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也是為什麼田虎只燃燒五分之一的精血的原因,並不是他魄力不夠,而是如果超過了五分之一影響以後的修鍊,就算得到地階戰技和功法也是枉然。

這相反也說明了田虎的魄力和決絕,他將能燃燒的精血一次全燃燒了,就為了拚命一搏。

但是不幸的是,他還是賭輸了!

「我知道你們不是一般人,我現在就要死了,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們到底是誰?咳…咳!」田虎說完這句話好像耗盡了他所有的力氣,說完后就雙手抱住長槍,好像這桿長槍就是他生命最後的支柱。

「按理說事到如今,我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但是我有一個習慣,我不想破例。」周雲峰微笑道。

田虎沒有說話,他應該是沒有力氣說話了,只是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周雲峰,他的眼睛顯示,他在等周雲峰的答案。

「哈哈!這句話我也對李元慶說過!」周雲峰道。

聽到這裡,田虎眼裡先是閃過一絲驚色,但是很快了變成了釋然。

「那就是,我希望我的敵人在無知中活活的鬱悶死!哈哈!」周雲峰笑道。

「你….。噗」周雲峰這句話好像抽調了田虎最後一絲生機,田虎吐出了他生命中的最後一口鮮血,仰天倒地身亡,他手中的長槍也寸斷成數段,和他主人一起告別了征戰的一生。

這時所有的人都聚集過來了。

「真是一個厲害的角色,我們算計了那麼多,最後還差點失敗!」火烈看著田虎渾身是血的屍體,感嘆道。

「這是貪婪激發的潛力!」周雲峰苦笑道,他當時就站在田虎的前方,田虎眼神的變化,他都看在眼裡,他不難猜出田虎最後燃燒精血,不用於逃跑,而用於擊殺他的原因。

「貪婪?」這是眾人心中不解的問題。

周雲峰沒有多作解釋的打算。

「把這些屍體處理掉。休息兩個時辰,我們就去青雲山,等晚上我們就上山!」

青雲寨雖然已經沒有什麼高手了,但是田虎兄弟在青雲寨經營了五年,誰知道他們在青雲寨里設的有什麼機關陷阱。

任務眼看就要完成了,周雲峰可不想在最後損失兄弟,那就太不值當了,如果真的那樣,他真是想哭都找不到地方了。

……………………………………………………

兩個時辰后

「真香啊!」周雲峰睜開眼睛嗅了嗅,笑道。

其他人都已經從修鍊中醒過來了,周雲峰是最後一個醒來的,這主要是周雲峰在戰鬥的時候受傷了,兩個時辰大半的時間都被用作療傷上了,現在周雲峰並沒有恢復到巔峰狀態。

先醒來的人,感覺到肚子餓了,就去打了幾隻野兔,烤了做午餐。

也對,要是他們不餓的話,才是怪事,早上大戰了一場,接下來又修鍊了兩個時辰,大半天時間都過去了,餓才是正常的。

「雲峰,你醒了!給!」火烈拿著一條野兔後腿走過來說道。

「謝謝火哥!恩!味道不錯!」周雲峰接過兔腿啃了一口點頭贊道。

「傷勢怎麼樣?」火烈關心的問道。

「哈哈!火哥放心,已經沒事了。」周雲峰笑道

「那就好!這個田虎還真是小看他了!」火烈見周雲峰沒事了,這才放心下來,感嘆道。

「確實,這也給我們一個教訓,以後一定要多留個心眼!」周雲峰喝了一口水,嘆氣道。

「哈哈!他雖然厲害,還不是栽在你手裡了!」火烈笑道

「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是兄弟們一起努力的結果!」周雲峰搖頭道。

