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個地方不愧是南天都最大的酒樓,做的東西十分的可口,就連高寒都忍不住多吃了幾口

不過依舊是十分的昂貴,只是這幾個菜,就花掉了高寒一百塊武石,畢竟是南天都,寸土寸金,光是這個地方,就不是一般的武者能夠進的來的。

高寒看了,裡面根本就沒有什麼平民百姓,生活的全部都是武者,他們卻如同外面的老百姓一樣活著。

低級武者,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只不過他們種植的都是低級的靈草。

那靈草接出的果實,是供那些高級武者食用的,而高級武者也會給他們所需要的武石。

高級一點的武者就出去獵捕凶獸,妖獸等,然後那些肉食也是供高級武者食用的。

幸好,除了煉體武者,鍊氣武者的食量並不是太大,而且修鍊到一定的地步,即使是一年兩人不吃東西,也不會有太大的關係。

要不然,即使再多的食物也供不上整個南天都。

正在高寒兩人吃的正帶勁的時候。一雙筷子忽然偷偷的從上面伸了下來,然後夾走一塊妖獸的肉,慢慢的上去。

不過,高寒的感覺這麼靈敏,這麼可能瞞過他呢?

「我說,朋友要想吃的話就光明正大的吃嘛,何必這麼偷偷摸摸的呢?」高寒淡淡的說道。

景天拿著筷子忽然出現在高寒的面前:「嗨嗨,還是高寒兄弟你聰明,而且心地好,多麼美妙的肉啊!」

說著。景天一臉享受的咀嚼起來,後面劍驚天也跟著顯現出身影來,手中的紫色寶劍放在景天的脖頸之上。

「我說景天,你也應該長點心了吧,你這次又花掉了我一千塊武石,我身上的武石讓你花掉一半下去!」劍驚天冷冷的說道。

景天剛剛還在享受,現在有絲絲尷尬的說道:「額,這個,驚天兄真是對不起。可是,這次咱們明明是平手啊,不該我花錢啊!」

劍驚天一臉的憤怒:「難道我就該花錢嗎?」

「我也是好多天沒有吃東西了好不好?」景天也有些憤怒。

高寒無奈的看著景天:「不對啊,我記得你手中跟我一樣。同樣有著數十萬塊武石才是,怎麼會沒有了呢?」

說到這裡,景天有些尷尬:「這個……不好說啊……」

劍驚天將紫色的寶劍收回,淡淡的說道:「還是由我來說吧。這傢伙去了南天都最大的妓院,那裡有化真一重到合靈強者的女人,她們都是一些**蕩婦。在那裡玩樂,價錢十分的昂貴!」

景天沒有空聽劍驚天在那裡說話,而是在桌子上和林劍騰還有小丑搶起東西來。

小丑正向最後一塊肉食發起衝刺,結果沒想到,小丑怒了,一口寒氣就像景天的臉上噴去。

景天猝不及防之下,臉上居然開始結冰,但是景天畢竟是修為強大,身體之中的真氣微微一震,臉上的冰就散落了一地。

「這個小傢伙是什麼玩意,居然會吐冰,不過,我是不會放棄這塊肉的!」景天的速度連成一條線,只不過是瞬間就將臉上的冰給震開了。

隨後,筷子上的肉就向嘴中送去。

「最後一塊肉是我的,我自從這道菜上來,只不過吃了兩塊而已!」高寒說著,筷子一動,就向那塊肉加去。

劍驚天看的是一陣心熱:「我也來參加吧!」

於是,這三人居然開始爭奪那塊肉,筷子不斷的變換,最後三人一起使力,那塊肉居然飛向了空中。

那裡是二樓的位置,一雙筷子一下就夾住了,並且送往嘴裡:「各位為了這塊肉如此傷感情,不如就交給我如何?」

那人慢慢的站起身來,高寒一開,臉上露出了微笑:「蝟麟公子,好久不見,沒想到你也突破了!」

將肉夾走的人正是蝟麟公子,他站起身來,微笑的看著下面的幾位:「久違了,劍豪,逍遙,高寒,還有呢,林劍騰!」

「哦……原來是刺蝟啊,你怎麼這時候才來,我都等你好多天了!」景天一看到來人,哈哈大笑著沖了上去:「快快快,告訴我你面前到底有什麼東西吃?」

蝟麟公子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好吧,想吃什麼儘管過來就可以了,上一次獲得第一名的獎勵我還沒有花完呢!」

「切,這次我的目標是第一豪,到時候那獎勵我嚇死你!」景天一邊胡吃海塞,一邊鄙視蝟麟公子。

蝟麟公子無奈的一笑:「我想說的並不是我得了第一名,而是說那二十萬塊武石,我到現在還沒有花完,剛剛你們說話我也聽到了,不到半年,幾十萬塊武石,我也真算是服了你了!」

