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話一出,他們都是愣了幾秒。

旋即便是爆發出了山呼海嘯一般的笑聲。

“哈哈哈哈,揍我們?”

“我曹!不行了!笑死我了!這個人居然說要揍我們那!”

“我靠!你以爲你是呂布嗎?一個人打我們七個?”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不行了,到底誰有紙尿褲啊,我都要尿在褲子裏了。”

“學人家扮豬吃老虎,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實力!”

一羣人朝着唬誰呢一就是展開了瘋狂的嘲諷和漫罵。

沈義呵呵一笑,道“看來,不給你們點苦頭你們是不知道死活了。”

這話頓時將那大胖子徹底惹怒!

“我草你媽!老子任你很久了!兄弟們,這小子找死!給我上打死他!”

大胖子一聲令下,所有人的笑容都是止了住,然後又都面色不善的朝着沈義圍了上來。

“小子!你還愣着幹什麼?快走吧!”

後面的酒保壓低嗓音提醒。

“這些人都是這裏的地頭蛇!”

酒保慌了,連忙提醒沈義跑路。

然而,沈義卻是笑了。

“噢?地頭蛇,很厲害嗎?”

說着,沈義直接一拳打在了那個大胖子的鼻子上。

噗!

血花飛濺!

那大胖子的臉瞬間就塌了!

無數的鼻血洶涌的噴了出來。

大胖子頓時發出了一聲慘叫!

“嗚哇!”大胖子捂着鼻子,一臉的不可思議,道:“兄弟們!給我打死他!”

他一徹底的的怒了,一聲令下。

一羣人直接朝着沈義一同打了過來。

“完了!”

那酒保嚇得直接把腦袋邁進了吧檯!

然而,沈義卻是一動也沒動。

。。。。。。。。。。 “小子!你拿命來!!”

瘦猴子見大胖子被沈義打了,頓時一臉惱怒的朝着沈義就是一拳打了過來。

然而沈義卻是冷冷一笑。

身體輕微一側,然後便是躲過了他的拳頭。

旋即,直接一拳便是打在了瘦猴子的肚子上!

噗!

一拳,瘦猴子直接是噴了。

剛纔喝下的酒,以及吃的烤串一股腦的全都吐了出來。

然而這並沒有結束 !

“你剛纔挺會罵人的嘛。”

沈義冰冷的話語出口,直接將瘦猴子拎在了手中。

“啪!”

一個響亮的打耳光!

啪!

啪!

啪!

又是三個打耳光!

霎時間,瘦猴子的半張臉直接是腫了。

並且滿口牙已經崩碎了將近一半,滿嘴是血,慘不忍睹。

見到這一幕周圍的人都是驚了。

雖然瘦猴子很瘦,也不過一百一十斤。

但是那也是一百一十斤啊!

居然被沈義單手就提了起來!

這就出現了一個詭異的現象!

那就是一個一百斤出頭的沈義,單手拎起了一個一百一十斤的男人!

而且不費吹灰之力,好似閒庭信步。

這一點是最恐怖的!

所有人的腦袋感覺都要炸了。

沒想到!

萬萬沒想到沈義居然這麼厲害!

一時間,他們都嚇傻了。

尤其是大胖子。

他雖然表面上長得挺嚇人的,但其實就是慫包一個。

外強中乾,也就敢仗着人多欺負欺負小姑娘,除此之外沒有任何本事。

撲通!

大胖子直接跪了。

“大哥,饒命啊!”

大胖子直接嚇得哇哇大叫,將常瑤放在了地上,然後朝着沈義就是哐當哐當磕起了頭。

周圍一羣小弟都傻眼了。

這才哪到哪啊?

這就跪了?

不過看到沈義不費吹灰之力拎起第二個一百六十多斤的人的時候,他們也都乖乖的跪在了地上。

尼瑪!

太嚇人了!

這還是人?

單手拎起一個一百六十斤的大胖子,還甩來甩去。

一時間,他們的精神世界遭受到了強大的衝擊。

此刻的沈義周圍氣勢上升到了一個令他們靈魂顫抖的位置。

咚!

沈義講那個一百六十斤,被甩的口吐白沫的人直接一把丟在了地上。

周圍人都是哇哇的哭了。

“大俠,饒命啊!”

在他們心裏沈義已經不是一個正常人!

而是一個實打實的武林高手!

堪比喬峯、張無忌的存在。

不然怎麼可能把人當老鼠一樣甩來甩去?

沈義呵呵一笑。

內家拳內練一口氣,有這口氣在可以做很多異於常人的事情。

很多人都以爲力量的大小歸功於肌肉的強壯與否。

但其實他們都錯了。

內家拳講究的那口氣,纔是一個人力量騰飛而起的關鍵!

爲什麼分做內家拳和外家拳?

因爲只有無法修煉內家拳的人,纔會去着重的練外家拳!

這是他們唯一可以提升力量的渠道!

而沈義卻不然!

按照前世的那個老先生來說,沈義是萬中無一的內家拳天才!

所以沈義纔可以在短短的一年時間內,將內家拳的內功發展到這個地步。

現在的沈義別說一個一百六十斤的人了,就算是個兩百斤的肥豬,他都可以單手提起來。

至於剛纔的酒。

沈義的的確確是喝多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