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人也算一個人物了,修行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來到最強戰神修鍊場的木星道場,一不小心掛了。

還是被嚇死的。

太丟人了,太窩囊了。

夏洛奇感覺這一層的風刃一刀一刀的劈砍席捲,一秒千萬下攻擊,夏洛奇的汗從額頭上下來了。

「咦,居然有人到了第二層,多少年了,沒出現過這樣的人物了,得去看看。」

一位紅衣少女在一葉風荷上端坐,睜開了明亮的眼睛,自言自語道。

這麼猛烈的攻擊,夏洛奇現在不再慌亂了。

因為有了剛才從定風珠中得到的明悟,知道空間法則在這裡是有效的。

夏洛奇閃念間,撕開一道空間縫隙,閃身進去。

果然,颶風不見了。

光怪陸離的次元比凡人世界差不了多少,一樣的洪荒,一樣的星辰破碎,日月滄桑。

帶着愛情離開你 只是這裡的星辰個個都拖著尾焰,彷彿一股來自宇宙深空的風無聲無息永不停止的吹拂著它們。

「莫非有風源在此?」

夏洛奇越來越好奇了。

閃身出來,夏洛奇感覺這裡的確是修鍊的好地方。

范武的不幸在於沒有發現颶風中的空間可以躲避休息。

或許他本人沒有空間天賦,或者說他在如此狂暴的颶風中心神不定,來不及感悟到這一秘密。

或許是因為自己的吝嗇,不願使用定風珠,失去了發現颶風中心破開空間的秘密。

不管怎麼說,這個秘密被夏洛奇給發現了。

「既然來了,不修鍊豈不是浪費?」

夏洛奇從這時起,才定下心來在颶風中修鍊。

秒攻,加速,加力,加方位……

颶風變幻無窮,招式繁多。

看似雜亂無章,其實層次分明,井然有序。

若是放慢了來看,風刃如龍般遊動,跟那款祖瑪青蛙吞蛇珠的遊戲一樣,到了面前就是一斧,或是一劍,或是一刀……

疊加了無窮無盡的風元素的能量。

夏洛奇的精神力徽章盾牌快被砸變形了。

意外的是,第一層的颶風攻擊沒有引起精神力諸多技巧元素的呼應。

這第二層颶風世界的攻擊竟然引動了靈物境精神力諸元的呼應。

武之道的力量、技巧、領域,加上文之道的才情、思辨、體識、靈識、文德……

緻密的攻擊壓力下,打亂了精神力文武之道間的藩籬。

原本銘刻在精神力徽章盾牌上的文道羽翎與武道之凸起融合了。

水乳交融的青、白、黑、紅等紋路似乎被風吹過一般,流雲舒展的在精神力盾牌上環形分佈,層次分明,光澤柔和。

靈物境之高階精神力文道武道融合開始了。

可惜還差文德之心尚未達成。

否則,這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當場就能將夏洛奇的精神力靈物境提升至靈元境!

夏洛奇並不知道自己如渾鋼璞玉般的被颶風蹂躪敲打後果竟然如此之好。

他現在想的是練習那徽章盾牌,是否能變形成鎧甲。

當然,范武那細甲早已被穿上。

夏洛奇怕死,當然怕死。

他怕的是無謂之死。

莫名其妙的丟了性命,多不划算呢?

所以,才會第一時間穿上范武的那件細甲。

但還不夠,必須要將自己那精神力徽章盾牌變形成鎧甲才算達到鍛煉效果。

這個白痴,他根本不知道精神力徽章凝形成鎧是靈元境才能辦到的事情。

這個愚蠢至極的傢伙竟然要在靈物境將徽章盾牌變成精神力神鎧。

但不幸的是,下一刻,他就完成了這件事。

因為,他選擇來到颶風之眼的第三層鍛煉。

當然,只是第三層邊緣。

這裡的風已經是固態的。

看不出流逝,那麼看出來的就是精神力徽章盾牌被碾壓成餅狀,碾壓成條狀,碾壓成流水狀,碾壓成了薄薄的衣服狀。

夏洛奇不怕,就當自己在做衣服,料子不夠,那就貢獻自己的精神力。

精神力元丹之海早已枯竭,他也不怕,有次元空間可以進去躲避休息恢復。

出來繼續……

如此這般,這精神力神鎧居然被他鍛煉成型了。

夏洛奇面目如神,眼光璀璨的在颶風中流光溢彩。

繼續叮叮噹噹的閃著細密的火光。

只是,這一次他無需來回挪移盾牌了。

穿上衣服即可。

深褐色的烙有細密雲紋的精神力神鎧要多拉風就有多拉風。

夏洛奇覺得還不夠,自作主張的外加而來一件披風。

白色的披風,附加的是武之道力之領域以及文之道才情與文思。

覺得還不夠,居然恬不知恥的做了一副頭盔面具。

深褐色的頭盔,暗紅色的面具!

