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句話無疑是刺痛她的底線了,手指著氣定神閑的龍曦。「我,鳳冷發誓,一定要把你打趴下。」

「歡迎之至。」相對於她的怒火,龍曦從頭到尾都是溫煦中帶著寵溺。

此時腦海中的獸王又忍不住多嘴了。「小女娃,你別妄想打敗他了。他可不是一般人,不說整個大陸,放眼魔,妖,喪屍,精靈,獸界,仙界,神界,也沒人在他手下過千招。」

獸王本來意思是想說你有這樣的師傅該感到八輩子祖上冒青煙,而鳳冷卻怒了。

她大跨步來到他面前。「說,你到底是誰。」

獸王在她腦海中捂住眼睛,不忍直視她的下場。

龍曦蹲下身用手,細心的彈開她衣服上的灰塵。「總有天你會知道的,你只要記住。就算天下人負了你,我也會在你身邊,為你殺了全天下。」

她愣了幾秒,心底有了悄悄的變化。尷尬的把他給推開。「說話就說話,別動手動腳,男女授受不親。」

「是嗎?我可不知道冷冷還有哪裡我是沒抱過沒摸過,沒看過的了。就是顆小圓球,也沒什麼好看的。」欣賞著她臉上一陣青一陣白,他心底才安慰一點。

每次看見她不同於常人的冷血,面無表情,他就心痛不已。到底怎樣的經歷,才讓她如此木然。

那一世過度的膨脹導致自己失去了她,幾界尋找了千萬個輪迴,終於讓他找到了她。

他發誓這一世他會傾盡所有,只為她的展顏一笑。

鳳冷小手狠狠的握拳,圓嘟嘟的小臉越來越圓。「你不喜歡就走啊!我又沒求你留下來,我圓礙你什麼事了。我圓,我驕傲,你不服,不服咬我啊!」 「嗯,這建議不錯。」說完還沒等她反應過來,他就抱起她在她臉上輕輕的咬上了一口。「嗯,味道不錯,看來以後為師又有新的愛好了。」

鳳冷惡寒,快速的擦掉臉上的口水,氣的渾身發抖。食指顫抖的指著他。「你……」

「冷冷,你這是請我吃你可愛的小指頭嗎?」他絕世的俊彥非常認真的看了一會,然後低頭一口咬了下去。

鳳冷這次是氣的想殺人了。「龍……龍曦……我一定會殺了你……」

「冷冷,女孩子這樣暴躁不好。來,為師教你,吸氣,呼氣,吸氣,呼氣……」

「我要殺了你……」此刻她已經氣的快失去理智了,她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有氣死人不償命的本事。

毫無章法的運起一個又一個的七綵球攻擊他,龍曦淡定的躲著一邊教她正確的方法。

這樣一晃就是十個春夏秋冬過去了。

「主子,您要的人已經帶過來了。」憐心把男子放在主子的面前。

鳳冷看了眼蒙眼的男子,聲音聽不出任何的情緒。「你決定好了嗎?」

「是的,我決定好了,我全家都急需這筆錢,求求您用我吧!」

「進去了,就是三年。那裡面沒有春夏秋天,那裡面的事情你不許跟任何人說。否則,我保證你全家都會為此『死』去。」她身體中無形中給人散發出濃濃的緊迫感。

男子感覺到身體有股強烈的威脅氣息,就像有人掐住了自己的咽喉一般,嚇得一身冷汗。「您放心吧!我保證守口如瓶。」

「嗯,你守好外面,我帶他進去。」

「是,主子。」此刻的憐心已經出落的亭亭玉立,也已經不是以前水系低下的靈師了,十年間跟著主子她已經達到了水系靈宗的地步。

放眼整個大陸,已經排名前二十了。不過誰都不知道而已,主子到底達到什麼程度她不敢想象。

鳳冷看著手上的戒指,輕輕轉動,口中說著什麼,兩人瞬間就來到了一個鳥語花香的世界。

「好了,可以解開黑布了。」

男子聞言急忙解下黑布,瞬間被眼前的景象給震驚了。

民間在幾年前就有個傳聞,說這世界上除了這三國以外還有個美麗的世外桃源。那裡鳥語花香,春暖花開。到處鮮花錦簇,綠樹成蔭。

就連天空中的鳥兒和水中的魚兒都結伴而行,可謂此生能見上一次簡直是三生有幸。

男子親眼看見了這裡,才發現那些所有的辭彙放在這裡都形容不出這裡的好。

這裡田間,地里忙碌的人,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樹邊悠哉悠哉的躺著認都不認識的神獸,各種各樣的神獸隨處可見,天上飛的,地上走的,水中游的。

這裡任何一個神獸牽出去,恐怕都是震驚大陸的奇珍異寶。他轉眼看了眼她,她到底是誰??