這時候,高寒等人也從下面走了上來,高寒對著蝟麟公子抱拳拱手:「好久不見了,蝟麟公子!」

蝟麟公子看到高寒也是笑了笑:「古迹一別,高兄的修為居然提升的如此之快,看來這次的目標也不單單隻是公子級別啊!還有,叫我刺蝟便可,他們都是這麼叫的。」

「驚天兄,你是老牌的豪級武者了,這次不會是去闖那個東西吧!」刺蝟對著劍驚天說道。

劍驚天點了點頭:「上一年就想要闖闖,只不過居然規定只有合靈武者才有資格進行,今年終於成功了!」

「你們說的到底是什麼?」高寒有些詫異,他們兩人在那裡打啞語,自己根本就聽不懂。

刺蝟微微一笑:「忘了高兄是第一次來,不過這種事情還是暫時不告訴你為妙,比完了賽自會知道的!」

眾人吃完之後,從那家餐館出來,刺蝟直接去易武閣了。

雪國滅掉靈國之後,易武閣也和鄭家接觸過,鄭家也不敢對之怎麼樣,還是再雪國中心建築。

來到南天都之後,高寒發現鄭家的選擇是明智的,沒想到在南天都最大的拍賣行還是易武閣,而且標誌與雪國的那個一般無二,一看就知道是一家的。

具景天等人說,易武閣是南天都的城主的產業,在南天都還沒有幾人敢於找易武閣的麻煩。

高寒幾人沒有去,而是找客棧去了,還要在這裡呆幾天,如果不找個安身的地方怎麼行。

隨意找了一家客棧,就與林劍騰兩人住了進去。

至於景天與刺蝟他們暫時還沒有事情,公子稱號的人到最後幾天才有事情呢,在那之前他們只要等著有人挑戰就好了。

第二天如約而至,高寒與林劍騰早早就出來,在那個角斗場外等待。

當凌晨六點的時候,一隊隊合靈武者終於從遠方過來,後面跟著幾個合靈強者和合靈七八重的武者。

最後兩個身穿著黑色武袍的武者,他們的胸口有著南天兩個紋字,修為波動比那幾個合靈八重武者還要高。

但是,這裡是南天都,這種修為的人這幾天高寒看了不少了,不過,胸口上那兩個南天兩字可是萬分難得了。

據說那兩個字是百年蠶絲編製而成的,在南天都代表著身份,代表著地位。

那一對對合靈武者分別站了兩排,直通角斗場的中間大門,那兩扇大門是由特殊的金屬製成的,高寒曾經試著推動那兩扇大門,結果大門紋絲未動。

「那兩個人就是比賽場的守門者?」這時候,高寒旁邊有兩個人在竊竊私語。

「不錯,他們是孿生兄弟,左胸紋著南天的是大哥,左靈,相反的是兄弟,右靈……」

這兩個人居然只是守門者,看樣子完全由合靈巔峰的實力,就算是林振東也不是其中任意一人的對手吧。

很難想像,那個曾經稱霸滄域的魔魂宗到底有多麼強大,那七十二鬼將,三十六魔帥之上是不是還有什麼高手存在?

那兩人大步流星的來到那金屬製成的大門之前,分兩邊站立,運氣於掌,簡簡單單的這麼一掌,一陣強烈的風呼嘯而過。

那兩扇門在那一掌之力下居然開始緩緩的打開了。

這左靈和右靈出手的時候,高寒才發現,兩人居然只有一隻手臂,左靈擁有左臂,右靈擁有右臂。

他們神色淡然:「現在,觀戰者由右邊走,參展者由左邊進去!」

高寒向後面看去,在門的旁邊兩隻黑洞洞的洞穴,裡面點點微微火焰,但是好像起不到什麼作用。

高寒裝著膽子和林劍騰向左邊走去,而那些觀戰者則是向右邊瘋涌而去。(未完待續。。) 我叫孫進。記得我當時才18歲,剛剛高中畢業,18年來一直是父母心中的乖娃娃,老師心中的好學生。並且我也不辜負大家的期望,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CQ大學。不過實際上我也有祕密,就是我在高三的時候交了個女朋友,叫周心茹。一直沒敢跟人說,我們在學校裏都裝着是普通朋友關係,每次約會都是偷偷摸摸,本來我打算高中畢業就跟父母公開我們的戀情,可沒想到的是我女朋友這次高考因爲生病卻名落孫山。小茹家在農村,家裏比較困難,可能沒有錢讓她復讀了。這下我只覺得頭痛無比,要是跟我父母說了的話,以他們那種老古板的知識分子的個性,他們絕對會反對我跟一個大學都沒考上的女孩交往。

在得知我考上CQ大學的時候,我父母高興的無以復加,除了請家裏的親戚朋友大吃了一頓外,居然給我買了個《幻世》遊戲的頭盔。這可讓我大吃一驚,要知道,我父母怕影響我的學習,平常是絕對不准我玩遊戲的,記得我12歲那年偷偷的從網上下了個小遊戲來玩,被我老爸知道後,打了我一頓不說,還把家裏的電腦給砸了。嚇的我從那以後再也不敢提“遊戲”這兩個字。

正好我在正爲小茹的事煩惱,到遊戲裏去放鬆一下也好。當我進入遊戲的時候,立時就被遊戲那種真實感震撼了,想不到一個遊戲竟然可以逼真到這種程度。從那以後,我就愛上了幻世這個遊戲。

二十多天下來,我練到了60級,在遊戲裏結識了不少朋友,也暫時忘了眼前的煩惱。

一天,我和幾個朋友正在殺一個70級的小BOSS,正殺的高興。卻突然有四個人衝過來,不問青紅皁白就殺向我們,明目張膽的搶我們的BOSS,這四個人都是75級左右,我們五個新人當然不可能殺的過他們。

正當我們垂頭喪氣準備放棄的時候,卻聽見一聲“住手!”

