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時候,古域外生靈絕強者驀然開口問道。

「我人族有如此人物,難道我不該高興么?」

軒轅林微微一笑,回應道。

「可惜,讓你欣慰的人族天才,馬上就要殞落了!」

「當然,你可以出手阻止,但需要先過我這一關。」

古域外生靈絕強者,警告之味很濃。

他一路走來,都緊跟著軒轅林。

「你一路緊跟著我,難道不是怕我出手救下江寂塵么?」

「只是,他並不需要我救,而你們,也必然奈何不了他。」

軒轅林依舊是一副淡淡的樣子。

「在此已是絕路,神墓靈境,只能進入二十四,再進者會被葬神墓地的規則排斥。」

「那小子,進不去神墓靈境,只能等死。」

古域外生靈絕強者自信地道。

「世間總有例外之事!」

「你看……」

軒轅林神情自若地說道,然後伸手指著江寂塵處。

然後,在其餘絕強者不可思議的目光中,看到江寂塵手持著一塊奇異的古鏡碎片,身影慢慢的消失在神墓靈境的入口中。

「不是說,神墓靈地,只能進入二十四人么,現在是什麼情況?」

眼看就可以抓住江寂塵了,現在發現竹籃打水一場空。

這種心情的落差,讓他們難以忍受。

其餘的絕強者,自然也是這種感受了。

「應該是因為那片古境碎片,讓他擁有進入神墓靈境的資格。」

「剛才,是那些規則自動避開他,讓他進去。」

古域外生靈臉色難看。

而他此時也能第一時間看出原因所在。

「看來,那片古鏡不簡單,上面有源道氣息,有可能是傳說中的那面鏡的碎片!」

「嗯,通知道裡面的小子,全力輯殺江寂塵。」

「哼,就江寂塵進得神墓靈地,以他的修為,我域外的那些天才,足可輕鬆滅他。」

古域外生靈最後繼續說道。

其餘的域外生靈,立刻動用秘術,傳訊給進入神墓靈境中的那些年輕天才修士。

天匪之王余塗,還有另外兩名人族絕強者,亦傳音給自己帶進來的天才,讓他們一有機會就全力緝殺江寂塵。

這一幕,自然落了古域外生靈的眼中。

他哈哈大笑道:「連你們自己人族,都不願給江寂塵活路了,軒轅林看來人族氣運,也只能到此走到了盡頭了。」

這話說得天匪之王作余塗及其餘兩名人族絕強者,臉色一陣羞怒與尷尬。

「哼,只是一個聖道六重境的小修士而已,我人族命運,他影響不了分毫。」

「便是,如螻蟻的存在,就算踩死了,也沒什麼大不了。」

天匪之王余塗與一名人族絕強者開口道。

直到這一刻,軒轅林的臉色才變了一變。

他漠然地開口道:「當你們向你們勢力中的年輕天才下達追緝江寂塵時,便已註定,他們都得死,終將沒有一個可以走出神墓靈境。」

「而當你們說江寂塵只是一隻螻蟻時,又何曾知道,人祖殿最深處曾傳出一道聲音,說江寂塵中是人族的希望。」

「人族命運,江寂塵也許影響不了,但你們,也絕對影響不了分毫。」

軒轅林毫不情面的喝斥了天匪之王余塗,還有另外兩名人族絕強者。

然後,直接拂袖離去。

「人族的殺望,哈哈……有趣!」

「當天下修士知道,是你們人族助我們域外滅了你們人族的希望,到時,不知他們會有什麼樣的想法?」

域外生靈絕強者的話,讓余塗幾人臉色更是難看萬分。

這時候,江寂塵已經進入了神墓靈境中。

有神秘古境碎片指引,目標直指神墓靈境深處。

他現在終於想起了揭開石棺時看到一幕。

原來,裡面的指示的另一片古境碎片,原來所在地就是亂古禁地中的葬身墓地。

「神墓靈地,軒轅青鋒、軒轅青衣兄妹、葉柔也在,但其餘的人,此時只怕都會成為了自己的敵人。」

江寂塵顯然可以想到這樣的一種結果。

他此時一邊前進,一邊療傷,並不急著趕往目的地。

連續兩次動用開天斧,讓他的傷很重,想要恢復,需要一些時間。

「之後,開天神斧恐怖怕不能再動用了,需要踏入相應的境界,把這一滴神魔之血煉化之後方可以催動。」

江寂塵心中考量著自身的狀況。

同時,他也在打量著神墓靈境四周的環境。

只見,四周靈山座座,靈山之下,靈湖成群,這絕對是難得一見的修鍊聖地。

每一座靈山,都會有一處神藏。

但也相應的會有一尊凶靈守護。

進入這裡歷練的人,唯有擊敗靈山的凶靈,方可以奪到神藏。

而神藏,可以提升快速的提升個人的修為,神妙到極點。

此時,江寂塵所過處,顯然大多靈山神藏已空,被二十名年輕天才奪走了。

神墓靈地,越是能夠深入,得到的好處越是驚人。

趙公子 但是,深處靈山上的凶靈也就越強大。

江寂塵不急,先一邊前進,一邊療傷。

靈山神藏,在這神墓靈境中,取之不盡。

只是就看你有沒有實力去爭奪到了。

「爭奪靈山神藏,我喜歡!」

江寂塵目光冰冷起來。

同時,他的神念開始搜索起四周的靈山。

這裡,總有那些年輕天才修士遺留下的靈山寶藏。

這裡靈山哪么多,他們不可能每一座都能尋找完。

而江寂塵,擁有七彩神念,卻可以輕易的尋找出哪一座靈山還有神藏。

現在,江寂塵就是在撿漏。

他需要先增強自己的實力,才能深入。

不過,因為擁有七彩神念,哪怕是撿漏,竟然也有很多。

甚至,當中還有不少高品質的靈山神藏。

先給自己定個小目標:比如收藏筆趣閣:.手機版網址:m. 吳諧翔還說,早上起來的時候,天氣預報還報的陰天。這會天氣預報已經顯示,今天一天都有小到中雨。所以今天行程不得不取消。

