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種強大的規則威壓,讓剛感覺事情不妙,向著地狐老人攻去的三人皆是無力的被困在了地上不得動彈,展耀神色凝重道:「不好,那陣法上所散發出的威壓,似乎觸動了這裡的詭異規則,這裡開始清除這種破壞規則的存在了。」

地狐老人這一刻的七竅之中都開始有著鮮血溢出,蒼老面色更是猶如那充滿著褶皺、蒼白的紙張一般,眼神之中甚至有著那麼一絲淡淡的空洞蔓延,那是精神本源開始損耗嚴重的徵兆。

這一刻,地狐老人的心中不禁有著一股悔意,若是之前讓那三個小鬼來打斷自己,或許就不會遇到這種情況。



隨著一聲巨響,四張光柱衝天而起,這裡的天空出現一個巨大的漩渦,那金色的光芒崩潰間,一股猶如大壩泄洪般的恐怖的戰氣迅速的充斥著這片天地之間,恐怖的聲勢甚至猶如萬馬奔騰一般。

豪門蜜愛:高冷總裁甜辣妻 不可抗拒的恐怖規則威壓消失,可是緊隨而來的是一股如大地般蒼茫厚重的雄渾威嚴,這種威壓雖沒有那規則之威力的霸道,可也充斥著一讓人心悸的壓迫感。

啊、、

伴隨著一道怒吼聲,一道健碩的紫紅身影開始猶如長鯨吸水般將這片天地間的滔天戰氣竟然全部吸收殆盡,同時一股猶如強大的氣息波動自那紫紅的身形之中擴散而出。

「這是,晉級啦!」下方展耀有些難以置信的喃聲道。

天空中,那道身影之上的紫紅色開始破落,一道明亮的雙眼睜開,一張俊秀略帶誠樸的面龐上,劍眉之間一股隱晦的英氣藏而不露,這一刻靈羽不禁嘴角微翹,有些開心道:「戰將七重!」 隨著靈羽在那符篆陣法的鎮壓之下,因禍得福般的晉級,同時因為肉身力量的巨大強化,他的樣貌也恢復到了原來的模樣,下方,地狐老人看著那空中猶如天神一般氣勢威武的靈羽,蒼老的面色上充滿著怨恨,即便是那萎靡的眼神之中,也透漏著濃濃的怨毒。

不過這地狐老人畢竟是個老奸巨滑之輩,在看到眼下這種對其極為不利的局面后,連那四張漂浮在空中的符篆也顧不上收取,便迅速掏出一張符篆,貼於身上,一口精血噴於其上后,符篆之上立即有微弱的光芒閃爍,而地狐老人的身影也同時消失不見。

至於展氏兄妹和趙子恆此刻的眼光,都被之前靈羽晉級時所引發的巨大波動所吸引,而密切關注著天空中的那道身影,當天空中的靈羽逐漸破開包裹著周身的血枷后,其面龐出現時,趙子恆的神情上滿是激動,因為那張面龐與他曾熟識、思戀的一般無二,只是而今看上去多了幾分成熟的剛毅。

至於展氏兄妹則是面色一變,尤其展蘭有些震驚的、不大確定的喃聲道:「大哥,那張臉,怎麼與那通緝板上之人一模一樣啊,那豈不是、、、!」

展蘭的話還沒有說完,展耀便立即打斷,然後神情頗為凝重的搖了搖頭,只是在不覺間,手掌不禁緊握了起來。

很快,待充斥天地間的土之戰氣被吸收殆盡之後,靈羽立即自儲物袋中取出一件衣服披上,天藍色的勁裝披襯托著挺拔的身形,為靈羽俊秀氣質中再添幾分英武氣息,同時靈羽出手將那四張漂浮在空中的古樸符篆也收到手中。