我們一看,前邊走來一個人。這個人一身鎧甲金光閃閃,個子不高,空着手。

這個人好象一點也不怕那四個搶我們BOSS的人,我們幾個都很擔心,只看見他空着手,什麼武器也沒拿,怎麼打的過四個人呢。

“竟然厚着臉皮搶新人的BOSS,你們星夜天空的人都如此不要臉嗎?”那個幫我們的大哥說道

“關你屁事,上!”一個搶我們BOSS的武士帶着人衝了上去。

我們都嚇的差點不敢看了。可是讓我們吃驚的事發生了,那個幫我們的大哥手裏突然多了把金光閃閃的大刀,然後就看見那幾個壞人被那個大哥一刀一個幾下就殺的回程了。

“你們沒事吧?”那個大哥走過來問。

好特別的一雙眼睛啊,他的目光很溫和,讓人感到很親切、很有安全感。他的個子明明比較矮小,但是卻給人一種山嶽般的氣勢。

“沒事,謝謝你,大哥。”我答道

“恩,小BOSS還沒暴,我幫你們吧。”

讓我們更吃驚的事發生了,只見他發出一道半月形的刀氣擊中小BOSS,小BOSS一下暴了,那個小BOSS這時還有2/3的血啊!

一刀!只一刀!就把我們打了半天卻只打掉一小半血的小BOSS暴了。我們幾個驚的半天合不攏嘴。

“來!拿去。”這位大哥把小BOSS暴的裝備和材料遞到我們面前。

“啊、啊?哦,好、好的,謝謝大哥。”我們回過神來

“呵呵,沒什麼,加油吧,小兄弟!再見。”

“黃色風暴”我這時注意到他的名字。

“等等,風暴大哥!”我看着這位大哥好象要離開。

“有事嗎?小兄弟。”那個大哥問。

“我、我想加入你們幫,可以嗎?”我突然有種很想入幫的衝動,不過我很擔心,現在的幫會都很少收級低的新人。

果然,風暴大哥眉頭一皺。糟糕,不行嗎?

“你是中學生嗎?”風暴大哥問。

“不,我們都是大學生。”後來我們才知道,情義天下是不收中學生的,因爲怕影響他們的學習,風暴大哥真是好人啊!

“那好吧,我叫黃色風暴,歡迎加入‘情義天下’!”他向我伸出手來。

“我叫‘日月劍’請多指教。”我連忙握住他的手。

我的幾個朋友也耐不住了,紛紛要求加入情義天下,風暴大哥都同意了。太好了,我們也算是有組織的人了。

來到情義天下總部,喝!好大的一座樓啊。風暴大哥把我們領到二樓,一個房間前,房間上面寫着“裝備庫”。他打開門,道“你們進去選一套裝備吧!”

原來加入情義天下的新人都可以到裝備庫選擇裝備,我們幾個欣喜若狂。《幻世》裏邊的裝備暴率極低,我們幾個全身幾乎都是白裝備。進入屋裏,才發現裏面的架子上密密麻麻的擺滿了各種裝備,從頭到腳,從武器到首飾,什麼都有。我們幾個就像劉姥姥逛大觀園一樣,拿了這件又丟了那件,不知道拿什麼好。

後來又得知在幫裏只要每天超過6小時在線,就可以有200兩銀子的月收入。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玩遊戲這麼久,全部財產也才500兩,看來我們加入情義天下真是一個英明的決定!

在幫裏我又認識了不少新朋友,一次,聽幫裏的朋友在談論風暴大哥,過去一聽,才知道原來風暴大哥以前爲了一個女孩子單槍匹馬去挑戰人家一個幫派,真是了不起的人啊!想到自己,連有女朋友都不敢讓人知道,我還是男人嗎!?我不由的慚愧萬分。

晚上,我毅然帶着小茹回到家裏。打算要是父母不同意我們交往,我就搬出去,自力更生。可是想不到我家裏的兩個老古板看到小茹後居然非常贊成我們在一起,並說由他們出錢讓小茹復讀一年。那一刻,我被幸福的感覺擊暈了。。。。。。

從那以後,我暗暗發誓,一定要做一個象風暴大哥那樣敢做敢當的男人。

如果有人今天問我,是什麼原因使我成爲共和國海軍上將,我會回答是一個人,我不知道他的真正姓名,但是我卻永遠不會忘記那個讓我真正成長起來的名字——–黃色風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