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一群軍人則是遠遠的看到了斜著向這邊跑過來的櫻滿集,他們都不是非凡者,他們靠的是一些個比較特殊的非凡者,可以釋放力量到全軍所有被他(or她)力量影響到的人身上,讓他們可以看到這一些非凡的世界,他們是凡人修鍊者,體內有著各種格鬥流派的力量,或是不知火流派,或是八神流派,草稚流派,或是各種各樣的流派的能量,他們不是非凡者,但是武器都是各樣強大的熱武器和各種附魔的武器。

還有一些的人是帶著一種眼鏡,那一種眼鏡會呈現發現的非凡生物的樣子

雖然作為凡人來說沒有那一種非凡力量而是在使用著修鍊而獲得的力量,戰鬥力會比起非凡者來說弱不少,但是這一群軍隊的話,那一排排的,絕對是非常強大的,更何況這一群的軍隊可是謹慎統一,團體戰鬥之中產生的效果是會更加的強大的。

非凡生物雖然凡人看不到,但是凡人的攻擊也是能夠攻擊到那一些生物的!

當然,一些類似幽靈之類的非凡生物自然是無法被物理攻擊攻擊到的。

「停!我們是人類!」

不知火舞一下子瞬步出現在櫻滿集前面擋住櫻滿集說道。

(未完待續)

不知不覺之中,櫻滿集已經是跑到了戰場的邊緣。

遠處,感覺到了這邊情況的怪物,就是那個醜陋的強大怪物,它臉色一變。 荊州府的隊伍人馬相連浩蕩十餘里,但人數越多,在行進路上反倒更容易受到傷害,尤其是劉表早先留下斷後之軍,導致整個隊列除了先頭有千餘整齊列陣開路的步騎之外,所有軍士都分散在隊列左右沿行護衛。這種站位可以給被保護在中間的吏民非凡安全感,這樣的站位也能夠在面對十幾個、幾十個流匪的襲擊時表現出非凡的戰鬥能力。

但小股流賊只要看到他們這麼大的陣勢便不敢上前,除此之外,這樣的陣勢弊端便是——面對大隊人馬的追擊,過於分散的軍士起不到一絲一毫的作用!

方悅率騎兵隊在遠處鷹視片刻,當即揚起長刀狠拍馬臀,駿馬吃痛而奔,其人高聲下令道:“衝擊,當兵帶甲的一個不留,殺至中間將敵軍吏民截斷,左曲前屯直衝最前華貴車駕,將車搶回來!”

方悅深知他們兵少,雙方車馬皆疾奔一個時辰有餘,敵軍比他們更疲憊,他們所能仰仗的無非出乎敵軍意料的短時間衝殺,因而不能戀戰,儘管意在直衝敵中劉表的華貴車駕,卻也不敢戀戰。

後部騎兵衝陣令荊北吏民紛紛逃竄,儘管方悅下令擊殺當兵帶甲,可一旦人羣亂起來卻是誰都沒有辦法分清楚哪個是兵、哪個是民,冀州騎兵只管着持弩勁射、揚刀劈砍,誰還記得誰是誰。

倒是那些零散的荊州軍士,他們能分清騎馬的是敵軍,只不過他們分得清也沒什麼用,三三兩兩的荊州軍士無法組織起足夠的防禦陣勢便被他們所保護的吏民衝散在滾滾人流中,接着無非是一支弩箭或是一抹刀光便被抹去性命。

方悅並未參與進劫殺敵軍的戰鬥中,他與左曲前屯騎兵一道,兩隊騎兵分官道左右壕溝疾馳,直衝不遠處那些映入眼簾的華貴車駕。至於路上的阻擋,卻不足爲慮,且不說荊州如今早就沒什麼拿得出手的戰將,即便有,又怎能是方悅的對手?不過切瓜砍菜一般,沿途敵軍便被殺得人頭滾滾,轉眼那些華貴車駕便已近在眼前。

越至此處,沿途阻攔荊州軍士便越多,眼看敵軍時紛紛跳至水渠阻攔他的去路,方悅提起坐騎猛地躍上官道,踩踏擠壓的荊州吏民揮起長刀便砍翻一片,駿馬踱起大步衝鋒而上,左右騎兵奮力拼殺,衝出一條屍骨累累遍地血肉之路。

車駕上的劉表聽聞喊殺聲迫近,匆忙自車中鑽出,見荊州軍拼死抵抗卻難擋敵軍鋒芒,數十燕氏騎兵挎大馬直奔車馬衝來,連忙驚呼左右上前回護,高喊道:“前軍,讓前軍回來!”

遠水焉能解近渴?

