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些大圓滿忙活了好一會兒后,這才聚集起來。

站在人群中的東方太清,臉色一陣鐵青,他沒想到羅征會在最後那一刻將他逼走,他根本沒機會出手。

東方太清的眼中藏著一抹狐疑之色,這事情發生的十分蹊蹺,彷彿羅征知道他想要祭出浮土鍾一樣。

仰或說,他們這些大圓滿真神中有人將這個消息告知羅征了?

想到這裡,東方太清的目光很快落在了「天劍」身上。

東方太清一直對天劍的來歷十分懷疑,甚至曾當面質問過東方迎青。

但按個女人一直向著自己的夫君,守口如瓶,不肯透露絲毫!

若說可能性,天劍的可能性恐怕是最大的……

……

……

仙府之中……

阿福,宇太白,凈無幻等人聚在廣場之上。

豪門掠情:總裁大人極致愛 「準備好了嗎?」御神鋒盯著廣場中央問道。

廣場的中央,熏提著一桿長槍,修長的身體綳的筆直,迷人的臉蛋上略微有些緊張之色。

她輕輕點了點頭。

凈無幻伸手輕輕一捏之下,籠罩在仙府上的結界驟然消失,就像是一個漂亮的水泡瞬間幻滅。

當這結界消失的一瞬間,熏才是真正踏入了神域。

雖說仙府中的空間不小,可這些年來她們只能在仙府中活動,的確有些憋悶。

好在不斷地修鍊之下,熏終於證得神道,修成下位真神……

證得神道或許不是那麼困難,可是想要脫逃統御石板的懲罰,就太困難了。

為此宇太白親自走了一趟不周靈山,通過不周靈山借道,再潛入大衍之宇中。

對於宇太白而言,這是存在風險的,一旦被聖人截獲,他也很難全身而退,只是羅征失蹤這十年來,眾女對羅征越老越擔憂,宇太白也禁不住她們的央求,只能親自走一趟!

潛入大衍之宇后,宇太白從星尾那裡拿到了黃金血脈。

宇太白想邀請星尾回到神域,畢竟星尾原本就是神域之人,但星尾拒絕了。他現在這般狀態,即使回歸神域也是廢人一個,他更願意坐鎮在大衍之宇。

他將黃金血脈帶回來后,熏,寧雨蝶和蘇靈韻都看到了希望。

此前即使他們證得神道后,就能成為「平級生靈」不會被裂解還原成真元,可他們並不是通過正規手段進入神域的,依舊算是「偷渡」而來,自然會受到統御石板的懲罰……

有了黃金血脈后,情況自然不同了,所以三女都在刻苦修鍊。

原本熏的實力遠遠高於寧雨蝶,可寧雨蝶在修鍊塔中沒日沒夜的修鍊,竟迅速的追了上來,幾乎與熏差不多時間修成真神!

今日撤掉結界,就是為了讓兩女名正言順的踏入神域。

這結界撤掉后,時間海中的統御石板上再度浮現出光芒……

「噼啪!」

同時仙府的正上方一道湛藍色的閃電劃破天際,隨後天空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色掌印。

