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絕對不可能。

原因很簡單,你彭抒懷前去商禪市上任的第一天,就將所有市委常委給得罪,你到底是在想什麼?難道你不清楚像是這樣的行為是官場大忌嗎?市委書記又如何?你身邊沒有人跟隨,你只是個孤家寡人的話,又會有什麼權威?像是這樣的市委書記,是會很快便被拿下來的。真的不知道到底是從什麼地方調過來這麼一個活寶。

彭抒懷現在也傻眼了。

彭抒懷突然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所有人全都離開,就連市委秘書長郭梓鳴都沒有留下。這代表著什麼?代表著郭梓鳴心中都沒有認可自己。而要知道自古以來,作為市委書記必須掌握的兩個位置是市委組織部部長和市委秘書長。現在這兩個人全都離他而去,你讓彭抒懷心裡會如何想?他這時意識到自己剛才可能是做錯后,心情就忐忑不安起來。

「彭書記。」藍俱站在旁邊低聲道。

藍俱是彭抒懷的秘書,只不過這個秘書卻是臨時的,是市委辦公室給彭抒懷配備的。彭抒懷倒是想要帶著一個心腹過來,只不過卻是被阻止住。你彭抒懷能夠過來就算是不錯,你還想要帶著其餘人過來,你以為我們商禪市是什麼地方?

就因為這樣藍俱現在也是有些無奈。

原本被彭抒懷選中,藍俱感覺還是很有成就感的,他突然感覺到前途一片光明。但現在怎麼感覺怎麼都是不對勁那,你彭抒懷的執政能力是不是有點太差勁?像是剛才那種場面,你就不應該那樣據理以爭。藍俱是不知道劉漢他們是陳星早就安排好的,他要是知道的話,是絕對不會認同彭抒懷這種做法。

然而現在說什麼都已經太遲。

事已至此,就看彭抒懷準備怎麼處理吧。

行啊,你們都準備看我的熱鬧是吧?我就偏偏不讓你們如願。彭抒懷很快就鎮定下來,他知道這件事情既然已經如此,就必須相信陳星肯定是早就將所有尾巴都斬除掉,這六個所說的事情肯定都是真的。只要這事能夠確定,那麼彭抒懷就絕對不會有任何妥協。

陳星是誰,彭抒懷是清楚的,陳星是彭抒懷媳婦溫瑞紫一手提拔起來的,這個人前去處理些像是這種事情那是手到擒來。陳星給出的情報是那樣的,彭抒懷自然就會相信。再說如今這局面已經是騎虎難下,彭抒懷在公然表態后,要是再反悔,那就真的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真的要是反悔,恐怕彭抒懷就再沒有任何機會在商禪市有話語權。

「你將他們全都帶走,我要知道他們剛才所說的具體情況,將他們全都整理出來。還有通知下去,我要在最短時間內見到蘇沐。倘若說蘇沐不能夠在今天出現在市裡面,我是絕對不會饒恕的。」彭抒懷嚴肅道。

「是。」藍俱恭聲道。

別管如何說,藍俱現在都是彭抒懷的秘書,不但現在是,他也很想要繼續是。彭抒懷是商禪市市委書記,這是他所擁有的大義。只要是站穩這個位置,就沒有什麼事情是彭抒懷想做而不能做的。至於說到所謂的話語權,慢慢搶奪就是。

藍俱暗暗的下定決心,要陪伴在彭抒懷左右,成為他的左膀右臂。

劉漢他們被藍俱帶走的時候,他們心情也是很為沉重和恐慌的。他們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樣,不是說彭抒懷該是最為厲害的嗎?為什麼這個市委書記看上去倒是沒有多少權威性,會被張錚他們就那樣給晾起來。他們這趟出來,到底是值得還是不值得?要是說他們的事情被調查出來,後果將會不堪設想。

「老劉,你說真的能成嗎?」

「事情都到這個地步,你們說咱們有的選擇嗎?還是那句話,要相信彭書記,要知道他是市委書記。」劉漢說道。

市委書記又如何?

