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還真是,城門沒失火,池魚卻遭了秧。

原本預定被放到鍋中煮的兔子現在就冠冕堂皇的坐在雷千的對面享用著它的早餐。

這個可惡的傢伙不但長得跟人一邊兒高,還學著人的樣子圍著餐巾,端著紅茶,悠閑的吃著果醬麵包。

雷千看見這個傢伙就來氣,要不是兔子是清水家的家徽,在清水家兔子是神聖的存在,雷千早就把這隻兔子剝了皮放進鍋里去煮了。

至於伊莉斯和莉莉,雷千在狠狠的批評過她們之後,她們也承認了自己的錯誤,現在她們已經——像沒事兒人似的和雷千坐在同一張桌子上共進早餐。

當然,這兩個傢伙並沒有真的想要把雷千煮了,在水溫達到五六十度的時候,莉莉就往鍋里又加了半桶涼水。

不過,那些胡椒等等的調味料倒都是貨真價實的,以至於雷千直到現在還在不停的狂打噴嚏。

而吃了貓薄荷的貓美現在醉倒在涼子的懷裡,不停的打著飽嗝。

醉城傾戀 看著伊莉斯不住的壞笑,雷千知道這肯定是伊莉斯做的好事。伊莉斯是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心機的呢?

就在雷千打算問的時候,愛子突然揉著眼睛走到了餐桌前,伊莉斯旁邊的位置上坐下。

「愛子妹妹,你給我那個小盒子真的很有用。」伊莉斯十分感激的看著愛子。

「哦,是嗎?那就好,那可是上好的貓薄荷。話說你要叫我愛子姐姐啦!」愛子還在糾結於誰是姐姐的問題,然而伊莉斯已經開始吃起了她的雞蛋沾白糖。

原來是你這傢伙搞的鬼啊!

看來雷千還要把伊莉斯看緊點兒,要不然一不小心就要被身邊的人給帶壞了。

真不知道貓美現在狀況怎麼樣了,希望不要被伊莉斯的惡作劇傷害到身體。

啊咧,說到貓美,剛剛那個貓耳**的眼睛是不是悄悄的睜開了一下?

另外她是不是假借醉倒不斷往涼子那兩隻巨大的桃子上面蹭?

雷千好像突然明白了點兒什麼,難道說貓美是故意裝醉,然後好賴在姐姐涼子的懷中?

這個小不點兒難道和雷千的「妹控」情結相反,是個極度「戀姐」的傢伙?

此刻貓美像只小貓一樣蜷縮在涼子柔軟的小腹上,看起來即為舒服。

雷千也想躺在那裡啊……

然而當雷千往上看的時候,卻發現涼子紅著臉看著自己。

當發現雷千盯著自己看的時候,涼子飛速的別過了頭,就好像看到什麼污穢的髒東西似的。

雷千的心在滴血啊……自己竟然被討厭到這種程度。

不過也難怪。涼子的妹妹貓美被雷千的妹妹伊莉斯用貓薄荷灌醉,雷千本人裹著個棉被在清水家的空地里「泡澡」。

換做雷千也絕對是會生氣的。

雷千的心裡拔涼拔涼的,看來跟「夢中女神」的關係又疏遠了不少。

吃過早飯,涼子陪著其他的三個人加一隻兔子玩起了紙牌遊戲,愛子則繼續回去睡回籠覺。

雷千被三井單獨叫到了一間房間里。

完全不明白三井用意的雷千仔細的打量起這間房間。

房間雖然不是很大,但是收拾的十分整潔;空氣中飄散出一股迷迭香的味道;兩邊的牆壁上掛著一些雷千看不懂價值的山水畫。

最主要的是房間正中央的榻榻米上放了一疊疊好的被褥。

「這裡是誰的房間?」雷千仔細的打量過後問道。

「這裡是老身的房間。」三井淡淡的回答道。

啥?雷千懷疑自己有沒有聽錯,三井帶著自己到他的房間做什麼,而且還在地上鋪起一床被褥?

雷千突然想到,「老身」這個詞一般是老年婦女的自稱,如果是男性的話,應該管自己叫「老朽」才對。

難道說三井老頭兒是個女的?

不不不,怎麼看都不像,那滿臉的白鬍子,那鼓凸出來的粗大喉結,怎麼看三井老管家都是一位真真正正的男性。

那麼難道說三井管家內心是個女人?

這倒是極有可能。從他笑不露齒的樣子、再加上看到雷千時候那種嬌羞的感覺,莫非被雷千年輕帥氣的外表所迷倒?

畢竟雷千自認為自己還是非常英俊迷人的。

雷千越想越害怕,自己可沒有那方面的興趣啊!

