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說明什麼?

說明但凡大佬都喜歡清靜。

不喜歡被打擾。

再說了,蘇晨作為曲爹,佳作無數,寫這些歌曲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精力,他哪有時間和精力做到雨露均沾,樣樣精通。

難不成他一天有48小時不成?

顯然不可能。

「說得好像也有點道理……可是……好吧,蘇爹的確無法一個人做這麼多事情。」

「所以我們破案破了個寂寞?」

「別瞎想了吧,這些可能真的只是蘇爹的大佬朋友。」

「哈哈哈,希望他們生一個和小夕一樣的女兒,然後像曝光蘇爹一樣,把他們的身份曝光了。」

「蘇小夕:這個光榮的任務我一個人就可以完成。」

「蘇小夕:歡迎各位大佬叔叔到我家串門哦,曝光你們!」

蘇晨暗自捏了一把冷汗。

看到粉絲提到王羲之、蘇東坡,蘇晨就怕他們又往自己身上扯。

雖然這也是我的馬甲……

說到底還是這兩個馬甲給他擋了子彈。

畢竟如果把這兩個馬甲算進來,自己真的已經超神了,沒有人會相信一個人竟然可以身兼數職!

看來馬甲多也有好處。

因為馬甲一多。

粉絲們自己就會產生懷疑。

虛驚一場。

蘇晨平復了一下心情,把手機遞給舒婉,然後繼續做菜。

然後裝作若無其事冒了一句:「不過好久都沒見到李羨魚了。」

舒婉默契配合,「人家閉關畫《哆啦A夢》呢,李羨魚、豬肘子、安徒生全都是怪物,一開始工作啊,十天半月也捨不得出門。」

「不瘋魔不成魔嘛。」蘇晨暗暗在心裏給老婆點了一個贊。

「你也是個怪物。」

「有嗎?我覺得自己挺帥啊。」

直播間觀眾聽到夫妻二人的對話,懷疑程度又降低了幾分。

「看來這些大佬的確是蘇爹的朋友啊。」

「全都是怪物可還行。」

「哈哈哈,我覺得自己挺帥的啊。自戀蘇爹上線。」

這一場小小的曝光風波算是躲過去了。

快放學的時候舒婉去幼兒園接蘇小夕放學。

一進家門蘇小夕就給蘇晨分享在學校開心的半天。

「今天小葉老師教我們畫畫哦,我畫了哆啦A夢,小葉老師誇我畫得好呢。」

「同學們都沒聽過哆啦A夢的故事,然後我就給他們說哆啦A夢的四維口袋。他們聽得可着迷了。」

「爸爸你看,這是我畫的哆啦A夢。」

「畫得很好吧?」

蘇晨很想說:蘇小夕,拜託你低調點吧。

但臉上卻笑嘻嘻誇讚道:「畫得很好呀,小夕真棒。」

然後給蘇小夕夾菜。

看到天真爛漫的小棉襖,蘇晨真擔心哪一天她就成黑心棉了啊。

吃着飯舒婉說道:「老公,下午我要去公司一趟。演唱會的場地已經確定下來了,之前策劃的演唱會,排練也提上了日程。這段時間估計要忙一點了。」

「下午就拜託老公接一下小夕放學。」

觀眾們聽到此言瞬間沸騰。

「舒婉女神演唱會終於敲定下來了嗎?」

「啊啊啊!!強烈要求讓蘇爹上台!!沒蘇爹我不買票!」

……

PS:跪求各位讀者大大能給小弟投一點推薦票,只要有推薦票、月票、打賞,小弟願意每天四更、五更、六更、七更,你們有多給力,我就敢有多瘋。作者在這裏拜謝了。《五代簫劍錄》第二百八十一章沙州暗潮 好不容易將靈犀聖女身上的魘氣拔除,凌霄老祖面無表情地看著修為跌回去的靈犀聖女,在短暫的猶疑后,抬手封印了她的修為。

入了魔的靈犀聖女悠悠轉醒,之前的記憶盡數在腦中復甦,她看著站在自己身邊的清冷仙尊,費力的伸出手抓住了他雪白的衣擺。

「師兄……」靈犀聖女艱難的發出聲音,眉心魔紋嫵媚詭異。

「師兄……千年陪伴……我到底哪裡比不上她……」

你為何寧願娶一個從未見過的陌生人,也不願與我結為道侶……

我們相伴了千年啊……

我見過你滿身傷痕時的狼狽,也見過你修鍊不順時的艱辛。

我甚至為了那個總是受傷的你,成了醫術高明的藥師……

我見過你最不堪的時候,親眼看著你從一個小小的鍊氣期成了如今的人人敬仰的大乘期修士。

我親眼看著你從艾九霄變成了如今的凌霄老祖……

你不娶妻,我不嫁人,哪怕只是以師妹的身份相伴,我也已經心滿意足……

可你為何要拋棄我,為什麼啊!

