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一次離去十分堅決,就連阿福都被帶走了。

瀧漩森林中只剩下李玄月,劍無痕,御神鋒,還有羅霄,宇太白和羅征這幾人留守。

森林中的一片空地之中,大衍神道的道蘊化為了一個龐大的星盤。

羅霄屹立在這星盤內,而宇太白則在星盤的另外一邊……

星盤之中有無數雪白的星光碟旋著,這些星光碟旋的軌跡看似雜亂無章,實際上蘊藏著大衍命數的規律。

即使宇太白和羅征將大衍神道修成圓滿,可看著那些星光飛速掠過,也難以領會其中的含義,大衍神道原本就是一門難以捉摸的神道,何況這些星光運行的速度太快了,根本來不及解讀。

羅霄的雙眼中閃爍著精光,牢牢注視著整個星盤,眼睛都不曾眨動一下,唯恐錯過了任何一個細節。

「十四正曜在命宮,又有祿存往下,羊陀右移,火鈴終末,左右、昌曲、魁鉞等甲級星寂滅……」

只是推斷小範圍的事,可極為準確,但這一次羅霄推演的是整個神域的命運,其中還涉及到了軒轅衛這些難以琢磨的存在,甚至還有域外的那些強者,其中的變數太大了,對於羅霄而言也是一個艱巨的任務。

「嘩……」

整個星盤如海洋一般波動起來,所有的星光運轉的速度驟然快了十倍。

羅霄將眼睛睜的滾圓,死死地盯著這些星光運行的軌跡……

等到這軌跡快到了極致后,整個星盤再也維繫不住,轟然碎裂,這時候羅霄和宇太白兩人也是大汗淋漓。

「師尊,看出什麼來了么?」宇太白問道。

羅霄蹙著眉頭說道:「有凶格上升。」

「關乎於誰?」宇太白眉毛一挑又問道。

羅霄的目光望向羅征,也是滿臉古怪之色,「沒有關乎征兒,這凶格似乎來自於神域之外,好生奇怪……」

在所有人眼中,現在最危險的階段必定是羅征進聖人山,可羅霄推算的結果並不是如此,他竟發現凶格來自於神域之外。

有凶格預示著神域之外可能會有壞事發生。

洛水已經帶著其他人尋求那些彼岸境強者的庇護,在這些強者的庇護下,怎麼可能有危險?

推演出來的結果,和羅霄等人所想的完全不同。

「可能是牽扯到的人太多了,我算錯了,」羅霄無奈的笑了笑。

讓他用大衍神道推演大衍之宇中的命數,會非常準確,幾乎所有的變數都在他的掌控中,可神域中的變數如此之多,還有一些東西是他未知的,這樣推演出的結果往往不準。

只是羅霄覺得入聖人山前,終究要為征兒算計一番,總是聊勝於無。

儘管羅霄並不相信自己看到的「凶格」,但他臉上隱隱還有憂慮之色,羅征則開口安慰道:「放心吧,爹,明薇和金老他們的實力非同尋常,以他們的實力能庇護娘親安全!」

羅霄點點頭,「自然應該如此!」

就在這時,御神鋒的臉色微微一變,隨即說道:「這些傢伙的動作好快,破掉不周靈山不過三天時間,這便是找上門來了!」

聽到這個消息,眾人的神色倒是淡定,畢竟這是早已經預料的事情。 在瀧漩森林被撕開之前,羅霄已率領眾人離開了。

為了安全起見,羅霄還是率領眾人進入了大衍之宇。

宇太白和御神鋒留在了大衍之宇,而羅征,劍無痕和李玄月則與羅霄一同到達了域外。

儘管羅霄推算出「凶格在外」,但在聖人山開啟的日子裡,域外還是最安全的,至少軒轅衛們不敢追殺出來。

腹黑邪少賴上門 金老和明薇都樂於見到這一幕,畢竟羅霄上一次與他們見面時,他們就曾勸誡過……

又過了幾日,含青帝終於打開了瀧漩森林,但情況與不周靈山一模一樣,整個瀧漩森林中除了茫茫多的凶物之外,沒有一人存在。

含青帝又是一通發泄,甚至出手將整個仙府都摧毀了!

