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羣血豺狗裏有領袖指揮這倒是不假,可是血豺狗是低級妖獸,就算領袖是四級妖獸也已經頂了天了。

可四級妖獸的智商最多才不過是人類的十一二歲的智力,按道理說絕對不會訓練的妖獸這麼有紀律性,而且這麼有智商,懂得以退爲進。

不由得姚洪心中突然升起了不祥的預感,難道是雲豹的詭計?旋即想了想又覺得不可能。

林墨點了點頭,也不在這個話題糾纏,她說道:“那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等。”

林悠兒和姚洪同時開口,說完之後,頓時一愣,兩人對視一眼,都笑了笑。

“拜託,你們就不要玩默契了。”林墨嘆了口氣,有些無語。

“你說她解釋解釋吧。”林悠兒看了一眼姚洪說道。

“好。”姚洪也不推辭,說出自己的意見,道:“我的理解是既然這羣裏有領袖,那麼那領袖也明白,它們若是進攻,我們佔據地利,它們肯定佔不了便宜。所以它們現在想要的肯定就是跟我們耗。”

“耗?”

“對,將我們耗到沒力氣了,自己跑出來了,它們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將我們幹掉。”姚洪說道。

聽了姚洪的話,林墨目光驚異,沒想到這些妖獸的智商都快趕得上人類了。

“那我們就在這裏耗下去?”林墨有些不甘心。

姚洪搖頭道:“明天,最遲明天,這些血豺狗如果還不離開,那麼就是我們動手的時候到了。”

“殺領袖?”林墨也不是傻瓜,細細一琢磨,頓時明白的說道。

“沒錯。”姚洪點頭說道。

知道了妖獸的計劃,也有了應對之策,姚洪讓林悠兒和林墨兩人今晚守夜,而他則是去睡覺了。

因爲不管是林墨,還是林悠兒,她們兩人都知道,如果明天血豺狗明天不退,那麼承擔起殺妖獸首領的重任將落在姚洪肩上。

所以,姚洪必須保存好體力,來應付明天的危機。

一夜無話,等到第二天醒來之後,姚洪往外面一看,頓時臉色微微一沉。

和他所想的一樣,血豺狗們已經打算跟他們耗了起來,在外面依然等待,看來是不見兔子不撒鷹了。

姚洪深吸一口氣,看來只能走最危險的一步了,殺妖獸首領了。

想到這,姚洪再次拿出了弓箭,用手摸着冰涼的鐵石弓,姚洪自語道:“這次靠你了。”

“我們需要做什麼?”林悠兒問道。

“掩護我,而且還需要吸引所有血豺狗的注意,讓我有時間來分辨出誰是妖獸首領。”

林悠兒和林墨沒有猶豫的點頭道:“行,你放手去做,其他靠我們兩個了。”

三人對視一眼,洪他們三人緩緩從山洞走了出來。

瞬間,血豺狗們都精神抖擻起來,呲牙咧嘴,發了瘋一樣的向着他們衝了過去。

你們抵抗住,我儘快幹掉妖獸首領。姚洪囑咐說道。

隨後姚洪快速跑了兩步,一拳將最前面一頭血豺狗的腦袋給擊碎,鮮血立刻噴灑了出來。

然後他腳步一踏,踏在另外一頭血豺狗的身上,身體頓時如大鵬展翅一樣飛到了半空。

姚洪的眼睛掃向所有的血豺狗,然後眼神一凝,頓時在最後的位置發現了一頭個頭明顯比其它妖獸要大上一圈的妖獸。

“找到你了。”姚洪拉弓射箭,一瞬間將鐵石弓拉了個滿月,咻的一聲。

羽箭脫離了他手中,彷彿一道閃電一般直直的衝着血豺狗的首領射去。

那首領也是一驚,不過有了智商的它很是狡猾,直接拿最近的血豺狗當了墊背。

那道羽箭射死了墊背的血豺狗,那妖獸首領卻沒有一點事情。

“狡猾。”姚洪暗罵一聲。 四級妖獸的智商也應該有十二、三歲的智力,一般來說還是小孩子,可姚洪沒想到這血豺狗王竟然如此狡猾,還知道拿手下當墊背。

雖然血豺狗王逃過一劫,不過姚洪也不是吃素的,幸好他之前做了兩手的準備,也將設想了失敗的後果。

шшш▲ ttκΛ n▲ C 〇

那就是繼續攻擊,擊殺血豺狗王。

只要血豺狗王不死,那麼數百隻妖獸不會停手,他們的危機也不會解除。

身影直線墜落,姚洪沒有任何意外的掉入了血豺狗的狗羣裏。

“吼!”

妖獸首領一聲憤怒的低吼。數百隻血豺狗們分出了一半轉身進攻姚洪,張開堅韌的獠牙,後腿一蹬,向着姚洪就兇猛的撲了上來。

“媽的,叫老子一點喘息的機會都沒有。”

姚洪暗罵一聲,如影步立刻發動,在還沒有血豺狗撲過來的時候,第六層的如影步啓動,身影一晃,消失眼前。

等到姚洪的身影再次閃現的時候,他已經身在了半空,他的落腳點如同一道拋物線一樣,正是血豺狗王的身前。

見沒有血豺狗阻擋住姚洪,血豺狗王憤怒的吼叫兩聲,彷彿在罵手下廢物。然後它快速邁了兩步,直接一躍而起,巨大的身軀張口就向着咬來。

“去死吧。”