哪裏有什麼前軍,前軍離着車駕足有數百步遠,就算那些騎兵現在趕來,也來不及救下劉表!

荊州牧的呼喊非但沒能叫來就近的部下,反而令幾名欺身而上的燕氏騎兵亮起眼睛,高呼道:“劉表老兒在此!”

方悅尚被荊州兵馬捆住,左衝右突不得寸進,聽到部下此語,當即高呼道:“截下車駕,帶回襄陽!”

一衆軍士齊齊應諾,不管抱頭鼠竄的荊州吏民,爲首一人擡弩射死馬伕身旁保護的持戟軍士,棄了坐騎飛身躍上車轅,擡刀正劈在車伕脖頸,攥起繮繩便帶車偏離官道,連撞數人衝下田壟。

劉表扶着車轅被狠狠摔在地上,驚得車中蔡夫人高聲驚叫,連忙伏地照顧劉表,卻見劉表將她推開,手持短劍掀開紗簾便向駕車的冀州軍士刺去。

短劍尚未刺中,車駕又是重重地顛簸,再有一騎躍上車駕,擡刀格開劉表探出的短劍,一腳便將荊州牧踹回車中。

此時此刻,大隊冀州騎兵已準備撤退,再度紛紛從凌亂的官道上衝突而出,護在車駕左右,爲首方悅連連高呼,手上驅馬不停,鬚髮皆張……荊州的大隊人馬,就在後面緊追不捨!

難,太難了!

豪門小妻 方悅倉促之下回首望了一眼,黑壓壓成片步騎便追逐着他們的身影殺出,直教人寒意從尾椎骨直衝天靈蓋。冀州騎兵戰力非凡不假,這些跟着張頜近十年的老卒各個都可稱得上精銳,不論是過去董卓西涼軍還是銳意進取的曹氏兗州軍他們都有見仗,好不誇張地這說都是些自視甚高的好漢子誰不認爲自己比趙王派去北上征討鮮卑的軍隊強?

可他們的數目太少了。

堪堪不到九百人,在衝出文聘阻攔時便被殺傷百餘,留有戰力的騎軍縱馬疾奔大半時辰,待到臨近荊州避難吏民隊伍的蹤跡這才勉強歇息不足一刻。隨後衝陣拼殺、襲車搶駕,傷亡幾何?

方悅身邊只剩下四百餘騎,分散官道兩旁田壟之中護着作爲戰利品的幾架馬車亡命奔逃,一眼都能望道邊際。

“強弩上弦!”

奔馳中方悅仍不忘告知部下上弦,如他所料不虛,走脫之前還有一場硬仗要打——儘管他們胯下各個強健北馬,可方悅卻驚悚地發現,敵軍那數百騎兵奔馳起來速度比他們要快!

他們的坐騎太累了。

眼看敵騎追得越來越近,射來的箭矢甚至追着馬屁股落在田地中,隨方悅一聲令下,後部數十騎手齊齊回首,擡弩便射。騎弩儘管上弦慢些,但馬上單手可射、雙手更穩的優勢卻不容忽視,撲朔朔一片弩矢擊飛之音,身後便有十餘騎兵落馬。

眼看敵軍箭矢越追越急,方悅部下已有數十落馬,這河內悍將心中又驚又急,怒道:“將車駕放在陣後,讓他們射!”

開玩笑,劉表的車駕在後,荊州兵哪裏還敢亂射,萬一流矢透過車駕射死荊州牧,那他們還追什麼、還跑什麼,直接投降便是!

可方悅和荊州軍士想到的,劉表卻未必會這麼想,眼見劉表車駕在後那些荊州兵果然不敢再放箭,正待再威脅一下他們好讓己方軍士揚長而去,方悅卻突然在紛亂中聽到後方‘咚’地一聲,接着便是雙方軍士皆發出驚叫。

回過首,劉表從車駕上撞破窗子,跳車了!8) 怪物瘋狂的攻擊,卻無論怎麼樣也打不中烈羽,然後他就直接攻擊那一些驅魔師了,斬殺了幾個驅魔師,快速的吞噬著,抓著那個驅魔師的屍體就飛到了空中,快速的啃食。

吞噬的過程之中,他身上的傷勢也快速的恢復著。

那個驅魔師憤怒的咆哮著,然後,自爆了。

橫豎是一死,還是自己選擇死掉比較好點。

自然,這位驅魔師內心被抓住的時候是思緒萬千的。

誰都不想死,但是真的到這個時候不死不行!

