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個念頭一冒起,馬上被她摁了下去。

一個六級武者,比自己還弱呢,憑什麼?

“你吃一些我給你的食物。”林洛忽然道。

“嗯?”

張楚楚一愣,有些看不懂林洛的操作,忽然要自己吃東西幹嗎?

這可是存着過日子的。

不過她還是取出了一小盒罐頭,吃了幾塊肉。

“你……你……”

頃刻間,她瞪大着眼睛,指着林洛,有些難以置信。

“你是那個神農菜系的創始人?”

火遍華國,官方都預定的神農菜系,她自然也聽說過,也嘗過。

只是關於林洛的消息她們家族一直查不到。

她只聽說各種關於這位的‘傳奇’。

沒想到,神農菜系的創始人竟然就在自己眼前。

“我不太喜歡這個稱呼,顯老。”林洛調侃道。

神農菜系,如今在華國飲食界的地位,幾乎是食物鏈頂端了。

尤其是武者,特別追捧。

畢竟,吃這些對於他們的武道根基,大有裨益。

簡直就是靈丹妙藥。

“相信我嗎?”林洛再問。

張楚楚呆呆的點了點頭。

她都不知道自己爲啥要點頭。食物和實力有啥關係嗎?

可她就是鬼使神差般的答應了。

因爲她覺得,林洛從頭到尾表現都很淡定,這樣有前途的一個人,也不會傻到送死。

或許,林洛還真有別的辦法通過。

“那走吧!”

林洛二話不說,向着迷霧繼續前進。 張楚楚不知道自己爲什麼稀裏糊塗就跟着這個男人走了進來。

迷霧之中,獸吼陣陣。

只聞其聲,不見其身。

好幾次都把張楚楚嚇得差點叫出來。

她已經跟着林洛在這裏面左右橫跳,迂迴反轉了四五個時辰了。

“喂,林洛,你究竟會不會走啊!”

張楚楚嚴重懷疑林洛在裝鎮定,她本以爲林洛有什麼特殊辦法。

結果就是帶着自己亂轉悠。

和空氣鬥智鬥勇?

“跟着我就是了,別說話。”林洛小聲提醒道。

張楚楚感覺自己就像個傻子,兩個人時不時低聲嘀咕一下。

但是半天了,連一隻發狂異獸都沒見到。

這是靠運氣過迷霧?

兩人就這樣走着,時不時反覆橫移,七進三退的。

不知道還以爲兩人在闖八卦陣。

走着走着,林洛忽然蹲在地上。

二話不說跳到旁邊的樹上,藏了起來。

“躲起來!”

他朝着張楚楚喊了一句。

後者還一愣一愣的,東張西望,一臉納悶。

她也沒發現任何異常啊,躲起來幹啥?

嗖!

林洛一步躍下,拉着張楚楚就往樹上跳。

шшш¸ тt kǎn¸ ¢O

“再不聽話就送你回去。”林洛威脅道。

“切!”

張楚楚不以爲意,當自己三歲小孩嗎?

她這個念頭剛剛升起,就感受到一陣地動山搖。

遠方,有一股狂躁兇猛的氣息朝着這邊飄來。

她瞪大着雙眼,滿臉不可置信。 從姑獲鳥開始 林洛究竟是怎麼發現如此龐大的獸羣要經過此處的?

若是剛纔他們沒有及時躲閃的話,估計現在想跑都跑不掉了。

“服了嗎?”林洛笑道。

張楚楚眼神忽然乖巧,抿着嘴脣,重重的點了點頭。

她真服了,不服不行。

“那接下來就好好聽我的,保準你平安無恙的進入內山。”

“好的,現在你就是老大,啥都聽你的。”

看着腳下蒼茫而過的獸羣,好一會兒,兩人才跳下樹幹,繼續前進。

這一次。

無論林洛有什麼奇怪的動作,張楚楚都會毫不遲疑的跟着起一起。

一番行程下來,他們也是一起淋過雨、鑽過洞、爬過樹的朋友了。

“啊……林洛,還有多久啊!”

儘管一路上都沒有遇到任何危險。

但是這種反反覆覆的操作,也讓張楚楚處於崩潰邊緣。

“餓了是吧?”

林洛很懂張楚楚這種生物,關鍵時刻只要投食就好了。

果然,在嘗過一罐牛肉罐頭後,張楚楚又充滿了動力。

“林洛,你這麻袋究竟背了多少東西啊?看起來也沒大啊!”

百般無聊的張楚楚開始打起了林洛背後麻袋的主意。

“別碰!這是百寶囊,你賠不起。”

“切,誰稀罕呢。”

面對林洛的超級直男行爲,張楚楚表示鄙夷。

一路上,其實他們好幾次都是離發狂的異獸擦着感探距離而過。

林洛發現這片區域,發狂的異獸比之黑風山脈的異獸還要多。

其中也不缺高階異獸。

只是那些高階異獸也都發瘋了。

如果有虎王那種存有靈智的高階異獸在此,恐怕就算有乾坤眼也難以躲過。

內山之中到底有什麼東西?竟然能引得如此多異獸發狂。

林洛開始警惕起來,時刻運轉着幽雲訣。

這種讓人喪失意識的手段,多半是精神類的術法,所以幽雲訣對此該有奇效。

果然,越往裏走,林洛就越覺得不對勁。

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輕輕撥動他心絃的,但又無法真切的感知到。

“溫水煮青蛙?”

若不是林洛同時修習了武道、巫道兩門精神類頂尖術法,恐怕此刻已經中招了。

再看旁邊的張楚楚。

人已經有點迷迷糊糊了。

一雙眼睛逐漸發紅,氣息開始變得粗重。

啪!

林洛一掌打在其後背。

“喂,清醒點。”

張楚楚猛的一顫,回過神來,有些迷茫的看了一下四周。

剛剛自己做了什麼?

她什麼也回憶不起來。

“小心一點,時刻運轉心法。”林洛叮囑一聲。

張楚楚點頭,心中對林洛的手段是愈加欽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