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時,場上除了逍遙喝酒的聲音以為,無比的安靜,幾乎每個人都成了雕像,屏氣凝神。

半晌之後,眾人才回過神來,看著宇文天的眼神,除了崇拜,還有恐懼。

林婉清美眸中閃著星星,水光瀲灧,雙手緊扣著,情緒極為緊張。

果然,十多息之後,萬里雲梟才浮上水面,看也沒看萬仙亭一眼,便撒腿就跑,不到三息,便沒有了蹤影。

轟!

眾人嘩然,這萬里雲梟的舉動,著實讓人驚掉了牙。

宇文天看也沒看萬里雲梟逃走的方向,直接回到了亭子中。

「我說老弟啊!你表現得這麼帥幹嘛?你不知道你這樣會將我剛剛豎立起的偉岸形象打壓下去了嗎?」逍遙撇撇嘴,看著宇文天,極為不滿,道。

「老哥!這個……失誤!失誤!下次一定小心!」宇文天滿頭黑線,無奈地道。

「嗯!這還差不多!」逍遙瞬間露出了笑臉,道:「看來,我得學一些花哨的武技,方便討姑娘歡心!」

身邊三人頓時是嘴角抽搐,無奈地搖搖頭。

正在這時,只見不遠處亭子中第五刀起身,緩步走了過來。

四人注意到了這一點,逍遙嘀咕道:這小子不會也想挑事吧?他給我的印象挺好的,莫非看錯了不成。

「第五刀不會是過來約戰宇文兄吧?」千葉傳奇疑惑道,目光在第五刀身上看了看,又在宇文天身上停留片刻。

宇文天倒是氣定神閑,似乎這一切與他無關,平靜地坐在椅子上,自飲自酌。

第五刀走進亭子,對著幾人一拱手,然後對著逍遙道:「我想跟你一戰!」

嘩!

不止宇文天所在亭子中的眾人,幾乎所有的人都聽到了第五刀的話,有些人傻眼了,有些人卻疑惑不解,竊竊私語。

「第五刀是不是腦子出問題了?」

「這不是找虐嗎?」

「這丫的吃錯藥了吧?」

「他雖然不錯,可是還不夠逍遙玩的!」

「神經病!」

……

逍遙手中的酒杯剛送到嘴邊,聽到第五刀的話,頓時疑惑了,盯著對方看了幾眼,然後看向宇文天等人,那種神態好像是自己聽錯了,只是看到宇文天等人也是一副疑惑的神態時,他便知道他沒有聽錯。

「我沒有聽錯吧?」逍遙撓著頭,肅然道:「你這是何意?」

邪帝家的小悍妻:逆天小魔後 「我知道自己的實力不如你,但我還是想嘗試一下!」第五刀語氣誠懇之極,目光一直放在逍遙的臉上,觀察著其神態變化,他不想對方拒絕,能與高手對決,是他的夢想。

「這……這個嘛……」逍遙一時間難以決定,轉向宇文天,輕聲問道:「老弟,你怎麼看?」

「切磋一下無妨!」宇文天打量了幾眼第五刀,淡淡一笑,道。

「好吧!」逍遙點點頭,然後看向第五刀,道:「請!」

「請!」

兩人同時離開亭子,而逍遙卻是先於第五刀落在假山上。

逍遙神色淡然,卻沒有之前的那幅弔兒郎當之態,畢竟,人家相邀,態度誠懇,必要的禮數還是要給的。

第五刀看著逍遙,神色凝重,深深吸了一口氣,緊接著,身上的氣勢慢慢地提升起來,整個人猶如一把出鞘寶刀,鋒芒畢現。

他拿出了長刀,而逍遙則是拿出了飛虹劍,兩人身上的氣勢截然不同。一個如出鞘利刃,一個如巍峨山嶽,一個鋒銳,一個收斂。

第五刀手中的刀高高舉起,身上的氣勢凝聚到巔峰,身後一把四丈長的凝實巨刀虛影浮現,霸道無匹。

「一刀迴旋!」

只見他大喝一聲,手中的長刀脫手,急速旋轉,形成一個一丈大小的銀色颶風光影,如彗星掠過,夾著無可阻擋之勢,襲向了逍遙。

「咦!這招倒是漂亮!」逍遙眼中閃過一絲訝色,卻沒有一點慌亂,手中的飛虹劍微微提起,周身形成一片銀色星雲,整個人變得虛幻起來,身後八丈高的巍峨巨山,浩大正氣,讓人嘆為觀止。