他是驅魔師,自然是了解這一些魔物的習性。

它們喜歡一口一口,殘忍的折磨獵物,獵物會痛苦會憤怒,直到最後絕望,當獵物絕望的時候是它們覺得最美味也是食用后獲得的力量最多的時候!

這一些絕望的力量是會成為它們的新的力量。

「黑暗,亞當?!」

驚怒交加,他憤怒的自然是眼前的這一些傢伙這麼難纏,看了一眼烈羽,眼中的厭惡和殺意滿溢,若是眼神可以成為必殺技,烈羽就已經中招了。

可惜不是。

那個怪物這樣的看了烈羽一眼就想要跑。

「想跑?!」

烈羽怒喝,他也是很生氣的,殺了一個自己這邊的人就想走。

如果烈羽來晚一步,恐怕死的就不只是一個人了!

這個怪物很是忌憚烈羽,確實,一開始的時候只有那個時候的驅魔師的那一些的人數,這個怪物確實是很容易就能造成讓人驚恐的殺戮,只要一開始佔到上分,這一些驅魔師感覺到極度的恐懼,那麼它的戰鬥也會越發的容易愜意。

但是可能是已經千年沒有開戰了,這一些怪物也有一些的掉以輕心。

現在想想,覺得那一些去抓櫻滿集的傢伙也都是廢物!

廢,物!

垃,圾!

白,痴!

抓一個十歲都沒有的(黑暗)亞當,都沒完成!

真是一群蠢貨!

要它們何用?!一群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伙!

惡魔內心是如此想的。

他沒有以任務目標為重,非凡強者也快速的不斷的出現,不斷的進來,加入戰場。

確實,在完成任務的時候也吃一些人,獲得一些額外的收穫,豈不是美哉。

但是櫻滿集一路手忙腳亂的逃跑,沖的拚命的,有不知火舞的保護,後來還有一群驅魔師的幫助,那個時候的不知火直接抱著櫻滿集一邊戰鬥一邊跑,邊打邊跑,要知道不知火舞的腳程可不是櫻滿集可以比的!那不知火覆蓋在光溜的大腿上(哇哦),速度瞬間快起來。

那一些保護著櫻滿集順便就是將不知火舞保護在惡魔和她之間的驅魔師也是速度不慢,跟著不知火舞一路退一路戰鬥著。

現在,這個怪物害怕撒但的憤怒,著急起來想要去抓櫻滿集了,但是烈羽卻不允了!

殺了個人就想跑?

按照烈羽的想法就是這個傢伙想要先躲起來,然後不斷的過來殺死一個驅魔師去吞噬,然後在消失,消化一下再來殺驅魔師!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怎麼可能讓它跑了?! 立刻的,大片聖光散發出來,烈羽用巫師的辦法控制著仙劍,腳踏仙劍就快速的嗖的飛向那個怪物逃跑的方向。

立刻的,一個個修真者之類的也御劍開始飛行。

追上烈羽和那個怪物。

那個怪物居然要逃跑是他們沒有想到的,所以追上去之後一個修真者就直接的使用非法力量,釋放自己的力量,使用必殺技。

隨著這個驅魔師使用了必殺技,那一些忍者,巫師,也慢慢地趕到了這邊。

他們也和烈羽想的差不多。

怪物很絕望,釋放出自己的力量,讓自己的力量強化一些的弱小怪物,但是這一些怪物實在是有一點太弱了,雖然被強化了,但是還是很弱,雖然不是戰五渣,但是也是一陣操作猛如虎,實際上一看戰績零杠五的渣渣,真的是一點用都沒有。

憤怒的怪物不再去追櫻滿集,怒吼著,沖入烈羽他們的驅魔師團之中。

烈羽可不敢正面和這個怪物對著打,阻礙了它一會兒就讓開了。

那一些驅魔師早就準備好了,烈羽一離開他們也一下子離開了。

散開來,不斷的應對這個怪物的反應。

這個怪物還是殺了幾個驅魔師,一開始他還是打算吃掉驅魔師來恢復自己的力量的,但是經過幾次絕望的驅魔師直接自爆之後他也算是明白了,憤怒的他瘋狂的殺戮著,雖然它很強大,但是每一個驅魔師都是在互相幫忙,都不斷應對他的反應,被抓到的幾個主要是因為應對了那一些戰場上面數量極多的怪物,有一些的分神了,但是這個也沒辦法,然後被殺掉的驅魔師,其實也差不多,當然,共同的原因還有一個,那就是不夠強大!

對付這個怪物的驅魔師也越來越多!

一個個原本不是這裡對抗這個怪物的驅魔師出現在戰場附近,他們就是那一些去幫櫻滿集的和後來加入的一些驅魔師團體,結果發現了這裡的情況,就沖了過來,加入了對抗怪物的群體!

