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種法術絕技本就陰毒。創出的那人當年一度憑此法術絕技成就赫赫威名。但因為過於猖狂,後來很嚴重的開罪了楚高歌,被神魂族追殺,在神秘花園被高價懸賞。過了沒多久,從此銷聲匿跡。

一晃幾百年過去了,誰都以為這個人早已經死了。

卻在今天,李狂和鄭飛仙認出了這詭異的法術絕技!

「嗜血狂魔!」鄭飛仙過去對這個名頭其實並不在意!

因為那時候她能被他放在眼裡的非神魂族頂尊沒有幾個,嗜血狂魔的法術絕技何等厲害只是傳聞。她只是關注宇宙奇聞異事,所以記得。

直到此刻切身體會到的時候才知道這法術絕技的陰毒果然沒有半點誇張!

當黑光能量陣大範圍發動的時候。鄭飛仙明顯感覺到自身的精力和真氣在以極不正常的驚人速度流逝,猶如被一千個血海魔影變異體吸收真氣的能量線同時連在身上,並且一動不動的人有他們瘋狂吸收一樣。

以區區一個人的法術絕技力量,竟然產生堪比一千個血海魔影變異體的威脅,如此法術絕技,還能說不可怕?

尤其是在人數眾多的戰鬥中,簡直是少有的主宰勝負型的法術絕技!

人群中的黑袍雙手高舉,披袍的下擺緩緩飛揚,伴隨著腳下黑色的法陣持續不斷的吸收的力量,數不清的、連續不斷的黑色劍氣瘋狂噴射!

一蓬蓬不停的穿過人群的空隙,根本不管目標是誰,只管李狂為首的那些神魂族頂尊們不停的狂轟亂炸!

吸收敵人的力量,化成他自身的攻擊絕技的力量,敵人的力量不枯竭,他的攻擊就沒有停止的時候。

「該死!」這樣的法術絕技在這種軍團戰鬥中簡直就是噩夢的象徵——李狂丟下鄭飛仙,拳腳迅快如電,不停將面前擋路的新興神魂族頂尊盡數擊飛,孤身一人的殺入敵群之中,只找黑袍所在。

黑跑不除,在場的他們絕難支撐多久,甚至連突圍逃走的機會都沒有!

數不清的黑色劍氣無止境的轟炸紅,許許多多本就壓力沉重的神魂族頂尊們受傷更快,傷勢更重!

人群中的許問峰暗暗吃驚,至今為止他都不知道黑袍竟然有如此厲害的手段!

但細心一想又覺得是理所當然。

曾經能夠成為陪七月多次作戰,並且成為最得力助手之一的人,豈能沒有過人之能?

『好傢夥!我許問峰過去還真小看了你黑袍!今天有你的絕技,李狂他們必死無疑!』許問峰心裡暗暗想著,借移動的機會確定中央黑月的情況,見彩光狀態的她仍然沒有黯淡,那就意味著真氣還沒有步入衰竭的地步,暫時還不需要擔心。『這女人還真能挨!』

不過,這對許問峰而言本就是好事,他自然巴不得黑月能堅持下去。

沖入新興頂尊之中橫衝直撞,無人能擋的李狂很快找到雙臂平舉,腳踏黑色法陣連續不斷噴射劍氣的黑袍。

這一刻的黑袍,透出一股莫名的詭異,那姿態的從容,彷彿主宰戰場的戰神!

李狂根本沒有半句廢話,旋身中飛快的踢擊頓時把周圍的新興頂尊成群成群的盡數震飛!

黑袍腳下法陣飛射的劍氣幾乎全集中轟擊在李狂寬厚的胸膛,強勁而連續的劍氣攻擊之下,李狂卻猶如毫無感覺的筆直頂著劍氣前沖,右拳凝聚的能量甚至不屑於浪費在打散攻擊自己的那些劍氣上一樣。

眼看無人能夠擋住的李狂撲到黑袍面前的時候——

黑光閃動!

