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位舞蹈老師脾氣直率,她收弟子,必須先經過測試,然後在她那裡上一堂課,測試不合格或者上課不能讓她滿意的孩子,她就會毫不留情拒之門外,不再給第二次機會。

而且她從不接收托關係的孩子,這就促成了羅意凡與她的相識,當葉悠寒第一次將羅意凡帶到她面前的時候,羅意凡還不滿虛三歲,小小的,出眾的人兒一下子吸引住了老師的目光。

她當天就親自給羅意凡做了測試,結果當然是可喜的,老師評價說,羅意凡在舞蹈上的天賦,不是一般孩子可以比的,她願意教羅意凡,只不過,從此以後,學習上,葉悠寒必須全盤聽她的。

就這樣,小羅意凡開始了艱苦的舞蹈訓練,常常一天下來,躺倒在地上嚷嚷哪都疼,為了羅意凡的將來,葉悠寒只能強忍住心疼,堅持讓兒子去。

這些都看在羅芸眼裡,也讓她漸漸對上學產生了嚮往,她母親根本不可能有條件送她去幼兒園,所以那種羨慕的心情可想而知。

但她只敢藏在心裡,空閑的時候問一些關於學習的話題,那也是在葉悠寒上班之後,才敢這樣。

兩個小孩子空閑下來,羅意凡就把幼兒園的貼畫本或者作業拿給羅芸,教她怎麼做。一開始,羅芸還需要羅意凡一步一驟地教,但幾次以後,她就比羅意凡做得還好了。

羅芸似乎對細緻的手工活很有天賦,她貼的畫,讓羅意凡頭一次在全班同學面前被表揚了,為此,葉悠寒還送了他一個玩具,不過,她不知道貼畫是羅芸做的而已。

日子一天天過去,葉悠寒也在不知不覺中對羅芸產生了依賴,她和老公常常忙得腳不沾地,家裡確實需要一個人打理家務,照顧羅意凡,但她沒有多餘的錢去請保姆。

羅芸的到來,正好彌補了這一缺陷,小姑娘能幹、懂事,不到半個月,就會墊著小凳子幫葉悠寒炒菜了,家裡的電器產品也都能熟練運用。

好幾次,葉悠寒來不及回家,等她趕回來,小羅意凡已經吃得飽飽地在做功課,而羅芸則像個小大人一樣,一邊洗碗,一邊收拾廚房,餐桌上還放著熱氣騰騰的飯菜。

雖然只有最簡單的炒菜,但也足夠讓葉悠寒感動,這可是連他丈夫都做不到的事情啊。

思慮再三之後,葉悠寒決定給孤兒院院長打個電話,此時,羅芸已經在他們家住了兩個月左右。

接起電話,孤兒院院長一下就聽出了葉悠寒的聲音,她開口詢問:「葉女士,小芸在你那邊過得怎麼樣?她沒有惹禍吧?」

「沒有,小姑娘很懂事,院長嬤嬤,我想問一下,小芸的親生父母有沒有來找過她?」

「小芸的戶口不在這裡,警方找過她的親人,說是母親和父親都不在了,也沒有人肯收養他。」

「是小芸的哪個親戚?」

「我不是很清楚,也沒見過,聽警方人員說,這位親戚很和善,也很同情小芸家的遭遇,只不過他自己條件太差了,養不起小芸。哎!葉女士,您不會是不願意收養小芸了吧?」院長語氣中帶上了焦急。