鳳冷欣慰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在等幾年她就可以幫娘親報仇了。

「你就在這裡工作,你的酬勞我會定時給你家人,三年後到了我自然放你出來,到時候你要不要接著干就是你的事情了。」 「是,我一定會認真乾的。」能在這樣的地方做事,那是他這輩子都不敢想象的事情。

一個渾身雪白,頭頂上有朵粉紅色曇花似狐狸又似狸貓的啾啾,搖晃著雪白跟傘一樣大的尾巴。

紅色的大眼眨巴眨巴的看著主子。「主子,我要回家。」

毫無疑問說出人話的就是眼前怪異的狐狸的啾啾,男子驚呆了。

傳說中神獸只有到達神的境界才能開口說話?這裡到達是個什麼樣的地方?

啾啾遭受到主子的白眼,把怒氣發在他的身上,眼神一瞪立馬從萌獃獃變成了凶神惡煞。「看什麼看,再看把你吃掉。」

男子嚇得一個激靈,立馬跑的沒影了。

「主子,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回家,回家。」見主子沒搭理自己它就一直碎碎念。

鳳冷把手掌翻開,啾啾立馬就跳了上去。軀體也立馬變成了袖珍的迷你型,這樣看著倒是比較像萌萌噠的小貓咪,除了頭頂那朵鮮艷的曇花。

憐心在外面站了很久遠遠的就看見幾個人走了過來。「四公主,三皇子,六皇子,大皇子,二公主,千歲千歲千千歲。」

一群人把鳳妙妙圍在中間,鳳阮天站在旁邊。

「四皇妹,我沒說錯吧!你看,她果然在這裡,你家那個廢物主子呢?」

開口說話的是二公主,一身大紅色的錦緞。性格風風火火靈力火系大靈師在同齡人來說已經是很不錯的了。

鳳妙妙瞪了她一眼。「我的皇妹,何時輪到你來管了。」

「她本來就是個廢物,難道我有說錯嗎?皇兄,三皇弟,六皇弟你們說我有說錯嗎?」

六皇子,大皇子,三皇子相互看了一眼鳳妙妙,沒有答語。

五公主在怎麼是廢物,畢竟也是皇后的孩子。還是未來召喚師的胞妹,還有可能是未來皇帝的胞妹。

這樣顯赫的身份,沒人敢去直說,只有二公主敢說了。

憐心站在一旁低著頭,手緊緊的握拳,臉上是隱忍的表情。主子說過小不忍則亂大謀,她們個人能力再厲害,也不能跟整個國家比。

鳳妙妙已經不是以前純真的年齡了,心裡微微開始嫌棄這個廢物胞妹給自己丟臉。

此刻被人直白的說出來,臉色非常的難看。天空中遽然黑雲壓頂,慢慢凝聚成一道閃電,快而準的直像二公主的腦袋劈去。

六皇子感覺到不對勁,看見閃電劈去的方向趕緊出聲提醒。「二皇姐,小心雷。」

「小心雷?六皇弟你說什麼意思?」

還沒等六皇子接著提醒,只聽見一聲凄慘無比的聲音響起。

「啊……我的手……啊啊啊……我的手……」她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的手,臉色猙獰的看著鳳妙妙。「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鳳妙妙嘴角勾起冷血笑容,此刻的她像極了皇后,陰狠,毒辣。「哼,就憑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取了你的性命。」

她眼神掃視了眼周圍,一句一句的說著:「以後,誰敢說我皇妹的半句壞話,我會讓你們終身殘廢的連廢物都不如。」 此刻好巧不巧鳳妙妙從裡面走了出來,就聽見了這最後一句話。

心裡百味陳雜,其實她不想跟這皇宮裡的人有任何的牽扯。憑她的能力,分分鐘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滅了她們都不是問題。

