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時,李華龍身邊的監考員,快如電閃般,奪過紙團,然後,大聲朗讀小紙團上寫着的內容。

聞言,所有的考生,立刻譁然起來。

楊非凡苦笑不已,“我楊非凡,從來都沒有告訴過任何人,關於試題的答案。要是不相信,考官大人,你大可以打開監控,追查真相。”

李華龍聽得連連點頭,他不得不佩服楊非凡,做題夠認真,遇事夠冷靜。

這時,拿着小紙團的監考員冷哼一聲,揚了揚手中的小紙團,大聲道:“這個小紙團,到底是誰寫的呢?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再不說的話,我們就要查看監控了。”

在現代,高科技的社會,監控隨處可見,特別是在考場和試室中,監控無處不在。

所有的考生,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大眼望小眼,小眼瞪大眼。

楊非凡很是平靜地看向林豪,只是那麼一瞬間,他就已經知道了答案。

就在楊非凡剛想說出,到底是誰在搞惡作劇的時候,但見,郭洞站起來後,故作愧疚地道:“對不起,我錯了,不關楊非凡的事,求考官大人你不要處罰他,他也是出於好心,所以,纔會告訴我答案。”

聞言,楊非凡大吃一驚,“我什麼時候,告訴了你答案呢?”

“剛纔啊!楊哥,你怎麼這麼快,就忘記了呢?”郭洞故作難過地看着楊非凡。

“別和我稱兄道弟,我楊非凡根本就不認識你!”說實話,楊非凡的確不認識郭洞。

郭洞是外鎮醫科大學的學生,林豪前不久才招他爲心腹,楊非凡不認識他,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楊哥,我錯了,求你不要裝作不認識我,好不好?”郭洞擺出一副傷心欲絕的樣子,可憐兮兮地看着楊非凡。

直到這時,楊非凡終於明白了,賊咬一口,入骨三分的道理。

“考官大人,請你們打開監控視頻,還我楊非凡一個清白。”楊非凡不想和這個郭洞廢話,於是,說出了自己的建議。

李華龍點了點頭,立刻吩咐監考員打開監控視頻。

從開考到現在,只不過是半個多小時而已,所以,要追查真相,也並非十分困難。

看完了監控視頻後,楊非凡長長地呼出了一口氣。

所有的畫面,除了郭洞趁人不注意之時,向楊非凡扔小紙團外,根本就沒有發現,楊非凡扔小紙團的違紀行爲。

換言之,整個過程,只有郭洞違紀。

李華龍冷哼一聲,然後,看向郭洞,“你說楊非凡告訴你答案,對吧?答案呢?答案在哪裏?”

整個過程,楊非凡都在認認真真地做題,根本就沒有半點違紀作弊的行爲。

郭洞看了一眼林豪,然後,弱弱地道:“楊哥是絕世高手,他懂功夫。其實,剛纔,楊哥是通過千里傳音的神功,悄悄地告訴我答案。”

“荒唐,簡直就是荒唐!”李華龍右手狠狠地拍了教臺一下,然後道:“我看你是武俠小說看多了,所以,纔會說出這麼幼稚的話來。”

千里傳音神功,是古代武林高手的一項絕技,李華龍曾經看過武俠小說,所以,清楚知道,有這麼一項絕技。

不過,在現代,李華龍就連聽,都沒有聽過,有人懂這種高深莫測的絕技。

郭洞弱弱地道:“考官大人,要是你不相信的話,大可以問一問楊哥。其實,他的確懂千里傳音這種絕技。”

楊非凡苦笑不已,正如郭洞所說,他的確懂千里傳音神功絕技。

雖然,李華龍不是太相信郭洞的胡言亂語,但是,他還是向楊非凡投來了詢問的眼神。

楊非凡苦笑地搖了搖頭,然後,不答反問:“考官大人,我們都是成年人,莫非,你相信這些幼稚到極點的謊言麼?”

“我當然不相信!凡事都要講求證據,即使你真的懂這種絕技,也不可能單憑他的幾句話,就斷定你告訴他答案。”

說到這裏,李華龍看向所有的考生,然後問道:“同學們,你們相信嗎?”

“不相信!”

“不相信!”

“不相信!”

……

除了林豪和他的死黨外,幾乎所有的考生,都異口同聲地應道。

聞言,楊非凡十分感動!

李華龍晃了晃雙手,然後道:“經過視頻取證,我宣佈,楊非凡考試違紀的行爲,不成立!郭洞由於誣告楊非凡,居心叵測,依照考試規定,直接取消本次成績,並作驅逐出考場的處罰。”

說完,李華龍立刻吩咐監考員,將郭洞逐出試室。

所有的考生沉默了,因爲,經過郭洞這麼一鬧,直接浪費了他們考試的寶貴時間。

李華龍看在眼裏、明在心裏,打電話請示了上級後,當場宣佈,“經過上級領導同意,由於這次考試,遇到了特殊的情況,所以,我宣佈,考試時間,直接延長三十分鐘。”

