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邊動靜雖大,卻是沒有引來人圍觀,我有點失落,於是只能找個地方坐著修鍊。

不管如何,修鍊要緊,不然的話,這個世界就不轉了。

真的是離不開我,沒有了我,那麼這個世界就沒有了動力,沒了動力,還哪裡轉得起來?

現在的我不用睡覺了,所以我的時間很充裕,我決定在修鍊精神的情況下,也開始投入身體的修鍊,不然的話,我這身體承受不住強大的攻擊,倒時惹到強大的敵人,豈不是要被人轟成渣?

還有就是身體不成長,只怕我的壽命會被限制,別說幾千幾萬年,怕是能活幾百年就不錯了。

夜裡我在外面修鍊,初來乍到,她們還對我戒備,我得留好印象。

天一亮我就生火煮早餐,早上我也沒什麼胃口,就煮了幾個番薯和土豆。

見我還沒有走,這母女倆那一個苦瓜臉,我猜想她們是怕得罪我,不然的話一定跪求我趕緊離開。

她們沒有說話,我也懶得說,只要她們乖乖的吃東西,一切好商量。

有人?

念頭一動,神識所見之下,有一伙人挨家挨戶的打砸著過來。

我趕緊把門關了,在門上放幾個石頭。

「你這是要幹什麼?」小牛開口,她似乎怕我,可又好奇,所以看了我一眼就低下頭,好像她問話是錯的一樣。

「待會就知道了!」

我笑著看了她一眼,心想這丫頭真不錯,得找個機會騎牛。

嘿嘿!

我在偷笑,不但是想到有機會騎牛,還因為有人要開門了。

嘎吱!

「啊呀!」

門一打開,開門的就被開門紅,活該這傢伙倒霉,剛好砸到鼻子。

這下不得了,幾個傢伙衝進來,一個個那眼光中都充滿了殺意。

「小子你是誰?」

雖然想殺我,可這些傢伙也懼怕我,所以沒有冒然衝動。

「叫我主持人!」

我抱著雙手,有意戲弄這幾個傢伙一番。

「主持人是什麼東西?」帶頭的傢伙看了看手下小弟,表示疑問。

他都不知道,他的手下就更加不知道了,一個個搖頭晃腦的回答他。

幾個小菜,我懶得理他們,看向小牛笑問:「你們家還有沒需要乾的活?」

我問得突然,小牛先點頭后搖頭,也不知道她什麼意思。

就當有吧!

我出生農村,我知道,只要想干,總有干不完的活,除非死了,不然的話,一年四季忙到頭。

懶得和這些人廢話,不待他們先動手,我就先下手為強,專打肌肉多的地方,我不準備打殘這些人或是打死他們,畢竟怎麼說他們也是我的子民,留著總是好的,就教訓一下,然後讓他們幹活吧!

我胃口那麼大,沒有一幫強壯的人養我,怕我得餓死,我總不能一直吃霸王餐吧?

霸王餐吃多了,到時天怒人怨,總是不好呢!

被我打了一頓,這些人叫喚個不停,為了讓送上門來找打的人不間斷,我把那個開門被砸傷的傢伙給放了,我相信他,他一定會給我送人來!

打了這些傢伙,我就讓小牛煮豬食給他們吃,他們自然沒那麼輕易屈服,那我又再打,我堅信,在我的暴力摧殘下,這些人是扛不住的。 我們根本沒辦法衝到對面去,這些石柱子開始倒塌了。那頂端掉下來的落石,轟隆隆的砸在了河道里,把河水濺的四處飛濺。

而且,那鎖龍井掉下來的四根鐵鏈子也是「哐哐噹噹」的掉了下來,很顯然是被算命老頭給斬斷了,他根本沒有想過給我們逃生的機會。

「葉棠,走河道,剛才左陰逃出去了,我們也能逃出去的!」我拉著葉棠,一邊躲那些掉下來的落石,一邊瘋狂的往河道的方向跑。

轟!轟!