葉悠寒馬上否認,說:「不是的,院長嬤嬤,我只是想更加了解小芸的家庭狀況,因為小姑娘老是在我耳邊說,她要去找媽媽,這讓我很困擾。」

「哦,葉女士,小孩子思念母親是正常的,時間一長就會好,那您什麼時候來辦理小芸的收養手續?」

「這個不急,讓小姑娘再在我這裡待一段時間,你幫我關注一下警方那邊的信息,如果確定小芸沒有任何親戚可以收養她,我再辦理收養手續還來得及。」

「那……好吧,葉女士,我幫您關注著,小芸就拜託你們家了,謝謝。」

「沒關係,我也很喜歡小芸這個孩子,會好好照顧她的,院長嬤嬤你放心吧。那麼我還有事,先掛了。」

「好。」

掛下電話,葉悠寒陷入沉思,她的丈夫在旁邊問:「院長說什麼了?」

「小芸父母可能都亡故了,警方只找到她一個親戚,但這個人不願意領養她。」

「那我們就把領養手續辦了吧,不要再拖了,有小芸在,意凡不是也有人照顧嗎?我覺得她很適合我們家。」

「你說得倒輕巧,就你現在那點工資,給意凡交了舞蹈學費就所剩無幾了,我還得管他學校里的學費,多養一個孩子,我們有這個經濟能力嗎?」

縱橫諸天小門神 「慢慢來吧,我們可以讓小芸上相對普通一點的學校,馬上兩個孩子上了小學,負擔就會輕很多,九年義務教育結束之後,意凡應該也可以參加演出了,到時收入不久多了嗎?」

丈夫的話一下讓葉悠寒跳了起來,她指著男人鼻子罵:「你腦子進水了啊?居然想讓兒子幫你掙錢?!意凡現在訓練有多辛苦,你又不是不知道!初中畢業以後,他還要繼續讀書,高中學業那麼緊張,哪來的工夫給你演出掙錢!我可告訴你了,要留下羅芸可以,但絕對不能影響意凡的發展,她的學費,你必須給我另外掙出來!」

「好,好,我努力,行了吧?」羅意凡的父親也是很無奈,躲到一邊抽煙去了。

但下一秒,煙頭就被葉悠寒一巴掌打在地上,她雙手叉腰站在丈夫面前繼續吼:「從今以後,煙不許抽了,省錢!」說完,就氣沖沖走出房間,留下男人獨自嘆息。

這個男人其實並不太贊成葉悠寒的培養方式,超出承受能力範圍外的經濟壓力,讓他顯得比實際年齡老了好幾歲。

但他拗不過妻子,從結婚那天開始,他就一直在退讓,即便心累,也只是自己默默承受,從不當著葉悠寒的面說,因為他知道,葉悠寒比他更累。

他是個好男人,不管是此刻還是未來,他都對葉悠寒很好,當葉悠寒用惡毒的方式扼殺羅芸愛情的時候,他也不離不棄地站出來替妻子承擔責任。如果沒有他,也許在羅意凡離家出走的十年間,葉悠寒就已經瘋了。 回到現在,羅意凡一家五口已經準備完畢,踏出了家門,早晨空氣清新,小區里也沒什麼人,羅冬閔和羅夏閔像兩隻快樂的小鳥一樣東奔西跑,沒有片刻安分。

羅芸想要跟著他們,卻被羅意凡一把拉住了,他說:「放心吧,孩子們不會有有事的,我看著呢。」

「可是……」

羅芸想說什麼,羅意凡朝她擺擺手,俯下身問走在自己身邊的羅毅筠,「小筠,你這次考試成績那麼好,想要什麼禮物?」

「我要一個媽媽脖子上一樣的掛墜,我想掛在我的床頭。」

「就是那個兔子金鑲玉嗎?」羅意凡問他。

羅毅筠用力點了點頭,說:「嗯!」

「為什麼呢?」

「因為那代表你的愛。」看似不大的羅毅筠,已經非常懂事了,他想得也比兩個弟弟要多得多。

他拉過羅意凡的右手,攤開手心,指著上面一道很深的疤痕說:「這是當初你在羅雀屋保護媽媽時,留下的印記,我知道爸爸很愛很愛媽媽,也知道你們經歷的一切,所以,我希望自己也能得到爸爸的深愛,也能像爸爸一樣去愛媽媽和弟弟,爸爸說過,我是這個家的男子漢,要保護家人對嗎?」

