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五靈御環陣就是專門鎮壓你的魂魄的法陣!”藍衣仙人冷笑了起來,“怎麼樣,不能動了吧?還敢來我們蓬萊鬧事,不愧是沒有腦袋的蠢貨!”

“找死!”夏夢憤怒了,發出了怒吼,拼命的想要掙扎,但是和藍衣仙人說的一樣,她現在根本動都動不了。

她那二魂一魄蔫不拉幾的垂在她身邊,就像是三盞快要熄滅的燈籠一樣。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投!”藍衣仙人笑了起來,“帶走一起壓在山頂,等候上神發落!”

那些仙人立刻調集仙力,操縱這這個白玉環往蓬萊仙山那邊移動,夏夢被困在裏面,只能任由這個陣法拖行。

張謙一揮手:“慢着。”

藍衣仙人轉頭看着張謙:“倒是把你給忘了!”

“四十個人足夠鎮住刑天了區區的二魂一魄了,寒梅,你帶着你們水字部仙人去抓住張謙!”藍衣仙人命令道,“上次破壞蓬萊仙山這件事必須要追究!”

“遵命!”一個同樣穿着一身藍衣的漂亮女仙人一抱拳,隨後她和另外九個女仙人脫離了控制刑天的隊伍,飛到了張謙面前。

“看不起我嗎?”張謙笑了,“居然派一些女人來抓我?”

藍衣仙人沒理他,帶着大部隊鎖着刑天往蓬萊仙山那邊趕,在他心裏刑天才是最重要的,如今抓住了這二魂一魄,只要帶回仙山鎮壓起來,那他就是大功一件,將來必定會加官進爵大受封賞!

“我看是你瞧不起女人!”寒梅冷哼了一聲,“居然膽敢毀掉蓬萊仙山,奉勸你乖乖的跟我們回去,否則我們必定殺你不饒!”

“這話應該我來說,你們最好閃開,否則我會殺了你們的,我可不會憐香惜玉。”張謙笑着說。

寒梅嬌叱一聲,帶着九個女仙人殺了過來。

張謙一揮手,八個分身瞬間出現在他背後,呼的一聲,八根又粗又長的黑棍子就砸了過來!

張謙現在的實力早就今非昔比了,在四聖獸力量的加持下,就算是分身揮舞着擎天柱也足以秒殺這些女散仙了!

砰砰砰!擎天柱砸在了女散仙們身上,發出了沉悶的聲響!

劍驚九天 “啊!”女散仙們發出了歇斯底里的慘叫!

押送着夏夢的仙人們聽到了這些聲音,趕緊回頭查看,這一看他們全都臉色大變!

女散仙們被當空砸成了一團團炸開的殘肢和血霧!

擎天準威力太猛了,四聖獸的力量太猛了!

一眨眼的功夫,女散仙們全都死的差不多了,就剩下一個寒梅,渾身發抖,目光呆滯的看着張謙。

張謙哼笑了一聲:“我說過我不會憐香惜玉的。”說完,三個分身同時揮動擎天柱砸向寒梅,一陣悶響,寒梅的大腿被砸斷了,腦袋被砸炸了,腦漿子混合着鮮血噴灑而出。

一顆帶血的眼球蹦到了張謙腳下的白雲上,張謙冷笑了一聲,一腳給踩成了漿糊。 藍衣仙人他們眼睜睜的看着張謙吸收了女散仙們的魂魄,全都露出了震驚和略帶恐慌的表情!

見過殘忍的,沒見過這麼殘忍的!

只要是正常的男人,但凡是正常的男人,在見到漂亮女人的時候心裏多多少少都會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想法,男人們心裏都懂。

也所以,一般來說,就算男人和這些漂亮的女人爲敵,只要不是什麼血海深仇,一般都會從輕下手,一般都是這樣!

可今天,他們怎麼也想不到會見到一個這麼喪心病狂的男人!

不但對這些漂亮的女仙人下死手,而且手段還無比殘忍!

把一個膚白貌美氣質高、長相甜美可人、身材也是一流的女仙的腦袋砸爆,還踩碎了她的眼球,這得是多麼喪病的人才能幹得出來的事!

不止是這幫仙人,就連繫統都傻了!

“你…你…你有必要這麼幹嗎!”系統結結巴巴了半天才說出這麼一句話!

張謙沒搭理他。

“拜託!老兄!這些都是風華正茂的絕代佳人啊!以你的能力完全可以廢掉她們,收了當暖牀工具那是相當不錯的啊!你何必非得全都殺掉呢?”系統恨得牙根癢癢,“就算要殺,你有必要下手這麼狠嗎!”

