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就是袁小花的最後通牒。

然而白羽的回應則更加強硬。

「如果這樣的話,那麼這就不是你我之間的恩怨了,而是你與我白家之間的仇恨,你確定你要這麼做嗎?請別忘了,我並不只是白家子弟。」

白羽的這番話說得很有條理,更重要的是,他說的是事實。

從某種角度上來說,他的底氣也的確要比袁小花更加足一些。

因為他的身後不僅站著白家,同時還站著血獄谷!

就算袁家同為青州八大家之一,也絕不敢輕易招惹這兩大勢力共同的怒火!

因此袁小花只能將笑容綻放得更加燦爛了一些,伸出了手:「既然如此,那東西我也不能白給,我要你一個人情。」

白羽沒有立刻答應下來,而是隨之問道:「什麼人情。」

袁小花的答案只有四個字。

「觀星大會。」

白羽沉默了半晌,終究還是點了頭:「好。」

話音落下,袁小花手腕一抬,直接將鎮圭向白羽拋了過來,白羽一把將其穩穩接住,沉聲道:「謝了。」

袁小花笑意盎然:「好說,好說。」

白羽握著鎮圭,感受著上面如寒冰一般的凄冷,轉身對寧春微微拱手:「抱歉,此物對我實在太過重要。」

對於白羽眼中的歉意,寧春只是輕輕點了點頭,沉默不語。

因為他的目光始終鎖定在了袁小花的身上。

見狀,白羽知道自己不便再做逗留,關於寧春與袁小花兩人之間的恩怨,就只能交給他們二人來解決了。

下一刻,白羽的身後似乎突然生出了一對明橙色的長翼,輕輕一扇,便帶著他整個人掠空而起,朝著遠方疾馳而去。

所向之處,正是那片深不可測的銀色漩渦。

或者更準確地說,是那扇通體銀光流淌的神秘石門! 白羽的離開非常果斷,非常決絕,毫不拖泥帶水,因為他擔心自己會被袁小花看出破綻。??