黑袍連帶腳下的黑色法陣一併消失不見。

『領域閃移……』一個新興頂尊吼叫著飛撲李狂,還沒靠近到面前就被頭也不回的李狂一拳砸在臉上,強勁的力量頓時將那新興頂尊炸成血霧。

這一刻,李狂才真的對局勢緊張!

片刻前,他根本沒把這些新興頂尊放在眼裡,因為根本沒有威脅他和鄭飛仙的資本,退一萬步說,哪怕放棄擊殺黑月突圍的話,也肯定沒問題。

但現在,形勢卻不同了。

他們的耗損速度太快,如今又發現黑袍的絕技還有領域閃移的能力。

那是種在自身創造的特殊能量領域內才能獲得閃移能力,當然不是無止境的閃移,但在這種人多的規模戰鬥中,卻足夠讓黑袍從容迴避他李狂的追擊。

『嗜血狂魔的絕技有領域閃移,一個人根本抓不住他。』

『知道了。』鄭飛仙淡淡然答應,長發一甩,曲線畢露的身形一閃撞入敵群之中。

推出的掌力,輕鬆將新興頂尊們一群群的擊飛,直接被擊中的人必定在撞上後面的人後炸成血霧。

而那些打在鄭飛仙身上的法術絕技爆炸的光華卻彷彿根本沒有影響一樣。

鄭飛仙跟李狂雙雙沖入敵群,找尋黑袍的蹤影。

而黑袍,卻在人群中,仍然雙臂從容抬舉,腳下的黑色法陣仍然不絕的將吸收的靈魂、真氣,精力轉化為他需要的能量,變成永無止境的黑色劍氣不停的狂轟亂炸。

他很從容。

也很鎮定。

論單打獨鬥,他不敢說自己何等強的話。

但在規模戰鬥中,他——就是主宰勝負的戰神!

嬌妻入懷:裴少,棒棒噠! 無論對手是誰,他都不怕!

在過去,他沒有在極個別的兩三個人面前施展過壓箱底的絕技,因為一旦傳出去就會有麻煩。

今天,有很多新興頂尊在場,黑袍卻用上了。

他不是為了自己而用,是為了許問峰。

今日,李狂,鄭飛仙,真言三個人不死,許問峰就會完蛋。

如許問峰所說,這是只能成功而絕對、絕對不能失敗的行動,是許問峰翻身的唯一機會!

錯過了眼前,將來還能再有這麼多暗影族殘魂的頂尊可以被利用的機會嗎?

難、難難難……

黑袍太清楚了,人生的關鍵機會如果沒有抓住,將是後面再如何努力也無法完全彌補的錯失。

從接受這個任務開始黑袍就打定了主意,即使用上壓箱底的本事,李狂和鄭飛仙、真言三個人今天也必須死在這裡!

必須!

哪怕他自己會因此惹來麻煩,哪怕會暴露身份,哪怕將來因此而死,他也不能讓許問峰錯過這個翻身的天賜良機!

『哼!以為這就是黑暗吞噬的全貌?李狂,單對單我黑袍不是你對手,這種戰鬥中幾個你我也不怕!現在,只是開始——』(未完待續。。) 黑袍腳下法陣飛射的劍氣幾乎全集中轟擊在李狂寬厚的胸膛,強勁而連續的劍氣攻擊之下,李狂卻猶如毫無感覺的筆直頂著劍氣前沖,右拳凝聚的能量甚至不屑於浪費在打散攻擊自己的那些劍氣上一樣。

眼看無人能夠擋住的李狂撲到黑袍面前的時候——

黑光閃動!

黑袍連帶腳下的黑色法陣一併消失不見。

『領域閃移……』一個新興頂尊吼叫著飛撲李狂,還沒靠近到面前就被頭也不回的李狂一拳砸在臉上,強勁的力量頓時將那新興頂尊炸成血霧。

這一刻,李狂才真的對局勢緊張!