系統覺得張謙這傢伙絕對有心理疾病,他有非常強烈的虐殺傾向,尤其是酷愛虐殺年輕漂亮的女性!

“你有病吧?”張謙說,“她們擺明了要殺我啊。”

“但她們絕對沒可能殺得了你啊!我說的是你有必要下手這麼狠嗎!”

“有。”張謙說,“下手不狠一點,能鎮住這幫嘚嘚瑟瑟的仙人嗎?”

“服了!”系統氣的不說話了。

張謙帶着分身慢慢悠悠的往藍衣仙人那邊晃,一邊飛一邊說:“放了她,否則你們的下場比這個還慘。”

夏夢笑了:“你小子學得倒快!”

藍衣仙人腦門上有些出汗了。

上次張謙是和水德星君一塊來的,雖然他表現的也還算勉強,但也只是勉強而已,真正的重點是水德星君,所以蓬萊仙島的這些仙人並沒有覺得他有多厲害,也所以藍衣仙人覺得寒梅帶着水字部的女仙們應該能幹的過他,但是怎麼也沒想到,寒梅連同水字部九個女仙全部被幹掉了!

而且死的還那麼慘!

眼下這幫仙人的處境就尷尬了。

目前刑天這裏有二魂一魄,需要很強大的陣法壓制力才能壓制住,所以目前剩下的這四十個人少一個都不行!

但是人少了也幹不過張謙啊!

藍衣仙人很快就出了一腦門的汗,不管是全神貫注的鎮壓刑天還是分出人手去對付張謙,他們都死定了!

張謙帶着分身慢慢的靠近:“我說話你沒聽到嗎?”

“還廢什麼話!”夏夢大聲說,“你快點的!這個鳥陣讓老子很不舒服!”

“得嘞。”張謙嘿嘿一笑,八個分身緊握擎天柱呼嘯而去!

“快跑!”藍衣仙人大吼道,“快點向蓬萊仙島轉移!快!注意躲避!”

呼呼呼!

擎天柱朝着他們呼嘯砸去!

“注意躲避!注意陣法!”藍衣仙人大吼道。

張謙盯着他冷笑了一聲,變成了一直小蒼蠅默默的朝着他飛去。

“大家注意躲避!更要注意陣法!”藍衣仙人繼續在那喊,“我已經發出了訊息,咱們的同仁馬上就會趕來了,島主也已經收到了訊息了!堅持住!”

“你挺能喊啊。”一個聲音在他耳邊響了起來。

藍衣仙人猛地愣住了,迅速扭頭查看,但是身邊一個人都沒有。

“別找了,我在你耳朵裏呢。”張謙嘿嘿笑着說。

“什麼?你!”藍衣仙人剛說完這幾個字,一道寒光猛地閃過!

藍衣仙人的聲音戛然而止,呼吸也戛然而止。

他的腦袋已經被整齊的切成了兩半,熱騰騰的腦子在他的頭蓋骨裏一抖一抖的晃着。

揮手吸收了他的魂,順便從他的腦子裏摘出來了仙印吸收掉,張謙變回了原形。

那些仙人頓時嚇得原地一個大剎車!

張謙看着他們:“我們曾經不止一次警告你們,別礙事別擋路,但你們就是不聽,所以你們都是硬骨頭,”說着他眯起眼睛,“我討厭硬骨頭!”

話音剛落,八根巨大的擎天柱帶着呼嘯的音爆橫掃了過來!

七八個仙人猝不及防,被當場掃成了肉泥!

夏夢猛地一抖肩膀,終於掙開了這個法陣。

“小子!你是不是誠心的!”夏夢朝着張謙吼道。

“當然不是當然不是。”張謙說。

“不是你廢那麼多話幹什麼!你不知道這個陣法讓我感覺很難受嗎!”

“下次注意下次注意。”

“如果有下次,我肯定先弄死你!”夏夢威脅道。

“先把這些弄死可好?”張謙問。

夏夢瞪了他一眼,那二魂一魄又開始圍繞着她飛速旋轉了起來。

她嬌叱一聲,衝向離她最近的一個仙人:“陣法?”

砰一拳,這個仙人的胸口被打穿了。

緊接着她又飛到另外一個仙人面前:“鎮壓?”

砰又一拳,這個仙人的腦袋被打爆了。

“搞我?”

又一個仙人被幹翻了。

“找死!”

