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在六道界中,已經傳開。

江寂塵已成為了六道界中的傳奇人物。

「公子,接下來,我們怎麼做?」

狐后從噬毒珠空間,飄然出來道。

「繼續進行未完的征戰。」

「我想,這一次,滅了萬界百萬兵,再滅了魔狐四祖,超然界和天域的兩位古老人物,損失如此慘重,他們恐怕已暫時組織不起大規模的進攻了。」

江寂塵開口分析道。

「嘻嘻…..一切盡在公子掌握中!」

「嗯,對了,公子不是有東西給我么?」

這時候,狐后一言不合,就上來,靠在江寂塵懷中,開口說道。

江寂塵確實有東西給狐后,他拿出兩顆黑色的珠子,交給狐后道:「給你!」

這自然就是擊殺魔狐四祖之後,留下的魔狐之珠。

在布六道輪迴陣,回到獸人界時,江寂塵把另外兩顆魔狐之珠,給了阿狸。

當然,遇見阿狸,少不了一翻纏綿。

這魔狐之珠,對於靈狐,作用逆天。

只要將之煉化,那幾乎相當於獲得魔狐四祖一身的修為。

事實上,魔狐可以吞食靈狐,以此提升修為。

但是,靈狐亦可通過煉化魔狐之丹,提升修為。

狐后和阿狸都是自己的女人,江寂塵一人就分兩顆。

只要阿狸煉化完兩顆魔狐之珠,必可踏入三品狐仙境。

至於狐后,亦是如此!

這時,狐後接過魔狐之珠,開心不已,然後直接在江寂塵臉上啵了一口道:「嘻嘻……謝謝公子,公子對奴家真好哩。」

「奴家去修鍊了,嗯,受傷了,記得進來雙修哦。」

說罷,狐后飄然進入了噬毒珠空間中,進去之時,還不忘提醒了一句。

江寂塵擦了擦狐后在自己臉上留下的口水,有些無語地道:「親就親嘛,為何還非要舔一下,是屬小狗么?」

接下來,江寂塵直接回歸了異域,繼續征戰之路。

回到精靈王國,一切都已變樣。

顯然,一切盡在小姨牧雪君的掌控之中。

此時,小姨牧雪君坐於精靈殿的王座上,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身披精靈王袍,威嚴無雙。

當然,小姨牧雪君的姿色,也美到極點。

穿著精靈王袍,坐在王座之上,完全一副精靈女王的樣子,氣場非常強大。

「來者何人,還不速速跪倒在本女王面前!」

看到江寂塵出現,小姨牧雪君故意冷起一張臉,開口說道。

此時,精靈王袍下,是一具凹凸有致的嬌軀,再加絕美無雙的容顏,高冷的女王氣質,任何一個強大的男人見之,都有一種征服的慾望。

江寂塵不得不說,女王狀態下的牧雪君,充滿了另類的誘惑。

「嘻嘻……小塵,你覺得我像不像女王?」

皇商夫君我收了 「有沒有女王的霸氣,比如,你這小小男生,有沒有跪倒的衝動。」

「哼,要不是你是我外甥,本女王,將你收入後宮。」

此時,小姨牧雪君恢復了平日大大咧咧的模樣了,女王氣場盡消,笑嘻嘻地從王座上飄下來,挽著江寂塵的手臂道。

收自己入後宮?

自己這個小姨,還真是敢想啊!

