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個時候,來自各大勢力的強者都在出手,一時之間,殺伐之氣浩蕩,

「嗡,」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劍鳴響起,一道匹練也似的劍光衝天而起,向著逍遙雙仙的戰車劈砍而去,劍光割裂了天地虛空,

那是天劍閣的劍無極,只有他才敢向逍遙雙仙出手,完全沒有什麼顧忌,

姜凡與玄龜都很沉得住氣,他們沒有馬上出手,正所謂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他要等到這些人戰了個兩敗俱傷,這才出手也不遲,

很快,大戰當中便有人見血了,有劈天境界的生靈從墜落,血染大地,

就是劈天境界的生靈都要隕落,在大荒靈界當中,一切事情都有可能發生,大荒靈界之中的本地生靈也會前來湊熱鬧,

這個時候,一頭大鵬哀鳴一聲,被一個青年修士生生撕裂成了兩半,鮮血如同雨水一樣從天上灑落了下來,

那是一個瘋狂無比的青年修士,只見他沐浴血雨,狂暴無比,在生撕了一頭大鵬鳥之後,又向著一頭背脊上長著一雙翅膀的黃金猛虎猛撲了過去,

這頭猛虎乃是荒獸黃金飛天虎,

黃金飛天虎,乃是大荒靈界當中強大無比的荒獸,這種荒獸一旦真正成長起來,足以媲美上古大凶獸,,

但是很可惜,這頭荒獸卻是遇到了那名凶狂之人,已經沒有機會成長起來了,

「吼,」

那人仰天怒吼,聲震長空,只見他直接揮動一雙帶血的拳頭向著黃金飛天虎砸去,狂暴的力量在他的拳頭之上爆發了開來,

那頭黃金飛天虎咆哮一聲,張口便吐出了一道道金色的光刃向著那名凶人飛旋著劈砍而去,

「哈哈……」

那人仰天一笑,然後竟然張嘴一吸,卻是將那一道道飛旋著劈砍而至的金色光刃吸進了腹中,

那頭黃金飛天虎見狀,這一驚當真是非同小可,這個強大的人類,竟是可以吞下自己打出的光刃,這實在太過匪夷所思了,

黃金飛天虎轉身就要逃,但是,那名狂人卻是直接將之攔截了下來,

沒有什麼懸念,那頭黃金飛天虎在與那名狂人大戰了十幾招之後,便被那人一拳打得飛了出去,口中鮮血狂噴,一條命立時便沒了半條,

那名狂人並不打算放過黃金飛天虎,直接又殺上前去,

最後,這名狂人一拳轟爆了這頭荒獸的腦袋,一頭劈天境界的荒獸,竟然就這樣隕落了,直接形神俱滅,什麼都未能留下來,

「這個傢伙很危險,」

玄龜很認真的說道,

「還用你說,」

姜凡沒好氣的說道,那個狂人實在太過瘋狂了,逮住誰,誰倒霉啊,

這時,那名狂人又殺向了另一頭荒獸,這簡直就如同是上古戰神降臨一樣,以一雙拳頭大戰四方,

半個時辰后,那些修為弱的人不是被殺,便是被鎮壓,剩下了九個人,準確的來說,這是九名在大山之中大戰的時候的勝出者, 有人開啟了古神葬地的入口,引得無數強者跳了出來,

為了爭奪那個可以進入古神葬地的入口,一場大戰下來,卻是只有九人在大戰之中勝出,

這九人當中,並不包括姜凡與玄龜,因為他們根本沒有出手的意思,讓這些傢伙大戰一場,卻是有不少生靈隕落了,埋骨在這裡,

九大強者都強勢無比,他們站在古神葬地入口的周圍,都不敢輕舉妄動,要知道,這九位強者,都想要進入古神葬地,

這九人當中,有的人身上血跡斑斑,那名凶人更是渾身上下沐浴血水,一臉血污,猙獰恐怖,

但是,這名凶人卻像是很享受自己身上那濃烈的血腥味一樣,眼神之中透著一股子嗜血的凶光,

而有些人卻並不是真正的人族,而是異類修士,這些異類修士雖然強大無比,卻是缺少了人類特有的氣息,

古神葬地,無論是對從外界進入大荒靈界的人族修士,還是大荒靈界當中的本土生靈,都有致命的吸引力,

古神葬地之中有逆天級的大造化,沒有人不心動的,如果古神真的留下了神之源的話,得到神之源,姜凡就具備了成神的資格了,

「入口只有一處,但是我們卻有九個人,」

有人開聲說道,

「哼,那就再戰一場,誰能活到最後,誰就有資格進入古神葬地,」

那名狂人掃了眾人一眼,然後冷冷說道,他戰意如虹,似乎經歷了剛才的大戰,仍然意猶未盡一樣,

「怕你不成,」

一個身材高大的黑臉漢子大聲說道,這人身上有煞氣在繚繞,很顯然,這個傢伙也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人物,有不少生靈死在了他的手上,

