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一拳,帶著雄渾霸烈的氣勢,就像是天帝降世,勇猛不可抵擋!

「大乾無極,掌碎山河!」

宋承憲看著陸哲一拳來勢洶洶,急忙出招抵擋,一掌向前推出,雄厚的掌力如同排山倒岳,鎮壓一切。

「吼」

黃金龍氣先發而至,直接穿破了宋承憲的大掌,破去了他的攻擊,而後陸哲大拳襲來,一拳轟中了宋承憲的胸膛。

「砰」

宋承憲的身形如同一隻斷線風箏一般,渾身沐浴在血雨之中,顯然是受了極重的內傷,跌落在地,動彈不得絲毫。

陸哲一個箭步衝上前去,來到了宋承憲的身旁,看著他虛弱的氣息,陸哲冷哼一聲,如果不是他準備趁自己不備對自己下黑手的話,他也不會下這麼重的手。

彎下腰去在宋承憲的懷中摸索了一番,掏出了一塊玉牌,還有一卷武學,再就是幾顆下品丹藥。

宋承憲手中那把冰魄寒刀落在了地上,也是被陸哲一起收了起來。

將這些東西收入靈戒之中,陸哲思索了一陣,隨即一掌轟在了宋承憲的丹田上,將他的丹田給廢掉,而後他才是轉身離開。

對於宋承憲,陸哲沒有要他性命已經是很不錯了,陸哲知道,如果自己不敵的話,恐怕這宋承憲必然不會留著自己的性命。

而自己廢了他的丹田,想來他對自己也是沒有威脅了,陸哲並不是一個喜性殺戮的人,但是一旦有人觸碰到他的底線的話,他會絲毫不留情,當場格殺。

對於從宋承憲身上獲得的那捲武學,赫然便是他自己方才用的大乾無極,陸哲大致翻閱了一下,便是發現這門武學威力也是極大,雖然只是三品武學,但也是極為的厲害。

豪門盛豔 就算是他的天罡拳,也與之相差不大,而且自己的天罡拳注重攻擊,而大乾無極擅長防禦,對於這門武學,陸哲也是打算尋找一個機會給儘快學會,畢竟,現在是多掌握一門武學,便是對自己的性命安全多一份保障。

身形朝著龜甲地圖上標註的方位疾行而去,陸哲也是發現,在地圖上,有許多的線路,縱橫交錯,但是最終每一條線路都是指向那個目的地,標記像是一朵花的地方。

「難道說,這龜甲地圖並不是只有一份,而是由許多分,而那石碑也是有許多塊,都是為了引導人去往那個傳承之地嗎?」

陸哲仔細一推敲,便是做出了一個推測,心中懷著這個疑惑,陸哲繼續趕路。

在行進了一些距離之後,陸哲來到了龜甲地圖上標註的各條路線匯聚的地方,他驚訝的發現,竟然是有許多人跟自己走到了一起,這更加證明了他自己推測的準確性。

陸哲一細數,連帶著自己,竟然是有六個人來到了這個地方,也就是說,這一份傳承將會有六個人來爭奪。

「有意思,看來這份傳承的歸屬,是少不了一番龍爭虎鬥了。」

觀察了其餘的五個人,陸哲發現這五個人也是在打量著自己,看了這些人身上的院服,陸哲也是鬆了一口氣。

因為這五個人分別是靈術學院,青松學院,白鹿學院,四方書院,大衍學院的學員,正因為這樣,沒有兩個人是同一個學院的,自己這六個人自然就不會結合在一起,會各自為戰,爭奪最終的傳承。

陸哲心中提高了警惕,這五人最差的都是有著靈氣境大成的實力,而白鹿學院和青松學院的那兩位的更是有著靈氣境圓滿的實力。

而那位靈術學院的學員,雖然只有著靈氣境大成的實力,但是陸哲知道這個人可能會是五個人中最為可怕的存在,一個有著靈術師身份的靈氣境大成,其實力就算是一般的靈氣境圓滿也不是他的對手。

陸哲突然覺察到了這份傳承的棘手性,不過他並沒有氣餒,因為這傳承最終花落誰家,可不是單純的靠實力就是能夠拿到手的。

這其中還要有大智慧,大機緣。

冥冥之中的氣運一說,雖說令人捉摸不透,但是卻不得不令人信服,有些人一輩子一帆風順,就算是喝口水也能喝道金子。

有些人一輩子霉運,就算是走在路上也可能被一塊石頭砸中丟了性命。

陸哲只是看了這五個人一眼,便是展開度,朝著最後的目的地疾奔而去,而同時,那五個人也是身形展開,向那地圖上最後標記的地方奔去。

沒有人會放棄這一份可能是巨大機緣的傳承,拱手相讓,因為,在這個空間,沒有足夠的實力,很可能會落一個身死道消的結局。

大家都是天之驕子,沒有人想死在這個地方,綻放不出萬丈光芒!