可還沒有跑到河道邊上,那河岸的河水突然就瘋狂的冒了起來,如同井噴一樣。只是眨眼的功夫,那河道里的水就漫過了石道。

「初九,不好,村子外面的河水漫進來了,肯定是想淹沒這地宮。」葉棠看到這一幕後,頓時就大叫不好。

我也看出來了,這夜郎地宮搖晃的越來越劇烈了,我已經站不穩了。那些跪著的屍體,也被河水衝到了水裡。

只是短短几分鐘的時間,這些河水就已經淹沒到石梯的方向了。

「鎖龍井的方向已經出不去了,唯一可以出去的地方,那就是河道了,葉棠,你相信我嗎?」我看著葉棠問她。

葉棠深深一笑,嗯了一聲,「我相信你!」

神醫嫡女 「好!」我笑了笑,跟著就拉著她跳進了河道里。河水是從河道底部灌出來的,我一個勁兒的往水底紮下去,可底部的衝力太強了,我根本潛不下去。

連著嘗試了好幾次,我們都被衝上來了。此時的水位已經越來越高了,幾乎淹沒了地宮三分之一的位置。

這很顯然是地宮的機關,修建的時候就沒有打算讓外人把夜郎古國的秘密帶走。

葉棠的水性不好,被嗆了幾口水后,顯得很難受,小臉蒼白的讓人心疼。我怕她沉到水裡去,就抱著她,這次沒有緊張和害羞了,「葉棠,我對不起你,是我害了你!」

「傻瓜!我們都是修道之人,生死早就想到了。你是個好人,我相信你。哪怕到了黃泉,我們也可以結個伴啊!」葉棠莞爾笑道。

我看到她這樣,心裡就越是自責。 神醫嫡女 水位漲的越來越高了,我只能潛在水裡把她舉出水面,讓她呼吸。我不敢鬆手,我一鬆手,她便會沉下來。

我的水性很好,可時間一長,也承受不住了。那種強壓的窒息感,快讓我的胸膛爆炸了。

我實在是憋不住了,剛冒出腦袋去呼吸,葉棠就猛的往下沉。而這次,她卻是主動抱住了我,溫柔的笑道:「傻瓜,你憋死了,我也會死。我聽說,人死之前如果拉著手,到了地府就能夠找到彼此,不會走散,我們試試吧?」

葉棠說的是實話,我舉不了她多久。等這河水徹底淹沒了地宮,她也會死的。

我笑了笑,就死死的拉著她的手。正要說話,就感覺胸膛的地方癢酥酥的,好像有啥東西在舔我的胸膛。

我趕緊低頭一看,就看到那對一紅一黑的鯉魚出現了。它們在舔我胸膛上的鮮血,等發現我在看它們的時候,突然就往反方向潛了下去。

快要潛到水底的時候,忽然停了下來,朝我們點了點頭。

「初九,它們是來救我們的!」葉棠看懂了它們的意思,激動的說道。

我也是疑惑了一下,但也沒有多想,拉著葉棠就往反方向的地方潛了下去。這一潛,我才發現那衝力已經消失了。

浴火王妃 我趕緊跟著這對鯉魚游,遊了不一會兒,就看到河道的底部出現了一個缺口,還有光滲透進來。

這才是逃生的路!

一看到這河底滲透出來的光,我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激動之情無法言喻。只是看著葉棠笑了笑,猛的遊了出去。