被蘇沐趕走的市委書記又不是沒有過。

其餘五個前任村支書真的是有點懷疑自己過來是對是錯。

這就是發生在市委招待所前面的事情,發生這事的時候蘇沐是一點都不知道,他還在飛機上,因為手機關機的原因,沒有誰能夠聯繫上他。但沒有誰能聯繫上,並不意味著殷玄縣的人就不知道有所動作。實際上像是今天這個彭抒懷上任儀式,其餘各個縣區的一二把手們都是出現在這裡的,但當他們親眼目睹張錚他們是如何做的時候,就算那些想要往彭抒懷那邊靠攏的,都不會愚蠢到非要選擇今天。

這其中就包括有杜鳳在。

讓杜鳳感到鬱悶和憋屈的是,從最開始到現在,彭抒懷就沒有任何想要搭理她的意思。殷玄縣發生這種事情,在蘇沐沒有出現的時候,不是應該詢問杜鳳嗎?為什麼彭抒懷就沒有任何這方面的想法。

作為殷玄縣縣長,杜鳳有種被嚴重忽視的感覺。

而這種感覺也讓杜鳳知道,彭抒懷是故意要針對蘇沐的,不然完全可以詢問她啊。至於說到劉漢他們幾個的事情,杜鳳比誰都清楚,全都是扯淡,全都是假話。

行啊,你們六個村支書這是想要玩火**是吧?

我就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做自掘墳墓。

杜鳳發狠了。 第四百七十五章:龍五大婚(三)蕭寒隨那個中年龍族來到海邊沙灘。果見一隻十餘米長的幼龍趴在沙灘之上,一雙眼睛里除了痛苦之色再也找不到其他的一絲情感。

蒼茫大陸上的龍族與蕭寒認知相差太遠,就是跟地球上西方的大蜥蜴也有一定的距離,他就不明白了,龍為啥要長出那麼長的一個脖子,跟長頸鹿似的。

這魚刺要是卡在喉嚨邊上,那不是難事,這中年龍族也不會蠢到連喉嚨邊上一根刺都拔不出來,問題是這刺卡在脖子的中央部位,這就難辦了。

也不知道試過多少辦法,那根刺頑強的刺在了管壁上。

問題很棘手,蕭寒一時間也想不到什麼好的辦法,來取出這根魚刺,照理說都這麼長時間了,如果是跟魚刺,那刺在食管壁上,早就該化膿了,但是又不能把龍族等同於人類。

「蕭大夫,您醫術高明,一定要救救玉嬌,我就這麼一個妹妹!」中年龍族疼愛無比的懇求蕭寒道。

「她真的是你妹妹?」蕭寒有些懷疑。中年漢子的體質明顯是風屬性,而這幼龍,則是水屬性的,這不是一個屬性嘛!

「不,他是我撿回來的?」中年漢子焦急說道。

「撿回來的?」蕭寒瞪大眼珠子不相通道。

「玉嬌確實是我撿回來的,我也不知道她父母是誰,所以去我就認了她做妹妹。」

「難道你們龍族內部都沒有查過嗎?」蕭寒怪異道,整個龍族都在龍島,誰丟了孩子,這一查不就知道了?

「查過了,不過最終都沒有什麼結果,所以最終就跟著我了。」

「原來是這樣。」蕭寒彎下腰來對幼龍的喉嚨慢慢的向下檢查了一下,當觸碰到被刺之處,手指確實感覺到一絲硬物,而且幼龍自己也極為痛苦的痙攣一下,閉上眼珠子!

蕭寒目測了一下,被刺的候補離喉嚨頂端足足超過了一米,基本上可以判斷是幼龍進食的時候,食物中裹著一根魚刺,然後一不留神的情況下沒有順著喉嚨下去,而是隨著食物上涌,一下子倒刺在喉管中部!

東西是找到了,位置也沒有什麼可以讓人懷疑的,可怎麼取出這跟魚刺讓蕭寒也有些犯難!

那玩意可不是在喉管的正中央,不同於別處,而且還卡在一處軟骨節之間,魚刺自己刺進了軟骨之中。不然,區區一根魚刺怎麼會如此的頑固,一直不肯下來呢?

竹馬在別家 龍族的喉嚨太長,若是人類,這男隊雖然大了一些,到也不是沒有辦法,關鍵這龍族的喉嚨太長了,自己又沒什麼工具可以伸進去將魚刺拔出來!

而且這麼長的距離,能忍住一動不動的讓自己伸進去一根東西將魚刺拔出來嗎?

這可是一個細緻的活兒,一般人根本做不了!

