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一世,或許是重生的緣故,林落感覺自己似乎在「心態」上變化不少。

而他亦是很享受這樣的改變,這樣子…或許才是修鍊一道。

林雪兒穿着一身雪白的長裙,蹦蹦跳跳地來到林落面前,全然沒有在他人面前的拘謹,反而越發地活潑。

一個月的時間,少女幾乎天天來找他,林落也非常有耐心,經常指導林雪兒修鍊,現在,林雪兒都快要突破鍊氣五層了。

「林落哥!有大好事!嘿嘿。」

少女拉着林落的手,左右搖晃着,發出一陣憨笑,顯得十分可愛。

林落摸摸她的頭,調笑道:「有什麼好事啊,讓雪兒這麼開心?莫非是見到了哪家帥哥?」

林雪兒聞言,頓時羞紅了臉,氣鼓鼓地甩開林落的手臂,啐道:「林落哥,你再這樣說我可就不告訴你是什麼好事了!」

林落連連轉言安慰,直到許諾再次陪林雪兒逛街才讓她重新笑了起來。

「這小妮子…」

看着林雪兒滿足的樣子,林落笑着搖了搖頭,他能看出來林雪兒對他的感情已經不是單純的崇拜,但他總是保持着心裏的紅線,不會逾越。

對於林落而言,他見慣了太多年輕天驕崛起隕落,太多麗人證道途中香消玉殞,對他而言,他只想在這一世完成對林家的虧欠,待沒有遺憾時,他就會一心嚮往修仙一道。

伴侶,姻緣,隨緣便好。

畢竟仙凡,總是不同的,他不能到時候再後悔。

看着林雪兒的笑臉,林落微微在心中嘆了一口氣,表情沒有任何變化,繼續問道:「所以,這個好事是指?」

「噢噢,差點把正事忘了…」

林雪兒笑嘻嘻地從隨身帶的小包中拿出一本包裝精緻的小冊子,遞給林落。

「林落哥,你看看這個。」

「這是…」

林落接過那本小冊子,上面用鎏金的字體龍飛鳳舞地寫着四個大字:「金氏拍賣」。

「金家的拍賣行?」

林落微微一愣,金家在東城裏生意做的很多,其中最大的,當屬商貸和拍賣。

這一方面的生意,金家已經持續了很久,在東城也算得上很有信譽。

「在這秋收圍獵的檔口,卻開了場拍賣?這是幹什麼?」

林落有些不解,他在還是紈絝時去過一兩次金家的拍賣行,總體來講感受就是非常豪奢,一股土豪的氣息撲面而來。

而且金家為了格調,幾乎每次拍賣都不會出現次品,對安全更是異常在意,僅一座拍賣行就有三位築基期的供奉看守,可以說各方面都很到位了。

但是,如果有好東西,這時候不應該藏起來么?拿出來被林家買走不就成了資敵了?