等我們從水裡冒出來的時候,就發現我們已經出現在響水村外面的河流了。我一游到岸邊,就累的倒在地上大口的喘氣。

而那山脈上隔著的月亮,剛好把月光照射了過來,把整個區域都照亮了。特別是這流動的河面,更是波光粼粼,很是漂亮。

「謝謝你們!你們自由了,去吧!」葉棠好像一點兒事沒有,正蹲在河邊和那對有靈氣的鯉魚告別。那對鯉魚跳起來后,就一頭扎入了河裡,娓娓的遊走了。

我看著此時的葉棠,渾身都打濕了,頭髮也是濕漉漉的。純白的月光照在她身上,就好像她身上有一層淡淡的月光一樣,美輪美奐。

回頭看我的時候,那撩發一笑,瞬間多了一分風情萬種的嫵媚,看的我有些呆了。

「傻瓜,看夠了吧?」葉棠嗔罵了一句,我才回過神來,慌亂的不敢看她的眼睛,看著河面辯解道:「我是想看看那救我們出來的鯉魚遊走了沒有……我其實……」

解釋到後面,我心虛的沒有底氣了,連自己都騙不了。而葉棠則是噗嗤一聲笑了起來,說:「走吧,我們去找葉伯他們。那個算命的搶走了藏風珠,不知道葉伯他們遇到沒有?」

「嗯。」葉棠一說到正事兒上來,我也沒有打算繼續休息了,站起來就往響水村的村口走。

這裡的月光太亮了,就算到了晚上也看的很清楚。可等我們一到村口的地方時,就立馬嚇的躲了起來。

只見那村口的地方,被一群陰兵鬼差給攔了起來。他們個個看起來都無比的兇惡,手拿拘魂鏈,整齊的在村口來回遊盪,完全把出路給堵住了。

「該死!那老支書還真的把陰兵給召喚了出來,我之前還不太相信!」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內心還是很震驚。

「初九,不要擔心,葉伯他們有辦法出來的!」葉棠笑了笑,我就看到她掐了一個奇怪的手訣,嘴裡更是念起了我聽不懂的咒語。

我正看得好奇,就看到村口的地方有兩個人走了出來,正是葉伯和王磊。而他們一出來,那陰兵立馬就沖了過去。

就在我以為他們會被拘魂的時候,葉伯竟然拿出了厚厚一疊紙錢,沾了血液就開始燒了起來,嘴裡還大聲的喊:「地府鬼爺,小人乃是道家修道弟子。無意闖入這個村子,還請鬼爺行個方便借小人一條路,每年清明必定燒紙錢供奉!」

葉伯和王磊好像沒有看到那些圍著他們的陰兵,一邊虔誠的喊,一邊灑那些燒起來的紙錢。

我看到王磊臉都嚇白了,但就是憋著裝作啥也沒看到,拉著葉伯的衣角慢慢從村口走了出來。

他們走的很慢,像老人走路一樣,每一步都在揪著我的心,生怕那些陰兵突然帶他們走。

而就在這時,他們的周圍突然吹起了一陣陰風,把那些紙錢燒成的灰燼吹了起來,正好吹到了那些陰兵的手上。

只見他們手一抓,那些灰燼立馬就變成了真實的冥幣。

看到這兒的時候,葉棠才猛的鬆了一口氣,放鬆的笑道:「陰兵收了紙錢,就不會拘他們的魂了。」

果然,葉棠剛剛話一說完,那些陰兵竟然真的讓出了一條道。王磊當即拉著葉伯就走了出來,一出來看到我們,連忙跑了過來,叫苦的喊道:「媽的,魂兒都差點給我嚇飛了!這麼多的陰兵,勾我們幾十次魂兒都夠了。還好有錢能使鬼推磨,看來磊爺我以後也要多掙點錢了。不然下次遇到了地府的大爺們,沒東西招待他們啊!」

我無奈的笑了笑,說:「葉伯,王磊,你們看到那算命的老頭沒有?那龍氣凝聚的藏風珠被他搶走了!」

「壞了!」王磊聽到我問他,立馬叫了一聲不好,搖頭道:「他肯定走了,是從後門走的。這老犢子我第一眼看到他,就覺得他身上有邪氣,不是個好鳥。沒想到,還真的把藏風珠給搶走了。不過,他跑的了和尚還跑不了這廟,哈哈……」

「算了,先活下來再說吧! 修真強者在都市 趕快走,一會兒這些陰兵翻臉不認人了,那我們就沒法走了!」葉伯回頭看了一眼那些堵在村口的陰兵,嚴肅的說道。

嗯,我點點頭,就趕緊帶頭往外面的路走。

可誰知,我們還沒走多遠,就有陰兵在我們背後喊了起來:「李初九,麻溝村人士!已死之人,立即帶其魂回地府!!!」 夜裡,月兒又大又圓,我修鍊起來也十分順利,我感覺到,只要我不亂動,應該可以維持世界兩三天。