「怎麼樣,蕭大夫,能行嗎?」中年龍族一臉的焦急,顯然是真把這個撿來的玉嬌龍當作是自己親人一樣看待了。

「我試試看吧,不敢說有多大的把握!」蕭寒沉吟了一下,說道。

「那就太好了,蕭大夫。」中年龍族抓住蕭寒的手異常激動的說道。

哈嘍,勐鬼督察官 「我只是答應你試一下,能不能取出魚刺我也不敢保證。」蕭寒實事求是的說道,這治病救人可不同兒戲,有的時候醫生明明已經儘力了,可卻被失去的理智的病人親屬認為是沒有儘力而遭到嫉恨,這種事並不新鮮!

並非每個人都是講道理的。有些人腦袋裡就只有拳頭!

「卡拉,過來!」蕭寒朝卡拉招了招手。

「老大,什麼事,是不是有辦法了?」卡拉眼睛一亮,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

「你去這樣……」蕭寒側耳吩咐這,說的卡拉連連點頭不已。

「放心吧,老大,保證完成任務!」卡拉一拍胸脯保證說道。

「去吧,辦完事有賞。」蕭寒微微一笑。

戀人何時滿 「蕭大夫,您什麼時候幫小妹取魚刺?」中年龍族看蕭寒一動不動,有些焦急。

「放心吧,我說了會儘力的,讓玉嬌小妹先忍一下,我讓我的手下去打造一件工具去了,等工具打造好了,自然會來幫玉嬌小妹取出魚刺!」蕭寒含笑解釋道。

.「工具?」

「呵呵,最多兩個小時,耐心等一下,三個月都等下來了,難道兩個小時還等不了嗎?」蕭寒道。

「好,我們就再等兩個小時。」中年龍族被蕭寒啊那一抹自信的微笑感染了,點頭道。

蕭寒暫時回到帳篷里,繼續懸壺濟世,陸續的幾個病人看過之後,時間差不多過了一個多小時。

「老大,我回來了。」卡拉掀開帳簾走了進來。

「東西呢?」蕭寒問道。

「這兒呢!」卡拉從手中遞給蕭寒一團東西。

「好了,我們去沙灘!」蕭寒接過卡拉遞過來的一團東西,起身說道。

蕭寒讓卡拉去打造的東西,說白了也不是什麼新鮮的東西。就是鐵絲,人的手臂自然是伸不到玉嬌的喉嚨里去,可細細的,柔軟的鐵絲是可以做到的,只要玉嬌能夠克服喉嚨里進入異物的嘔吐感,那基本上著就算成功了一半!

「玉嬌,待會兒你可能會感覺到有些難受,但是不不能下咽,只要你配合的話,這根魚刺很快就能取出來!」蕭寒對小玉嬌鄭重的囑咐道。

「來,卡拉,你用這個支撐玉嬌的嘴,還有你這個做哥哥的,使勁的摁住玉嬌的舌頭,不要讓它亂動,聽明白了嗎?」蕭寒指示二人說道。

「明白了!」兩人異口同聲說道。

「好!」蕭寒點燃一盞酒精定,將鐵絲從火中過了一下,然後轉過身來輕喝一聲,「開始!」

氣勁灌注鐵絲,一點一點的進入了玉嬌的喉嚨之中,每當鐵絲的頂端就要碰到玉嬌食管內壁的時候,蕭寒就會控制其緩緩的彎成一個角度,繼續下去。沒有設么腹腔鏡之內的東西,只能靠神識一點一點的向目標移動,好在這龍族的食管比人人類的要寬闊了許多!

「穩住,不要慌,玉嬌,你毅力不錯,一定可以的……」

「到了……」最關鍵的時刻到了,雖然神識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那根魚刺的模樣,不過,那根東西緊貼著食管內壁,所以蕭寒控制鐵絲的一頭去夾的時候非常的小心。一連夾了四次,最後一次才算成功的夾住了尾端。

輕輕的一震,魚刺被拽了出來,鐵絲迅速的從玉嬌口中拔了出來!

