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是什麼水果?”

“你嚐嚐就知道了。”封華說道。杏就是杏,如果是榴蓮味,那也不是杏了。

周楚彬咬了一口,果然吃出來了:“杏!哪買的?這太好吃了!我去買十斤,不20斤!如果便宜的話,可以是30斤。”這個吃貨不挑種類,凡是好吃的都喜歡。

“我家樹上結的,下次再給你帶。”

周楚彬連連點頭,決定以後再對封華嚴厲一些,嚴師出高徒嘛。

封華還不知道,如果知道,絕對一顆都不給他帶了!

“還有一包是什麼?”周楚彬看着封華身上的揹包問道。

“也是包杏。”封華拿出來:“你一會交給師父吧,我等不了了,得走了。”外面都快天黑了。而從她來,就沒見到唐賢,唐賢在屋裏接生呢,這次的產婦也是個小姑娘,第一胎,生的有些艱難,好幾個小時了也沒生出來。

封華嘆口氣,爲這些祖國的小花朵。

等回到村子,外面已經天黑了。今天天氣又不好,黑沉沉的,伸手不見五指。

這樣正好,封華在封家老宅裏放下了幾千塊紅磚,回家吃飯去了。

“奶奶,咱家的房子要不要修一修?”吃飯的時候,封華問道蔡老太太。 蔡家這房子也很舊了,封華估計得有個四五十年了,雖然是磚的,還是青磚的,但是蓋的時候似乎沒太講究,有些粗糙,現在邊邊角角也有些破敗了。

如果蔡奶奶對這房子沒有什麼特殊感情的話,她可以重新蓋一個。

“不用了。”蔡老太太知道她的意思:“我住這房子習慣了,閉着眼睛都知道怎麼走,知道它的角角落落什麼樣,它就像我的家人一般,我們互相熟悉,互相照顧。”

這話讓封華莫名心酸。

“當然我現在又有了你這麼個乖孫女,又有其他的孫子孫女,奶奶非常開心。”蔡老太太撫了一下封華的頭髮:“但是它也是奶奶的好孩子。”

封華點點頭:“我知道了,那我修一修它總可以吧,這屋頂再不修,就要漏雨了。”

這個自然是可以的。

第二天一早,封華就找到了樑青山。

“磚我已經拉回來了,你找人幫我蓋吧,這是圖紙。”封華遞過去幾張設計圖。

樑青山拿過來看了一眼,房子的外觀,內設,效果圖,施工圖,平面圖,立體圖,啥都有,非常專業。樑青山看看旁邊備註的小字,竟然是封華的筆跡。

好吧……他無話可說。

“你給我講講,怎麼蓋?我再跟工人說說。”樑青山道。

這圖雖然簡單,一看就懂,但是有些細節他還是靠猜的,得問明白了才放心。

“這是電線的鋪設圖,這是預留的幾個插座。”封華指着幾根樑青山沒看懂的線,仔細講了一下它們在牆裏的路線。

現在的土房子,電線都是從屋外隨便扯進來,在門口,按個燈完事,哪裏會留出這麼多插座,就是留出來也沒東西插啊!手電筒用電池的也不是用電線的。至於其他家庭電器,不好意思,沒見過。