「我早說過了,他們既然有強援,必定會提前逃離……」忽焰淡淡的說道。

含青帝面色有些猙獰的說道:「他們能夠逃到域外,可寰宇他們帶不走,修改統御石板規則,我要毀掉羅霄的大衍之宇!」

一座座寰宇屹立在神域的上空,但無論是誰都不允許直接出手,否則將會遭遇統御石板嚴厲的懲罰。

統御石板上的規則也有強弱之分,有一些規則是後人添加上去的。

但關於寰宇中的一條條規則,針對性極強,是統御石板誕生以來就存在,這規則可以說是蚩尤親自製定。

這些規則很難被抹掉,即使當年東方純鈞改掉了寰宇戰爭中的一個字,也耗費了不少神武幣。

如果含青帝想要抹掉寰宇限制的規則,耗費的神武幣也相當驚人。

在東方純鈞倒台後,含家向所有的豪門強征神武幣,而豪門迫於壓力,又不斷地向自己境內的一線,二線家族徵收神武幣,可以說整個神域大部分神武幣都被含家搜刮而來。

含青帝的確能消除這個限制……

其他的聖人們聽到含青帝的話,臉上都露出異色。

聖人們之所以很少以生死相搏,就是因為統御石板上的這些規則,若是抹掉禁止向寰宇攻擊這條規則,那聖人們就能肆意毀掉對方的寰宇,輕鬆取走對方的性命,那整個神域恐怕就亂套了。

「不要痴心妄想了!你們含家搜刮而來的神武幣可不是屬於你們的,是屬於龐渺大哥的,」忽焰淡淡的說道,「區區一些聖人,逃了也就逃了,將這些神武幣浪費在他們身上,嘿嘿,他們還不夠資格!」

雖說忽焰通過軒轅勾玉找到了強援,但他們依舊害怕意外發生,例如蚩尤衛他們提前打破空間壁障鑽了進來。

龐渺的禁器裂海齒已準備就緒,但多一道統御石板的規則保護,也多一份勝算,他又怎麼允許將神武幣浪費在聖人身上?

看著含青帝不甘心的樣子,忽焰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大哥已經安排好了一切,這些聖人,包括域外的那些彼岸境強者一個都別想活著離開!」

聽到這話,含青帝的眉毛微微一跳。

他很清楚這些軒轅衛十分畏懼域外的那些人,所以才會竭力布局,例如讓裂海齒吞噬血食,組建豪門聯盟,撰寫統御石板新的規則等等。

現在忽焰突然變得如此有底氣,自然讓他好生怪異,「龐渺大哥已想好了應對之法?」

忽焰笑著點點頭,「不該問的就不要多問了,用不了多久,你就知道了!」

這樣的回復,讓含青帝平靜下來了。

原本他還想順帶攻陷魂荒,但最終打消了這個念頭……

……

……

兩個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這段時間,趕往聖人山的亞聖與大圓滿真神越來越多。

「聖人山應該會在三天內開啟!」

「這一次豪門真的沒什麼動靜,看樣子傳言是真的!」

「這樣一來我們的機會的確是大增!」

大圓滿真神與亞聖們盯著聖人山討論著。

別看現在彼此之間能夠和睦相處,但多一個人,就多一份競爭。

為了一個聖人的位子,兩兄弟之間彼此廝殺的事情都曾發生過……

就在這時,不遠處忽然有一些黑點飛馳而來。

「那是白家的大圓滿……該死,他們還是來了!」

「誰說豪門不會爭奪聖人之位了!」

「不過這一次的人,比往年似乎少了許多。」

遠處那些黑點迅速的接近,齊齊落在了另外一邊的空地上。

東方純鈞率領的那個豪門聯盟中的大圓滿真神與亞聖幾乎都折損在了深淵魔域,只有留守浮島的人才僥倖逃過一劫,所以豪門派來的人自然是少了許多。

以往豪門的亞聖與大圓滿真神往往盛氣凌人,但這一次所有人都陰沉著一張臉,一聲不吭。

豪門的這些人都收到了同一個命令,除了爭奪聖人之位外,他們首要的目標是擊殺華天命和羅征兩人。

深淵魔域一戰,華天命和羅征的一些消息已經通過復活的聖人們傳了出來,這兩人的實力遠比亞聖厲害,即使是聖人也難以對抗,讓他們對抗這兩人豈不是找死?

可含青帝的命令,即使是他們家族的聖人都無法忤逆,這些亞聖和大圓滿又怎麼可能拒絕?