無限黑暗年代 這個貨做完披掛整齊后,渾身冒著靈感小火星,在颶風中拉風。

忽然一隻芊芊玉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另一隻手點了他的要穴。 人在最帥、最得意的時候一定要小心。

因為下一刻你就有可能摔一個跟頭,倒一個大霉。

嚴重的時候還會要了你的命。

夏洛奇就是遇見了這麼一個尷尬。

欣喜於精神力徽章盾牌演化成了鎧甲。

冒險與抓住機遇讓夏洛奇破天荒的在靈物境就完成了靈元境的事情。

儘管他自己不知道,體內的飛天雲豹也懶得搭理他。

不過還是佩服這小子真是有狗屎運。

居然就這麼成了。

當然,夏洛奇內心的煎熬也是抵達了極限。

精神力元丹之海枯竭了又枯竭。

每一次進入颶風次元空間休整,一點一滴的從頭積累。

至尊醫妃:王爺,劫個色 從一天到三天,從三天到一個星期……

精神力鎧甲完成的最後一次修整時間竟然長達一年。

每一次休整,夏洛奇的精神力都被極力壓縮。

那些被第二層颶風擠壓錘打蹂躪而忽然貫通的文武之道這一次終於徹底融合了。

隱隱然有了些靈元境的感覺。

精神力顯得平和而極具韌性,靈物境的精神力還處於有形可具,有跡可循的境界。

現在,快要抵達靈元境時,絲毫感覺不到生硬,感覺不到有側重點。

也就是說,之前對手還能感覺到夏洛奇的精神力有針對性。

現在,這種針對性被隱匿了。

隨時可以變化,隨時可以調整。

意念一動,精神力即隨之變動。

精神力元丹之海中的水波顏色也統一了。

不再像靈物境時的七彩繽紛,波光閃爍,豐富多彩。

僅僅有些明亮,但不刺眼。

一種融合的美,一種均衡的整體感。

一種混成而大氣,不顯鋒芒而威壓更強。

飛天雲豹在沙灘上睜開了眼。

深深的吸了一口這種快要抵達靈元境的精神力氣息。

「這才舒服。」

然後繼續陷入沉睡。

颶風狂暴,似乎已是屋外的事情。

那位穿著紅衣服的少女拖著夏洛奇的白色披風。

披風拽著夏洛奇動彈不得的身體。

身體上穿戴者剛剛打造成功的精神力鎧甲。

像條尷尬的死狗一樣,被紅色少女拖進了一個庭院。

庭院中甬石鋪路,坑坑窪窪,高低不平。

要是走起來絕對有古樸的感覺。

但被人拖著走,那感覺就不好了。

夏洛奇的老腰啊,被搞的有些青紫了。

這些鋪路的庭院中的石頭似乎擁有無盡的風元素能量。

夏洛奇的穴道被封。

臉上帶著自己感覺得意拉風的暗紅色面具。

什麼也看不見,什麼也無法知曉。

可這近距離接觸的硌人的石塊卻是不時傳來一陣陣巨大的風能量衝擊。

宛如針灸一般。

夏洛奇的督脈從頭頸開始一直到腳踝,每一處都被這些石頭激發出來的混元風針刺入。

夏洛奇這個欲仙欲死啊!

偏偏丹田要穴被人封住了。

沒感覺啊,什麼也沒發現。

那人動手時一點感覺也沒有,很溫柔,很準確,很犀利。

夏洛奇能用到的詞都用到了。

就是不知自己為何會被人一招制住。

八零甜妻萌寶寶 拖了十幾公里,夏洛奇感覺自己的背幾乎不是自己的了。

體內氣感澎湃,全部擁堵在經絡中。

由於丹田要穴堵塞,氣血不流。

夏洛奇這個憋漲簡直要了命了。

比便秘還難受。

最後的感覺就是自己像一個人體氣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