「不說那些了,反正田虎是被我們殺了,只要我們上山把田狐殺了,然後再把青雲寨給燒了,我們的任務就算完成了!」火烈拍了拍周雲峰的肩笑道。

「哦!對了,兄弟們打掃戰場的時候,在田虎身上找到了一樣東西,你可能感興趣。」火烈突然想起什麼,從懷裡取出一個東西交給周雲峰。

周雲峰接過來一看,是一枚古樸的戒子。

「田虎身上什麼都沒有,就只要手上這枚戒子,我想他的東西應該都在這裡面!」火烈解釋道。

「哦!你的意思是這是一枚空間戒子!」周雲峰眼睛一亮興奮的說道。

「恩!你是隊長,田虎也是你殺的,所以大家都認為這枚戒子該給你!」火烈道。

「說實話,這枚空間戒子我還真的想要,但是田虎是大家一起殺的!要不這樣吧,這枚戒子以後我們小隊公用,我這個隊長就先保管!」周雲峰想了一下說道。

空間戒子也稱乾坤戒,在天玄大陸,可算是稀缺貨,很多武王都沒有。這種西貝貨就是周家也不多。

「反正都是打算給你的,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火烈聳聳肩無所謂的笑道。

「哈哈,那好!我看看田虎到底藏有什麼寶貝?」周雲峰笑道。空間戒子的認主方法,周雲峰是知道的。

因為田虎這個原來的主人已經死了,所以這枚空間戒子現在已經是無主之物,只需從新滴一滴血就可以了。

周雲峰咬破手指,往戒子上滴了一滴血,很快就有了變化,戒子慢慢將這滴血吸完。

「成功了!」周雲峰高興的說道。周雲峰意念一動就有一小堆東西出現在火烈的面前。

東西也不多,有一些幾千枚金幣和幾百枚紫幣金,有五本書,還有兩個玉盒,還有一塊金屬牌子。

「情報果然沒錯!」火烈撿起那塊金屬牌子看了一眼,交給周雲峰道。

周雲峰看了火烈一眼,接過牌子一看,牌子正面這金色的「令」字,「令」的上邊有毒蛇兩個小字,下邊有百戶兩個小字。金屬牌子背面雕刻有一條像地球上眼鏡蛇一樣的蛇,還有就是一串數字。

「這是叢雲帝國毒蛇軍團百戶長的令牌,看來沒冤殺他!」火烈說道。

「有了這塊令牌,今天晚上我們或許能兵不血刃的上青雲寨!」火烈把玩這這塊令牌笑道。

玉盒裡都是千年以上的靈參。幾本書中有兩本就是田虎修鍊玄階高級功法《火龍戰氣》和戰技《龍魂槍》,還有兩本火系的玄階中級的功法和戰技,這應該是田虎原本修鍊功法和戰技,最後一本是關於給毒蛇軍團的一些任務記錄。

各位看書的帥哥美女,希望各位在看了之後,能留下點痕迹。如果覺得《征天戰途》還值得一看,就請賞點鮮花,收藏一下!給漁洋一點動力!

如果覺得有什麼地方不足,希望能給漁洋指點指點,漁洋也好及時改正。

漁洋在這裡給大家鞠躬了!

謝謝了啊! ?第二十三章叢雲來人第三章

「駕」,「駕」,「駕」,……………….

「吁!」

「就在這裡下馬吧!這裡距青雲山只有不到五里路了,我們下馬走山間小路過去,把馬藏好!」周雲峰勒緊手中的韁繩,轉頭對後邊的人說道。

「恩!謹慎點好!」火烈點頭道。

現在整個龍牙預備隊都以周雲峰為主,火烈為輔,兩人商量決定。其他人都不會有異議,當然他們也懶得去想這些,既然有人去考慮,倒樂的清閑。

其實在天雲山脈執行任務的時候,周雲峰在眾人的心中的地位,就慢慢發生了轉變,特別在擊殺最後幾隻四級魔獸的時候,他們都認肯了周雲峰的指揮領導能力,只是周雲峰在平時不想管事,所以才把挑子都扔給了火烈。

所以在眾人的眼裡龍牙預備隊根本就是兩個隊長,並不是什麼一個正隊長和一個副隊長,而是兩個正隊長,只不過分工不同。平時火烈是隊長,大家都聽他的,因為這時候周雲峰這個隊長壓根就不管事。