正如他在一開始對洛川說過的那樣,所謂狂刀之名,只是他為外界布下的一層障眼法罷了。

事實上,白羽並不懂刀法,他最擅長的,還是血獄谷的煉體術。

之前白羽對袁小花所說的那番話當然是詐他的,好在這種手段越是對那些做事喜歡深思熟慮的人越是有效。

想得越多,顧慮就越大。

恰巧,袁小花就是這樣的人。

白羽的劍走偏鋒最終取得了奇效,成功從袁小花手中騙來了鎮圭,但他知道,接下來才是決定勝負成敗的關鍵。

他沒有回頭去看寧春與袁小花之間的生死對決,而是將全部的心神都落在了那片銀色漩渦之中。

白羽不知道這是什麼,但他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去做。

下一刻,白羽來到了那扇銀色石門前方三丈之內。

距離銀色漩渦越近,白羽所受到的天地威壓越是恐怖,其體內的星力流失也越快,他渾身上下每一塊骨頭似乎都在尖叫,手臂處的肌肉甚至出現了輕微的撕裂。

更加令人頭皮麻的,是他的星海正在急震蕩,彷彿隨時都會從汪洋變成死水。

白羽身後的雙翼就此破碎,化作漫天飛光,再也無法支撐他肆意翱翔。

但就在白羽的身體即將下墜的那一瞬間,他已經高高舉起了右手,將手中的鎮圭按在了那扇遮天閉月的銀色石門之上。

石門左側的凹槽彷彿就是為鎮圭量身定做的一樣,分毫不差,嚴絲合縫。

便在鎮圭落下的一瞬間,空中的銀色漩渦再度以肉眼難及的度向外擴張了一倍,徹底將大半個月影秘境都染成了銀色,持續不斷的轟鳴聲自蒼穹之頂落下,惹得眾生靈俯皆顫。

白羽被恐怖的氣浪掀翻在地,正好砸落在一道地底裂縫的邊緣,眼看就將被吞噬進那無邊的深淵之中,卻有一隻手抓住了他的肩膀。

是洛川。

洛川的出現令白羽又驚又喜,但此時洛川的目光卻顯得有些幽然。

「你怎麼來了?寧春呢?還有地底的那個思思姑娘呢?」

白羽仰面倒在地上,喘了兩口粗氣,這才笑著搖了搖頭:「一言難盡,不過我倒是見到你家莫師姐了。」

聞言洛川頓時雙眉一挑:「她在哪裡?」

白羽遙手指向遠方的那片草原:「不止他們在,姜衛城和袁小花也來了。」

話音落下,洛川便迫不及待地想要去與莫有雪匯合,但才剛剛向外邁了半步,他便好似想起了什麼,突然止住了身形。

隨即洛川抬起頭,若有所思地看向空中那片已經擴散到極致的銀色漩渦,語氣變得有些捉摸不定。

「你要找的東西,找到了嗎?」

白羽沒有正面回答洛川的問題,而是笑著道:「你剛剛已經看見了。」

是的,白羽如飛蛾撲火般掠向銀色漩渦,將手中鎮圭放進神秘石門的那一幕,所有人都看到了,當然也包括洛川。

洛川不知道白羽與月影秘境的異變到底有沒有關係,又是什麼關係,但他決定不問。

而是換了一個問題。

「那扇門後面是什麼?」

對此,白羽顯得有些遲疑,隨即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只是家中長輩告訴我,這關乎到先祖的一個秘密。」

白家先祖?

洛川暗自皺了皺眉,卻抓不到任何頭緒,只能疑聲道:「所以,其實你是知道這場血祭的後果的嗎?」

這一次倒是輪到白羽意外了。

「血祭?什麼血祭?」

洛川一愣,不禁苦笑道:「如此看來,一切都只是一場巧合啊。」

對此,白羽卻是顯得不太同意,他搖頭道:「這世上哪有那麼多巧合,要我說,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必然而已,而這些必然,如果有修行大能仔細推演的話,其實是可以全部算到的,比如說,家老讓你進入秘境助我一臂之力這件事情。」

洛川心頭微震,握著永夜傘的手不知為何突然有些緊。

「只是有些可惜,到最後我還是沒能幫上忙。」

白羽沉聲一嘆:「你明明知道,你可以幫得上的。」

說這句話的時候,白羽非常有誠意地直視洛川的雙眼,而沒有刻意去看他的手,因為這一次他沒有像對袁小花那般採用威脅的手段,而是試圖說服洛川。

洛川知道白羽想要什麼。

他也知道自己能給白羽什麼。

可這件事情是在冒天下之大不韙。

便在洛川猶豫不決之時,白羽再一次開口了。

「加上剛剛那次,你已經救過我三條命了,所以我欠了你一個天大的人情,如果換一個場合,我絕不會強求什麼,但洛川,你欠的是家老的人情,兩者沒有辦法相抵,我也沒有辦法對此視而不見。」

白羽的這番話只有他和洛川兩人聽到,或者說,即便此時馮笑和南宮輕弦等人聽到了也不明白其中的深意。

因為只有他們兩人在近距離下看到了那扇銀色石門。

洛川之所以能夠近在咫尺地感受到那片銀色漩渦的威壓,是因為蔡大忠操控著黑色祭台撞了上去。

便在那黑色焰火燦爛爆裂的一剎那,便在蔡大忠用生命的最後一刻擲出手中旗杆的當下,洛川看清了那片銀色漩渦,也看清了那扇流光璀璨的石門。

以及石門上的三處凹槽。

正當中的位置,像是一條筆直的墨線,與蔡大忠手中的旗杆相得益彰,完美契合。

吞天神皇 左側的石槽四角長方,正好對應了白羽從袁小花手中騙來的那塊鎮圭。

那麼,右側的凹槽是什麼形狀的?