「明聖劍法·明心如劍!」

逍遙只用了不到一成的功力,劍影縱橫,劍元幻化成一把把銀色虛影,迎向飛來的迴旋刀影。

「轟!」

沒有一絲的停留,迴旋刀影瞬間被擊飛,真元散去,而逍遙的劍元卻是幾乎沒有減速,向著第五刀殺去。

!! 第五刀神色凝重,幸虧長刀回到手中,他才有了一絲安慰。他現在終於知道逍遙的實力有多恐怖了,亭子中的其他武者也都對你逍遙的實力有了更深一步的認識。

劍元襲來,第五刀立即將長刀護於胸前,調轉全部真元護體。

「鏗!……」

逍遙的劍元太強了,將第五刀釋放出來的護體真元瞬間打散,直接擊在第五刀的刀刃之上,一聲聲金鐵交鳴之聲響起,第五刀被強大的力量擊退了四丈,落在了湖堤之上。

第五刀的身形有些狼狽,即便是逍遙留手了,他們之間的差距依然很大,不過,他不會輕言放棄。

只見他腳尖輕點,向著遠處氣定神閑的逍遙殺去。

「殘神刀法·刀斷乾坤!」

第五刀距離逍遙四丈,凌空而立,身後巨刀虛影凝實,鋒芒大顯,手中長刀高舉,幻化出一道三丈長的銀色刀影,真元浮動。

他身形一動,掠向逍遙,距其兩丈之遠的時候,長刀劈下,那三丈長的刀元虛影瞬間劈向了逍遙。

逍遙眼中的訝色一閃而逝,手中飛虹劍隨意刺出,一道如漣漪一般的劍元瞬間浮現,形成了一把五丈長的銀色劍影,迎向了第五刀的刀元虛影。

「明聖劍法·聖者無妄!」

兩股真元碰撞在一起,並沒有一絲的滯留,刀元相對來說,顯得弱小無比,在劍元的壓迫下,不到一息便盡數散去。而劍元去勢不減,再次殺向了空中的第五刀。

第五刀額角沁出了汗珠,看著瞬發而至的劍元襲來,他的身形陡然上升一丈之多,生生避開了襲來的恐怖劍元。

「好強啊!」

「玄妙的劍法!」

「這才是真正的劍者,隨心隨意!」

「這等實力,王榜強者能敵嗎?」

……

五息過後,湖中歸於平靜,第五刀落在假山之上,此時的他竟有些疲憊。

以他的實力,即便是全力出手,大戰兩百回合,也不一定會感到疲憊,可是今番出招兩次,他已經有些勞累了。

或許是從未遇到過逍遙這般強大的對手,讓他的心裡產生了難以承受的壓力。

有些人遇到比自己強大的武者,會產生動力,對戰之時可以超常發揮,可是過於強大的對手,便沒有了動力,只有壓力,使自己的心裡防線不攻自破,氣勢上敗下陣來。

第五刀額角掛滿了汗珠,臉色有些蒼白,他的呼吸有些急促,凌亂。

他深深地呼吸了幾口氣,努力使自己平靜下來,看著泰然自若的逍遙,道:「我知道你很強大,但卻不知道你強大到這種程度,我習武至今,從未像今日這樣疲憊,緊張,你是我見過最強大的同輩武者!」