所有的天之驕子,只有活下去,才能稱之為真正的天之驕子,既然稱之為天之驕子,那便應當是天運加持,鴻運齊天!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正月初四了,江城給大家拜個晚年,恭祝諸位萬事如意,羊年大吉。另注最近幾日的更新問題,從除夕開始到正月初六,每日一更,初七開始恢復兩更,俺是不會斷更太監的、嘿嘿。初六就要離開老家回杭州了,到時候會空一些。謝謝大家的支持。)——

六個各大學院年輕一輩的領軍人物,彼此間分散開距離,都是朝著傳承之地奔去。

很快,那龜甲地圖上標註的最後一個地方便是到了。

這是一座古老頹敗的山門,可是看起來卻似乎荒廢已久,藤蔓瘋長,遮蓋住了洞府,洞府的石門早已經是蒙上了一層灰,但是不留一條縫隙,石門緊閉。

陸哲等人佇立在石門前,打量著這個地方,石門緊閉,他們根本就無法進去。

青松學院的那個人一步向前,二話不說,抬手便是一拳,一拳如同虎嘯山河,拳勁崩天,狠狠的轟向了那道石門。

「嗡」

一拳能夠轟碎金石,但是這石門卻是紋絲不動,反而是反彈出一股大力,將那個青松學院的人給彈射而出。

眾人看著這幅場景,都是不敢向前嘗試,蠻力必然是打不開這石門的,但是這裡面的傳承大家顯然也不願放棄。

正在大家埋頭苦思的時候,陸哲抬腳向前,走向了那洞府前,探出手在撥開叢生的藤蔓,輕輕的吹了一口氣,使得那洞府石壁露出了一個有規則的小洞。

看著這個洞,陸哲突然心神一動,從靈戒中取出那塊龜甲,嵌入這個小洞之中,他驚奇的發現,龜甲的形狀和這個小洞極為的契合。

只不過,自己的這一片龜甲,似乎還不夠填滿這個小洞,有了眉目之後,陸哲轉過身去,對著後方那五人道、

「諸位,想必大家手上都有龜甲殘片,都拿出來吧,我想這就是開啟山門的鑰匙。」

陸哲說話的同時,揚了揚自己手中的龜甲殘片,臉上洋溢出一份微笑,讓人極為的信服。

那五人聽到陸哲的話后,遲疑了一陣后,也是紛紛拿出了龜甲殘片,一齊向前,將自己擁有的龜甲嵌入那個小洞之中。

當最後一片龜甲嵌入其中之後,那石門「轟」的一聲,便是大開,此時看到石門轟然敞開,眾人都是立即沖了進去,生怕好處被別人搶走。

只有陸哲一個人沒有立即衝進洞府之中,他嘴角揚起了一絲微笑,將石壁上的六塊龜甲殘片全部收入了靈戒之中,他覺得,這東西,或許還能夠派上用場。

收了這幾塊龜甲殘片之後,陸哲也是身形展開,掠進了洞府之中。

一進入洞府,洞府裡面的場景就是讓陸哲大吃一驚,裡面竟然又是一方小世界,不同於洞門的破敗,頹敗,洞府裡面一派生機盎然。

洞府最跟前,是一個巨大的水池,水池中泉水澄澈,如同一塊明鏡,池中有著一隻巨大的石龜,石龜懸浮在水面上,宛若是有靈性一般,兩隻眼睛望著洞口的方向。

陸哲覺得,這石龜就彷彿是在打量著每一個進入洞府之中的人一樣,讓人不寒而慄,水池邊上是兩條通道,各自通向兩座石室。

陸哲等人站立著水池旁,看著這兩條通道,有些躊躇難定,誰也不知道真正的傳承之地是哪條通道才能夠到達、

終於,在一個人的率先沖向左邊那條通道之後,兩個人緊隨其後,生怕寶貝被人搶了先。

三個人進入了左邊的通道,而兩個人進入了右邊的通道,此時水池前,只剩下了陸哲一個人。

最後一個離去的人轉身看向陸哲停滯的身影,心中嗤笑一聲「真是傻瓜,等寶貝被人捷足先登,我看你怎麼笑得出來。」

陸哲冷靜下來,他開始思考,從黑岩學院種種異常的舉動開始思考,再到一進入這空間中碰見的石碑,還有那塊龜甲,最終到這六人同時手持龜甲進入這洞府之中。

聯想起這種種,陸哲突然間覺得,這一次的空間開啟,似乎是多了一絲奇異與不尋常,與以往的天驕之戰都是不一樣。

「既然一切都是不能夠用常理來揣度的話,那麼便應該採用不尋常的思維來對待。」

腦海里閃過了一個靈光,陸哲決定既不去左邊那個通道,也不去右邊這個通道。

他要從這水池這裡下去!