只是她懶得跟她們計較,在她的眼裡這些人不夠格她動手。

鳳阮天對著她笑笑。「皇妹,你剛才去哪了,我們都在找你呢?」

「我正跟憐心捉迷藏,你們找我有事嗎?」

她話說完又引起大家一陣鄙視,廢物就是廢物。

這下連鳳妙妙臉上都有些掛不住了。「鳳冷,你明知道自己是個廢物,為什麼還不努力練習。走,我教你,我就不信你會是個廢物。」說著她就上前想拉住她的手走。

鳳冷不漏痕迹的躲開了。「謝謝皇姐,廢物也挺好,我不想做什麼改變。」

「你……」一向眾星捧月的鳳妙妙,沒想到自己熱戀貼冷屁股,一怒之下轉身離去。

鳳阮天趕緊跟在身後。「妙妙,妙妙你等等我。」

眾人見沒好戲了,也就相繼散了。

只有二公主站在原地,眼神沖火的看著她。自己無法找鳳妙妙算賬,找這個廢物算賬還是可以的。

鳳冷無視她的存在,直接抱著啾啾就往自己的宮殿走去。

憐心也無視她的存在,直接跟在主子的身後,兩人甚至連個斜眼都沒給她。

二公主沒想到自己竟然被兩個舉世聞名的廢物給徹底的鄙視了,此刻她怒火沖腦,根本忘了斷臂的痛苦。

用另外一隻手召喚出身體全部的火系力量。「暴怒之炎。」

一顆顆小火球凝聚成一顆最大的火球,空氣中的氣體都變得炙熱。看著前面的兩人絲毫沒有反抗的跡象,她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去死吧!鳳妙妙,我讓你後悔一輩子,哈哈哈。」

就在火球離她們僅僅幾厘米距離的時候,詭異的事情發生了。火球怎麼都無法再進一步的攻擊,彷彿成了一個最忠實的僕人一般,不緊不慢的跟著。

二公主不信這個邪,再次召喚出身體里的火系能力。「生命咆哮。」

這次的火焰比前一次的來的更加猛烈,天邊都印出了紅霞一片。可火球還是跟以前一樣在她幾厘米的距離,就停了下來。

她不信邪,不停的召喚出身體里的靈氣,一次比一次猛烈。

可無論她怎麼全力攻擊,都還是跟以前的效果一樣。那顆火球已經變成了比人還大的球形。

鳳冷眉宇微皺,她雖然不懼怕她,可是這樣總有人跟著自己也很煩。

憐心細心的發現了主子的不耐煩。「主子,要不要我幫你解決了她。」

鳳冷腦海中有了個有趣的想法,轉過身輕而易舉的拿起那顆比人還大的火球。

火球在她的手裡一點點的變小,不停變化成各種各樣的顏色。

二公主已經沉陷痴呆症狀,此刻她腦海中只有一句話在徘徊著。『這真的是廢物而不是魔鬼嗎?』

見效果達到,她把火焰球跟投球一樣輕而易舉的投出去。 手掌大小的火球,隨著離開的越遠一點點一點點的變大。

她眼中只有那火紅的一片,腦海中不停的咆哮著危險,可身體卻不聽使喚怎麼都動不了。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火焰球到達自己的面前,感受火焰球燃燒著自己的頭髮『茲茲』作響。

鼻尖全部是燒焦的味道,那感覺詭異的讓她想拔腿就跑。就算是面對鳳妙妙,她都沒有這樣的恐懼感。

她感受到整個人都浸泡在火焰球內,不停的『茲茲』作響。

人怎麼都無法動彈,恐懼的淚水爬滿了臉頰,想開口求饒可嘴怎麼也無法說話。這火會不會把自己一起燒死了,她不要死,不要死。

鳳冷看著她秀髮燒的徹底了,這才收起玩心,手指一彈。一顆小小的水球過去,火焰球瞬間消失殆盡。

火焰球消失的同時二公主軟跪在了地上,整個人的表情都是恐懼的,整個人都在瑟瑟發抖。

「我不喜歡人打擾我,以後再有這事燒的就會是你那漂亮的臉。我不喜歡殺人,但我保證我有千萬種比殺人還要讓你生不如死的方法。」

鳳冷輕笑,有時候跟小孩子玩玩其實還挺有趣的。(蜜兒:你妹,你自己還比她小三歲,就是個十一歲的小屁娃,還嘚瑟毛線。鳳冷:啾啾上,滅了這個多話的蜜兒。蜜兒:灰溜溜的爬走,女主太腹黑也不好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