「是,我說過。」羅意凡蹲下身體,平視羅毅筠的眼眸,淡淡地說道。

「那麼爸爸願意給我買個一樣的兔子嗎?」羅毅筠問道。

「兔子還代表了什麼?」

「奶奶。」羅毅筠老實回答,他從小是羅芸母親幫著抱大的,所以有一份特別的感情,「奶奶是屬兔的,我想她。」

羅意凡沒有接話,只是摸了摸羅毅筠的頭,回頭對羅芸露出了一個微笑。

「好,爸爸今天就陪你去定做,一定做一個一模一樣的。」

「謝謝爸爸。」

單手抱起羅毅筠,讓他勾住自己的脖子,另一隻手拉住羅芸,羅意凡帶著兩個人向冬閔夏閔的方向走去。

兩個小兒子此刻正在一片花圃旁邊玩捉迷藏,見到爸爸抱著哥哥,立刻跑過來,搶著要抱抱。

羅芸低聲安撫了幾句,羅意凡對妻子說:「今天開心,我開車帶你們去遊樂園,讓冬閔夏閔好好玩玩。」

「好。」對於羅意凡提出的建議,羅芸總是欣然接受的。

「小筠,到了遊樂園你來帶隊。」羅意凡放下大兒子,說:「帶弟弟們去玩,負責保護他們的安全,能行嗎?」

「可以,爸爸放心!」羅毅筠立刻大聲保證。

羅意凡拿出皮夾,想要從中抽出錢來給羅毅筠,羅芸趕緊一把攔住他,說:「不能讓小孩子花慣錢。」

「姐姐,小筠不是個亂花錢的孩子,我讓他負責帶弟弟玩,當然要給他買東西的錢嘍,要不然你讓他怎麼帶隊?放心吧。」

可是羅意凡話音剛落,羅毅筠就接上了,他解下背上的小書包,摸索了一會兒,從中掏出自己的鉛筆盒,像變戲法一樣,拿出了一張一百元紙鈔。

羅意凡問他:「這個是哪裡來的?」

「我不敢說。」羅毅筠躊躇著,羅意凡不免沉下臉,羅芸看到趕緊蹲下身對兒子說:「小筠,快跟爸爸說實話。」

「我不敢說不是因為爸爸,而是因為媽媽。」羅毅筠低下頭嘟囔著。

「為什麼?」

頓了頓,羅毅筠才再次抬起頭來,他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懊惱,這引起了羅意凡的好奇心,稍微用一點心思,羅意凡觀察著大兒子,很快,他心裡就有數了,嘴角也掛上了微笑。

但他不會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等著羅毅筠自己坦白。

「爸爸給的零花錢總是很多,我花不完,就偷偷存下來了。」

「呼,原來這是你存下來的錢,嚇媽媽一跳。」羅芸鬆口氣,放開兒子。

羅意凡說:「姐姐,不是這樣的。」

「嗯,這個確實不是我存下來的錢,多出的零花錢,我都攢著買爸爸的演出門票了,只要你在附近演出,我就會去看,當然都是瞞著媽媽的,因為她會過分擔心我。我很想學舞蹈,也跟媽媽說過,但找到的舞蹈老師都說我骨頭已經長硬了,不好學,所以勸我放棄。」

「我知道,自己沒有爸爸這樣的天賦。但還是想學,所以就每天一個人躲在房間里學爸爸舞台上的樣子,那些爸爸給媽媽錄下來的現場視頻,我也看了很多很多遍。可就是學不像,這讓我很難過。」

說著,羅毅筠好像做了錯事一樣看向羅芸,「媽媽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瞞著你的,只是因為不想讓你擔心,真的,我……」