在有任務是他們就都聽周雲峰的,因為這時候火烈又不怎麼管事了,什麼事情都讓周雲峰想辦法,不知道他們兩個是商量好的,還是默契。

但是大家都接受這種怪異的現象,在平時訓練的時候有事,他們都很習慣的去找火烈;在執行任務有問題的時候,也會習慣的詢問周雲峰。

「火哥,這烏雲馬騎著感覺怎麼樣?」周雲峰跳下馬拍了拍火烈手中牽著的馬。火烈現在的坐騎就是田虎的那匹烏雲馬,田虎死了后,大家一商量這匹馬就分給火烈了。

「哈哈!不錯,比原來的那匹馬矯健有力多了!」火烈看著烏雲馬笑道,看他樣子就知道,他對這匹馬很滿意,要知道在青龍軍團千戶長都不一定有這樣的坐騎。

一行人把馬藏好后,尋山間小路,急速向青雲山靠近。

周雲峰一行人來到青雲山的山腳下,周雲峰將手指放在嘴裡打了一個口哨。

「我們就在這裡等一下吧!」周雲峰對眾人道。

一會兒旁邊的樹林中跳出一個人,看見周雲峰一群人後面露喜色,笑道:「隊長,火哥你們來了!那邊的活還順利吧?」

這個人就是龍牙預備隊的錢龍,他在十六人中實力最差,所以為了保證擊殺田虎不出意外,周雲峰不得不盡量把最強的力量集中起來,但是青雲山這邊又不能沒人盯著。

所以在接到馮高傳的消息后,周雲峰就把錢龍派過來替換馮高和武天。

「還不錯,錢龍,這邊有沒有什麼情況?」周雲峰問道。

「沒什麼情況,從我來了之後,這幾個時辰就連一隻鳥都沒有從這裡飛過。」錢龍笑道。

「好!大家找個隱蔽的地方休息,等天黑了我們就上山。」周雲峰看向青雲山頂的方向道。

……………………………………

夕陽西下

太陽已經落下了山頭,這時離天黑只有不到半個時辰了。

「隊長,火哥有情況!」一個急切的聲音打破了林間的寧靜。

周雲峰和火烈同時睜開眼睛。

「隊長,火哥從叢雲帝國那邊過來了五匹,正朝青雲山方向馳來。」吳允道。

「要多長時間道我們這裡?」周雲峰問道。

「最多十分鐘就要到這裡!」吳允道。

「這些人應該是叢雲帝國給田虎派來的援兵。我們現在怎麼辦?是放他們過去還是截下他們?」火烈看著周雲峰問道。

「青雲山這條山路上的暗哨都被清除了吧?」周雲峰看了看天色問道。

「差不多清除完了,距寨門一百米以下絕對沒有一個青雲寨的暗哨!」吳允得意的說道。

「好!那我們就把他們留在山下,免得他們上了山,給我們徒增變故。走,去看看叢雲帝國派來的是什麼貨色?」周雲峰說道。

「不錯,居然一下派來了一個三轉武君,兩個一轉武君,還有兩個武師巔峰,看來他們對青雲寨還挺看重的嘛!」周雲峰看著漸漸行近的五人說道。

他們十幾人在動趴一個小山坡上,藉助矮樹雜草隱藏身體,小山坡下有一條路,這條路是叢雲帝國上青雲山的必經之路。

「這條路不是太寬,他們不會並排走,等一下,我和火哥同時出手偷襲那個三轉武君,馮高和馬林分別負責一個一轉武君,岳刀和武天一人負責一個武師。爭取一擊必殺!」周雲峰安排說道。

龍牙預備隊一共有七名武君,火烈、馮高和馬林是二轉武君,其他的都是一轉武君。之所以沒有安排虎濤,不只是因為他是地系武者,最主要的是他的兵器是雙錘,在這個情況下不適合偷襲。

「是!」有任務的人都應聲道,同時都把自己的兵器緊緊的握在手中。

「好!準備,他們過來了!」周雲峰輕聲道,同時也將戰刀從空間戒子里取出來,握在手裡。

「踏踏…..」

「踏踏踏…..」

「踏踏踏踏…..」

「踏踏踏踏踏…..」

………………….

………………………

馬蹄聲越來越近,目標也越來越近,周雲等人峰屏住了呼吸,就像蓄勢的猛虎,在等待著獵物臨近的那一刻,………………………。

「動手!」周雲峰低吼道。

六個身影幾乎同一瞬間手拿武器站起來,撲向自己的獵物。

「小心,有敵人!」那個三轉武君頓時察覺到不對,驚呼道,並同時拔出自己的兵器。但還是晚了。

「火炫破天」

「金劍一擊」

「一戟破天」

「龍戰蒼穹」

「滅刀式」

…………………….

除了周雲峰都發起了自己最強的攻擊,力求一擊必殺。

「啊!」

「啊!」

「噗!」

只有兩聲慘叫,並不是只有兩人被擊殺了,這兩聲慘叫的兩名一轉武君發出的,兩名武師連叫聲都沒發出來,就告別了這個美麗的花花世界。

這種情況下,三轉武君就表現出了實力的強悍,能提前發現並作出反應,雖然有周雲峰和火烈兩人一起出手,但是還是沒能將其擊殺,只是將其重創。

但是畢竟是有心算無心,這個三轉武君雖然逃脫了被擊殺的命運,但是已經沒有再戰的能力了。

「你們是誰?為什麼偷襲我們?」三轉武君躺在地上艱難的說道。

「你們是毒蛇軍團的人吧?」周雲峰微笑的問道。

「你怎麼知…,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三轉武君先是一驚,發現自己說漏嘴,馬上改口狡辯道。

但是他不知道,他承不承認對周雲峰來講,已經沒有一點意義,更不可能保住他的命。

「不承認沒關係,反正田虎已經死了,你們來遲了!」周雲峰笑道。

「怎麼可能?」三轉武君眼裡充滿了驚恐,他吃驚的是田虎這樣一個四轉武君已經死了,恐懼的的是這一群人的實力和自己接下來的命運。

「自己慢慢下去問田虎吧!」周雲峰舉起手中的刀說道,說完不待三轉武君說什麼,就在三轉武君驚恐和哀求的眼神中砍下了他的頭。

「吳允,看看他們身上有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周雲峰收起戰刀,說道。

「好的!」吳允欣喜的應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