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四個字就像是憑空響起的驚雷,在包廂裏衆人的腦海裏面炸裂開來。

轟隆隆…….

餘音悠長,震得人頭暈腦脹。

蘇岱看着視頻裏面的爺爺,這個人當真是自己的爺爺嗎?

是那個對當今衆多名家大師不屑一顧瞥了一眼他們的獲獎作品就大罵「狗屎」的爺爺嗎?是那個自己受人請託呈了墨寶送上去請其雅正結果被他揉成一團扔到垃圾桶裏面的爺爺嗎?是那個有一說一從不藏私的爺爺嗎?

「爺爺,你要是被綁架了,你就眨眨眼!」

包廂裏面的其它人也同樣的目瞪口呆,難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億萬總裁【完結】 “這小子的書法作品當真如此厲害嗎?沒看出來啊……”

“蘇老爺子親口所說,還能有假?這傢伙是什麼來頭?年紀輕輕就這麼厲害,難怪能夠被魚閒棋看重……”

“書呆子這回傷的狠了,沒想到連他爺爺都不幫他……還跳出來往心窩子捅了一刀……”

——

蘇文龍看到蘇岱半天不吱聲,還以爲信號卡頓了,對着鏡頭揮了揮手,問道:“蘇岱,你還在嗎?蘇岱……”

“爺爺…….”蘇岱沉聲應道。

“我還以爲掉線了。”老爺子嘀咕一句,問道:“這是誰寫的字?你在哪兒發現的?”

“敖夜寫的。”

“敖夜?這是哪位大師?你可認識他?”

“認識。他就在包廂裏…….”

“快讓我看看……”蘇老爺子激動的說道。

於是,蘇岱便懷着無比屈辱的心情把鏡頭對準了敖夜。自己卻是拼命的側過臉去,都不敢和敖夜的眼神對視。

他怕敖夜會笑話自己!

當然,敖夜確實會這麼做。

“敖夜?”蘇老爺子看着鏡頭裏面年輕帥氣的可樂大男孩兒,不太確定的詢問一聲。

敖夜點了點頭,說道:“我是敖夜。”

“……”

沉默。

原本以爲能夠寫出這幅字的必然是幾十歲甚至年紀比自己還要長些地德高望重的老者,畢竟,沒有數十年的臨池苦功,也就沒有此番自己親眼所見的藝術造詣……不然的話,自己也不會嚷嚷着「可爲我師」這樣的話。

這小夥子是什麼情況?

好不容易平息了躁動的心情,蘇老爺子再次出聲問道:“那幅龍鳳呈祥是你寫的?”

“是的。”敖夜點頭,說道:“蘇岱讓我點評你的字如何,我說挺好的,但是還有進步空間。他很生氣,覺得你沒有進步空間了,就逼迫我也寫一幅。我就當着他們的面也寫了一幅。”

“……”蘇岱。

“有眼無珠。”蘇老爺子破口大罵。繼而又一臉恭敬的看向敖夜,問道:“敢問小友師承何人?”

“先學張芝王逸少,後又與蘇軾、李邕、顏真卿等人也有諸多探討……”敖夜說道。

“我初臨池時也學王逸少以及蘇氏先祖蘇子瞻……難怪看你筆風有子瞻之風采。”老人家的情緒明顯亢奮起來,說道:“不知小友現在跟哪位大師學書法?住在什麼地方?倘若方便的話,我想前去拜訪,向您請教一二…….”

“我住在鏡海大學。”敖夜說道:“我是鏡海大學物理學院的學生。你想見我的話,讓蘇岱帶你過來找我就好了。他知道我在哪裏。”

撩妻高高在上 “那就太好了,沒想到你和蘇岱是知交好友…….”

“我們不是。”敖夜說道。

“……”

蘇岱實在受不了這樣的羞辱了,他把鏡頭對準自己,說道:“爺爺,先聊到這裏吧,我們要吃飯了……你想見他,以後總是有機會的。”

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結束通話,發現更加尷尬的場面出現了。

全場靜默無聲,所有人都眼神詭異的看着自己。

蘇岱低頭扶了扶眼鏡,想哭。

張萌及時出聲打破了這樣的尷尬氛圍,出聲喊道:“現在人都到齊了,上桌上桌,準備吃飯了,大家大家不醉不歸,都不許逃跑啊……”

傅玉人上前拍拍蘇岱的肩膀,笑着說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你在笑話我?”