對抗這個怪物的驅魔師們數量越發的多起來了,一些強者也不斷的釋放自己的力量,有的甚至能和這個怪物對抗一二,比如那一些變身的強者,變成了渾身鎧甲的戰士能和這個怪物打上幾個回合,而怪物無論怎麼打,只有打的鎧甲爆裂開來而已。

在被打的鎧甲消失,那個傢伙直接就變回了一開始的樣子,變回去之後那個傢伙就立刻害怕的逃跑了,找機會恢復一些的力量再變身來和這個怪物戰鬥。

這個怪物想辦法邊打邊跑,很快就,撞到了另外一群驅魔師。

看到這一群驅魔師的時候它的表情是絕望的,這一群驅魔師數量不低!

感受到這個怪物身上那恐怖的力量和遠方不斷釋放出來的攻擊造成的火光,這一群驅魔師也在發現到這個怪物的一瞬間就開始集火進行攻擊。

其中剛剛趕到的宮本武藏過來看到這裡就對著這個怪物釋放出一個技能:「空明斬!」

這一招之前對上櫻滿集的時候並沒有用上多大的力量和程度,但就是那樣都在還沒有靠近櫻滿集的時候就讓櫻滿集渾身上下都出現大量細密的傷痕,好在櫻滿集有著心想事成的非凡能力,怒吼著讓他的攻擊停下來了。

看著眼前的這個怪物,宮本武藏用的是全力的攻擊! 方悅最終還是沒能將劉表帶回襄陽,州牧車駕本就後置,劉表跳出去騎兵陣勢反應不及繼續前馳,待到回過頭來劉表便已被荊州騎兵緩緩護在正中,眼看着劉表在地上捂着腿大叫,小腿扭成詭異形狀,顯然是被摔斷了。

再看後方黑壓壓奔上來的荊州軍士,方悅自知不敵,只能引兵退去。

待回還襄陽已是月上枝頭,垂頭喪氣又疲憊不堪的方悅不復拼殺時的勇銳,耷拉着腦袋到襄陽南面叫開營寨去尋張頜。

“將軍,末將不力,未能擒下劉景升。”

“沒擒下便沒擒下,因何垂頭喪氣。”張頜倒並不在乎抓沒抓住劉表,倘若能如此容易便抓住劉表,哪裏還需要趙王調派數萬大軍圍攻荊州。這不過是碰碰運氣罷了,看方悅衣襟染血面上污漬還來不及洗刷,便笑道:“看這樣子不像是沒追上啊!敵軍有所防備?”

傾世絕戀:腹黑神醫妃 “唉,追是追上了,只差一點便能將劉景升擒下,卻教他跳車逃了。”方悅見張頜並不怪罪,心下里輕鬆不少,但到底還是帶着幾分陰霾,道:“末將截獲荊州三架華貴車駕,其一爲劉表座駕上有一年輕婦人;另有二車約爲其子侄親族,現今正在營中,不知當如何處置?”

張頜一聽就樂了,沒抓住劉表,聽這意思是抓住劉表家眷,這算不算壞事。 陸先生,養狐成妻 不過他倒沒心急着去看戰利,對方悅問道:“傷亡幾何?”

“傷四十餘,陣亡三百餘。”

這算是很大的噩耗了,這八百餘騎皆爲張頜本部,追隨他許多年的老卒,如今一戰殺傷四百,還不算留在營中早先受傷的數十人,一戰折損過半,張頜怎能不感到心疼。至於與他們敵對的荊州軍傷亡多少,張頜沒有去問,他清楚自家部下的實力,既然荊州軍讓他們傷亡如此慘重,荊州兵更不必多說,鐵定也不好受。

“死的比傷的多啊,唉!”張頜起身沒再多說,探手對方悅道:“受傷袍澤妥善安置,陣亡的軍士記下姓名,待戰後張某向趙王稟明,以求撫卹。”

死的比傷的多,這是很少見的情況,但在追擊中卻並不罕見。尤其像他們這樣策馬疾馳,但凡受傷落馬哪裏還能有什麼活路,只當是死了纔是。

待到營中,那諸多俘虜已被從車上請下,倒沒被五花大綁,只是被請進營寨中原本張頜給劉表麾下將校準備的木柵囚籠中,粗略一數有十餘人,自衣着氣質涇渭分明地分做兩種,張頜一眼便能看出其中五六人是正主兒,餘者不過從人而已。而這五六人中,有分別以一男一女爲首,即使身上囚籠之中,中年男子站位仍舊隱隱將衆人護在身後,卻唯獨對那美婦人讓開半步,看起來分出主僕。

在二人之後,另有三人,兩男一女,有一對年輕夫婦,再有一男子亦是腰懸銀印。

張頜的嘴角勾起,暗道:地位最低的,都是兩千石?回首便擡起二指點向方悅,“你立功了!”

