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一次我真的還害怕醒不過來了,雲天,你說我們會不會某一天就突然見不到了?”

潘瑤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雲天打住了。

“不要胡說,不管怎麼樣,我都會保護你,我們要一起白頭到老,而且現在我有了父母,你是不是應該貢獻一下了?”

死亡對於他們來說,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但即便如此,雲天也不想談及。

現在的他,可以明白天龍的無奈了,曾經的天龍大隊,不也和現在一樣,遊走在死亡邊緣嗎。

如果自己有兒子的話,他真的不希望,自己的兒子也擔驚受怕的過日子。

他希望自己的兒子可以平平淡淡,就好像當年天龍希望他一樣。

“貢獻什麼?”

雲天的話鋒一轉,讓潘瑤有些跟不上了。

疑惑的她側過臉來,好奇的看着雲天。

“當然是貢獻個大孫子之類的事情嘍!”

雲天一臉壞笑,而這話頓時讓潘瑤那慘白的小臉粉霞滿天。

羞澀的她咬着嘴脣,沒有說好也沒有說不好。

因爲在心底,她的一萬個願意,但是現在這種時候,她也只能說有心無力了。

“等到這一次任務完成,天龍大隊將會徹底退居幕後,到時候我們一家四口好好的玩上幾天。”

抱着潘瑤,雲天開心的說道。

從小到大,他的夢想就是和父母一起團聚。

雖然這團圓遲到了十多年,但總比沒有的好。

“誰說是一家四口?你個沒良心的,是不是忘記了唐曦?”

可就在雲天一臉嚮往的時候,潘瑤的話頓時讓他一愣。

兩個人一直以來,都從未正式談起過關於唐曦和雲天的事情。

一切的潛移默化下,只有那種默許。

而這一次,潘瑤算是第一次正式的把唐曦的事情說出口來。

雲天一時不知道如何應答,卻又不能一直沉默。

“潘瑤,我知道你的大度,但是有些事情貌似不能做吧!”

雲天一直都無法理解潘瑤心中到底是如何想的。

他也不否認,自己對於唐曦幾次捨身取義的感動以及兩個人之間的那份情愫。

只不過,現在可不是古時候,一夫一妻制是總所周知的。

“如果我們可以按照普通人的價值觀生活,會變成這樣嗎?我告訴你,你若是不對我妹妹負責,我也不理你了。”

潘瑤早就想過太多,也看到過太多太多。

唐曦和雲天之間那種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一直都會牽絆着他們。

如果非要如此一輩子的話,爲什麼不直接拿到檯面上來。

或許有些不可思議,但整日遊走在生死邊緣,潘瑤不承認也沒有辦法,他們的思維和普通人差太多了。

尤其是,潘瑤真的很害怕,如果像這次,自己一去不返的話,活着的雲天會變成什麼模樣。

倒不如趁着自己都活着,把敢愛敢恨的事情都做了。

再者說唐曦也絕對不會反對,唯獨只剩下雲天這個有些一根筋的傢伙了。

“咚!咚!咚!”

就在這時,敲門聲讓兩個人一愣,緊跟着一個身影推門而入。

“潘瑤姐,你醒了!”

推門進來的,正是唐曦,此時她端着一碗熬好的雞湯。

原本是準備給雲天補補身子,畢竟這一週的時間裏,他都衣不解帶的陪在這裏。

沒想到正看到潘瑤依偎在雲天的肩膀上。

興奮的她急忙用左手端着拿碗雞湯走了進來。

“是啊,你的傷怎麼樣了?”

看到唐曦,潘瑤也急忙伸出手來。

現在唐曦的右臂還打着石膏,那碗冒着熱氣的雞湯一定廢了她不少事。

“我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唐曦急忙走到牀邊,將雞湯遞給雲天之後,立刻扶着潘瑤。

“姐夫這一週都沒有閤眼了,你再不醒過來的話,恐怕他就要倒下了。”

唐曦不忘在潘瑤的面前述說雲天這一週的情況,整個人好似瘋了一樣不吃不喝的。

“好了,有唐曦在,你趕緊去休息一會吧。”

從雲天那烏黑的眼圈就足以看出他的心力交瘁。

潘瑤心疼的對着雲天說道。

而且拉着唐曦的手,潘瑤還有很多話要說呢。

“那你也別太累,一會就睡吧!”

看着兩姐妹關係這麼好,端着雞湯的雲天也算是放下心來。

轉身走出去的他,不忘神情的看着坐在那裏的兩女,她們對於雲天來說,每一個都是那麼的重要。(。) ?荒山之上,點點綠葉算是這荒原中不多見的綠色。

土黃色成爲了大地的主旋律。

溝壑縱橫的貧瘠土地,村民們一代代的在這裏艱難生存。

平頂的房子算是儘量阻隔風沙侵襲的最好方法。

放羊也成爲了這裏主要的經濟來源。

在這荒蕪的大地上,小小的村落中,潘瑤和唐曦一起做着恢復性訓練。

時間轉眼間又過了一星期。

在兩個人強大的意志下,她們恢復的非常的快。

看着一個個裹着長袍滿臉皺紋的本地人。

語言不通的她們也僅僅只是報以微笑。

這個山村很閉塞,所以他們才能放心自己的身份不會泄漏。

算起來,這裏還是天龍找到的落腳點,所以他們在這裏,絕對是安全的。

“休息一會吧!”