這情形竟與羅征偷渡那一次一模一樣。

熏看到頭頂上的巨大黑球后,目光微微一凝,長槍已悄然挺立。

「不要動,它發現不了你,」宇太白出聲提醒道。

熏抿著嘴巴點點頭。

她天性好戰,面對感覺有威脅的東西,下意識就想要反擊。

可這黑球中蘊藏的能量太恐怖了,她根本無法看透這能量是如何形成的,憑自己實力更加難以反抗……

那手掌在空中轉悠了幾圈,因為熏更換過血液,所以始終無法察覺出熏的方位。

「嗡!」

冷公主的霸道帥惡少 萌寶甜妻:總裁爹地請上鉤 不一會兒,這手掌迅速凝成了一個黑球,「啵」的一聲轟然炸開。

頓時化為無數黑色的棉絮,如同一張巨大的網朝著廣場籠罩下來。

當初羅征被這一層網纏了一個正著,一度讓羅征無法溝通體內世界,無法運用真元。

熏眼看著那大網籠罩下來,亦是無法避開。

就在這時,宇太白身形輕輕一閃,抓住熏的肩膀后,就朝著一側挪移而去,這大網自然罩空了……

「好了!沒想到無所不能的統御石板,竟能用這等辦法欺騙過去,霄聖真是聰明啊,」御神鋒嘿嘿笑道。

在神域中大部分真神眼中,最厲害的可不是東方純鈞這樣的聖人,而是那塊統御石板。

只要出得起神武幣,那塊石板就能主宰神域中的一切,比聖人可是厲害多了。

即使是聖人違反了統御石板的規則,遭殃也要服服帖帖的接受懲罰。

所以御神鋒看到熏在換血后,竟能將統御石板的懲罰規避過去,也是倍感驚異……

「這辦法並不是師尊想出來的,應該是鳩聖,」宇太白回答道。

御神鋒聳聳肩膀,目光望向修鍊塔隨即說道:「輪到下一位了!」

寧雨蝶就在不久前才證得玄冰神道,所以才會將「偷渡」的日子定為今天。

隨後宇太白直接打開了修鍊塔的大門,將寧雨蝶從中放了出來。

之前,羅念,蘇靈韻和慕茗雪等人已被安排在了修鍊塔的二樓,自然不會受到影響。

寧雨蝶自修鍊塔中走出之際就已經引動了統御石板的規則。

和熏一樣,天空中一道驚雷炸裂后,便出現了一隻黑色手掌,在宇太白的幫助下,她亦順利騙過了統御石板的懲罰。

「恭喜你們,可以在神域中自由行走了,」宇太白笑道。

寧雨蝶微微一笑,向宇太白輕輕點頭,「謝謝大師兄。」

熏的目光輕輕一閃,則盯著宇太白問道:「那我們現在能離開仙府了嗎?」

聽到熏的話,寧雨蝶臉上也流露出緊張之色。

這十年時間,羅征再一次音訊了無,她們心中自然充斥著擔憂。

雖說曾經她們與羅征也有過別離,可這次情況則有所不同,羅征是會見自己娘親之際忽然消失。

而宇太白通過一些途徑調查的消息,對於羅征非常不利……

「嘖嘖,用不著這麼著急吧!」御神鋒忽然嘿嘿笑道。

宇太白也是說道:「神域太大了,你們現在出去也不可能找到他,何況外出行走會遭遇很多危險。」

「那也不能呆在這裡什麼都不做,」寧雨蝶擰眉說道。

「也許,我們只能耐心等待,」宇太白輕輕嘆了一口氣,他也沒想到自己帶羅征前往含家祖地,就會將那些聖人們引來,最終便造成這般意外。 熏和寧雨蝶默默地對視了一眼,隱隱流露出失望之色。

兩女都不是蠻不講理的人,這些年她們雖然沒有離開神域,亦將神域的大概了解的差不多。

以她們剛剛踏入下位真神的實力,在一方大域中都寸步難行,更何況在神域中尋覓羅征?