李雪梅聽后,嬌里嬌氣的朝吳諧翔說「啊…好可惜!下雨天也沒法去玩。那不如這樣吧,我們就在家裡呆一天,正好當做是休息一天,明天再出去玩的時候,那樣精力肯定會倍增。

其實她還想說,那樣她的身體應該也恢復了。但是這句話,她卻沒有直接說出來。她怕姜西紅聽了會擔心,更讓吳諧翔聽了會多心。

吳諧翔倒是沒什麼意見,不過,正眼沒有看李雪梅。而是看著姜西紅說,這個還得你最後拿主意。

李雪梅見吳諧翔這樣說,於是也來看著姜西紅,希望姜西紅能夠,同意自己的建議。並央求道。「西紅,我求你了,你就同意吧」

但姜西紅還是毅然決定,今晚一定要回去。並直接否決了李雪梅的提議。「今晚可能不行,我今天一定要趕回去。

後天就要開始上班了,明天我那舍友可能就要回來了,之前以為我會一直待在宿舍,所以她就沒有帶鑰匙回去」

「你舍友,就是那個回去過年的那個人?如果她來了以後,那我豈不是沒有地方可以住了?」

田園醫妃:農女巧當家 「呃…到時候看看,能不能跟她商量一下,你們兩個擠擠兩天睡睡,等你找到了工作后,然後你再搬走。」

「這樣好嗎?你舍友會答應嗎?畢竟我跟她都不認識,我真擔心她不會答應。」

「應該會答應,我那舍友是很好的一個人,如果我跟她說明你的情況,她一定會答應」

「……」

連續兩天的大太陽,這山上的路,已經被曬的很乾透。張小花知道,眼下再也沒有任何理由,再繼續待在家中。

莫名這心裡有些慌。再說了,明天已經是最後一天假期,後天就要正式上班。所以明天一定要趕回廠里去。

「唉!…」一想到明天就要離開家鄉,這心裏面就開始難過。便忍不住的抱怨起,這時間過的也太快了點。

感覺自己昨天才剛回來,這轉眼的功夫。這個年就過完了,而她很快又要出去上班。真希望這個時間,能夠慢慢走,好讓她能在家中再待多一段時間。

可惜,這時間不聽她的指揮,不僅如此,還像是在跟她對著干。因為她越是這樣想。這時間反而過的更快。

沒有回家之前,還沒有那麼害怕分離。而在家中住了幾天後。再要離開的時候,這心裏面是一萬個捨不得。

更何況,看著哥哥他們,都還在家中玩耍,都還沒有前去學校。 平行時空的巨星 自己更不想走了。

真想留下來,陪他們再待一段時間。一想到自己,要提前獨自離家,這心裏面很不是滋味。

原本,她媽媽最初不同意,她今年再出去工作。不過,最終在大哥和二哥的勸說下。她媽媽終於點頭答應。

不過她媽媽也提了要求,說是不允許張小花,在廠裡面談男朋友。還說以後找男朋友,也要由她來幫她找。

這前面一條,張小花還可以接受,但是後面的她就不敢苟同了。但是等到她談朋友的時候,已經是很遙遠事情,現在談這個真的太早。

而此時她的大哥,一直一個勁在給她使眼色,見她沒有反應。最後乾脆跑到她面前,小聲對她說。讓她先答應再說。最後,來不及思考了,就直接答應了她媽媽。

本以為就這麼完了,時辰也不早了,大家都準備,各自回屋睡覺。沒想到他大哥,卻叫了她們。