“不,我在安慰你。”

“看你笑得那麼開心,可沒有一點兒安慰的意思。”

“難道要讓我大哭不成?”傅玉人出聲說道:“你也笑。越是落魄的時候,就越是要笑得開心…….這樣別人纔不會同情你。”

看到敖夜和魚閒棋坐在一起說着什麼開心的話兒,蘇岱怎麼也笑不出來。

酒足飯飽,大家三五成羣的聚集在一起聊天。

魚閒棋趴在陽臺看鏡海夜景,天清月朗,涼風習習。不知道是不是因爲自己終於有了內心安定的感覺,覺得這個秋天格外的迷人。

傅玉人端着兩杯橙汁走過去,把其中一杯遞給魚閒棋,說道:“看你晚上沒有喝酒,那就喝杯橙汁吧。”

“我開車來的。”魚閒棋接過橙汁抿了一口,朝着裏間的敖夜瞥了一眼,說道:“我帶出來的,還要把人給安全的送回去。”

傅玉人看着魚閒棋喝果汁時嘴脣溼潤性感的模樣,眼神明亮的微笑着,問道:“認真了?”

“什麼?”魚閒棋問道。

“敖夜,當真是你的小男朋友?”傅玉人出聲詢問。

“怎麼可能?”魚閒棋否認,說道:“你知道的,他是我的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和男朋友難道不能是同一個人?”傅玉人奇怪的問道:“我覺得你對他是有些不同的……”

魚閒棋搖頭,說道:“我沒考慮過這些事情,再說,我也不會找一個比我年紀小的……”

“嘿,這思想可就落伍了吧。我要是找,就一定要找一個比我小的……年紀大還能是什麼優勢不成?敖夜多好啊,長得好看,又有才華,會吹蕭,還會寫字。這樣的小狼狗在哪裏找?帶出去也倍兒有面子。你當真不要?你不要我可要下手了哦。”

“你…….”

“咯咯咯,吃醋了?”

“你說這話…..哪有爲人師表的樣子?”

“老師就不能有性生活了?”傅玉人翻了個白眼,出聲反駁。

“……”

——-

魚閒棋開車,敖夜坐在副駕駛室。

車廂裏充斥着新車特有的皮革味,敖夜吸了吸鼻子,說道:“這種味道對你身體不好。”

“沒事兒,很快就散掉了。”魚閒棋出身說道。

“吸進身體裏面的毒氣,又怎麼能夠散掉呢?”敖夜說道。

“……”

“不過我可以。”敖夜又接着補充了一句。

“沒事兒,一點點,不會對身體造成太大的影響。”魚閒棋出聲說道:“剛買的新車,哪能一點兒味道都沒有呢?”

“我不允許這些味道對你有任何一點點的傷害。”敖夜說道。他從懷裏摸出一個白色小瓷瓶,從瓷瓶裏面倒出一顆黑色的小藥丸,用手輕輕揉搓,然後它便消失不見蹤跡。

“你再聞聞。” 天賜一品 敖夜說道。

魚閒棋嗅了嗅鼻子,剛纔那股子濃烈的皮革味已經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她從來都不曾嗅聞到的香味。清新、冷洌、聞了之後有一種頭腦瞬間清醒的感覺。

“這是什麼香?竟然還有提神醒腦的功效。”

“龍涎香。”敖夜說道。

“啊?那太珍貴了。不要這麼浪費。”

“不會的。”敖夜說道:“我這裏應有盡有。”

“……”

車子駛進校園,一直駛到魚閒棋居住的小樓停車場。

敖夜推開車門準備離開的時候,魚閒棋在身後喊道:“敖夜……”

敖夜心裏一驚。

深更半夜的,孤男寡女共處一車…….她不會是想要拖住自己一陣強吻吧?電視裏面可都是這麼演的。

畢竟,今天的自己表現實在是太過耀眼。自己要是她,也會愛上這樣的自己。

魚閒棋看着敖夜錯愕的表情,顯然不明白他在想些什麼,一臉愧疚的出聲說道:“對不起。”

敖夜看向魚閒棋,沉默片刻,說道:“是因爲今天晚上的事情?”

“你早就猜到了吧?”魚閒棋點了點頭,說道:“我不該利用你。”

“沒關係,我樂於被你利用。”敖夜出聲說道。“不然以你的性子,怎麼可能會帶一個陌生男人出席這樣的聚會?”

烈焰焚情:誤惹惡魔老公 “既然回來了,以後很多事情就難以避免。聚會、喝茶,甚至一些別有用心的討好和追求。我想着與其以後被人打擾,不如一了百了……”

“我明白。”敖夜點了點頭,說道:“這正是我想要的。”

“什麼?”