待靈羽落地后,趙子恆心情無比激動的沖了上去,一把抱住靈羽興奮道:「大哥,太好了、太好了!果然是你,還是和以前一樣。」

聞言,靈羽笑著搖了搖頭,後來卻好像頗為不領情一般,將趙子恆拉開戲笑道:「我說你小子啊,還是把你這熱情的擁抱,留著給你那個日思夜想的小丫頭吧。」聽到這話,趙子恆的面色竟是瞬間變得極其靦腆起來。

見狀,靈羽搖頭輕笑,然後緩步走到展氏兄妹面前,看了看二人面色上的複雜、凝重之色,尤其是展蘭,似乎大眼之中充滿著疑惑,明明看上去一個挺和善俊秀的男子,怎麼會有那般猶如虎狼般的凶煞一面,而且恢復了原來模樣的靈羽在顯得彷彿比起大哥更加的年輕。

至於展耀則上下打量下靈羽后,不禁壓抑著心中的震驚,明明看上去一個比起還要年輕的少年,竟然有著那般恐怖的實力,簡直比起萬玄學院的天階學員也是輕而易舉。

另外,比起他的妹妹,他更清楚,在這個看起來人獸無害的和善少年的健碩體內,有著一頭蠻荒凶獸棲息著,只要眼前這個少年願意,隨時可以爆發出足以撼山裂地的恐怖力量,這一點或許那少年雙眉間的懾人英氣可以偶爾的顯露而出。

想到這些,展耀不禁將展蘭向他身後遮擋住,見狀,靈羽笑著搖了搖頭道:「呵呵,看樣子,二位應該知道了我的真實身份了吧。」

聞言,展耀心中不禁一沉,畢竟在天羅城的通緝榜上,那可是與九鼎豐都榜,這一大陸第一凶榜上人一起被通緝的,那可是一群號稱來自黃泉豐都的煞神,整片大陸,哪一個不對其忌憚不已,在他們這些還算年輕的人眼中,更是有著天才收割者的凶名,無它,大陸九大超級帝國的九大頂尖學院,都有著捕殺這九鼎豐都榜的第一任務,可是結果從來都是只有天才一個個隕落,煞神一個個名氣更甚。

靈羽聳了聳肩道:「二位,我如果說我是被冤枉的,或許顯得有些矯情了,不過,我只想說,我這人恩怨分明,更不會對朋友動手,如果,二位還信得過我的話,我之前所說的話,依舊有效,另外,十分感謝二位之前的幫助。」

說著靈羽竟是彎身拜謝,跟在其身後的趙子恆雖然不知道,剛才還一條戰線的兄妹為何這般,但還是跟著靈羽一起彎身拜謝二人,畢竟之前二人對他可是有著莫大的恩情。

做完這些,靈羽便轉身要帶著趙子恆離開,這時,展氏兄妹二人對視一眼,似乎也終於下定了決心,展耀不禁上前開口道:「蠻、不,現在應該稱為靈兄啦,如果不嫌我兄妹二人麻煩的話,我二人還是願意跟隨靈兄一起,只是、、。」

「呵呵,」聞言,靈羽笑著轉身,打斷展耀的話道:「放心,那地狐老人絕對不會活著離開這裡,除非他現在就放棄所有,一心只想活著回去,至於展家根本不會與我有任何的關係,只是,如果展耀兄弟不棄的話,我靈羽願意私下交你這個朋友!」說著靈羽面色坦誠的伸出手掌。

靈羽的話,讓展耀一愣,顯然沒想到靈羽不僅將他的擔憂一次性說清,還願意繼續相助,更是不棄與自己成為朋友,要知道即便他天賦不錯,可是在萬玄學院那些天資妖孽的高傲之輩眼中,可極少有與靈羽一般,這般坦誠相交之人。

見展耀愣在原地,心中有些著急去找尋羅琳下落的趙子恆,不禁有些不悅的說道:「喂,你什麼意思啊,我大哥誠心相交,不管怎樣,你倒是給個回復啊!」

「哼!你急個什麼勁啊,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你要是有本事,就一個去追那個地狐老鬼啊,被到時候又要人救就好!」聽到有人說他哥哥,展蘭當下俏臉含怒的說道。