“對了大叔,電工什麼時候來?”封華問道。

樑青山早就去請電工了,可是沒請來,城裏的活也很多的,人家沒空。

封華一開始不知道這種情況,知道之後趕緊貢獻了菸酒,這才插上隊。

“說是明天就來。”樑青山道。只是說是,明天來不來,他還真不敢保證,那些人,一個個跟大爺似的。

行吧,現在就是這種環境,封華也很無奈。

“還有,蔡家的屋頂該換了,先換屋頂,再給我蓋房子。”封華道。初夏的季節,雨水將來,換屋頂正好。

“行。”樑青山說完出去找人去了,村裏誰是泥瓦匠,誰手藝好,他都門清。

三十多個青壯年很快讓樑青山聚集了起來,來到蔡家。蔡家屋子裏頭已經收拾地乾乾淨淨,凡是封華出現過的痕跡都掩蓋了。

也沒什麼痕跡,就是小梳子小鏡子,雪花膏和幾件她平時穿的衣服。都被她裝到箱子裏,一大清早就挪到了院子裏,整整齊齊地摞在牆邊。

家裏比較打眼的各種吃食自然也是這個待遇,都藏好了。

蔡老太太坐在箱子前的馬紮上,恢復了那番自閉的樣子。也就沒人過來說話,更沒人敢翻開箱子看看裏面是什麼。

吳雙花和兒媳婦親自過來,燒水遞水,當然都是樑青山吩咐的。

封華全程沒出現。

衆人一邊幹活,一邊好奇起蔡家的院子來。

蔬菜長得比別人家好,結果比別人家快就算了,肯定是人家育苗早,伺候的好。但是院子裏這幾棵果樹上累累的果實可是太饞人了。

這還是封華摘了一大半之後剩下的!果實全盛的時候,更誘人。不過有幾棵要到秋天才熟的果樹她就沒辦法了,她總不能爲了不打眼把青果子都糟蹋了。

再說不至於,蔡家院子裏有的,只有個別幾個品種村裏人沒有,其他的,封華都分給他們了。

樑青山吩咐吳雙花摘了一些果子,讓這些人休息的時候嚐嚐。這些是封華早上特意交代的,果子可以分給他們吃。不然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隨便動封華的東西!

“哎,這李子真大真甜啊!”一個人吃着紫紅色的大李子說道:“不過我看這樹,怎麼跟我家種的那棵那麼像呢?不過我家的果子現在還沒熟,剛剛結果,還青着呢。”

品種都是一個品種,只不過封華拿到蔡家院子裏種的都是好幾年的果樹,而分給村民的就怕當年就結得這麼囂張,所以拿的都是3年的小果苗。

但是3年的果苗,當年也可以結果了,雖然不是很多。

“我家的難道結出來的也這樣?”男人趕緊問道,如果真是這樣,那他可高興死了,他還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李子呢。

“就是這樣。”樑青山說道。他家的李子樹就是這樣的,封華跟他說找不到蔡家這麼大的苗了,他也沒不高興,品種都這麼好了,等一兩年的有什麼關係。

不過他家的果樹可能到底比村民們的好一些,現在雖然沒有成熟,但是個頭都已經不小了,再有個十來天,估計就能吃了。家裏的小孫子天天在樹下望着。

那是當然了,封華到底照顧他一些,給他挑的都是好樹苗。

樑青山的回答讓衆人歡呼了一聲,因爲幾乎家家都有這種李子樹。

李子是北方最常見的水果,封華拿出來的也最多。

“這杏呢?也跟分給我們的一樣嗎?”一個人一邊吃杏一邊問道。

“一樣。”樑青山道,這個他家也有。

又是一陣歡呼。那他們可真是賺大了啊,這麼好吃的果子,拿出去得賣多少錢?樑青山果然沒騙他們,說了是好果子,就是好果子!

以後好好跟着大隊長,有肉吃!

“那蔡家的果樹跟我們不是一起分的吧?”有人看着比他們明顯粗出許多的果樹問道:“她家咋這麼早呢?”

“人家這是上面來慰問的時候特意給種的!”樑青山道:“我就是看見這院子裏有好果樹,跟蔡老太太打聽過,才找到門路給你們要來的福利呢!”

“哦,這樣!那我們還是沾了蔡老太太的光啊。”衆人說着,幹活更賣力了。

一天時間,蔡家的屋頂就換好了。屋頂用的草蓆子都是現成的,大隊倉庫裏提供的。

光榮烈屬,用這個不花錢不要工分。其他村民要是用的話,要麼自己編,要麼用工分換。 每個生產隊都有自己的副業,像隔壁的紅星大隊,有奶粉廠、餅乾廠、磚廠什麼的,產品可以賣錢,當然賣給自己人一般是用工分換。

現在雖然不可以私人之間買賣,但是大隊做出點什麼賣給本村村民和公家,還是可以的。

故家屯之前沒本事,辦不了養牛場,開不了奶粉廠,就把主意打到了草甸子上。

那麼多蘆葦,都是資源,可以編制各種葦製品,最好賣的就是蓋房子用的草蓆子,磚房的瓦下面也需要鋪一層蘆葦蓆子,5塊錢一張呢!

還有炕蓆,這個便宜,兩三塊一張,但是用量更大,誰家哪年不燒壞一張炕蓆?