除非…金家出了什麼變故…

林落微微沉吟,感受到林雪兒注視的目光,他還是將這本冊子打了開來。

「上品千星石五十塊…」

林落眼皮跳了跳,好傢夥,第一頁就這麼刺激了。

一塊上品千星石大概有一個拳頭那麼大,其中的靈氣都足夠一名鍊氣九層的修士一個月的苦修了。

「這還真是…下血本了」

林落來了興趣,繼續翻動着冊子。

「三品麟仙露、三品水靈丹……嘖嘖,四品火屬性妖獸飛炎虎的妖核都出來了…」

看見這一個個名字,林落不由得咂咂嘴,雖然他見得天材地寶太多了,但也正因為如此他才明白,金家拿出這些拍賣是有一些不容易的。

畢竟只是一城裏的世家罷了,再土豪也不會太誇張的。

但是現在的情況,讓林落有些奇怪,金家的行為有些反常。

林落一邊思考,一邊繼續翻動,他有預感,這裏或許有自己最近需要的東西。

「這是…雷劫木?!還是四品的?!」

林落翻到了倒數第二頁,看見上面印着一塊乾枯的黑色木頭圖片,一旁寫着簡單的介紹。

「四品雷劫木:生於雷暴詭異之地,由於其特殊結構,能夠承載雷霆之力,對於修鍊雷屬性功法的修士有極大裨益。」

「註:該雷劫木年份大致為三百七十年左右。」

而在雷劫木三個字上,有一個用紅筆圈出的圓圈。

林落抬頭,對着林雪兒笑了笑,眼神中充滿了柔和。

「謝謝你,雪兒,這個消息對我來說很重要。」

林雪兒聞言,抿嘴微笑着,顯得十分開心的樣子。

「那林落哥,你準備怎麼感謝我呀?」

「要不請你吃個飯?」

「好呀,但還要再加一次陪我逛街。」

「好…」

林落撓了撓頭,女孩子怎麼這麼喜歡逛街的,搞不懂搞不懂。

「話說林落哥…」

「怎麼了?」

「這次的拍賣會,族長據說也會參加…」

「額…這是為何?」

林落有些驚訝,這次拍賣的東西雖然比較珍貴,但應該還沒到驚動他老爹的份上啊。

「而且不僅僅是族長,還有金雲兩家的家主放出話來也會參加,甚至據說連城主他老人家也有點興趣……」

林雪兒聲音變小,拿過冊子,把拍賣冊翻到最後一頁。

玉手指著上面的圖案,輕聲說道:「據說都是為了此物。」

林落看着拍賣冊,眼神詭譎,沉默了下來。

拍賣冊的最後一頁的圖片上,有三個模樣古典的小瓷瓶,看着似乎平平無奇的樣子。

但是,在介紹一欄,只有四個字,沒有任何多餘的話。

而那四個字,卻像是帶着魔力一般,吸引著林落的目光,連帶着眼神都帶着些許炙熱。

「千星玉髓……」

…… 此時,大廈門外,雨幕飄搖。

門口處,已經擠滿了來自各地報社、新聞媒體的記者們。

一場聲勢浩蕩的新聞發佈會,即將開幕。

今日,周城安保集團的少總裁,周澤韜,將成立開設,自己的自主品牌,澤韜教育。

立志於打造江南,乃至全國連鎖的教育機構。

周澤韜深知,教育行業的暴利。

所以,他打算吃下這塊肥肉,壟斷江南的教育行業。

今日,他將在集團門口,舉行新聞發佈說明會。

隨着那輛黑色賓利慕尚轎車的停下。

四周,無數的媒體記者們,都瘋涌的過來。

爭先恐後的試圖搶奪一個有利的採訪位置。

幾名保鏢率先下車,推開了門前的那群記者們。

而後,恭敬的替公子,拉開車門。

一隻蹭亮的皮鞋,緩緩跨出。

周澤韜氣質儒雅,紳士風度翩翩,緩緩下車。

一名保鏢已經上前,撐開了一把尊貴的黑傘,替他遮擋雨幕。

周澤韜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領帶,而後優雅的朝着大廈門口的台階走上前。

大廈門口,一個記者招待會展台,已經搭建好了。

周澤韜踏着皮鞋,一步一步走上了展台。

金絲邊框眼鏡下,那對眸子淡然儒雅,環視一眾記者們一眼。

而後,他拿起話筒,開始了現場開幕致辭。

四周,一眾記者們開始圍攏上來……開始各種現場的提問,採訪。

台下,無數的聚光燈,相機閃光燈……紛紛閃爍,抓拍著周澤韜。

「感謝,各位來到今日的新聞發佈會現場……」

「今日,本人名下,全資獨立教育品牌,澤韜教育集團,即將上市發佈。」

「澤韜教育,是灌輸了本人所有心血,全心投入創業的一家教育企業,致力於……打造江南最好教育品牌,讓廣大中小學生們,家長們……感受到學習的魅力……」

周澤韜站在台上,握著話筒,儒雅氣質,鏗鏘有力的演說着。

在江南,他周澤韜的名字,算是文學界的一股清流。

他如今28歲。

畢業於海外知名的哈弗大學。

經濟學碩士學歷。

他的一切履歷,都完美到無可挑剔。

高材生,知名學歷。

他的一切的一切,都讓他,成為人上人,成為江南無數少女眼中,白馬王子般的存在。

而,就在採訪進行之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