雷千甚至想奪門而出,偏偏現在他人在清水家的地界,他的學生們還「握」在三井手裡,任由他掌控,如果一個衝動,那造成的後果不堪設想。

雷千冷汗都流下來了。

結果雷千流下的汗水還被三井看在了眼裡。

「雷老師,你流了好多汗啊,老身給你擦一擦吧。」說完,三井就從懷中掏出了一條紅色的手帕,想要往雷千臉上抹去。

結果卻被雷千一把抓住了手腕。

「不用了,我還是自己來吧。」說完,雷千粗魯的奪過三井手中的手帕,胡亂的往自己臉上抹去。

三井和雷千兩人對峙著,空氣在兩人之間凝結。

雷千已經做好了魚死網破的打算,如果三井意圖圖謀不軌的話,雷千想憑藉著自己年輕力壯,同三井抵抗到底。

「好吧,你自己擦也行。」大約隔了半盞茶的工夫,三井終於像是妥協了一樣吐出了這句話,話音里明顯帶著失落。

喂,不要因為沒幫我擦汗就感到遺憾啊!雷千心中完全沒有任何負罪感。

三井不再看向雷千和手帕,反而轉過身子開始翻箱倒櫃的尋找。

「放倒哪裡去了?」三井一邊找著,一邊自言自語的嘀咕起來。

雷千很好奇,三井到底在找什麼東西。就在雷千想要探頭過去窺探的時候,三井忽然大叫起來,結果驚的雷千一屁股坐在了那疊被子上。

「找到了!」三井大喊著,從柜子里翻出了一張發黃的紙。

然後三井也與雷千面對面跪坐了下來,接著三井低下頭,用雙手把發黃的紙遞到了雷千的面前。

「請你一定要在這張紙上簽字。」三井懇切的低著頭說道。

雷千不看紙上的標題還好,一看標題,他差點兒沒昏過去。

黃紙上的標題只有五個字:結婚登記書。

雷千記得三井確實說過以身相許什麼之類的話,沒想到這個老管家居然玩兒真的!

這要是一不小心在上面簽了字,雷千這後半生幸福可就算全交代了。

雷千趕緊也低下頭來,把結婚登記書推回到三井面前。

「請恕我拒絕!」雷千斬釘截鐵的說道,不留絲毫一點兒商量的餘地。

三井看起來十分驚訝,他萬萬沒想到雷千居然會拒絕的這麼乾脆。但是三井也是個韌性十足的人,要不然也不會在清水家擔任這麼多年的管家。

三井再次將結婚登記書推回到雷千面前。

「請你務必要答應這個請求!要不然我會很困擾的!」三井的語氣變的比剛才更加強硬。

答應了你就不僅僅是困擾的問題了!雷千無論如何不會屈服在三井的淫威之下。

「我絕不會在這張紙上簽字的,請你另找他人吧!」雷千也把紙往三井的方向推去,兩個人的手指在紙上互相發力,誰也不肯退讓半分。

那張可憐的結婚登記書在兩個男人的角力中,「呲啦」一聲被扯成了兩半。

三井像是非常遺憾似的嘆了一口氣,而雷千則是倍感輕鬆的呼出一口長氣。

三井的表情看起來既驚訝又憤怒,他解開了自己西服的紐扣,並且脫下了自己的西服上衣。

文的不行,終於要來武的了嗎?

雷千已經做好了干一架的準備,他絕對不會因為對方是個六、七十歲的老者就放水手軟。

然而三井只是從西服口袋裡掏出了一副圓圓的金邊眼鏡。

說起來,人到了這個歲數確實是會變得老花眼。

而老花眼的三井管家看著被扯成兩截的結婚登記書,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這不是我兒子的結婚登記書嗎?怎麼會跑到這裡?」三井像是意識到了自己拿錯了紙。

原來如此,原來是三井兒子的結婚登記書啊。等等,三井都有兒子了?

也就是說三井早就結過婚了?就算是日本,重婚也是重罪。

「難道說三井管家你離婚了?」雷千弱弱的問道。

「雷千老師,你在說什麼胡話,我上個月才剛剛和妻子度過了銀婚紀念日。」三井有些生氣。

三井不再管那張成兩半的紙,轉過身來繼續在柜子里翻找。

「我要給你簽字的是這張紙。」在戴著老花鏡,終於確認了紙上的內容之後,三井將一張白色的紙遞給了雷千。

雷千狐疑的接過這張紙,這一次雷千看到的標題只有三個字:聘用書。

到底三井管家想要聘用自己幹什麼呢?

雷千一邊繼續閱讀紙上內容的時候,三井管家公布了答案。

「請你務必要擔任貓美小姐的私人教師。」三井向雷千再次低下了頭。 「眾所周知,所有的超能力都不是隨隨便便吃點兒葯、動動手術,就能獲得的,有些人天生就是能力者,會在不知不覺間激發出能力。但是那些能力只是暫時的,而且十分不穩定。所以需要給能力加一個開關,那就是實驗島上研發出來的超能力激發器。激發器會通過腦電波對外釋放出能量,使分子發生劇烈運動……」

「簡單說來,超能力的本質就是『腦電波通過激發器造成的分子運動』……」

雷千滔滔不絕的履行著他作為私人教師的職責,現在他正在一間空屋子裡給貓美上著課。

雷千當然不會拒絕這樣的肥差,當三井將聘用書拿給雷千的時候,雷千第一眼就瞄到了上面的課時費一欄。

每一節課的課時費是一後面三個零!

不過根據之前的經驗,雷千對於這個數字還是保持著懷疑態度。

「這聘用書上使用的單位該不會是日元吧?」

「當然不是。」

「那是……?」

「美元。」三井淡淡的說著。

雷千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有錢人家就是有錢!居然給付私人教師的費用是每課時一千美元!

要知道雷千現在幾乎已經是瀕臨破產了,連續被惡意軟體扣除了近兩萬存款,加上不斷增加的高昂的住院費,兩個妹妹生活所需的大量資金(伊莉斯的零食錢和愛子洗頭髮的錢),還有這次秋遊所需的各項費用,雷千手中可以自由支配的全部財產也就只剩下一後面三個零了,而且是人民幣。

所以雷千毫不猶豫的在賣身契,啊,不,在聘用書上籤了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