「你!」趙子恆當下被堵得面色通紅,卻不知怎麼回應,倒是展蘭昂首上前輕哼一聲,彷彿宣告著自己的勝利。

看到這一幕,展耀和靈羽兩人都不禁一笑,展耀這時也伸出手掌道:「承蒙靈兄不棄,展耀便交了你這個了不起的朋友,只是日後如有不便之處,萬望靈兄莫怪。」

聞言,靈羽沒有絲毫的不悅之處,反而笑答道:「靈羽,這幾次的恩情,日後若是展兄有需要,小弟自當鼎力相助。」

「喂,你說這話什麼意思嗎,搞得我大哥很是不夠義氣一樣,要不是你、你、你那煩人的麻煩,我展家又豈會虧待朋友。」展蘭這一刻,不禁頗為不悅的鼓嘴說道。

或許因為靈羽恢復到了原貌,年輕和善的面貌,讓展蘭這個丫頭對靈羽的忌憚少了一些,是以,眼下,展蘭對靈羽的一番話頗為不滿的說道。

聞言,靈羽倒是撓頭輕笑,畢竟他說這番話,或許不合常理,但這確實是他內心之語,同時也是對於展耀為難的理解,當下靈羽笑道:「好、好,是我的錯,我的錯。」

看到靈羽似乎沒有一點架子,似乎還頗為平易近人,展蘭也是側頭輕哼道:「哼,算你明白事理。」

至於展耀則是要看開的多,笑著搖搖頭道:「小妹便是這般,靈兄千萬莫怪!」

說著展耀似是想到什麼一般,立即神色凝重道:「對了,倒是一不小心,讓那地狐老鬼給跑了,這下子若是要找他,怕是會有些困哪啦!」

對於地狐老人的逃脫,靈羽似乎沒有任何的在意,便欲開口說下接下來的打算與行動,突然起面色一變,立即戒聲道:「小心,有人靠近,而且,還是一個高手。」說完后,靈羽閉目將精神力散出,突然發出一聲輕咦,似是有些什麼事出乎其意料之外。

聞言,眾人立即戒備起來,只是一會後,靈羽眼神古怪看了看趙子恆,神色頗為鄭重的說道:「我說小弟,你這下可是遇到了一個恐怖的對手啦。」

很快,隨著兩道身影的飛掠而來,趙子恆的面上立即露出興奮之色,因為那兩道飛掠趕往這裡的身影之中,其中一道正是他所拚命尋找之人——羅琳。

當下,趙子恆立即迎了上去,而靈羽則是站在原地,敏銳的眼光看向不算出飛掠而來的身影,身著貼身戰甲,勾勒出一聚妙曼的倩影,滿頭的青絲被很好的束起來,精緻的面龐之上,比起初見之時的嬌蠻青澀,除了美貌依舊外,更多了一份成熟以堅毅,看來當年的那場動亂讓這個小丫頭成長了不少。

嘴角微翹間,靈羽的眼光不禁落在羅琳身後那道身影中,那是一個極為俊朗的少年,一身白衣更添一股飄逸出塵的氣質。

待二人在趙子恆的迎接下來落地后,趙子恆頗為激動的迎著羅琳到靈羽的面前,而羅琳在看向靈羽時,面色中的激動溢於言表,甚至那美目之中隱隱有著淚水涌動著。

見狀,靈羽不禁笑道:「呵呵,怎麼看到我這個大色狼,大壞蛋活著,是不是有種禍害遺千年的感覺啊!」

聞言,羅琳不禁破涕為笑道:「呵!還是那麼的不正緊。」

靈羽上前一步,一把搭在羅琳旁邊的趙子恆肩膀道:「怎麼,怕把你家的小男人給帶壞了!」語畢,羅琳的臉頰之上不禁湧現一抹緋紅,同時趙子恆也立即慌張的不知所措。

見狀,靈羽不禁哈哈大笑,同時轉身,眼神看向一個方向不遠處,那裡一道挺拔的身影傲立著,目光淡然的盯著這邊,黑髮披肩,俊朗的面龐,嘴角帶著淡淡的儒雅和善笑容,白衣之下修長挺拔的身影,站在那裡,一股飄逸的氣息不由擴散而出,甚至讓展蘭那個小丫頭都不禁兩眼發光的盯著那少年。