……

她的速度很快,而且一下一個,這幫仙人完全沙比了,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就被她一個一個的點名弄死了。

而且她的手法還是一貫的殘暴,沒有一個仙人能留下全屍。

就在殺的還剩下三個仙人,而且這三個仙人還玩了命的往蓬萊仙島那邊飛的時候,蓬萊仙島那邊終於再次騰空飛起了一票仙人。

這一票的實力比第二波更強了。

“這次總算來了一些能入眼的。”夏夢冷笑了一聲。

張謙看了她一眼,心說剛纔那一波就已經讓你沒脾氣了,現在又開始說大話了。

這一波仙人的速度極快,幾乎是轉瞬之間就來到了張謙和夏夢面前。

那僅剩的三個仙人哭天喊地的拜倒在他們面前:“鴻島主,您可算來了!”

島主?

張謙和夏夢對視了一眼,這是蓬萊仙島的島主?

爲首的那個身穿綠色長衫的體型修長的男人點了點頭:“事情我都知道了,你們退下吧。”

那三個仙人屁滾尿流的飛走了。

鴻島主皺着眉毛,一臉嚴肅的看着張謙和夏夢。 他在打量着張謙和夏夢,張謙也在打量着他們。

這幫仙人以這個鴻島主爲首,數量總共有十個,雖然數量不多,但是講真各個都是精英。

他們身上的仙氣非常兇猛,氣息也都很沉穩。

“是高手。”夏夢小聲說。

“一人一半?”張謙問。

“用不着,我自己就能幹掉他們。”夏夢說。

“看來融合了這個命魂之後你的實力提升了真的不只是一星半點啊。”張謙微微一笑。

“如果融合了天魂,我哼出一口氣就能弄死他們了。”夏夢翻了個白眼。

“好,那我就繼續當觀衆了。”

“不,”夏夢說,“你幫我掠陣。”

“你不是自己能幹掉他們嗎?”張謙問。

“但他們一起上我也會吃力的。”夏夢白了他一眼,“幫點小忙累不着你吧?”

張謙不說話了,還幫點小忙,你這裝b的時候很穩,真要打了就擔心翻車了。

“你們聊夠了沒有。”鴻島主皺着眉毛看着這倆人。

“搞!”夏夢突然低吼一聲,隨後身體瞬間消失!

下一刻,她迅速的出現在了站的最靠外的一個仙人身邊,對準了那仙人的腦門一拳砸了下去!

張謙反應慢了一拍,但好歹還是跟上了他的步伐,飛到了另一側站在最外圍的仙人身邊一劍砍了下去。

仙人們全都嚇了一跳,不過也好歹都是高手,都有臨危不亂的心理素質,被盯上的那兩個仙人迅速的躲避,同時其他的仙人也衝了過來。

張謙和夏夢倆人失去了最佳的毆打時機,對面又虎視眈眈的圍了上來,於是趕緊撤退。

但是對面這幫仙人似乎並不打算給他們一些喘息的時機,摸出法寶就圍了上來。

倆人剛想轉移,對面這幫仙人突然就開始掐訣唸咒,和之前一樣,瞬息之間一個白色的圓形陣法就從天而降,扣了下來。

而且這次更更徹底,把張謙也給扣在裏面了。

夏夢的行動又被鎖住了。

竹馬是隻狼 “刑天!你來到這裏就是一個錯誤!”鴻島主說,“我是專門負責看守鎮壓你陣法的島主,這個陣法就是爲你準備的!”

“你們這幫狗曰的仙人,果然還是一點長進都沒有!”夏夢怒道,“以前靠陣法,現在還是靠陣法!”

“不管靠什麼,只要能鎮住你就行了。”鴻島主哼笑了一聲。

“我剛纔查看了一下那些人的記憶,”系統說,“記憶中表明,蓬萊仙島一共有三位島主,這個鴻島主真的是專門看守陣法的島主。”

“那不對吧,”張謙說,“這陣法是專門對付刑天的,怎麼會把我也能一塊扣在裏面?”

“這個陣法雖然主要是鎮壓刑天的,但是對別的目標肯定也有鎮壓的作用和能力,所以你正好在刑天身邊,當然就給你一塊扣進去了,而且也順便把你的行動給一起封住了。”

“只不過,”系統笑了,“在我看來,這個陣法對你的作用並不大,分身的二級破陣石足以。”

“你有辦法沒有!”夏夢看着張謙。

張謙挑了挑眉毛,沒說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