說他還有事情要說,讓大家等一會再睡覺,於是大夥又返回來,都伸長著脖子,看看張陽斌要說什麼事。

這大家都到齊了,並眼巴巴的看著張陽斌,等待著他的發言。但是這張陽斌,卻又遲遲不吭聲了。

她媽媽就說了「斌兒,你有什麼話你就快說吧,你妹妹明天,還要早起去趕車。」

可他大哥依然不開口,一直低著頭抿著嘴。手也是無處安放一樣的,一會放進口袋,一會又拿出來雙手搓了搓。可就是不肯開口說話。

大家又等了一會,張陽武都有些不耐煩了「大哥,你有話你就說吧。都是一家人,還能有什麼話,是不能說的呢?你就不要顧忌了,把你想說的話都說出來吧。」

看著她大哥那樣失去主見,又滿不自信的樣子,張小花看著很是擔心。因為一直以來都以為,沒有什麼事是能難道她大哥,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她大哥這樣。

「是啊,大哥。你有什麼事情,就直接跟我們說。 嬌妻好孕:冷酷BOSS送上門 我們能解決的幫忙解決,不能解決的,我們一起想辦法解決。」

張小花說完后,張陽斌終於就開口了。原來張陽斌是想問問,她們家裡面還有多少余錢。

然後桂枝也一五一十的如實相告。但是張陽斌聽到,桂枝所說出的數字后,這臉立刻就沉了下去。

後來在大家的逼問下,他才把事情的原委告訴的了大家。原來他女朋友要求,結婚的時候,要先把房子提前買了。並且還要求,一定要在她們的市裡面買。

說是市裡面買房子,直接一步到位。反正以後小孩大了,也要去市裡面去念書。不如現在就買在市裡面,免得以後還要再買一套。

還說原本結婚,這個婚房應該由男方來買。但是因為看在他家條件一般。

又是在女方的城市買房,所以他女朋友也答應,這個房子的錢,不會讓張陽斌一個人出,女方也願意出一半的錢。

桂枝聽后,立馬就不高興了。也很想不明白。自己好不容易,養大了的兒子,為什麼送要給人家。

為什麼要去女方家買房呢?如果是嫌棄山上交通不便,這邊縣城裡肯定也有房子賣。

怎麼樣也不能,買房買到女方家裡去。我們家是要娶媳婦,又沒有要把兒子嫁出去。

大老遠的跑去女方家買房,像個什麼樣子。搞得好像,我家兒子娶不到媳婦,落到個去給人家當上門女婿似的。

同時心裡也想,既然斌兒已經提出來籌錢。說不準是,已經答應了女方的要求。這可怎麼辦才好,即使她兒子答應,但是她也萬萬不會答應。

於是很無奈的說「兒啊,千萬不可以啊,千萬不可以答應,你爸要是還在世的話,肯定也不會答應這門婚事。」

見張陽斌沒有反應,依舊態度堅決的樣子。於是接著又說,如果那個女孩,真的中意你的話,考慮問題就不會這麼狹窄了。 江寂塵傷勢好了一半之後,便直接殺入靈山之中。

他剛降臨在一座靈山上,便有一頭血狼衝出。

不過,前面的靈山守護凶靈,強大有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