在思考的過程之中,陸哲已經是發現,水池中懸浮著的那一個石龜額頭上,似乎是缺了一塊東西,但是眾人一進來,都是尋思著寶貝在哪裡,往哪一條通道走才能夠找到寶貝。

沒人會注意這個懸浮在水面上,看上去僅僅只是個裝飾品的石龜。

但是陸哲一進來,便是注意到了這個石龜,因為開啟山門的鑰匙是龜甲殘片,也是與龜有關,而這個一進洞府便是首先看到的,也是石龜。

將這兩點聯繫在一起,就不難想出,這座洞府,必然是與龜有聯繫。

所以陸哲對這石龜也是極為的上心,仔細的一打量,便是發現了石龜額頭上的不對勁。

身形輕點水面,陸哲來了個蜻蜓水上漂,一把將那六塊龜甲殘片嵌進了那石龜的額頭之上。

完成這一步,陸哲的身形也是急忙的後退,退到了水池后。

「嘩啦啦。」

水池中的水突然向兩邊退去,像是憑空消失一般,剎那間原本充滿清水的水池便是露出了底部。

緊接著水池底部的石板轟的一聲打開了,露出了一個漆黑不見底的黑洞,陸哲心中一驚,他沒想到竟然是會出現這麼一個黑洞。

正在他猶豫是否要下去的時候,那個石龜像是通靈了一般,兩隻眼睛陡然間睜開,射出一道光束。

陸哲躲閃不及,便是被這光束給擊中了,然而,出人意料的是這光束不僅沒有將陸哲衝擊出去,反而是爆發出一股牽扯的力道,將陸哲向前一拉。

然後,陸哲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掉進了那個深不見底的黑洞之中。

陸哲不知道這個黑洞到底有多深,他的內心開始不平靜下來,腦子急速的轉動,最後他告訴自己,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這般告訴自己之後,陸哲心裡也是平靜了許多,終於,「砰」的一聲,他的身形掉落在了一片堅實的石板上。

陸哲起身打量著周圍的環境,漆黑黑的一片,幽深無比,他心裡有些驚顫,這裡就像是一個幽黑的地牢一般,暗無天日,伸手不見五指。

一步象徵性的向前跨出,突然,「咻咻咻」,周圍的石壁上點亮了無數道火把,將這片空間照的透亮。

陸哲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走廊之內,這是一個古樸的走廊,不知道有多長,石壁上刻畫著各種玄奧的圖文,那些文字看上去極為的古老,儼然不是現在這個時代的文字。

陸哲發現,這赫然是遠古時期通行的文字,種種跡象都是表明,這個空間乃是遠古時期遺留下來的,必然是有著大秘。

陸哲突然有些後悔,平日里沒有學習一些遠古時期的文字,不然的話,此時也是能夠看懂這石壁上究竟是說些什麼訊息。

陸哲並沒有在石壁上刻畫著的這些文字,圖像糾結很久,他很快就是朝前面走去,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在他面前橫亘著一道全身覆蓋著盔甲的人影。

陸哲停住了腳步,因為他從這具人影身上感到了一中可怕的氣息,那種氣息,遠遠的超出了靈氣境。

「打敗我,過去!」

那道全身覆蓋著盔甲的人影突然動了,說出這麼一句話,語氣淡漠,像是死人一般,令人心中膽寒。 「打敗我,過去!」

那道全身覆蓋在盔甲之下人影的話冷冰冰的,絲毫沒有生機波動。

陸哲眼神凝視著這道人影,顯然這是一具傀儡,而不是活生生的人。

但是,這具傀儡的實力卻是擺在那裡的,竟然是有著化靈境的實力,雖然只是化靈境小成而已,但是實力還是比自己高出了許多。

「拼了,如果不打敗這具傀儡,不要說得到最終的傳承,恐怕我都是會被活活困死在這裡。」

陸哲一咬牙,此時的他已經是進退維谷,他只能夠打敗這具傀儡,走出這個走廊。

「八荒勁,一勁崩山河!」

陸哲一出手便是造化武學,對於這化靈境的傀儡,他絲毫不敢懈怠,一出手,便是雷霆手段。

「啪!」

拳風涌動,陸哲腳踏連營,龍行虎步,自從他晉陞到靈氣境之後,對於八荒勁的運用也是更加的嫻熟,施展出的威力也是更為的巨大。

八荒勁本就是造化武學,雖然只是殘卷,但是一般來說也是只有靈氣境以上的實力才能夠充分發揮出威力。

陸哲動了,那具傀儡也動了,在動的一剎那,全身的盔甲都是碰撞在了一起,發出叮叮噹噹的響聲。

藉助微弱的燈光,陸哲驚奇的發現,這傀儡身上穿戴的鎧甲竟然依舊是嶄新的,從遠古時期到今天,這數十萬年的時間竟然是沒有絲毫的損壞和破舊。

「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