嘭嘭嘭,姚洪左突右搶的將三四個撲來的血豺狗一拳一腳給踢飛。

一轉頭,姚洪就見妖獸首領近在眼前,不足自己三米,他的嘴角忽然一扯,臉上掛起詭異的笑容。

就等你了。姚洪快速拉弓射箭,瞄準血豺狗王張開的巨嘴,手指一鬆,羽箭迅速就射了出去。

嗖。

咯嘣一聲,清脆破碎的聲音傳來。

姚洪愣了一愣,感覺不可思議。

他剛纔射出的羽箭,不僅沒將血豺狗王射穿,還被血豺狗王一口咬住了羽箭,並且獠牙一咬,將羽箭直接給咬斷了。

“好堅硬的牙齒。”姚洪心中暗道。

他雖然是倉促的射箭,但是這射出的力量也有數千斤,若是一般的妖獸就算咬住,也會將它的獠牙給震斷,沒想到血豺狗王獠牙沒事,還咯嘣咯嘣將羽箭給嚼爛了。

姚洪苦笑,看來一定要找個鑄造師,鑄造點堅韌的羽箭。

眼看姚洪就在眼前,血豺狗王泛起得意的眼神,然後一冷,帶着嗜血的光芒,再次張口血盆大口,這是想要吞掉姚洪的腦袋啊。

“尼瑪,得意什麼。”姚洪也憤怒了,已經來不及再次拉弓了,索性舉起手中的鐵石弓,掄起胳膊就衝着血豺狗王的腦袋砸了過去。

沒錯,就是砸。

當成了錘子一樣,直接砸到了血豺狗王的腦袋上面。

血豺狗王眼神閃過一絲藐視,他好歹也是有智商的妖獸,見識了很多武者。

若是刀劍的話或者它還有些慎重,可是這鐵石弓是用來射箭的,用來砸能有多大的威力啊。

啪的一聲。

如同西瓜破裂的聲音,血豺狗王的腦袋頓時四分五裂,紅的白的四處飛濺。

血豺狗王傻眼了,它致死的眼神都充滿了不可置信,這小小的弓竟然將它的腦袋給砸碎了。

姚洪閃過噴濺出來的**,他嘿嘿一笑,緊緊握了握手中的鐵石弓。

這鐵石弓果然非凡,要知道別看這麼輕巧,可有兩千多斤的重量,加上姚洪的力量大,手臂全力掄起來,可是有近萬斤的力量,將一頭四級妖獸砸碎腦袋那是輕鬆自如。

血豺狗王嗚呼一聲,蹬腿而死,立刻吸引住所有血豺狗的注意,緊接着出現了短暫的混亂,沒有了它們的王,沒有血豺狗王指揮它們,它們不知道是不是該繼續攻擊下去。

看着面前這種情況,姚洪輕鬆一笑,不出意外,應該就該結束了。

不過此時血豺狗羣裏,突然傳來一聲低吼聲,令所有的血豺狗精神一震,失落的氣勢也逐漸恢復過來。

這一聲低吼,姚洪立刻眉頭一皺,順着聲音看了過去,那是一頭明顯比周圍血豺狗要大上很多的妖獸,不過比血豺狗王只小上一點。

而剛纔的低吼,是告訴數百頭血豺狗,它要成爲新的王者。

妖獸世界實力爲尊,往往一個族內,當王死了之後,最強者就理所當然接替王者的位置。

“吼吼吼……”

那個大點的血豺狗得到所有妖獸的認可,數百頭血豺狗爲了慶祝新的王者誕生,一起發出低吼聲,震耳欲聾。

那一頭現在實力最強的血豺狗,傲氣十足的走了出來,衝着姚洪發出了憤怒的吼叫。

咻!

噗嗤!

一道羽箭直接射出,這頭剛成爲的血豺狗王,立刻被射進了腦子,直接射死。

姚洪收回羽箭,漠然的看着這一切。

“好不容易出現的混亂,當然不能讓你給破壞掉。”姚洪微微冷笑,眼神當中閃過一絲狠厲。

剛剛成爲血豺狗王的妖獸,直接被射死,再也沒有敢走出來當王者的血豺狗了。

這下子,所有的血豺狗都慌亂了起來,然後不知哪個血豺狗慌亂的吼叫了一聲,旋即四處逃竄起來。

不到一會的時間,幾乎所有的血豺狗都跑完了。

“耶,贏了。”

見數百頭血豺狗轉眼間就幾乎逃離的不見了,林悠兒和林墨放下武器,兩個少女高興大聲歡呼,慶祝着勝利。

姚洪也是擦了擦臉上的汗水,滿臉都是高興的表情。

剛纔擊殺血豺狗王,雖然看似輕鬆,可姚洪也是內心緊張,只要剛纔有一個環節出錯,那麼他們三人都被血豺狗羣給徹底淹沒,到時候肯定是九死一生。

所幸,姚洪之前晚上睡覺的時候,將所有的細節全部想透了,這纔敢成功擊殺血豺狗王。

就在姚洪剛打算轉身向着林悠兒她們的方向走的時候,他的眼前一花,一道黑影越過他的頭頂,向着林悠兒她們奔去。

姚洪一驚,不過手中卻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擡手就是一箭射了出去。

嗖!

這道黑影雖然速度極快,但和射出去的羽箭相比,速度還要差一些。

就在羽箭即將射到那道黑影的背部的時候,突然那黑影一個急停,旋即改變了方向,羽箭可惜的和他的身體擦了個邊,羽箭直接射進了一個古樹上面,將數百年的雄壯古樹射了個大洞。

“小心。”姚洪大喊道。

聽了姚洪的話,林悠兒與林墨對視一眼,急忙向着山洞內後退,可惜已經晚了,這道身影快速無比,到了她們身前。

林悠兒和林墨倉促出手,可是那道黑影一甩手,便將她們的攻擊化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