見靈羽看來,那俊朗少年竟是主動上前,面帶笑容的伸手道:「項問道!來自中容帝國。」

「靈羽,來自這摩雲邊境!」見狀,靈羽微笑伸手握上道。 摩雲死域之中,靈羽和項問道二人就好像普通朋友之間相互握手,可是不知為何,二者雖然面色之中都帶著極為和善的笑容,但是注意看眼神的話,都會顯得有些不是那般的真誠。

而這時羅琳似是想到了什麼一般,立即上前介紹道:「哦!一直忘了介紹了,這位是、、、!」

說話間,項問道卻是打斷了羅琳的話道:「呵呵,羅姑娘不用介紹了。」說著鬆開手,對靈羽說道:「靈羽是吧,你很不錯,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在一年後的,九鼎封神台上能夠與你一戰,當然前提是你得有資格登上那裡才行。」

「哦!要等一年後嘛,你可比白蒼要有耐心的多啊,他可是直接一刀就斬了過來。」靈羽確實笑著說道。

「呵呵,我可不是他,雖然說你很有出手的價值,可畢竟只有戰將七重的境界,現在贏你,根本沒有任何的意義。」語氣只見充滿著一股油然而發的桀驁氣息,彷彿這一刻靈羽在他的眼中根本沒有任何的勝算一般。

聞言,靈羽的眉頭微皺,雖然對方救了羅琳,而且就憑感覺白牛可以確實甚是強大,但那種居高臨下的桀驁語氣卻讓靈羽頗為不愉,壓下心頭的怒火,靈羽轉身離去,同時淡聲道:「一年後,九鼎封神台上我們會再見的,而且贏得也一定會是我,另外,多謝你能救下羅琳。」

看著少年那離去的背影,項問道似乎沒有絲毫的波動,反倒是嘴角微翹自語道:「能受的了白蒼一擊,不錯,能屈能伸,不錯,期待日後一戰,希望你可莫要讓人失望,畢竟我們可是一類人,若是連那裡都沒資格去的話,可就太丟我們這類人的臉面了。」

見靈羽面色頗為陰沉的轉身離去,在二人旁邊的羅琳頓時顯得無比的尷尬,或許項問道的話確實有些過於狂傲了,可是見識過眼前這個、飄逸出塵少年戰力的羅琳,比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這個少年的恐怖,那個輕鬆便讓她陷入絕境的老者,在這個少年面前,即便動用了諸多讓羅琳目瞪口呆的手段,要知道羅琳畢竟經歷過當年的那場動亂,一般的手段可不一定入得了她的法眼,可結局那個少年甚至都沒有動用戰器,僅僅憑一個手掌便將那老人倉慌擊退。

雖然羅琳不知道現在的靈羽有多恐怖,不過根絕之前那一番天地間的劇烈波動,在加之靈羽現在給她的那種淡淡的威壓,羅琳也能估測到現在的靈羽絕對戰力驚人,甚至隱隱間超過了她所熟識的張定邦將軍,曾經摩雲邊軍中、除了銳金營統領趙擎天外的第二號人物,可即便如此,她也不認為靈羽有著多少的勝算。

見到羅琳那似是頗為尷尬的神色,項問道笑道:「或許你覺得我過於桀驁,但是他值得我說那番話。」語言間一股睥睨眾生的傲氣讓羅琳不禁心驚,彷彿靈羽應該為能得到他的肯定而驕傲一般。