江寂塵可不想在這個話題繼續下去,他怕引火燒身。

「小姨一看就是女王范,小塵見之,驚為天人,差點拜倒。」、

江寂塵一翻不要錢的誇讚,然後,立刻轉移話題道:「不過,身為女王,當該統領萬民,一切盡掌握中,不知異域現在戰況如何了?」

聽到江寂塵說正事,牧雪君立刻得意一笑道:「自然一切盡在本女王的掌握中了!」

「整個異域,現在除了降臨之城和異源之海,其餘皆被征服。」

「無論是降臨之城還是異源之海,都比精靈王國更加的神秘強大,要想攻下,自然需要小塵你來了。」

江寂塵知道,降臨之城是仙之後裔所在之地,非常神秘;異源之海,傳說是異域的起源之地。

這兩處地方,顯然都不簡單。

「異源之海,在陸地邊緣,不著急,最後再去攻取。」

「現在,我們先攻取降臨之城。」

江寂塵瞬間有了決定,開口說道。

很快,江寂塵就召集了征戰軍,到達降臨之城,是真正的兵降城下。

降臨之城,處於異域西邊。

這裡平時人煙稀少,但是,資源豐富到極點。

只因整個西邊,皆是降臨之城的領地,平時,根本無人敢踏足這裡,尋找機緣。

但凡進入者,都被降臨之城的修士殺掉了。

異域西邊,幾乎成了修士的禁地。

而降臨之城的強大,也根本非他們能抗衡的。

江寂塵一路推進,自然也遇到了降臨之城修士的阻攔,但這些修士,在江寂塵的征戰軍面前,完全就是不堪一擊。

所以,他們很快就兵臨城下。

降臨之城,是一座山城,被幾重高山環繞。

現在,這裡只是降臨之城的外城,城門傍山而建,兇險堅固,想要攻入,極難。

何況,江寂塵一眼可以看到,城門布滿的,都是品階不低的守護絕殺禁制。

若是冒然進攻,激發仙禁,只怕會受到仙禁的攻擊,下場必會很慘。

「來者何人,竟敢侵犯我降臨之城,真是不知死活。」

外城門站台上,站立著一個高大的青年仙修士,冷然大喝道。

(本章完) 他的目光,掃過江寂塵及征戰軍,當中充滿了無窮殺意。

對方這是明知故問!

不說萬界,至少異域中,現在有誰不知他江尊主,正在征戰萬界?

「吾來征戰萬界,臣服不殺,反抗皆死!」

江寂塵淡淡地開口。

但是,卻有一種無上的威嚴。

只讓,降臨之城中的修士,感到一陣壓抑的窒息。

那名青年仙修者,聽到江寂塵的話,臉色一陣難看之極。

「好大的口氣,你可知,這裡是降臨之城,我們更是仙之後裔,憑你們,有何資格讓我們臣服。」

青年修仙者冷冷地道,未有一絲的屈服之意。

江寂塵道:「縱是真仙,亦得屈服。」

「何況,你們還只是仙之後裔,不要掙扎,若不然,你們的下場會很慘。」

然而,這時候,從降臨內城之中,衝出一群仙修。

他們身上的氣息,非常強大可怕,至少也是二品中期大真仙境的存在,而且,是那種戰力很驚人強大者。

足足有五十名,他們一出現,便是傳來一陣冷嘲熱諷聲。

「哪來的垃圾,如此囂張,不知死活。」

「真正以為我們是精靈王國那樣弱雞的存在,說滅就滅么?」

「嘿,就讓我們來會會他們,看看,如此狂妄囂張,是否有相匹配的實力。」

顯然,來人是降臨城中的精英修士,高傲且強勢。

他們說話之間,已經撲殺出來。

「本龜爺來會會他們!」

「本虎爺也來湊湊熱鬧。」

「再加上本門主。」

「」

於是,龜爺龜奶、白虎、天蒼門主、季老祖、蠻荒古殿殿主、幽等等,他們同時踏步殺出。

天地大變,再因為有充足的修鍊資源,他們都已踏入大帝尊境。

從大帝尊初境到大帝尊後期境不等!

比如,白虎、天蒼門主、季老祖,只是大帝尊初中期境,而龜爺龜奶、幽則已是大帝尊後期境的存在。

其實,境界還是其次,他們的戰力,才是最可怕的存在。

於是,這一場戰鬥開啟。

江寂塵只需要一邊冷眼看著,無需出手。

「嘿,派一群垃圾與我們戰鬥,自尋死路吧!」

「我們是仙之後裔,體內有仙之血脈,憑他們,縱然同階,也非我們對手。」

「垃圾們,受死吧!」

這一群仙之後裔修士,紛紛出手,極速殺來。

龜爺龜奶、白虎、天蒼門主、季老祖、蠻荒古殿殿主、幽等人,面對他們,默然不言,只是迎殺而出。

此時,便是降臨之城上的修士,也認定,江寂塵這一邊,必然不敵。

「這些垃圾,竟然敢入侵我們降臨之城,殺光他們」

降臨城上,仙之後裔的修士門大叫道。

噗,噗,噗!

他們的聲音剛落,便是一顆顆頭顱飛起,血光衝天。

但是,讓仙之後裔的修士們驚愕的是,被殺的,並不是征戰軍,而是他們出戰的修士。

幾乎只是一個回合之間,就被對方的那些人,屠個乾淨。

「太弱了!」

「不堪一擊!」

「仙之後裔,也不過如此!」

隨之,龜爺龜奶、白虎、天蒼門主、季老祖、蠻荒古殿殿主、幽等淡淡的發出如此聲音。

至此,降臨之城的修士,再無一個敢發出嘲笑聲。

若說之前,他們還是信心滿滿,充滿得意,那麼,現在就是心沉到了谷底,臉色有些慘白,無比的難看,在眼中,已流露出了不安之色。

這時候,龜爺龜奶、白虎、天蒼門主、季老祖、蠻荒古殿殿主、幽他們已經退回。

江寂塵、狐后、鬼女香香,三人邁步前去。

「再給你們一次機會,立刻打開城門,臣服,可活。」

「若不然,死!」

江寂塵淡漠地開口道。

要一統萬界,必不能手軟。

所以,江寂塵此時冷酷無情。

然而,身為仙之後裔,自有他們的驕傲,怎麼可能臣服他人?

「嘿嘿螻蟻一樣的存在,竟然也敢讓我們臣服,可笑之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