就在這時一個淡漠的聲音傳來:「我不管你們打算等多久!反正我今天就要離開,現在就要離開!」

一襲藍衣的溪幼琴,從另外一扇門走出廣場。

而含九姨則跟在溪幼琴後面,那張柔媚的臉上有些無奈之色。

數年時間,溪幼琴也順利踏入中位真神。

雖然有含九姨的精心調校,但這等天賦也讓含九姨也十分驚嘆。

含九姨成立紫魂殿,招收那麼多擁有紫極陰體的女子,也未碰到如此有天賦的徒弟。

當然,這些人中必須將羅征排除在外,他是一個異類。

在含九姨眼中,溪幼琴就是羅霄為她精心準備的一塊璞玉,這幾年在仙府中精心雕琢也頗為有趣。

她甚至相信,用不了多久溪幼琴就能踏入大圓滿境,甚至封為亞聖也是有可能的。

唯一的問題就是溪幼琴太任性了,以至於含九姨絕大多數時間,都用來安撫她……

「唰!」

御神鋒一步踏出,已站在了溪幼琴跟前。

他的身材高大,懷抱著雙手,嘴角掛著一絲壞笑,「又沒有人攔著你,這仙府的大門是開的,你什麼時候都能走!」

溪幼琴仰望著御神鋒,雙眼之中孕育著憤怒。

權少的王牌寵妻 她在仙府中沒呆多久就開始後悔了,一直吵嚷著要離開,要去尋羅征……

有一次御神鋒真的放她離開的仙府。

可這龐大的瀧漩森林她根本走不出去。

那些巨大的樹木,草叢,小溪,河流彷彿都有腳一般,隨時隨地移形換位,時不時還有兇悍的巨猿路過,直接將溪幼琴嚇得半死,沒想到一路逃竄之下,又不知不覺的走到了仙府門口,

御神鋒將之變成了一座巨大的迷宮,他能隨意改變其中的路徑,溪幼琴哪裡離得開?

「嘩!」

紫色的道蘊自溪幼琴身上擴散而出。

「噌噌噌噌!」

四把長劍已將御神鋒圍住。

溪幼琴惱怒之下戮神劍陣已毫不留情的祭出,為首的佛皇劍更是向御神鋒當頭轟殺而來。

若是換了其他的中位真神,一旦被戮神劍陣圍住,怕是難有逃生之機,就算是上位真神也會陷入危機。

可御神鋒終究是大圓滿中的佼佼者,何況他掌控了瀧漩森林。

兩者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對手……

面對當頭轟殺而來的佛皇劍,他伸手輕輕一抓,那劍就動彈不得。

溪幼琴哪裡善罷甘休,佛皇劍瞬間化為一團紫氣自他手中逃逸,同時其他三劍則開始聯動,招招都要致命……

其他人看到這一幕,都已經習以為常,倒是沒有什麼反應。

含九姨倒是頗為樂意,這也算給不喜修鍊的溪幼琴免費找了一個陪練,而且是大圓滿級別的陪練。

就在這打鬥之下,廣場前端,仙府的正門口忽然傳來一道空間波動。

熏,溪幼琴還有寧雨蝶沒有感受到。

但含九姨,阿福,凈無幻都齊齊朝著門口望過去……

尤其是御神鋒,他已經與整個森林連為一體,對整個瀧漩森林的一舉一動都感知的十分細微。

在沒有任何徵兆之下,產生空間波動,這隻能是有人啟動了「艮」字令回歸了!

「咔嚓!」

御神鋒一陣走神之下,佛皇劍當頭轟在了他的身上。

紫氣所化的佛皇劍固然厲害,可御神鋒的肉身太堅韌了,根本無法造成實質性的傷害,這番轟擊之下御神鋒毫髮無傷,佛皇劍反而化為一團紫氣……

溪幼琴看到眾人的目光都望向仙府的門口,她微微一愣,問道:「怎麼了?」

隨後她也隨之扭頭,就看到一席青衫的羅征出現在了門口。

自溪幼琴進入仙府,所聽聞的消息都對羅征極為不利,她心中的挂念可是一直懸著。

好在她對羅征有一種幾乎偏執的自信!

只要她一天沒有見到羅征的屍身,就不會相信他隕落!

「夫君!」

溪幼琴第一個沖向正門口,她這般挪移之下,一連串紫氣伴隨在她周身。

「嘭!」

溪幼琴狠狠地撞進羅征的懷抱中,眼珠子就不爭氣的流淌出來,彷彿在這仙府中受盡了委屈一般。

其他人看到羅征回歸,臉上的表情也是各自不同。

「哦?短短十年,修為已經跟我一樣了,嘿嘿……」御神鋒撇撇嘴吧,臉上隱隱有些不服之色。

顧北所收的三個徒弟里,御神鋒一向以天賦最佳而自居,所以他第一次碰到這小師弟就要出手狠狠的教訓,他可不想凈無幻那麼好的心性。

實際上御神鋒也清楚,自己也在嫉妒羅征那妖孽一般的天賦,怕這小子總有一日超越自己。

現在看來這種擔憂已經是多餘的了。

十年跨入大圓滿真神,這可不僅僅超越了他御神鋒。

這麼多個神紀元以來都沒人能有如此速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