一根比鐵絲略小的魚刺尖端還帶著一點血肉被帶了出來,玉嬌終於擺脫了喉管中魚刺的困擾,幸福的哭了起來。

「謝謝,謝謝蕭大夫!」

「不用客氣,用這個辦法其實我也心裡沒底,好在不辱使命。」蕭寒微笑道,其實整件事就是對鐵絲進入喉管中的力道控制,喉管內壁是非常脆弱的,就算對方是龍族也一樣,龍族的物理防禦是高,可是換了內臟,大家都差不多,所以稍有不慎就會劃破食管內壁。

「玉嬌,快謝謝蕭大夫。」幼龍化作一個七八歲左右的女童,臉色蒼白的依偎在中年龍族的懷裡。

「沒什麼,小玉嬌,以後吃東西要注意了,千萬不能在讓魚刺給卡住了。」蕭寒在小玉嬌的頭上親昵的撫摸了一下說道。

「叔叔,你能幫我找到我爸爸和媽媽嗎?」小玉嬌突然開口道。

蕭寒一愣,他沒想到小玉嬌會突然問出這樣一個問題,不由自主的朝中年龍族臉上望去。

「蕭大夫,您別介意,玉嬌只要是碰到讓她覺得親近的人都這麼說的。」中年龍族落寞道,「這些年我也在找,可是沒什麼收穫,我判斷,玉嬌的父母可能並不是我們龍島上的龍族,他們之所以把玉嬌送回來,可能是有什麼事,玉嬌就算沒有父母,只要是龍族,在龍島也能得到照顧。」

「玉嬌的父母不是你們龍島上的龍族,這話我聽著有些糊塗了,難道除了龍島之外。大陸上還有地方生活著龍族嗎?」 寵妃 蕭寒奇怪的問道。

「這個本來我是不可以說的,不過蕭大夫對我們龍族是有大恩的人,告訴你也無妨,其實當年龍族遷徙龍島的時候,除了光明龍族之外,還有一小部分族人是不願意遷徙的,這部分族人就四分五裂了,至於他們去了什麼地方,沒有多少人知道。」中年龍族嘆息了一聲介紹道。

「你是說小玉嬌的父母很有可能是當年那批沒有遷徙到龍島龍族的後人?」蕭寒驚訝道。

「嗯,我是這麼猜測的,不然以小玉嬌的資質,如果是這樣的女兒,誰會捨得把她扔在一座無人的海島上自身自滅呢?」

「原來是這樣,沒想到龍族還有這樣一段秘辛,這真是令人感嘆不已。」蕭寒言下對小玉嬌更是多了幾分憐愛之情,這麼小就被父母拋棄了,也許他們有不得已的苦衷,可是對孩子來說確實一個極大的打擊。

「還沒請教?」蕭寒跟中年龍族聊了這麼長時間,忽然發現自己還不知道人家的名字。

「蕭大夫叫我伊力好了!」中年龍族爽朗的說道。

「那好,伊力兄,我想對小玉嬌盡一點綿薄之力,我在人類世界算是有點勢力,說不定對尋找小玉嬌的父母有些幫助,你能不能多提供一些信息,這樣我若是有什麼消息也可以通知你們!」蕭寒是真心實意的想幫小玉嬌,雖然知道,要找到她的父母恐怕會非常困難的,但多一個人留意,總比不作為要好。

「叔叔,你真的要幫玉嬌找爸爸媽媽嗎?」小玉嬌雙眼中充滿了希翼,可能是因為喉嚨中的異物剛剛取掉,聲音有些嘶啞。

「呵呵,小玉嬌怪,叔叔一定幫你找到爸爸媽媽。」蕭寒憐愛的道,看到小玉嬌,他不禁想到自己那近乎妖孽般古靈精怪的女兒,她才一歲多,就懂得太多大人都不懂的東西,真懷疑她是不是帶著什麼人的記憶重生的!

「伊力哥哥,我要去找爸爸媽媽,你陪我去嗎?」小玉嬌突然抬頭對伊力問道。

這下把伊力給問住了,小玉嬌顯然是想跟這蕭寒,這只是小孩子心中最樸素的一種願望,誰不想跟自己的父母在一起,這不能說小玉嬌忘記了伊力這個恩人,在她的心中是非常希望伊力跟她一起去找爸爸媽**。

「玉嬌,你是不是想跟著蕭叔叔找爸爸媽媽?」伊力問道。

「嗯。」小玉嬌眼神迷茫了一下,旋即堅定的點了一下頭。

小玉嬌的意思很明顯,就是要跟著蕭寒,而她似乎也並沒有忘記伊力這個恩人,但是在尋找父母的這個前提下,她選擇了蕭寒,因為伊力的能力已經不能夠幫助她尋找父母了,而且伊力是不能隨便離開龍島的。