「哼!」一道怒哼聲傳來,只聽一旁的趙子恆說道:「多謝你救了琳兒,不過你剛才那一番話,我會記住的。」說著便欲拉著羅琳的手離開。

看著羅琳被趙子恆拉走,項問道似乎沒有絲毫的生氣,倒是給那滿臉尷尬之色的羅琳一個沒有關係的笑容,然後便盤膝坐下,閉目養神起來。

見到這一幕,靈羽眼神中不禁有著一絲疑惑,如果說這麼一個桀驁出色的少年會莫名的做一件、諸如護送一個陌生小姑娘的無意義善舉,靈羽不大相信。

如果說他看上了羅琳,靈羽雖然承認這羅琳是個難得的美女,但是在項問道的眼神之中,靈羽可看不出任何的情感,反而就像一個睥睨眾人的桀驁,還有對那種對於至強之道的不懈追求,而且羅琳也不認為她有那種魔力,足以讓那種少年所折服,或許在他的印象中,唯有一個女子,才有那種足以讓無數天驕折服的氣質。

等羅琳跟在趙子恆身後來到靈羽和展氏兄妹面前時,看到靈羽那疑惑凝重的神色,以為靈羽還在為之前項問道的話所耿耿於懷,當下低垂臻首,不禁淡聲道:「靈大哥,其實項公子本無惡意的,你如果知道他的戰力后,或許就可以理解一點啦,他、、、!」說著羅琳不禁發現氣氛有些詭異的安靜,當下抬起臻首看向四周。

只見靈羽和趙子恆皆是一臉驚訝的樣子看著她,好像在她身上發生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一般,當下有些慌張的手撫臉龐的擔憂道:「我、我怎麼了?」

「啊!」羅琳的話倒是讓趙子恆一驚,看到羅琳這一刻竟然一臉楚楚可憐的擔憂看向自己,趙子恆立即反應過來,立即擺手道:「哦,沒事、沒事,琳兒,只是你剛才居然開口稱呼大哥為靈大哥,實在有點、、、。」

「是啊!」趙子恆的話還未說完,靈羽便一步上前,看向羅琳道:「這可不是你的風格啊,是不是,我這位義弟魅力太大,這些年你被其折服,已然與他死定終生,這才與他一般稱呼我大哥啊,要是這樣的話,可真是一家人啦,哈哈、、、」說著靈羽似乎無比欣慰的笑出聲來。

當下羅琳的臉羞紅一片,尤其在聽到什麼私定終生、一家人的時候,臉上嬌憤之色盡顯,一旁的趙子恆看到羅琳那羞憤的樣子,立即一把拉住靈羽道:「啊,琳兒、琳兒,大哥是開玩笑的,你別在意啊。」

聞言,羅琳看著那好像因為自己生氣而無比慌張的趙子恆,眼神中有著一抹感動浮現,但是不知為何聽到他的解釋時,神色之中又似乎有著一抹淡淡的失落一閃而逝,當下對著靈羽怒聲道:「呸,你個大混蛋,大色狼,你瞎說些什麼,你以為我想喊你大哥,要不是本小姐說話向來是一諾千金,當年你一個人耍酷救大家時,我答應過子恆,等你回來時,就叫你一聲大哥,你想聽到那句話倒是想的美。哼!」說著似是頗為生氣的轉身走向一旁。

看到這樣,趙子恆當下不禁小聲嘀咕道:「大哥,你以後能不能不要再氣琳兒了啊!畢竟現在的她、、、。」說著眼神之中帶著無比的愛憐之意看向那坐在地上的靚麗背影。

「你個傻小子!」靈羽說著在趙子恆的腦上磕了一下,似乎恨鐵不成鋼道:「你怎麼知道她就一定是生我的氣啊,你個傻小子,人家都那般稱呼你了,你小子看樣子,到現在怎麼還像個木魚一般在一旁只知傻傻守護著,還不行動啊。」

