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中間又發生了很多事情。

比如在阿斯托利亞懷裏膩歪了半天,傷勢剛有好轉的黯神黑夜又擅自脫離隊伍,跑到對面小汐那裏大獻殷勤。

比如依然波西米,無尾奶熊和金皮蘋果三隻小德組成馬戲團過來賣萌賺錢。

比如傲驕陽屁顛屁顛地跟着狗頭哥哥和狐晚晚的後面,等着吃肉。

比如掛機三人組仍然旁若無人地交流着如何在隨機團裏划水不被T。

總之,每個人都有自己關注的事情,這樣很好。

只是衝鋒之後多少有些落寞。

……

……

再後來,突然有人跑過來告訴我們,猜拳的結果出來了。居然是臉萌狗贏了。

而我們輸掉的主要原因是對面有個叫小S的術士一下子連勝5個人。

這個結果我們當然很不能接受,因爲大家都覺得沒有了黑騎士和黑夜流星的那年輝煌最終不應該是我們的對手。

但是如果不接受這個結果的話意味着我們雙方又要開始新一輪的戰鬥,或者說新一輪的拼腎。

想到這一點大家都覺得很可怕。

……

……

再再後來,又有人跑過來說,臉萌狗那裏分歧也很大。

因爲按照猜拳之前的約定,勝利的那一方,有進入冰冠堡壘的優先權。在這場競速賽中,先進去的人,自然到達頂端冰封王座的時間也許會短一些。

據說,那裏有一條通達現實世界的虛空隧道。

也是唯一的一條。

但問題是,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渴望回到現實世界,比起爲了回到現實世界的風險,有些人似乎更願意停留在這個虛擬的世界。

畢竟在這裏面,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很厲害的魔法師,很強悍的戰士,很風騷的獵神,來無影去無蹤的賊王……如果不進副本或者不介入戰鬥,這個世界在很多人眼裏還是相當美好的。

如果我們回去了,就又成了普通人。

所以這就成了臉萌狗的分歧所在。拼着九死一生就爲了成爲通過那條虛空隧道的唯一一支團隊,就是爲了回去重新當一個普通人。

沒有了黑騎士強大的震懾力,於是很多人表示不幹了。

……

……

其實我們這一邊也是差不多的情況,有很多人回去就要面臨高考,面臨加班,面臨找不到女朋友,面臨回去就要繼續當屌絲。

他們也表示堅決不幹。

於是衝鋒之後想了一陣,小心翼翼地提出一個方案。

“不如重組吧?”

把非常希望回到原來世界的人組合在一起,繼續朝着冰冠堡壘頂層進發。

黯神黑夜把這個意見傳達到了臉萌狗那邊,片刻的靜默後,蘇坡漫第一個站起來表示支持。

他說他不想讓三個女朋友等得太久。

“願意走的走,願意留的留,我覺得這樣很好。”

……

不管對於哪邊,重組就意味着分別,和很多熟悉的人分別。

於是奶總很糾結。

其實他是很不願意回去的,一想到回去就要面對領導那張臭臉,無休無止的加班,還有沒辦法帶一個女朋友回家過年這些事情,他就感到非常苦惱。

但是如果留下來的話,就要和小驕陽分別,這也讓他感到很不捨。

畢竟,願意陪怪叔叔說話聊天解悶的蘿莉不多。

所以他最終還是咬牙選擇跟我們走。

……

……

最後,願意一起冒險回去現實世界的臉萌狗只過來了五個人。

小汐,蘇坡漫,依然波西米亞,無尾奶熊,還有那個連贏我們5個人的術士小S。

人數比我想象的少很多,再一問,小汐是被黯神黑夜忽悠過來的,蘇坡漫是跟着鄰居過來的,無尾奶熊是被狐晚晚做的紅燒肉勾引過來的,依然波西米亞和金皮蘋果兩隻小德是跟着無尾奶熊過來覓食的。

至於那個術士小S,他說,突然發現以前跟狗頭哥哥是打競技場的隊友,神交已久恨不能識荊,今日得見本尊敬仰之情如滔滔江水奔流不息……“你借我的5000G什麼時候還?”

於是他也跟着過來了。

至於我們這邊,願意留在原來世界的倒不少。

最後只剩下了衝鋒之後,混沌之龍,啊風,黯神黑夜,阿斯托利亞還有我,以及掛機三人組的奶總,神罰之血和不叫特侖蘇,狗頭哥哥,狐晚晚,小驕陽,醉野。對了,還有悲傷的墨水。

小紫咬着嘴脣,偷眼看着衝鋒之後,最後也狠一狠心決定跟我們走。

黑夜流星走了,泡到這個亡靈戰士的機會還是很大。而且那個名叫混沌之龍的亡靈戰士看起來也很不錯的樣子。

冷雨夜一向唯小紫馬首是瞻,小紫既然選擇了跟我們一起走,他當然毫不猶豫地貼了上來。

然後是長歌,本來我一直勸說她和我們一起走的,但是她咬着嘴脣想了很久,還是拒絕了我們的好意,我問了她很多遍爲什麼,最後她說,想再找找看,還能不能再找到一枚龍火之心。