「呵呵!謬讚了,其實比我強大的同輩武者比比皆是,只是你沒有遇到而已!」說著,逍遙的眼神瞟向了宇文天,然後再移到第五刀身上,道:「我二弟的實力,在我之上!」

順著逍遙的目光看去,第五刀的目光在宇文天身上停留了不到一息時間,喃喃道:「生不逢時啊!」

「怎麼,還要再戰嗎?」逍遙看著第五刀,淡淡一笑,道。

「我也不知道要不要再戰!」第五刀苦笑著,道:「若是別人,即便是差距懸殊,我也會奮力一戰,可是與你交手之後,我似乎連再戰的勇氣也沒有了!」

「作為一個人,有恐懼是正常的!但作為一個武者,面對對手,有了恐懼,卻是致命的缺陷!武者,當無所畏懼,一往無前,視死如歸!」逍遙對第五刀的反應似乎有些失望,這是世界上,強者只有一個,相對於站在巔峰的那位,其餘的人都是弱者,如果每個武者都是瞻前顧後,武道早就在億萬年前消失了。

「你說的對!我的心智太弱了,從而有了剛才的反應!」第五刀聽到逍遙的話后,瞬間大悟,點點頭,眼中光芒閃現,道:「我會儘力一戰,來吧!」

「嗯!還不錯!」逍遙點點頭,手中的飛虹劍微微遞出,劍元蕩漾,幻化出層層漣漪,身後一把八丈大小的銀色巨劍浮現,厚重無比。

「明聖劍法·明德聖至!」

飛虹劍幻化出說道銀色光劍,緩慢地向著第五刀壓去。

重拾信心的第五刀,手中長刀高舉,騰空三丈,整個人再次進入人刀合一之境,人與刀融為一體,豎直旋轉著,形成了一個陀螺,越轉越快,向著襲來的劍元擊去。

「回影斬!」

「嗖!」

風聲四起,空氣動蕩,恍若颶風一般的刀元瞬間撞在劍元之上。

「轟!」

刀元散去,而劍元已是被擊潰了大半。第五刀抓住機會,再次施展回影斬,刀元迴旋,向著逍遙殺去。

「有進步!」遠處的宇文天看到此景,眼中閃過一絲訝色,點點頭道。

而逍遙已是如此,臉上露出了笑意,看著急速襲來漩渦,手中的飛虹劍瞬間刺出。

「嚯!」

劍元鼓盪,如火山噴發一般,氣勢無匹,瞬間擊在旋轉的銀色刀影之上。

「轟!」

一聲巨響,第五刀如斷線風箏一般倒飛而出,躺在湖堤的草坪上,嘴角溢出了一絲絲血跡。反觀逍遙,長身而立,泰然自若,看著倒地的第五刀,淡淡地笑著。

第五刀站起身來,抹去嘴角的血跡,對著逍遙一拱手,道:「多謝成全!」

說完之後,便徑自回到了亭子中。

看著第五刀走開的身影,逍遙滿意地點點頭,當即施展四象無形步,瞬間消失了蹤影,出現時,已經坐在了宇文天的右側。

「這第五刀不錯!只是心性不穩,需多加磨礪,方可成才!」逍遙看了一眼宇文天,躲過其手中的酒壺,笑著道。

「一個武者,心性要比天賦重要!」宇文天看了不遠處的第五刀一眼,輕聲道:「普通資質,堅忍不拔者,成就武道巔峰者,大有人在!而許多天賦異稟的絕世之才,還是泯然眾人!」

「哦?你怎麼知道的?」逍遙倒是疑惑了,天賦優秀者泯然眾人是有這事,但是普通人成就武道巔峰,這卻是奇聞異事了。

「史料古籍中記載的不少,有時間你可以多翻看一些書籍,了解一下武道世界的曾經!」宇文天正色道。

「嗯!有道理!」逍遙點點頭,接著道:「不用多久,第五刀的實力會有大幅度的增長!」

「然也!」

……

半晌,眾人才從方才精彩的戰鬥中回過神來,齊齊將目光移到了逍遙身上。

議論聲,讚歎聲再次響起,安靜了片刻的萬仙亭又開始了喧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