“我們應該以事業爲重,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無限的科學研究中去。沒有比這更重要的事情了。”敖夜出聲說道。

魚閒棋用力的點頭,說道:“是的。我就是這麼想的。”

敖夜擺了擺手,說道:“我相信你一定能夠成功,你的名字應該出現在歷史課本上面,而不是某一份結婚請柬上面。”

“……”

敖夜神清氣爽的走在校園的小道上,覺得自己是一個天才演說家。

魚閒棋聽到自己的勉勵,會不會心潮澎湃,激動不已,只有肝腦塗地捨身忘死爲老闆服務才能夠報答得了這份信任和深情……她一定是這麼想的吧?

“嗯?”

敖夜的鼻子嗅了嗅,吹拂過來的夜風裏面有一股子屍臭味。 這是什麼個情況?

身陷混沌,李逸晨目光所及有限,精神力釋放出來,其效果卻也不比目力強到哪裡。

雖然心中有所疑惑,但是有了之前第三層和第四層的經歷,李逸晨也知道鎮神塔每一層都留有考驗,只有通過考驗才能真正的得到塔中之物。

所以此刻李逸晨也不著急,反而靜下心來仔細打量著四周,他明白當年的心劍無痕既然留下這樣的考驗,那肯定就是自己的能力所能破解的。

不過就在李逸晨凝視著四周之際,突然一道白光撕破混沌的黝黑當頭罩下,隨即將李逸晨籠罩其中,巨大的壓力之下,李逸晨發現自己的身體居然都難以保持直立!

考驗來了!李逸晨知道!雖然這一次的力度比之前兩層是強大了許多,但李逸晨到也不覺得意外,畢竟如今自己的修為已達天人境,而非當初的養魂境。

體內天道力迅速的運轉起來,不斷的抵抗著這股壓力,但李逸晨感覺自己的身體再是在不斷的彎曲,彷彿這股壓力根本不是他如今的修為所能承受的。

這要求也太高了吧!感覺到考驗的力量遠遠超出自己的猜測,李逸晨心中暗呼的同時,體內的力量卻絲毫沒有鬆懈!

不過雖然李逸晨的實力遠勝同階之輩,雖然李逸晨有著極其堅定的毅力,但是在絕對的力量面前,這一切似乎都顯得毫無意義!

意識到在這股力量之下,自己的確無法站立,李逸晨索性雙腿一盤,直接坐下,如此一來,天道力在體內將會動行得更加的流暢。

咦……不過就在李逸晨盤坐而下之際,他卻感覺之前的壓力一下子消失不見,不過就在李逸晨準備再站起來試試之際,卻感覺自己的身體根本無法移動。

四周的空氣彷彿如有實質一般的擠壓著自己的身體,令自己只能在保持盤坐的姿態之時,不感受到半點壓力。

這是要強迫自己修鍊嗎?李逸晨不由有些疑惑,當即心神一動,探向逍遙聖戒!

畢竟對於這些詭異的情況,李逸晨相信劍靈那個神棍肯定比自己了解得多。

不過令李逸晨意外的是,此刻他發現逍遙聖戒彷彿被一層力量所隔阻著,自己的精神力此刻根本無法探入!

看來還真非同一般!李逸晨相信這一情況劍靈自然也已經感覺到了,而藏身逍遙聖戒的劍靈如今依舊沒有聯繫到自己,這自然說明劍靈也沒有打破這層禁制的能力,如此一來也就說明此間的力量非同小可。

又得靠自己了!不能得到劍靈的幫助,李逸晨到也沒有太過失神,畢竟這一路走來,其實許多事情,他都是獨立完成,而且如今身處鎮神塔,生命安全上肯定不必擔心,那自然也就既來之,則安之了!

不過就在李逸晨思考著在如何應對眼前的情況之際,籠罩於他身上的光柱突然消失不見,四周再次歸於一片混沌的黝黑。

接著只見上空一亮,上空的黑幕之上閃過一眾光點匯成一幅幅圖案。

最耀眼的當數四道持劍的人影,三人在後一人在前!

後邊的方三各自擺著一記起手式,對於這樣的畫面李逸晨絲毫不覺得陌生,那正是他所修鍊的仙劍技的前三式!

而站在最前方的一人則是持劍而立,一動不動但李逸晨卻能感覺到那道人影的四周充斥著無盡的劍意。

這是心劍?原本也領悟到心劍的李逸晨看著這一幕,心中不由好笑起來!

心劍投影站在前方並且人影更加的明亮,顯然是說此技更加的重要,但李逸晨卻相信心劍雖然的確有其可取之處,但肯定不可能強得過仙劍技!

可是心劍無痕那個傢伙卻把心劍放在前邊,到也是足夠自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