「爸爸,我們知道哥哥為什麼道歉,你看!」

羅毅筠說道這裡,羅冬閔和羅夏閔好像想到了什麼,一起跑過來,一個去掀哥哥的褲腿,另一個拉住了哥哥的手,把他的袖子卷上去。

嚇得羅毅筠差點叫出聲,在露出來的地方,羅意凡夫婦看到了扭傷和青紫的痕迹。

羅芸一下子眼淚就出來了,抱住羅毅筠趕緊替他揉。她最心疼這個大兒子,因為他吃的苦,要比兩個小兒子多得多,羅芸一直認為,這些苦難都是自己的任性造成的。

「小筠,你太亂來了。」

羅意凡也忍不住訓斥了一句,有些心疼,早在幾年前,羅毅筠就學會了自己做很多事情,不再需要母親和保姆的特別照顧,所以羅芸才沒有發現他的異常。

「舞蹈是要按照老師指導來練的,你這樣只會受傷,爸爸可以教你。」

「可是爸爸太忙了,一年到頭都沒有幾天可以好好休息,我捨不得爸爸為我操心。這個錢,」羅毅筠再次把拿著錢的手伸到爸爸面前,說:「有一次我在超市門口看到商家促銷舉辦的舞蹈比賽,有現金獎勵,於是我就壯著膽子去了,本來以為只是歷練歷練自己,沒想到跟著爸爸演出錄像里學的舞蹈,居然拿了第一名,所以,他們就給了我一個禮盒跟一百塊錢,諾,都在這裡了。」

把錢塞進羅意凡手心裡,羅毅筠又從書包里拿出小小的禮盒,裡面是個剃鬚刀。

羅夏閔還在邊上打岔,「我看到了哦,那天的電視里,哥哥的演出場面播放出來了,我和冬閔都看了,就瞞著媽媽。」

「你們……」羅芸氣結,隨即扶額嘆息,被羅意凡一把抱住肩膀。

羅毅筠繼續說:「我可以用這一百塊帶兩個弟弟玩得很開心了,上次我們跟保姆阿姨一起去小區附近的社區遊樂場,只用了二十塊,所以不需要爸爸再給了。」

「你是不是把兒子教得也太摳門了?」羅意凡小聲在姐姐耳邊嘀咕,換來羅芸的抱怨。

「你掙錢容易嗎?要養活我們母子四個,小筠能有這種想法是好事。」

羅意凡把一百元重新還給兒子,然後再掏出幾張鈔票塞進兒子手心裡說:「大遊樂園的門票貴,你手裡那些還不夠你們三個的門票錢,這些你拿著,等一下帶弟弟好好玩。爸爸問你,你真的想學舞蹈,不怕吃苦嗎?」

「不怕。」

「那好,從今天開始,爸爸親自教你,咱們從最基礎的開始,爸爸出去演出,你就跟著我寄回來的錄像學,不是媽媽抽屜里的那些,我會另外給你錄,冬閔夏閔,你們負責監督哥哥好嗎?」

「好!」兩個小兒子異口同聲回答。

這令羅芸想起了羅意凡小時候的樣子,皺起了眉頭,「意凡,小筠都已經13歲了,能行嗎?」

「只要他肯吃苦,就能行。」羅意凡回答得很肯定,羅毅筠也擺出很有自信的樣子,羅芸只好收聲,但她的目光依舊盯著兒子青紫的地方瞧。

羅意凡知道她的心思,輕輕拍了拍妻子肩膀,幫兒子拉好褲腿和袖子,帶著他們朝車庫走去。

一路上,羅毅筠走走停停,很開心地擺出他學的那些動作給羅意凡看,而羅意凡則頻頻點頭,不斷鼓勵他。冬閔夏閔因此更加興奮了,也在旁邊跟著學,滑稽的動作逗得幾個人哈哈大笑。

——

冥冥之中,過去和現在總是那麼驚人的巧合,過去的街道上,羅芸正跟著葉悠寒前往孤兒院,小羅意凡跟在身後,一副興奮的樣子,做各種滑稽動作給母親姐姐看,一路上因為他,羅芸也開朗了不少。

他們不是去送回羅芸的,而是去辦理收養手續,孤兒院反饋說,羅芸在城裡的親屬只有一個,但那個人根本不願意收養小姑娘,所以,葉悠寒可以放心的跟羅芸辦理收養手續了。

當然那個所謂的親屬就是羅芸的繼父,警方調查他的時候,羅芸母親的狀況很糟糕,無法接受詢問,警方只好聽取他的一家之言,而且他根本就沒有給小羅芸辦戶口,羅芸的親生父親又不知去向,警方查不到有用的信息。

見到孤兒院院長,羅芸馬上撲進了她的懷裡,院長媽媽是除了母親之外最好的人,也最照顧她了。

葉悠寒與院長談了十幾分鐘之後,將一部分手續辦妥,剩下的手續,需要葉悠寒親自到相關部門去辦,鑒於她工作實在太忙,又不太好請假,院長嬤嬤自告奮勇說:

「葉女士,剩下的手續您要是實在沒有空,我這邊可以幫您去跑腿,只要到時您過來簽個字就行,成嗎?」

「那樣最好了,還有小芸的戶口,也要麻煩您這邊多幫忙,她現在上戶口難嗎?」

「不難,我會去相關部門跑一趟,然後給您反饋信息,就這兩三天,我打電話給您。」

「謝謝院長嬤嬤,我現在要去上班,您能不能讓小芸跟意凡在這裡待半天,幫我照顧一下,我晚飯之前會來借。」

「沒事,放我這裡就行了,中午我給兩個孩子加小灶,放心吧。」

「太謝謝了,小芸,照顧好弟弟,知道嗎?」葉悠寒道謝之後,對羅芸說。

看到羅芸用力點了點頭,她才拎起包,跟著院長一起將兩個孩子送到休息的地方,然後匆匆去上班。

今天是星期日,葉悠寒加班不用太晚,等她走後,羅芸熟門熟路的拉著羅意凡來到孤兒院小小的遊樂場說:「意凡,我們在這裡玩吧。」

「太小了,而且那個地墊好臟。」羅意凡嫌棄地說,此時院長已經走開了,她還有很多事情要忙,不過,她安排了一個阿姨跟著羅芸與羅意凡。

聽到羅意凡的話語,阿姨馬上蹲下身體說:「不是臟,地墊使用舊了,上面的印記擦不掉才會這樣。」

「那這裡有好玩的玩具嗎?」羅意凡問。

「有啊!你乖乖地跟著姐姐,我去隔壁教室給你拿,成嗎?」

「有些什麼?」

「嗯,小木馬、皮球、機器人,這些你喜歡嗎?」

「湊合著吧,我要皮球。」羅意凡大聲提出要求,一點也沒有難為情的樣子。

阿姨把他的手交到羅芸手裡,說著「等一下哦。」人就朝著隔壁小教室走去。

羅芸問弟弟:「意凡,你為什麼要皮球,不要機器人?」

「因為皮球可以跟姐姐一起拍啊!我才不要一個人玩呢!」

看著他昂首挺胸,一副我最聰明的樣子,羅芸開心地笑了,小羅意凡始終那麼在意她,這讓她感受到了溫暖。 那一天兩個人都過得十分開心,中午時,院長媽媽還讓他們在自己辦公室里一起吃飯,羅意凡強行把一個大雞腿塞進姐姐碗里,看著她吃完,小小男子漢的臉上才露出笑容。

看著羅意凡如此喜歡羅芸,孤兒院院長也鬆了口氣,她問羅意凡:「你喜歡姐姐什麼?」

「她會做飯給我吃,會陪我聊天,會在生氣的時候任我發脾氣,還會安慰我,這些除了做飯之外,媽媽一樣都做不到,媽媽只會一天到晚趕著去上班,回家就老是罵我。」

羅意凡的一番話,讓院長剛剛變晴的臉色,瞬間又暗沉下來,也難怪,才六歲多的羅芸,葉悠寒就讓她在家做飯給兒子吃,難道不怕闖禍嗎?

她心疼地看了一眼羅芸,拉過小姑娘的手,放在自己膝蓋上,繼續問羅意凡:「姐姐在家做飯你媽媽不擔心嗎?」

「不擔心啊!因為姐姐可能幹了,她第一天到家裡,就幫媽媽摘菜,那菜葉子,比媽媽擺得還整齊,而且姐姐說,她在自己家的時候,常常幫著做飯,還照顧弟弟,就是姐姐老說要去找親生媽媽,讓我媽媽很不開心。」

「你媽媽不開心會凶姐姐嗎?」

「嗯……不會。」羅意凡眼梢看到羅芸在偷偷朝他擺手,趕緊將到嘴的話咽了回去,改口說:「媽媽希望姐姐能住在家裡。」

「那就好,意凡,你媽媽不在家的時候,你做什麼呢?」

「我嗎?我是姐姐的小老師。」羅意凡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一臉得意,轉頭問羅芸:「姐姐,你告訴院長媽媽,我是怎麼教你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