聞言,趙子恆似是有些轉不過彎來,有些不知所以的傻愣在原地,面色上儘是疑惑之色的看著靈羽。

看到這樣,靈羽不禁搖頭輕嘆一口氣,拍拍趙子恆的肩膀道:「我的好小弟啊,你還真是只長個,你長腦啊,算了,這事對你怕真是急不得,現在一起找那丫頭說說吧,別忘了這丫頭現在可有著那麼一個恐怖的追求者啊。」說著向項問道那裡努努嘴。「不瞞你說,那人就你大哥我怕是都自愧不如啊!」

頓時趙子恆的神色之中,一股濃濃的戒備之色浮現。

拉著趙子恆來到羅琳身邊,靈羽開口道:「怎麼,不會還在生我這個大混蛋的氣吧,你知道這本來就是我的本色啊。」

「哼」聞言,羅琳重哼一聲后,再度將臉抹開,不看靈羽那張嬉皮笑臉的臉龐。

「哎,你要是再不看看,我那個一個筋的小弟,可是要為你和那個白衣公子拚命啦。」見沒有作用,靈羽當下換了一個較為嚴重的語氣急聲道。

果然,聽到這話,羅琳一驚,立即站起來道:「啊,不要,快制止子恆啊,項公子送我,只是我答應幫他一件事的。」

說完,看著在其背後,靈羽一臉戲略的笑容,而趙子恆則滿臉的激動,當下知道又被靈羽給騙了,當下,就像一個受盡委屈的小姑娘般。

見狀,靈羽立即上前道歉道:「額,好了、好了,是我這個大混蛋的不對,莫要再生氣了好不好,不然的話,恐怕我這個小弟都快要跟我翻臉啦。」

聞言,羅琳看到靈羽身後趙子恆那滿臉緊張與激動糾結的臉色,甚至因為不知所措,臉色都漲的有些通紅,不禁噗嗤一聲,掩嘴輕笑起來。

看到這一幕,靈羽和趙子恆都不禁放鬆下來,而後靈羽不禁問道:「對了,丫頭,你剛才說那個白衣傢伙,有事想要你幫忙,是什麼事,要知道這裡如果還有什麼事,連他都搞不定,怕是你應該根本不可能幫的了吧。」

「哦,是這樣的,之前在我被那個老怪追逐時,曾用手中的這塊粘土,抵擋住了那老怪的一次攻擊,後來項公子出現將那老怪給擊退後,便想知道我如何獲得那塊粘土,並且答應我只要告訴這塊粘土的來處,他便願意幫我一個忙,所以一路才會護送來這裡。」羅琳說著自儲物袋中掏出一塊被一個極小玉墜所包裹著的淡黃色土塊,指甲大的土塊通過透明的玉墜散發著異樣的光芒,乍看之下,倒像一個金塊一般,但仔細一看,那土塊之中又似乎有著液體般的流光閃爍著。

「息壤!」靈羽有些驚訝的沉聲道,這塊淡黃色的土塊雖然很小,但是與那經天商盟所說的息壤一模一樣,而且靈羽的體內似乎有著莫名的共鳴,這也更加確定了靈羽的肯定。 見靈羽的神色之中有些許激動,當下羅琳不禁不解道:「息壤,怎麼你們一看到這東西都知道名字,而且還都是那麼一副如獲珍寶的樣子啊!我只知道這東西很古怪,好像可以生長一般,還是那種生生不息般的生長,就像之前為了擋住那老怪,我把這塊黃土放到地面,等我用戰技造出一座土牆,那個老怪的傀儡就是怎麼也擊不破。」

聞言,靈羽苦笑一聲,自己之前還在想著怎麼尋找這東西,甚至想到了退而求次的打算,可是沒想到的是竟然在沒看到五色土的時候,看到了此次任務的正主,雖然羅琳說那項問道似乎也對這東西頗為在意,但靈羽當下也管不到他有何打算,不禁開口問道:「丫頭,這東西你在哪得到的?」

