷中,正在重新感受這個世界的空幻聽見周圍人的話語之後,頓時有些愣神。

如果只有周圍這幾個人還好,哭一下讓這一世父母安心也沒什麼,可他卻非常清楚,以8051的性格,這時候鐵定正等着看自己的笑話了。

可是……

看着聽到母親話語,頓時又開始擔心起來的父親,以及還躺在草坪上臉色蒼白的母親,空幻更加糾結起來。

“算了,看笑話就看笑話吧,等回去之後看我每天怎麼處罰你們!”

如此心理安慰一下,在父親已經開始打量他的手掌,思考着是否給兒子來一巴掌之際,爲免更加丟臉,空幻只能敷衍般地‘啊嗚~啊嗚~~’地哭了幾秒鐘。

“啊,哭了哭了,玲玲,聽見了嗎?你兒子哭出來了。”孔源手舞足蹈起來。

“是是,是咱們兒子哭了。”母親有些無賴地看着語無倫次的丈夫,滿臉幸福地笑着。

另一方面,正如空幻所想,位於星球意志空間之中的8051不僅自己在看,還拉上了雙月一起欣賞。而等到空幻無奈之下發出嗚咽聲算是哭了一下之後,她已經完全笑跌在了大圖書館的地板上。

“哈哈哈,好可愛的小空幻,我都忍不住想去抱抱捏捏了,啊哈嘎嘎!”

“這就是出生嗎?”

雖然見過很多記憶,可熟悉的人出現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默默地看着畫面之中傻兮兮的父親、幸福中帶着無奈的母親、以及一臉糾結卻沒被父母注意到的兒子空幻,雙月意外地愣住了。

“怎麼呢?”8051奇怪地看向雙月。

“姐姐,所有人都有父母嗎?”雙月轉頭看向8051:“那我們的父母呢?”

“這……” 且不說8051被雙月問的啞口無言,以至於都沒法再去嘲笑空幻的嬰兒生活這一自作自受的情形,位於天空之中的蟲族母巢,在這幾天可也沒有掉線只是隱身了而已。

當蟲族指揮官發現空幻突然爆發出甚至超越身爲蟲族指揮的它的意識強度之時,它幾乎想也沒想就瞬移到對方不遠處,隨後連解釋的機會也沒給對方,便揮動手臂調動母巢發揮全力將之毀滅。

就算是對方暫時無害,但對於威脅,身爲蟲族的它也只知道必須毀滅於最初。

隨後的高強度能量體爆炸事實上也發生了,只是相對於龐大的蟲族母巢而言要小很多,因此纔沒有被朋族方面注意到。但這一次爆炸的確讓整個蟲族母巢內陷入一片混亂,不是普通蟲子,而是那些有些智慧的蟲族。

雖然重新穩定不需要太長時間,可也用了一天。

一天之後,當蟲族指揮官重新回過頭來考慮朋族的問題之時,卻發現之前的談判似乎變得雞肋起來。

“指揮官,就本方所知情況,被您解決的這個應該不是太重要的人。以之前對方的表現以及本方的實力威懾,要重開談判應該並不難。”一些蟲族羣主建議到。

相比於一心戰鬥的那些蟲族,它們的作用是提升戰鬥的效率。而這其中,就包括以最小的代價換取最大的勝利。

由於空幻等人所組成的談判組之前的表現,它們認爲朋族是一心投降,也因此纔有了先談判的提議。但很顯然,對於蟲族這個好戰種族而言,戰鬥纔是更讓它們期待的,所以,隨即就有羣主對此提出反駁。

“對方當時表現出來的實力已經相當於指揮官,若對方真的是不太重要的人,那豈不是說朋族內部還有比指揮官還厲害的人,甚至不止一個,這種情況下它們真的會接受談判,或者說我們真的可以留下它們?”

“但若不是,那這個人顯然是在朋族內有相當地位,現在卻被我們在談判接近尾聲時幹掉,在這種情況之下,對方還會同意談判嗎?就算我們同意,它們敢接受嗎?”

海賊全文免費閱讀 “不同意又如何,它們可是投降方。”

“真的是投降嗎?”分析組的羣主站了出來:“藍月的情況大家都看見了,我們強大的部隊竟然只是將對方壓縮在幾個區域而不是全滅,單單以一個藍月都有如此實力,而且死不認輸,與我們相持了那麼就的雙月星朋族就真的會接受投降?”

“不是因爲母巢嗎?”

“看似如此,可之前那些朋人的表現大家也見到了,都是能夠在宇宙生存在朋人,如果他們全族都是這樣的話,那這個種族可就是麻煩的宇宙種族;而若是它們全族,即便是隻有最初變現出來的10級左右實力,那這個種族更是……”

停頓了一下,分析組羣主語氣嚴肅:“這樣的存在,真的會屈服?”

“那你的意思是?”衆蟲轉頭看向了分析組羣主。

“現在無論如何,我們幹掉了對方一個至少比較重要的人。如此一來,即便重開談判,我們恐怕也無法獲得之前談判那麼多好處?”分析組的蟲族羣主如此說道:“所以,如果指揮官以溫和爲主,即便少得到點好處也要減少戰鬥,那麼可以談判,但如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