過去總有公家單位來村裏訂貨,但是今年沒有來,被其他幾個大隊搶走了!因爲樑青山沒倒出功夫去走關係,人家就沒搭理他們村。

樑青山是沒時間,也是故意沒去。編一個蓋房子用的草蓆子,好幾個人編一天,一人掙不到1塊錢。往年都是搶破頭的活,但是他估計今年他就是求着人來幹,都不會有人來。

他們村的人,都看不上這一塊錢了。他乾脆就沒給自己找這麻煩,要知道接了訂單完不成,完成的不好,可是要捱罵的!

往年因爲一點點瑕疵,他都被訓地跟個孫子似的,今年他也不受這閒氣了!

蔡家這邊忙碌的熱火朝天,封家老宅那裏更熱鬧。

幾乎全村的人都來了,看紅磚。

衆人看着碼得整整齊齊的紅磚,都有些眼熱,這封華就是厲害哈,哦,封華的單位厲害,他們求破腦袋也沒有的紅磚,人家一下子就整來這麼多。

封家三兄弟加上老頭老太,眼珠子都紅了。

這些都是封華弄來的?早知道他們也讓封華也給他們弄一些多好!何必打破頭讓全村看了好幾天的笑話!

但是現在也不晚,再讓封華弄一些,他們是把現在的房子扒了重蓋還是在旁邊再起一座,再研究。

封老頭和封老太太在人羣裏尋找着封華,自然是找不到的。

封大貴也在找封華,這小丫頭,當初可是知道他和她爺她奶爲了紅磚差點打破頭的,還給他出主意怎麼分!轉眼自己就整來這麼老些,當初咋不直接幫他買點呢?

當然是在他分完之後,再把他那三分之二補回來就行!

經過一場大戰之後,封大貴跟父母兄弟徹底離了心,如果是以前,他沒準還能想着讓封華直接多弄點,兄弟三個都是磚瓦房多好,但是現在,他只希望自己家是純磚的瓦房。

至於封大有,一輩子住土房纔好呢!

樑青山就知道封家院子裏這些磚會惹事,在蔡家忙了一會就過來這邊看看。

“大隊長,這些磚是哪來的?是不是我家小華拉來的?”封大貴看見樑青山就問道。

“你家小華咋那麼厲害,一個人能拉動這老些磚?”樑青山打岔。

“我是說,這些磚是她找人拉過來的吧?”封大貴繼續問。

樑青山看着封家人幾乎同樣紅的眼睛說道:“你們不要想好事,這些磚,這個房子,這個院子,以後都是人家公家單位的!這磚跟封華有什麼關係?她現在連個正式工都不是,人家就是看咱們村活做的好,在咱們這設個辦公點。”

封大貴想想也是,他的小華那麼孝順,又給他出主意,又幫他買東西,如果真能弄來磚,早給他弄了。這些磚小華肯定做不了主。

其他人封家人也是這麼想的,又看了幾眼才恨恨地走了。他們就是這樣,恨人有,笑人無。

第二天,衆人又來這裏開始蓋房子。

樑青山拿着圖紙,先給衆人講解了一下。

廢少重生歸來 “這城裏人,就是有文化,這房子蓋出來得多漂亮?”衆人看着封華畫的效果圖讚歎道。

其實也沒啥,就是個單層的,敞亮的,別墅……那種大斜坡屋頂的農場別墅。

雖然這裏是存放布料用的,她也不太有可能常駐這裏,頂多是每年過年的時候,住宿的藉口不再是老孫家的鬼屋,變成這裏而已。

但是到底蓋了,就蓋得漂亮點,看着也舒坦,因爲這裏早晚是她的。

不過封華的圖紙裏沒有炕。有了炕可就要壞菜,到時候漂亮出其他房子八條街的別墅蓋出來,她怕封老太太又作妖。

她也不要這房子,她就是過來住住,順便幫你看東西了!

對於封老太太的各種妖,封華都能猜得百分百,練了幾十年的功夫了。

而封老太太不來,劉小麗怕是要來,劉小麗不來,封榮華啊,封六啊,也得想着來。

都是極品,她真是夠了。

樑青山這邊指點着圖紙,那邊拉電線的人真的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