前去查看的天龍等人,到現在也沒有消息。

雲天看着汗如雨下的潘瑤,她最近有些太累了。

內傷未愈的她,端着巨大的奪命,努力恢復那有些虛弱的身體。

“我還能堅持的!”

潘瑤擦了擦汗水,這一週來,她可是非常的拼命。

但無奈此處山高地遠,醫療設施並不好,雲天曾經和她商量過,讓她先行回去。

可還是被倔強的潘瑤拒絕了,她必須要儘快的恢復過來,迎接更大的挑戰。

“姐姐,你可不能着急,內傷不是開玩笑的!”

此時唐曦也走了過來,雖然說潘瑤,但是她最近也非常拼命。

右臂的石膏已經取下來了,她還在拼命的鍛鍊着。

那長長的疤痕此時還觸目驚心,可眼下還有關鍵一戰,她也沒有空去思考什麼了。

“你還說我,你也不看看你,傷口是不是又要撕裂了,這麼大的傷,你就不怕你姐夫嫌棄你啊!”

聽着唐曦的叮囑,潘瑤卻一臉壞笑的指着唐曦手臂上的傷口。

“姐姐,你說什麼呢!”

被潘瑤這麼一說,唐曦頓時小臉粉紅。

不過那含情的眼神不忘望向一旁的雲天,會說話的眼睛,確實是帶着期許。

“我說什麼你還聽不懂嘛。”

唐曦越是害羞,潘瑤就越是壞笑。

這段時間兩女一直都睡在一起,也算是彼此照顧。

所以雲天可一直都沒有太多機會一吻香脣。

“你們啊!”

看着潘瑤和唐曦的調笑,雲天也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

若不是因爲她們還有傷在身,又怎麼能讓她們逞強,早就摁在地上好好折磨一番了。

“鐺鐺鐺……”

就在三個人還在說鬧間,突然一陣鈴鐺的聲音傳來。

順着那聲音響起的位置望去,此時一個虎頭虎腦的小男孩,正趕着羊羣向着他們跑來。

大概也就七八歲的他,並沒有上過學,和這裏的其他孩子們一樣,過早的肩負起了生活的艱辛。

放養拾柴這種事情,對於他早已經駕輕就熟,而他的父親,就曾經是天龍所認識的傭兵。

超級狂仙 所以這段時間,雖然語言不通,但是小傢伙和雲天他們還是非常的親熱的。

沒事就會帶回一些野果子,送給潘瑤和唐曦,懂事的他真是討人喜歡。

雲天更是給他起了一個名字,叫做虎子。

但是虎子現在可是不在頑皮可愛,反倒有些驚慌的向着他們跑來。

趕着羊羣的他,還不斷的對着他們比劃着什麼,那小臉蛋上滿是恐懼。

“好像有事發生了!”

雲天看着虎子的模樣,頓時感覺到有些不對勁。

於是急忙向着虎子走來,而虎子也直接撲到了雲天的懷中。

但對於他的話語,雲天是一句都聽不懂,誰讓這個國家也有很多宗族。

這個宗族的語言即便是潘瑤和唐曦也都是毫無頭緒。

“不好了,你們趕緊躲一躲吧!”

終於,就在這時,虎子的父親一瘸一拐的走了過來。

曾經被譽爲村子裏的英雄,但現在英雄遲暮。

右腿和左臂在當僱傭兵的時候被打斷,若不是天龍的話,恐怕他早就化爲了白骨。

他也算是村子裏唯一懂得國際語言的人了,一瘸一拐走過來的他,急忙招呼着雲天。

“躲什麼?”

看着來到面前的虎子他爹,雲天疑惑的問道。

他來到這裏也都十多天了,第一次見到虎子他爹這麼害怕。

“山賊來了!”

虎子的父親長嘆了口氣,這可惡的山賊就是他們這裏最大的麻煩。

“山賊終於來了!”

卻沒有想到,照比虎子他爹的愁容,雲天竟然格外的驚喜。

一拍大腿的他,興奮的開口說道。

“是啊!”

雲天的表現,絕對讓虎子他爹一愣。

這漢子當年也算是一腔熱血的遊走在國際傭兵中。

只不過作爲炮灰,他也算不得什麼厲害的人物。

但是在村子裏,絕對是舉足輕重的人了,所以在天龍帶他們到達這裏後,受到了最熱情的招待。

看着一臉興奮的雲天,虎子的父親疑惑的打量着他。

他不明白,爲什麼雲天會這麼的高興。

“太好了,我可是等他們等了好久,唐曦,就告訴牛博宇他們,送禮的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