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就達到了蘇常笑的目的。

她要讓楚玄辰受她控制,只能愛她想他愛的女人。

璃王府。

南宮柔從丹兒那裡收到芳芳傳來的信件時,仔細的看了信中的內容,便趕緊把信點火燒了。

《雲若月楚玄辰》第457章說服長公主 雲念念抿了抿唇,臉上未見笑意。

她對自己並不滿意。

這段時間,她確實也努力學了,腰肢挺直,肩膀又窄又薄,脖頸修長,無論是走路、坐卧,還是喝茶用餐,都溫婉優雅,無可挑剔。

但總感覺缺了點什麼。

雲念念想起陸細辛。

陸細辛的儀態並不完美,甚至很多時候都跟老師教的不一樣。

老師說坐下的時候,要腰肢挺直,雙膝合攏后微微偏移客人的一側。但陸細辛從不會如此,她坐下時,腰背並不會挺直板正,而是很隨意,偶爾挺直,偶爾慵懶,甚至還會將一隻腿搭在另一隻腿上。

簡直就是隨意所欲,態度漫不經心。

但這些稍嫌粗魯的動作,由她做來,卻完全不顯得俗氣,反而好看自然,讓人忍不住想學。

想到這,雲念念說出她的要求:「你教給我的動作和要點,都顯得太僵硬,能不能隨性自然一點。」

「隨性自然?」老師愣了一下。

這個要求太籠統了,很難準確判斷雲念念的意思。

老師歉然一笑,柔聲問:「雲小姐想要隨性自然,能否舉個例子,或者具體指代哪個明星的儀態?」

「不是明星。」雲念念搖頭,「古家家主,陸細辛你知道嗎?要她那種。」

陸細辛?老師遲疑。

她知道這個人,但是並沒有見過陸細辛真人,所以並不了解陸細辛的儀態。

思考片刻,老師提出:「雲小姐,您知道琳達老師嗎?她是我們這個行業的標杆,琳達老師曾經教過陸細辛紅酒禮儀,如果您不介意的話,我想給琳達老師打個電話,詢問下陸細辛的儀態風格。」

「行。」雲念念點頭。

等到首肯后,老師撥通琳達的號碼,問起陸細辛的儀態。

「陸細辛?」琳達驚訝,「你問這個幹嘛?難道想要學陸細辛的儀態?」

老師輕笑:「聽說陸細辛小姐儀態極好,所以想要了解一下。」

「呵——」聽到這句,琳達輕笑一聲,捏了捏手指,「她的儀態你可學不好,別白費力氣了。」

說著,竟是要掛電話。

「誒!」老師趕緊叫住對方:「琳達老師,您別掛電話。」

「您為什麼說陸細辛的儀態不好學啊?」老師轉頭看了雲念念一眼,將手機公放出聲。

雲念念正在旁邊練站姿,就聽到電話那邊,傳來琳達清晰的聲音:「不是不好學,而是你們學不來。」

「什麼意思?」

琳達笑了笑,舉了個例子:「你知道抽煙吧,對於女士而言,抽煙非常敗好感,但是陸細辛抽煙就不會,不僅不會敗好感,還會令人瘋狂嚮往。還有打架,別人打架是潑婦,陸細辛打架就是颯爽英姿。」