當洛川第一眼看到的時候,他就認出了裡面應該放置什麼樣的物品。

片刻之前翱翔於天際的白羽也認出來了。

因為他們兩個都見過此物。

或者更確切地說,這件東西現在就握在洛川的手中。

永夜傘。

所以現在白羽要求洛川將永夜傘交給自己。

因為洛川欠了白家家老,白知舟一個人情。

當日白知舟用饕餮曼陀羅解藥的藥方,換取了洛川的一個承諾,希望他在月影秘境中幫助白家子弟取得一件東西。

便是袁小花拾到的那塊鎮圭。

而事實上,這塊鎮圭原本並不應該落在袁小花的手上,因為那是莫有雪和馮笑在聯手轟碎第三處黑色祭台時,主持血祭儀式的盧學所遺失的神器。

是以從某種角度上來說,洛川沒有能夠兌現自己的諾言。

但正所謂,一飲一啄自有定數。

或者換成白羽的那句話,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巧合,只有必然。

洛川手中的永夜傘,竟然是開啟那扇神秘石門的第三件祭器!

所以現在的問題就變成了,洛川要不要將永夜傘交給白羽?哪怕那意味著整個月影秘境的毀滅?

就在這個時候,有兩件事情同時生了,或者更準確地說,是有兩個人同時來到了洛川的身邊。

一個小蘿莉一把拽住了洛川的衣角,惡狠狠地瞪著白羽,故作厲色道:「你想要對洛川做什麼!」

如果只看夏馨月一個人的話,她的這番話或許聽起來有些可笑,而且她那故作老成的神態更惹人笑。

但白羽笑不出來。

因為在夏馨月的身後,還整齊劃一地站著七八位修行者。

裡面只有一個是夏家的人。

還有一個是齊青山。

剩下的全都穿著統一且氣度不凡。

白羽不知道這些人實力如何,他也不用知道,因為他們都來自於同一個地方。

星殿。

夏馨月為什麼會跟星殿人在一起?

這個問題沒有人知道,白羽不知道,洛川也不知道,此時也不是詢問此事的時候,所以白羽直接選擇了忽略夏馨月,而是再次將目光投在了洛川身上。

畢竟從一開始,他就沒有打算強迫洛川交出永夜傘。

一切抉擇,都只在洛川的一念之間。

洛川會怎麼選?

如果將時間倒回到數息之前,洛川的確難以下定決心,因為他不知道在那扇石門之後究竟是什麼,也不知道自己能否應對石門打開之後的危機。

君策長安之醫手遮天 但現在不一樣了。

因為除了夏馨月之外,還有一名少女來到了洛川的身邊。

她雖然什麼也沒說,但已經成為了洛川心中最大的底氣。

有此人在自己身邊相守,洛川相信就算是天崩地裂,日月同滅,也沒有人能傷害到自己分毫。

因為少女來自一千多年前的妖族時代,她叫思思。

所以下一刻,洛川伸出手,將永夜傘遞到了白羽身前,沉聲道:「我與白家兩清了。」

白羽心中暗鬆了一口氣,鄭重其事地接過永夜傘,笑道:「但小爺還欠你的。」

說完這句話,白羽縱身一躍,如一支離弦的飛箭一般,再度朝著天空的銀色漩渦急掠而去,在這一刻,所有人都將目光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不知道白羽要去做什麼的人在暗自嘲笑他的不自量力,知道白羽所為何圖的人正在為即將到來的驚變暗自祈禱。

白羽第二次來到了那扇銀光石門之前,輕車熟路地將手中的永夜傘放置到了最後一個凹槽中。

於是緊接著,天光徹底亮了。

無邊無際的威壓卻驟然消逝,伴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聲,石門緩緩升起,一老兩少三道人影出現在了眾生之前。

其中一個少年身後背著一具比自己還高的劍匣,略微有些靦腆地開口道:「主人,我有點兒緊張。」 一時間,整個月影秘境都變得比墳墓還要安靜。?

因為事情的展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洛川曾經預想過無數種門后可能會出現的景象,比如成群結隊的妖獸,比如堪比九劫火雷的天災,再比如一座足以毀天滅地的劍陣。

但他怎麼也沒想到,門后竟然出現了三個人。

這三個人是誰?

他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他們的出現是為了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