招財小醫妃:王爺乖乖入局 聞言,所有的考生,立刻拍手稱快,大聲叫好! 隨着郭洞的離去,試室又再恢復了安靜。

考生們都在認真地答題,李華龍看得連連點頭。

楊非凡長長地呼出一口氣,繼續仔細地檢查已經做完的試題。

林豪心中若有所思,似乎在盤算着如何繼續再算計楊非凡,又似乎在想着,如何和楊非凡較量醫術。

剛纔,林豪十分害怕郭洞一時口快,將陷害楊非凡的主謀說出來。

假如郭洞將主謀說出來,那麼,林豪也會受得相應的處罰。

楊非凡將試題重新檢查了一遍,確認無誤後,拿起試卷,走向講臺。

李華龍看見楊非凡提前交卷後,眼露奇異之芒。

考試並沒有規定,考生不能提前交卷,所以,李華龍並沒有責怪楊非凡。

在心裏,李華龍十分佩服楊非凡答題的速度,因爲,整個試室,就只有楊非凡一個人,用最短的時間,將試題全部完整地解答。

先不說,答題是否完全正確,單是這種速度,就令人佩服。

所有的監考員,乃至所有的考生,都暗暗佩服楊非凡。

楊非凡遞交了試卷,對着李華龍微微一笑,然後,快步走出試室。

林豪冷哼一聲,也跟着提前交卷,走出試室。雖然,他比楊非凡慢了一拍,但是,依然引起了全場的轟動。

隨着楊非凡和林豪的先後離去,很多考生,接二連三地提前交卷。

楊非凡走出試室,徑直朝着校園的草坪而去。

實踐科目考試,就設在草坪上,所有的考生考完第一科後,都會集中在這裏,等待公佈成績。

成績達到了八十分以上者,纔有資格參加實踐科目考試,否則,將會被淘汰。

淘汰者,將會被隔離考場,只能遠遠地觀察優秀的考生,參加實踐考試。

考取執業醫師資格證十分嚴格,任何一科達不到標準,都不能領取證書,只能等待下一次的補考。當補考通過了,纔可以領證。

林豪走到草坪上,故意走到了楊非凡的身邊。

楊非凡很是不屑地瞥了林豪一眼,然後,輕聲道:“做人嘛,最重要是光明磊落、堂堂正正。”

林豪翹着雙手,皺着眉頭,惡狠狠地瞪着楊非凡,“什麼意思?”

楊非凡一臉平靜地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爲!”

林豪氣呼呼地道:“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楊非凡輕輕地拍了拍林豪的肩膀,微笑道:“你最好別讓我抓到你的把柄,否則,我會將你出錢收買美女,阻擋我考試,以及,在試室中,找人故意陷害我的事情,公之於衆。”

“楊非凡,在沒有證據之前,我警告你,說話要注意一點,否則,別怪我不客氣,哼!”林豪惡狠狠地道。

楊非凡嗤之以鼻,“有本事,你就和我在醫術上,認認真真地較量,別在我的面前耍花樣。”

“楊非凡,你等着瞧,等一下,較量醫術的時候,我會讓你輸得服服帖帖,哼!”林豪冷哼一聲,徑直朝着美女堆走去。

那些美女看見黑馬王子林豪走了過來後,興奮得大呼小叫。

林豪左擁右抱,很是得意地看向楊非凡,彷彿在說:“我的身邊,有大把的美女,你有嗎?”

楊非凡冷笑一聲,對着林豪豎起了大拇指,然後,又將大拇指翻轉,使勁地指向地面。

林豪看到楊非凡這個鄙夷的手勢後,氣得怒火衝冠。

楊非凡笑了笑,翻轉手腕,豎起了食指後,來回不斷地搖晃着。

林豪氣得差點就要暈倒過去,幸虧身邊有美女扶着,纔不至於暈倒。

“別以爲我楊非凡沒有美女,只不過,我不想顯擺而已!只要我揮一揮手、笑一笑,就連我自己,都覺得害怕。”

楊非凡心中嘀咕了一句,然後,轉過身子,微笑地看向遠方。

當他轉過身子的一瞬間,所有在遠方圍觀的美女,紛紛驚呼起來。

“哇塞,這個,不是英俊瀟灑、玉樹臨風的楊神醫嗎?”

“是啊!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楊神醫。”

“聽說,就連校花何韻,也對他情有獨鍾。”

“是啊!何韻已經暗戀了楊神醫好幾年了,可惜,楊神醫一直都不肯接受她。”

“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楊神醫對着我笑了。”

“他也對着我笑。”

“愛死他了!”

……

所有的美女驚呼的同時,雙手託着下巴,如癡如醉地笑看着楊非凡。

楊非凡一邊笑,一邊對着那些美女揮了揮手,目的只不過是,出於禮貌,向她們打招呼而已!

豈料,那些美女看到楊非凡向她們微笑招手後,紛紛向着他簇擁而來。

只是那麼一瞬間,就已經有二十多個美女,以飛快的速度,撲到了楊非凡的身邊。

楊非凡微微一愣,壓根就沒有想到,這些女生,居然會變得這麼瘋狂!

這些美女,就好像是遇到了偶像明星一樣,別提有多瘋狂!

楊非凡看到簇擁過來的美女越來越多,於是,轉過身子,戲謔地笑看着林豪。

這時,就連被林豪左擁右抱的美女,看見楊非凡那燦爛的笑容後,彷彿也爲之動容,禁不住萌生起一種想飛撲過去的衝動。

林豪看在眼裏、恨在心裏,此刻,他恨不得將楊非凡生生地捏死。

相比之下,在數量和美麗的程度上,林豪身邊的美女,遠遠不及楊非凡身邊的美女。

經過一番魅力大比拼,林豪輸得徹徹底底!原以爲,炫耀一下自己的魅力,可以打擊一下楊非凡,殊不知,反過來被楊非凡狠狠地打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