琳達教陸細辛紅酒時,因為她的先入為主,為陸雅晴打抱不平,所以和陸細辛相處的並不好,完全被對方壓制。

可即便如此,琳達也不得不承認,陸細辛的儀態極美。

那種自然隨性是沁在骨子裡的,是與生俱來的貴胄氣質。

旁人,根本無法學。 林漠轉過頭,只見孫珂帶了幾個人,耀武揚威地看著他。

不遠處,許長遠三人則是冷笑看著他。

林漠不由無語。

他前段時間就得到消息,知道這三個人跑到省城混了,嚷嚷著說什麼要出人頭地,把他踩下去。

沒想到,自己剛過來,就遇到他們三個了,這可真的是冤家路窄啊。

他也懶得理會這些人,連話都不回,徑直往裡面走去。

孫珂見狀,直接惱了,上來一把揪住林漠的衣服:「小子,沒聽見本小姐跟你說話嗎?」

「怎麼,做賊心虛,想溜啊?」

林漠也惱了,他瞪了孫珂一眼,沉聲道:「勸你一句,沒這個本事,就不要隨便幫人出頭!」

「你根本不知道你到底面對的是什麼人!」

孫珂先是一愣,而後和身邊眾人大笑起來。

「喂,我沒聽錯吧?」

「他剛才說什麼呢?」

「他說我沒本事?」

「哈哈哈,小子,你可真夠狂妄的啊。」

「咋的,在廣陽市有點能耐,就真以為自己可以無法無天了?」

「還什麼我不知道我面對的什麼人?呵,那你又知道我是什麼人嗎?」

孫珂大聲道。

此時,她身邊一個青年立馬道:「喂,小子,聽清楚了。」

「這位,就是我們孫家的大小姐,孫珂!」

「哼,你個小癟三,竟然敢對十大家族的大小姐不敬?」

「給我跪下!」

說著,青年猛地一腳踹向林漠的腿彎,想讓林漠跪下。

林漠冷哼一聲,一腳橫掃過去,直接踹在這青年的膝蓋上。

只聽咔嚓一聲響,這青年腿骨折端,他當場摔倒在地,發出凄慘的嚎叫。

這一下,吸引了全場所有人的注意,所有人都湊了過來。

「這是咋了?」

「不知道啊?怎麼突然打起來了?」

「孫家大小姐也在,對面那是誰啊?」

「今天不是十大家族聚會嗎?怎麼來了個不認識的?」

眾人竊竊私語,都在揣測發生了什麼事情。

孫珂勃然大怒,她們十大家族的紈絝在省城橫行霸道慣了,何曾吃過這樣的虧?

「大膽!」

「偷偷溜進我們十大家族的會場,圖謀不軌也就罷了。」

「現在被我們發現,還敢出手傷人!」

「真以為我們十大家族就沒有王法了嗎?」

孫珂大聲怒吼。

四周眾人聞言,看林漠的眼神,也都充滿了敵意。

林漠冷冷盯著孫珂:「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

「滾開!」

「不然,一會兒,你承擔不起後果!」

孫珂直接氣笑了,轉頭大聲道:「大家聽到沒?」

「這個廣陽市來的垃圾,竟然敢這樣跟我說話?」

「我承擔不起後果?呵呵,我倒要看看,到底有什麼後果,是我承擔不起的!」

「哎喲,想想,我還有點害怕呢。」

「快點叫保安過來保護我啊!」

四周眾人都鬨笑起來了。

這些人都是十大家族中的紈絝,對於上次林漠大鬧省城的事情都不了解,他們也不知道廣省已經變天了。

而十大家族真正的高層,現在正在樓上呢。

所以,下面的這些人,還沒人知道林漠的情況。

這些紈絝們皆是不屑地看著林漠,彷彿是在看著一個傻子似的。

此時,外面也來了一群保安。

為首的保安隊長認得孫珂,一看到她,立馬滿臉堆笑:「孫大小姐,聽說有個外地人惹您生氣了?」

「他在哪兒,我幫您教訓他!」 「大嫂,你別傷心,這個仇,我們是一定會替大哥報的。」

「沒錯,玉娥,我已經跟神峰商量好了,這兩天就對那個小雜種動手,親自割下他的人頭來祭奠神啟我那兩個侄兒。」

神啟的姐姐神鳳,也在那裡勸道。

李玉娥聽到,這才抬起頭來了:「大姐,你們說的是真的嗎?要怎麼動手?那小雜種現在可是在醫院。」

神鳳冷笑一聲:「就是在醫院我們才動手,二弟,你聽到沒有,前兩天老爺子可是親自打過電話給陳景河,問那小雜種恢復的情況呢。」

「真的?」神峰頓時驚訝的抬頭,「你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

「怎麼知道的你就不用管了,你只需要清楚,這是一個難得的好機會。」這個女人獰笑了一聲,眼睛盯著自己的指尖,全是陰毒光芒。

神家的女人,其實好像都比男人厲害。

神天嬌這一輩,無論是她的親弟弟神天麟,還是下面的神天奕,以及其他堂弟們,無論是腦子還是手段都不如她。

這個神鳳也是一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