老修鍊也無聊,我視探了一下肚子里的分身珠,那雞居然成形了。

一隻黑毛雞,渾身上下一點變化沒有,我所說的變化是指外形特徵,大小方面還沒有確定,因為現在我所看見的只是它的形態,也就是說,它還在長。

無天還沒有成形,只是我已經看見一個黑蓮虛影了,雖然模糊不清,可這不是無天那小子又是誰?

他重生以後,會不會爭奪我的世界?

我忽然想到這個問題。

畢竟這傢伙代表黑暗,那是他的本性,我能讓他改變嗎?

咦!

我能!

我忽然想到,我可以再回去靈感界,把那個女人也帶出來,那麼他們可以雙宿雙棲,他又怎麼可能還有怨言?

想想阿羞也是一個可憐的女人,我真是奇怪,那個編劇怎麼搞的,難道就因為博取大眾歡心,讓一個女人那樣受苦,他的心不會痛嗎?

真是造孽啊!

我拿出手機,按了幾下,這破手機居然沒有反應,真不知道是沒有電了還是我被限制了進去的次數,鬱悶啊!

我肯定不相信會沒電這樣的說法,那個七色童子那麼牛,揮手間就能移動數萬星球的大能,他怎麼可能犯這麼低級的錯誤?

那就一種可能,我被限制了!

我無奈,想想寶貝是人家的,我又能怎麼辦?

不行!

看來我還是要叫加緊修鍊,只有自己真正的特彆強大了,我才能為所欲為!

我原本都不想創世了,可這靈感世界太有誘惑力,我現在又想,我一定要創世!

創造一個屬於我的獨特世界!

從小看著電視長大,每一部喜歡的都有傷感的缺憾,我鬱悶死了。

如果我是那些編劇,我真希望,那些缺憾只是有驚無險,就比如天龍八部裡面最後死掉的那幾個人,他們應該成雙成對,過上隱居生活。

還有神鵰俠侶,哎,一想到小龍女被糟蹋,我心揪著痛,唉!也許是太投入了吧!

那時候的我不諳世事,單純善良,見不得好人受苦,唉!算了,多說無益,還是繼續修鍊,只要我強大了,我就可以為所欲為,自己創造一個世界,我要讓我的世界到處光明,人人開心,萬物快樂!

就讓悲傷的事,發生在別人的故事裡面吧!

修鍊的時光過得很快,不知不覺又天亮了。

今天不同往日,我有點餓得慌,於是煮了一大鍋吃的,番薯粥。

小牛起來,看見我煮了那麼多粥,她想問又不敢問的樣子,惹得我真想去親她一口。

「小牛你有話就說,我不但不會生氣,我還會保護你,一直到天長地久!」

我溫柔的看著她,藉機表白。

別看我是這個世界的老天,可我也是人啊,我也需要愛情需要女人,眼下我就想得到小牛,納妾的事以後再說。

「你到底想怎麼樣?」小牛看著我,從她的眼睛里,我看見了一絲羞澀,看來,我的表白有作用。

「我想保護你,我就想保護你,因為我有這個能力!」

我當然不會傻傻的說想佔有她,嘿嘿,至於保護她,順帶的事,我能操控風雨雷電,誰敢動她,我直接一雷劈了。

她沒有再說話,我不知道她怎麼想的,可是我能看出來,我還是很有希望獲得她的芳心。

首先,我死纏爛打,我就呆在這裡不走了,然後我近水樓台先得月,其次,這附近沒有什麼年輕人了,要說有,那也是某些大戶人家的狗腿子,只是,這些狗腿子就要被我挨個抓來幹活養我,他們憑什麼和我爭女人?

不說了,神識探視到有人來了。

一幫人,上百個,個個帶刀,衣服整齊,不要說,必定是衙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