看着她手指上那一枚精緻的龍爪形飾品,不禁又讓人想起那個法師,讓人有些感慨。 臨走的時候,有兩個本來已經過去了的傢伙,最後時候居然又跑了回來。

一個叫是叫做包包大銀的戰士,還有一個還有一個是名叫萌騷的術士。

他一邊擦着額頭的汗一邊說着:“還好趕上了。”

這樣子一算,居然剛剛好24個人。

“怎麼辦?”我皺着眉頭,“會不會系統默認團隊必須要25個人才能進團本啊?要不,咱們再過去勸說勸說,忽悠一個人過來。”

衝鋒之後搖搖頭:“強扭的瓜不甜,咱們還是另想辦法吧。”

他話音未落,這時候,有一個聲音突然斷斷續續地響起。

“還……還有我……”

這個像是從地底傳來的聲音,驚得我汗毛倒豎,往四周看了一遍,卻沒有發現人影。

“誰!”我警惕地迴應。

“是我……暗夜小亡……草!你們打算把我關多久!”

“擦,差點把他給忘記了!”奶總一拍大腿;“剛纔他孃的太緊張,把你給忽略了,真是不好意思。”

他一邊說着,一邊招呼狐晚晚打開陷阱,片刻之後,暗夜小亡一臉沉鬱地出現在我們面前,目光中滿是兇狠。

也是,想到之前的那些事情,估計人家很難不生氣。

對於這個人怎麼處置,大家都感到很棘手,如果放他迴天堂之淚,豈不是縱虎歸山自掘墳墓,如果說在這裏把他殺掉,似乎又不太符合大多數人的道德觀。

其實論戰鬥力,這倒是一個很不錯的人選,只是之前的樑子結得有些深,想要說服他加入我們估計很難。

“不用說了,剛纔你們的討論我都聽到了。”我正這麼想着,突然見他咬着牙,“我決定了,跟你們走!”

我一愣,脫口而出:“你不迴天堂之淚了?”

我們都很驚訝,心想這人投誠速度也太快,必定有詐。

“不過我有一個條件。”他惡狠狠地瞪着黯神黑夜,“我和某個人……有些過節……”

黑夜哥滿臉大霧。

暗夜小亡卻不管這麼多,瞪着黯神黑夜繼續說道:“我加入你們,幫助你們通關,但是在合適的時候,我希望和這個人,有一場堂堂正正的決鬥。”

就算是黑夜哥,這個時候也忍不下去了:“哪一次我跟你決鬥不是堂堂正正了,你這一路追着我像討債一樣,到底有完沒完?”

暗夜小亡傲嬌地揚起了頭,從鼻孔了哼了一聲:“不管怎麼說,蕾的事情你要負絕對責任,我加入歃血爲盟,就是要把你盯緊一點,免得我想找你決鬥的時候,你又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

對於這樣執着的對手,黑夜哥最後只能無奈地掙扎了一下:“我不同意……”

“我沒有問你的意見。”衝鋒之後面無表情地回答他,然後對暗夜小亡說,“就這麼決定了。”

……

既然黑騎士已經不在了,那麼大家一致決定團長一職還是繼續由衝鋒之後來擔當,反正是不發工資的苦活,在我看來誰做都沒有關係。

щшш ●ttκΛ n ●C O

戰士同學假惺惺地表示了一下謙虛後很自然地挑起了這個重擔,並且發表了一番激動人心的戰前動員,大概意思是大家既然重組成一個團隊,既然都是以回去原來的世界爲目標,那麼就不要再分出什麼聯盟和部落的間隙,咱們這不是笑傲江湖,沒有五嶽劍派和日月神教之分,總之,大家要親如兄弟,大家都要出工出力。

羣衆立刻大聲鼓掌,表示舉雙手支持熱烈擁護。

……

……

我們都不是拖泥帶水的人,於是互道了珍重,就此別過。

等雙方都走出一段距離之後,狗頭哥才從身後拿出了他那一包積攢多年的家產——536個牌子。

“人多了不夠分。”他這樣解釋。

好在依然波西米亞,無尾奶熊,小汐和蘇坡漫等人都是跟着黑騎士見過“世面”的,雖然覺得頗爲豐厚,但也沒有表現出太大的驚訝。

然後我,黯神黑夜和阿斯托利亞也拿出了自己打通兩個小副本得來的65個牌子。

冷箭獵人小汐貢獻了15個,蘇坡漫貢獻了14個。

依然波西米亞叼着一個小袋子走出來,裏面開出來7個。

神罰之血也拿出了18個,說是以前打工的時候分的,還有當治療的補貼。

最後居然連悲傷的小墨水也從兜兜裏面翻出來了1個牌子,說是採藥的時候路上撿的,喜孜孜地上交給了團長。那神情和動作,讓我想起了“我在馬路邊撿到一分錢,把它交給警察叔叔收裏面”。

於是我們一共有了656枚生命紋章。

剛纔一戰,所有人都已經充分感受到了兌換能力BUG一樣的存在。俗話說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爲了儘可能地消滅豬一樣的隊友,我們開始討論如何最大利用這些外掛一樣的東西。

563個牌子,如果全部用來兌換一級能力的話,可以讓10個人得到強化。但是黑夜哥立刻表示了反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