“諸位姓甚名誰,且報上來,某爲趙王麾下度遼將軍張頜,有什麼要說的,趁現在。”張頜揮手有從人搬來坐榻,便大大方方地坐在牢籠對面,攤手道:“說罷。”

“將軍有禮,在下荊州蒯越,此爲使君妻蔡夫人。將軍部將將我等擒下,無助於戰,何不放我等歸去?”蒯越彬彬有禮,拱手笑着卻情義真切,道:“我等必感念將軍恩義。”

先前張頜對這美婦人姓甚名誰已有猜測,如今聽蒯越說出,自然眼中沒有絲毫例外,倒是對說話的蒯越面有異色,笑道:“蒯兄只怕言過其實,旁人暫且不說,單單助劉使君安定荊州的異度先生,頜可不敢私自放去。其餘幾位,又是何人?”

蒯越,在張頜的認識中不但是劉表的近人,還是足矣影響荊州施政的謀畫士,就是放了誰,也不會放了他!

至於蔡夫人倒是無關緊要,雖說是一美婦,可天下婦人何其多,劉表妻並非誰都能染指的,晚些必然要將其送往邯鄲請趙王定奪。張頜一面聽着蒯越的介紹,心中便已對他們的去處有了打算,接着目光炯炯地看向他人,期待着方悅帶給他其餘的驚喜。

有些時候,有些人,對荊州而言比劉表更加重要。

戰爭可以來了又走,但這片土地永遠是這片土地,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永遠還是這些人。在荊州,這些事是蒯氏、蔡氏,只要他們還活在這裏,荊州便還是他們的。

在燕氏諸將中屬於出身較高的那一小嘬人裏的張頜,比旁人更加清楚這個道理。比起兗、豫曹氏治下那塊已經經歷士人叛亂後的土地,以及青、徐一路南征破後而立的地域,在荊州若想盡快結束戰爭,這幾個人很重要。

蒯越稍稍思慮了片刻,這纔對張頜拱手介紹道:“這是劉使君次子琮,及其妻蔡夫人之侄女蔡氏。此爲舍弟蒯琪,餘者皆爲從人。”

張頜已經抑制不住心中興奮了,回頭望了方悅一眼,真沒想到此次居然將劉表的兒子抓了回來!

不過就在此時,不合時宜的聲音打斷沉浸在幻想中的張頜,蔡氏身後的劉琮對蒯越道:“異度先生何必與賊人去說許多,他們口中的趙王攻我荊州殺我吏民,如今還假惺惺地裝作友善之人,觀其人便知其主,料想燕仲卿也非有人主之態!”

蒯越止不住劉琮,連忙一邊扯住劉琮一面向張頜告罪,心裏暗罵劉琮:這豎子!

如今敵我明顯,人爲刀俎我爲魚肉,連身家性命都且放在他人手中,居然大言不慚地侮辱張頜主君……就算不想活了也不必如此吧?

愛情攻略 關鍵是,自己不想活了又何必拉上他們!

“劉公子恐怕應當多讀些書,倘若汝父在此,當不敢說出這話。”張頜冷笑一聲,看着劉琮充滿憐憫,這小子現在還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麼,“燕氏與荊州之戰,正是汝父宣戰在先,遣部下大將欲聯曹氏、諸王攻我司州,如今爲我王所破,居然還會大放厥詞?”

張頜問了差不多,也不願再與幾人廢話,對蒯越拱拱手道:“今後幾日舟車勞頓,今夜便委屈諸位今早歇息……明日一早,盡數送往邯鄲!”

8) 那巨大的淡藍色的劍(刀)氣在地上快速的朝怪物砍過去,一邊移動的時候,那個怪物就渾身都受到了攻擊,同時速度開始變慢。

「宮本家的?」

烈羽看到這裡立刻停下攻擊,一群發現是宮本武藏的攻擊驅魔師也停下了攻擊。

這裡可不是遊戲,使用技能傷害也阻擋不了同伴的攻擊。

他們一些人釋放的攻擊到了那在一定區域快速移動的劍(刀)氣,直接就被那劍氣吞噬抵消,化為它的力量,增加了它的持續攻擊時間!

那個怪物想跑,但是宮本武藏自己就跟著自己的劍(刀)氣快速的奔跑著,直接一個猛然加速,釋放出自己的力量,覆蓋全身,神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