這個人也是一個好殺之人,身上的殺氣,並不比那名凶人弱,

「那就來啊,出手啊,」

那名狂人大聲說道,渾身殺氣騰騰,目露凶光,就像是一頭野獸一樣的盯著那名身材高大的黑臉漢子,

「兩位稍安勿躁,我看我們還是先合力打開古神葬地的入口才是,」

一個鬚髮皆白的老者說道,這個老者修鍊了一輩子,他的修為應該不止御靈境界,這讓姜凡很是詫異,

但是,他很快便明白了過來,這個老者,很可能是那些沉睡了無盡歲月的老古董,這些人自斬了一身修為,為的就是要進入這裡尋找逆天的造化,

不過,逆天造化並不是誰都能得到的,

「不錯,我們先打開古神葬地的入口再說,」

有人附和說道,

這個時候,在遠處的一座山嶺上,見到這一幕的姜凡與玄龜卻是焦急無比,這九大強者竟然有聯手的跡象,

這對姜凡來說,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很快,那裡便衝起了一道神光,之前隨著那三尊殺神進入古神葬地之後,那道消散於虛空之中的虛空門戶再次出現了,

就在那道虛空門戶出現的那一刻,大戰爆發了,那名狂人直接向正要衝進去的黑臉大漢出手,

而那名鬚髮皆白的老者也在出手阻擋所有人進入虛空門戶,而他自己卻是在擋下了眾人之後,直接衝進了虛空門戶之中,

「豈有此理,」

有人大怒,都想要衝進去,但是,虛空門戶就只有一個,他們卻是有八人,

「都給我去死吧,」

一名強者發狠,竟是直接向著所有人出手,七道璀璨的劍芒向著七人絞殺而去,劍光割裂了天地虛空,

這是一名劍道修士,凌厲無比的劍氣爆發,一股森寒的氣息立時便瀰漫了開來,周圍的溫度在快速下降,

「那個傢伙也是天劍閣的人,」

遠處的山峰之上,姜凡見到這一幕不禁吃了一驚,

「這個人的劍法與那劍靈子同出一源,這個人絕對是天劍閣的門徒,」

玄龜解釋說道,

這一次,天劍閣送了不少最強大與傑出的劈天境界的弟子進入大荒靈界,

劍靈子,劍無極等人,無疑是天劍閣後起之秀當中的佼佼者,

尤其是那劍無極,這個人很危險,就連姜凡都感到很大的壓力,他只有劈天第三階的修為,劍無極可是劈天大成的劍道修士,

當然,姜凡要是遇上劍無極的話,勝負卻是難料了,

這個時候,那名天劍閣的門徒卻是遇到了危險,那名黑臉漢子直接祭出了一件荒器,一出手便震散了向他絞殺而至的劍光,

那是一方黑印,這個時候,那一方黑印已經變得如同山嶽般巨大,直接向著天劍閣的那名門徒鎮壓而下,

黑印之上,有一道道荒紋在隱現,透發出了強大無比的荒力波動來,

「吼,」

那名天劍閣的門徒怒吼一聲,竟是吐出了丹田之中的劍元向著鎮壓下來的黑印迎了上去,

那道劍元直接化成了一把天劍向著從天上鎮壓下來的黑印劈砍而去,強大的劍氣波動擴散了開來,

「轟,」

一聲巨響,兩股力量瞬間衝撞在了一起,劍元化成的劍光被黑印震散了,而那一方黑印也被劍光震退,

「哇,」

就在黑印震散劍元化成的劍光的那一刻,天劍閣的那名門徒突然張口便噴出了一口鮮血來,

本命劍元被震散,天劍閣的這名門徒自然是受到了莫大的衝擊,一口鮮血噴出之後,他的臉色便變得慘白起來,神色也有些萎頓,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細微的金光瞬間閃過,無聲無息,而後,這名來自天劍閣的劍道高手的頭顱便掉了下來,

天劍閣的強者隕落了,

「什麼……」

「這怎麼可能……」

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震驚到了極點,

「你這隻大蜘蛛出手真狠啊,」

有人看到了那個殺了天劍閣的那名劍道修士的那個人,那是一個臉色陰沉,身穿黑衣,臉色蒼白的青年,

這個黑衣青年的身上,有一股獨特的氣息,這個傢伙並不是人類,而是異類變化成人族的樣子,

黑衣青年的本體是只大蜘蛛,這隻大蜘蛛,乃是大荒靈界之中的生靈,剛才就是他口吐蛛絲,殺了天劍閣的那名劍道修士, 九大強者爭奪虛空門戶的掌控權,有人隕落了,那個人,是天劍閣的一名劈天境界的劍道修士,

殺他的不是人,是一隻大蜘蛛化成的黑衣青年,一頭異類修成人身,展現出了強大無比的戰力,

「殺,」

一聲怒吼,那名凶狂無比的強者直接向著黑衣青年攻殺而去,道道靈光洞穿了虛空,向著那黑衣青年激射而去,

「哼,」

那名黑衣青年冷哼一聲,然後張口吐出了一張大網來向著那名凶人籠罩而去,那是一張黑色的大網,有黑氣在繚繞,

那張大網一出,虛空之中立時便有一股子的腥臭味瀰漫了開來,所有人都第一時間躲避了開去,

這是一張毒網,很顯然有劇毒,要是被這張毒網網住,就算是不死,也要被毒的半廢,

那名凶人首當其衝,只見他並沒有慌亂,張口便吐出了一顆神珠來,一股大火,從那顆神珠之上浩蕩了開來,將周圍的虛空燒的扭曲變形,

火,乃是毒物的剋星,那黑衣青年吐出的蜘蛛網,也是一樣,神火燒去,那張大網上透發出來的黑氣立時便消散了開來,

那黑衣青年連忙收回了毒網,然後快速向後退避,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聲霹靂突然從黑衣青年的背後響起,一道渾身綻放電光的身影如同閃電般向著黑衣青年衝去, 名門掠婚之嬌妻養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