凌霄老祖盯著她眉心的魔紋,突然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她的這裡,乾淨純粹。」

靈犀聖女震驚的瞪大了眼睛,抓住他衣擺的手無力垂落,似乎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凌霄老祖抬眼看向趕過來的葯峰弟子和長老,對著他們點點頭,轉身便要離開。

「師兄!」靈犀聖女突然間再度伸手,死死地揪住了他的衣擺,她瞪著眼睛咬牙切齒道:「沒有誰心裡能夠乾乾淨淨!」

「她也遲早有一日會落下神壇,如我一般,被心魔所染!師兄!」

凌霄老祖瞳孔微縮,猛然抬腳踹開了她。

靈犀聖女本就有傷在身,哪裡能受得住他這一腳?

可她悲極反笑,笑聲滲人:「師兄!你也怕對不對!若是她有朝一日被心魔所染!你還會喜歡她嗎!師兄!」

凌霄老祖忍下了心中的怒氣,再看向靈犀聖女時,眼中僅存的那點溫情消散。

「等你傷好后,我會替你拔除心魔。」他冷漠地說:「而後,你便離開吧……」

「師兄……」靈犀聖女的笑聲戛然而止,可她又像是聽見什麼笑話一般,哭著笑了:「你趕我走……」

「這是你我一起建立的宗門,如今你卻為了她趕我走?」靈犀聖女尖聲質問,可她問責的對象,卻已經不見了蹤影。

凌霄老祖落在雲島之上后徑直去了小院,他看了眼坐在美人榻旁邊的瓊熒,在她身邊站了許久才說:「我原本只想著封印她的力量,只要她不惹事,她便永遠是葯峰的峰主。」

瓊熒隨手散了水鏡,抬眼看他,眼底神色不明。

「幫她除了心魔,也算是了了這場師兄妹的緣分了。」凌霄老祖道。

只是替人拔除心魔豈是那麼容易的事兒?一個弄不好,只怕就連凌霄老祖都要受重傷。

「弟子願意隨她走的,宗門不會阻攔,她若是要開宗立派,宗門便庇佑一二。」凌霄老祖頓了下:「你若是不高興,便算了。」

「也沒有。」瓊熒盯著他看了好一會兒,莫名其妙地站起身擁抱了他。

「只是突然想到,每次與你相識,都是在你事業有成,風光無限的時候。」瓊熒摟著他的樣子,眼中發澀。

他的艱難與不易,她從未參與。

凌霄老祖想到她的那些記憶,反倒心生歡喜。

「我只覺著慶幸。」他說:「每次與你相遇,都能幫到你。」

瓊熒把頭埋在他的胸口,突然間問:「若是有朝一日,我被心魔所擾,你還會愛我嗎?」

聽到這種小孩子似的問話,凌霄老祖失笑,他低頭親吻著她的發頂:「熒熒這般厲害,怎麼會被心魔所擾?」

瓊熒在他懷裡蹭了蹭,沒答話。

這個問題也不了了之。

關於凌霄老祖對靈犀聖女的安排,瓊熒倒是沒什麼異議。

只是提出替靈犀拔除心魔時,自己也要在場,還要求凌霄老祖以自身為先,決不可逞強害的自己受傷。

「你若是不行,換我來便好。」瓊熒慎重地說。

凌霄老祖摸著她的腦袋,輕應了一聲,只是看向她的眼神里多了點鬱悶。

「熒熒,你就沒有一點不高興嗎?」

回應他的是將他踹出門的一腳。

被關在門外的凌霄老祖拍了拍衣擺上的鞋印,心裡還有點納悶。

——熒熒這是和誰學的踹人?

眼下凌霄仙宗亂成了一團,可魔淵那邊又豈是安寧的?

整整一夜,魔女幻音琴聲未歇,直到老魔君轉醒,她才慌亂的上前喚「爹!」

老魔君盯著頭頂的帷幔,緩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他偏頭看向自己的這個女兒,面上神色複雜。

「那是你母后。」

他不說這個還好,一說這個,幻音的面色頓時陰沉下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