蕭寒雖然說幫助小玉嬌尋找父母,可沒有說要將小玉嬌帶到身邊,這個問題有些棘手了。

答應吧,從龍族帶人,有拐帶的嫌疑,雖然說這是小玉嬌的自己的想法,可誰會相信一個小女孩子會有這樣的主見呢?自己肯定逃不掉一個教唆的罪名,可是不答應吧,又會挫傷了小玉嬌的心靈,讓他認為自己是個說話不算數的人。

「玉嬌,你年紀還小,大陸上不太平,這裡有伊力哥哥照顧你,找爸爸媽**事情讓蕭叔叔去,好嗎?只要一有消息,我就命人通知你,好不好?」蕭寒想來想起,就只有拿小玉嬌的年齡說事了。

「玉嬌,蕭叔叔盡然答應了你,就肯定會辦到的,你就待在島上跟伊力哥哥在一起,蕭叔叔有爸爸媽**消息一定會通知我們的。」伊力不是放心玉嬌跟著蕭寒,而是捨不得小玉嬌,有這樣一個聰明可愛的妹妹,誰不喜歡?

小玉嬌在兩人的勸說下,終於點了頭,伊力也鬆了一口氣,他就怕玉嬌的犟脾氣上來,死活要去尋找父母親,那可就麻煩了,好在蕭寒許諾了好多東西,玩具、漂亮的衣服等等,這些都讓小玉嬌小女孩的心思轉了過去,不然還真是有些麻煩呢!

小玉嬌的出現吸引了蔚姿婷諸女的眼球,眼前這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兒儼然取代蕭寒成了她們的心肝寶貝兒。

伊力是個大男人,對於照顧小女孩這種事自然是不太擅長,看到蔚姿婷諸女將小玉嬌帶到逐浪號上玩耍,久違的笑容出現在小玉嬌的臉上,這讓他感覺到自己是不是有些自私,把小玉嬌留在龍島,自己又不是一個會照顧人的人,如果把她交到蕭寒手中,以他對小玉嬌的喜愛,肯定會倍加疼愛的,尤其是還能得到很好的照顧!

這個問題還是再思考一下吧,伊力也知道,如果把小玉嬌交給蕭寒,那得考慮後果,堂堂龍族之後交給一個人類撫養,這不是說龍族連一個小孩子都撫養不起嗎?

而且小玉嬌的資質,龍族的那些族長高層們是肯定不會放過的,這件事阻力太大了,即使是小玉嬌的自己的意願,恐怕也無法成行,還是等她大一點再說吧。

小玉嬌留在了逐浪號,伊力說了,在逐浪號離開龍島之前來接她,這是他能夠做到的極限了。

今天出診的病人不多,除了那位疑似肺癆的病人,其他的都是一些慢性的疾病,強大的修為也躲不過時間的侵蝕。

經過蕭寒的確診,那位龍族母親確實得了肺癆,這種病在人類中那是比較常見的,不過在龍族中就比較罕見了,診治過這麼多病人,他還就發現過這麼一例!

肺結核病並不難治,只不過是難以除根,現代醫學下,這種病已經不是什麼頑疾了,不過在蒼茫大陸,這種病每年還是要奪走很多人的性命。

「我母親有救嗎?」小夥子顯得很急躁,看上去是個非常孝順的龍族,這一點蕭寒非常的喜歡。

子欲養而親不待,蕭寒現在已經深深體會到這一點,這或許是他這輩子最大的遺憾!

「放心吧,雖然你母親的病很嚴重了,不過你幸虧遇到了我,你母親很快就會康復的。」蕭寒說道,中藥治療肺結核雖然療效慢,但治癒后不易複發,是除根之法。

況且蕭寒針、湯一起用,加上食療,三管齊下,只要按時吃藥靜養,問題不大。

「真的嗎,蕭大夫,我母親的病可以治?」年輕人露出驚喜的笑容。

「當然,只要你按時的督促你母親吃藥,還有不可再讓她勞累,估計靜養個一年半載的,應該就會痊癒了。」蕭寒說道。

「要一年這麼長時間?」年輕龍族一呆。

「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你母親的病多少年了,一年的時間還嫌慢呀!」蕭寒板起臉來斥了一聲。

「對不起,蕭大夫,我就是想母親快點好起來!」

「想法是好的,但治病跟娶媳婦一樣,急不來的。」蕭寒笑道。

留下藥方,叫他自己去迎賓島學習煎藥,然後奔向下一家了。

出診是個累活,好容易最有一個診出完了,蕭寒拖著疲累的身子回到逐浪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