片刻前,他根本沒把這些新興頂尊放在眼裡,因為根本沒有威脅他和鄭飛仙的資本,退一萬步說,哪怕放棄擊殺黑月突圍的話,也肯定沒問題。

但現在,形勢卻不同了。

他們的耗損速度太快,如今又發現黑袍的絕技還有領域閃移的能力。

那是種在自身創造的特殊能量領域內才能獲得閃移能力,當然不是無止境的閃移,但在這種人多的規模戰鬥中,卻足夠讓黑袍從容迴避他李狂的追擊。

『嗜血狂魔的絕技有領域閃移,一個人根本抓不住他。』

『知道了。』鄭飛仙淡淡然答應,長發一甩,曲線畢露的身形一閃撞入敵群之中。

推出的掌力,輕鬆將新興頂尊們一群群的擊飛,直接被擊中的人必定在撞上後面的人後炸成血霧。

而那些打在鄭飛仙身上的法術絕技爆炸的光華卻彷彿根本沒有影響一樣。

鄭飛仙跟李狂雙雙沖入敵群。找尋黑袍的蹤影。

而黑袍,卻在人群中,仍然雙臂從容抬舉。腳下的黑色法陣仍然不絕的將吸收的靈魂、真氣,精力轉化為他需要的能量,變成永無止境的黑色劍氣不停的狂轟亂炸。

他很從容。

也很鎮定。

論單打獨鬥,他不敢說自己何等強的話。

但在規模戰鬥中,他——就是主宰勝負的戰神!

無論對手是誰,他都不怕!

在過去,他沒有在極個別的兩三個人面前施展過壓箱底的絕技。因為一旦傳出去就會有麻煩。

今天,有很多新興頂尊在場,黑袍卻用上了。

他不是為了自己而用。是為了許問峰。

今日,李狂,鄭飛仙,真言三個人不死。許問峰就會完蛋。

如許問峰所說。這是只能成功而絕對、絕對不能失敗的行動,是許問峰翻身的唯一機會!

錯過了眼前,將來還能再有這麼多暗影族殘魂的頂尊可以被利用的機會嗎?

難、難難難……

黑袍太清楚了,人生的關鍵機會如果沒有抓住,將是後面再如何努力也無法完全彌補的錯失。

從接受這個任務開始黑袍就打定了主意,即使用上壓箱底的本事,李狂和鄭飛仙、真言三個人今天也必須死在這裡!

必須!

哪怕他自己會因此惹來麻煩,哪怕會暴露身份。哪怕將來因此而死,他也不能讓許問峰錯過這個翻身的天賜良機!

『哼!以為這就是黑暗吞噬的全貌?李狂。單對單我黑袍不是你對手,這種戰鬥中幾個你我也不怕!現在,只是開始——』

人群中橫衝直撞的李狂和鄭飛仙久久沒有再抓到黑袍,甚至連面都沒有見到。

千人規模的作戰區域而已,不可能有這麼難。

那只有一個解釋——

黑袍的絕技還有類似劍氣鎖定的能力,因此完全知道她們的靠近,一直在蓄意迴避。

就這麼片刻的衝殺,鄭飛仙已經覺得腦袋昏沉沉的,胸口一陣氣虛,噁心。

那感覺,就像經過過於長久激烈的運動,把身體的精力掏空了那樣。

「黑暗吞噬在隨著時間的推移吸收能力變得更強大!」這種異狀讓鄭飛仙很肯定的作出結論。

李狂也同樣意識到了這一點。

如果說最初如同一千個血海魔影變異體同時吸收氣血,那麼現在就猶如被五千、甚至一萬個血海魔影變異體吸收力量!

哪怕是神魂族,頂尖的神魂族也不可能在這種精力真氣的流逝下支撐多久!

一個廝殺戰鬥了很久的神魂族頂尊突然眼前一黑,勉強的嘗試繼續動彈,卻發現無論如何抬不起胳膊——那種疲憊感,甚至沒有經歷體會過,明明在兇險的激戰之中,眼睛卻不斷的要閉上,彷彿只要能夠閉上休息,哪怕被殺了也沒關係。

圍攻的新興頂尊們哪裡管那麼多,根本不知道敵人的感受,只是很痛快的法劍刺進那神魂族頂尊身體里,把拳頭狠狠的砸在他臉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