所以鬱悶的心情洋溢於表……

不過他們也聽自家的聖人說了,屆時豪門聯盟也會竭盡全力阻截這兩人進聖人山,若能成功阻截,自然沒有他們什麼事了。

這三天中,一切都看似平靜,但各路勢力則在暗暗涌動。

時間海中,禹休已喚醒了帝恨……

距離時間海以北千裡外的深山中,施小巧與鳩聖伏蟄於此。

而神域的外域之中,明薇親自帶著羅征與華天命,還有陳皇弈劍來到了神域中央的正上方。

當然,羅霄等聖人也是一同前往。

所有的方位都已經確定,當聖人山開啟時,鳩聖在第一時間觀測到后就會通知羅霄。

明薇伸手輕輕一指之下,虛空幻滅真意在她指尖綻放,一圈空間波動輕輕的籠罩在了神域表層。

她很輕鬆就能造一條空間通道,可惜這空間通道有壁障阻攔,她自身無法穿過去。 鳩聖站在山頂之上,雙目中隱隱有空間波動逸散出來。

他能夠看到千里之外任何一個細節,那麼是極為細小的變化。

聖人山表層的銀光越來越強盛,彷彿無數的白銀熔煉后自聖人山頂傾瀉而下……

「轟隆隆……」

自聖人山的內部也傳來震動。

在聖人山的正下方,就出現了一扇百丈高的巨門。

聖人山下方的那些亞聖,大圓滿們看到這巨門出現的瞬間,一個個神情都激動起來。

「門開了!」

「快!爭取第一個進入!」

「……」

就在這些人爭先恐後沖向那扇巨門的一瞬間,在這巨門的前方驟然出現了一朵小小的火焰。

這火焰在剎那之間綻放,頓時化為百丈高的火蛇橫在了巨門之前!

一名亞聖沖在最前面,這一次他勢必要拔得頭籌,就在這火蛇還未布滿整個巨門時,他竟施展大挪移想要硬衝進去。

但他剛剛大挪移到了門前,火蛇已將最後一個死角堵死,這名亞聖就沐浴了這火蛇之中。@^^$

堂堂一名亞聖,幾乎沒有掙扎,也沒有發出慘叫,便是瞬間已灰飛煙滅,被火蛇灼燒的乾乾淨淨……

「這是什麼火焰!」

「為何要攔我們入聖人山!」

眾人臉色大變。

這火焰中蘊藏的威勢遠超他們的想象,即使是最為精通雛火神道的唐侖也無法與之比擬。!$*!

「嘿嘿嘿,不要驚惶,到了時間,自然會放你們進去,誰若是強沖這扇門,別怪我忽焰沒有警告,下場就是剛剛那傢伙!」

忽焰屹立在門前冷笑道。

所有的大圓滿真神和亞聖們都愣愣的漂浮在半空中,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這是傳說中的彼岸境強者,站在含家後面的那位,」有知情人小聲提醒道。

「這等強者,比聖人厲害太多了……」

「不知他為何要封門,難道他要阻止封聖?」

眾人心中雖然鬱悶,可聽說此人的修為後一個個也不敢多說,只能乖乖的停在了原地。

千里之外的鳩聖看到這一幕,眉頭也皺了起來。

雖說此前已考慮到了這一點,可一名軒轅衛死死的堵在聖人山門口,的確十分棘手……

就在這一刻,時間海北岸忽然出現了異動。

北岸的海平面詭異的開始下降,彷彿在海底有什麼龐然大物張開嘴巴將海水盡數鯨吞了。

當這海平面下降到一定的程度后,又開始急速升高!

「嘩!」

五彩斑斕的時間海水倒卷出來,化為了一道上萬丈高的海嘯。

這些大圓滿真神和亞聖不是沒見過世面,可看到這一幕,一個個還是驚的目瞪口呆!

這可是時間海的海水,聖人之下,觸之必死!

「這海嘯後面是什麼東西!」

「是帝恨!時間海中的凶物,帝恨!」

「快逃!被時間海潑灑中身體會被撕成碎片的!」

這些人要多鬱悶就有多鬱悶……

在這裡等候了幾個月,本來一個個摩拳擦掌,就要衝入聖人山中,忽然跑到一個彼岸境強者擋住了去路,然後時間海中竟翻出這樣大的海嘯。

還好這海嘯不過卷到了萬丈之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