羅琳面色之上似有糾結之色,不禁看了看遠處的項問道。

見狀,靈羽知道這丫頭是覺得自己已經答應了項問道,可又拍自己不允許其告訴他答案,當下不禁搖頭笑道:「好了,丫頭,別糾結了,你可以把那個白衣傢伙喊過來,我們一起去那個地方。」

聞言,羅琳一笑,便出聲讓項問道過來,同時,靈羽也將展家兄妹喊過來,畢竟這個消息可是事關此次任務的能否成功,不管接下來,展氏兄妹作何打算,作為朋友,靈羽還是願意將這個消息告知二人。

待眾人聚集在一起后,展氏兄妹的面上有著難以掩飾的激動之色,而項問道在知曉靈羽等眾人居然也在尋找那息壤之時,面色之上似乎有著一抹疑惑浮現,當下不禁問道:「冒昧問一下,不知諸位為何也對這息壤似乎頗為關注。」

對於項問道的問題,靈羽顯得頗為冷淡,倒是這時,展蘭那個丫頭頗為積極的說道:「我們是為經天商盟的任務而來的,是它讓我們來搜集這傳說中的神料。」說著竟還露出一副頗為羞澀的少女模樣。

聞言,項問道對展蘭笑著表達謝意,說道:「哦!經天商盟的任務嗎,如此倒真是多謝姑娘告知了。」一番話下,更是讓這個小丫頭頓時滿臉的激動之色,就像犯了花痴一樣,不過看著那項問道的模樣,靈羽還真是不得不承認這傢伙不僅俊朗的一塌糊塗,微笑之下對那些純情少女倒確實很有殺傷之力。

對此,展耀似乎看出了靈羽與項問道的關係不甚待見,可是自己的妹妹已然說了出來,當下只好對靈羽抱以一個歉意的微笑,同時將其正目光灼灼盯著項問道的妹妹展蘭拉倒身後,可是展蘭依舊不時的將小臉露出盯著項問道看。

對此靈羽也頗為無奈的搖了搖頭,當看向項問道時,只見那俊朗的臉龐之上,一對劍眉似乎微不可查的皺了一下,似乎在思考著什麼一般。

見狀,靈羽不禁問道:「喂,我說項大公子,竟然知道了我們得到息壤是為何,那麼不知你呢,難不成也與我們一樣,也是經天商盟的任務所召來的,據我所知,你們中容帝國,因為地處大陸的中央位置,所以經天商盟的總部貌似也是在你們那裡吧。」

聽到靈羽的話,項問道不禁有些好奇的看向靈羽道:「咦、難不成你對於那息壤也是因為那經天商盟的任務而來,莫非你還沒有加入這大陸九大超級帝國的任一學院不成嗎,不然的話,怕是就連白蒼那等嗜戰之人也知道息壤於我們這一類人,修行的意義之大了。」

聞言,靈羽的心中不禁浮現一絲疑惑,怎麼自己好像不管怎麼說,都得去那九大學院中一座修鍊一般,不然他就像一個被迷住了眼睛之人一般。

但是看到項問道那張俊朗臉龐之時,靈羽不禁眉頭一皺道:「哼!九大學院很了不起嗎,小爺想加入,也怕他們敢不敢收。」說著靈羽面色一動,因為靈羽察覺到兩股極為隱晦的氣息波動這向這裡靠近。

見狀,項問道不禁開心的說道:「呵呵,有意思、有意思,你當真是越來越有意思啦,看樣子,若是這般,我項問道願引薦你加入我中容帝國的中天學院,不知靈羽兄弟可敢興趣,另外,我想加入中天學院后,登上那九鼎封神榜自然不在話下。」

「哈哈、、、我說項問道,怎麼想跟我藍田戰院搶人嗎,就怕你沒那個本事吧!」伴隨著一道爽朗的笑聲,兩道身影飛掠而來。

而項問道似乎對這聲音一點都不意外,依舊滿臉誠懇的看著靈羽,顯然他與靈羽一般,早已察覺到了有人靠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