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這……

岳靈靈瞬間滿臉通紅,她哪裡說的出口啊,那可是她的初吻啊,沒想到,就在幾分鐘之前就被葉風這麼強硬的得到了。

實在太虧了啊!

「哦,剛剛……剛剛就是個誤會,我……我還以為她就是你呢,這……就有了一點不太合理的舉動!」

葉風見岳靈靈不好意思說,便只好站了出來,主動的解釋了,十分真誠的道歉說道:「靈靈姑娘,實在是抱歉,請您一定要原諒我!」

說完,便低著頭,想取得岳靈靈的諒解。

「靈靈,他是姐的朋友,剛剛都是誤會,就算了吧!」

岳珊珊主動的安慰著說道,調解了起來。

岳靈靈看著自己姐姐的樣子,便知道眼前這個男的估計是姐姐的男朋友,剛才那樣的事情也實在是不好意思說出口,便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沒有繼續去提這個事情。

「算了!」

岳靈靈擺擺手說道:「剛才的事情的確是個誤會!」

「謝謝靈靈姑娘,以後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我一定幫!」

葉風一陣欣喜,連忙表態著說道。

說實話,剛剛他也感受到岳靈靈似乎是第一次,生疏的很,以她的這副容貌,追求者也是眾多,沒想到被自己稀里糊塗的拿到了第一次,也真的是運氣逆天啊!

「行了,我們進去說吧!」

岳珊珊並不知道剛剛葉風對自己妹妹做了什麼,她下意識的以為就是有了一點小幅度的肢體接觸呢,要是她知道葉風做的事情,也不知道會是何心情呢!

三個人一起走進屋,岳珊珊做了一頓飯,三個人坐在桌子上一起吃了起來。

「你這幾天不在石頭村嗎?」

岳珊珊見葉風來的這麼快,便猜到他這兩天肯定是在附近。

「剛從扶桑回來,辦了點事!」

葉風也沒隱瞞,便說道:「正好回去的路上,看到了你的信息,所以才會來的這麼快!」

「去扶桑做什麼?」

岳珊珊一陣好奇。

「一個朋友在扶桑出了點困難,我去幫了下小忙!」

葉風擺擺手說道:「這都不算什麼,你妹妹跟你長的也太像了,我剛才是真的沒認出來。」

「沒事,這很正常,我跟她是雙胞胎,一般人能認出來那才奇怪了呢!」

岳珊珊微微一笑,隨口說道。

「靈靈姑娘是做什麼工作的啊?」

葉風見岳靈靈一陣沒搭理自己,便主動的說起了話,也算是緩解一下自己剛剛和她之間的尷尬吧!

「我在中學當老師,今天正好有空時間回來吃個飯!」

岳靈靈隨口說道,對葉風,她知道的不多,現在看情況,大概是自己姐姐的男朋友了。

未來的姐夫?

姐夫和小姨子剛剛居然還能一起接了吻,這傳出去……總覺得有點符合某種福利電影的情節啊,太像了吧!

「當老師好啊,教書育人!」

葉風言不由衷的恭維了一句。

「謝謝!」

岳靈靈道了一聲謝謝。

三個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吃完飯,坐了一會,岳靈靈便背著包要出發,說是去學校了。

她這邊剛走,葉風和岳珊珊也沒耽擱,走進了房間里。

「你可真的想好了!」

葉風看著已經主動褪掉衣服的岳珊珊,忍著激動的心情,開口問道。

「你是不是男人啊,都什麼時候了,還在墨跡!」

岳珊珊忍不住說道,她的性格就是決定了之後絕對不會再後悔,反正就是一層皮而已,破了就破了,她只是想感受一下,破了之後的那種感覺是不是別人口中的那麼美妙!

葉風一陣無語,他怎麼總是被女人鄙視呢?

敢懷疑自己!

那就準備接受自己的怒火吧!

……

「糟糕,手機沒帶!」

下了樓的岳靈靈走了幾步才發現自己的手機沒帶,又起身走進電梯,上了樓,拿出鑰匙開了門,走了進去。

只是在廚房和大廳里都沒有看見自己的姐姐。

只是主卧室里那一聲聲的喘息聲音十分清晰的傳了出來。

這聲音,不光有她姐姐的,與此同時,還有另外一個男人的!

「他們竟然……大白天的……在家裡!」

岳靈靈是一名老師,她對於男女之事當然也僅限於生理課上的知識而已,雖然也有那麼一丟丟的好奇,但也僅限於好奇,一直覺得這種事情說起來都特別的羞恥!

現在居然無意之中聽到自己的姐姐和另外一個男人在房間里……

她即便什麼都沒看到,但腦海里的畫面……卻是想象的那麼清晰!

心裡的好奇實在是按捺不住了,慢慢的走了幾步,到了門口,彎下腰,耳朵緊貼著門,裡面的聲音更加清晰的傳遞到了她的耳朵里。

甚至,自己姐姐說的那幾句十分……羞恥的話,她也是一字不漏的聽到了。

她不懂,那麼端莊的姐姐,在床上的時候居然也會那麼的…… 第438章

「啊……」

岳珊珊在裡面屋子的一道道叫聲,一浪高過一浪,躲在外面偷聽著的岳靈靈那叫一個驚心動魄啊。

她無意之中看到過自己的同事躲在被窩裡欣賞動作片電影,被拉著也看過一點,很不理解,明明都那麼痛了,還說舒服?

難不成越痛苦就越舒服不成?

一直持續了整整一個小時,屋子裡面的叫聲才慢慢的停了下來,岳靈靈一看時間,頓時嚇了一跳,這都過去一個小時了,她都要遲到了。

趕緊拿上自己的手機,快速的跑走了,但腦子裡迴響的,還是自己姐姐那撕心裂肺的叫聲,腦子裡也冒出了一些奇怪的想法。

揮之不去!

房間里,葉風和岳珊珊兩個人都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喘息著粗氣,一句話也沒說。

是真的沒力氣了!

特別是岳珊珊,她現在算是明白了那些女人為什麼對男人都那麼的渴求,甚至不惜放下身段去討好,原來,男女之事,真的很美好啊。

「我怎麼聽一些女人說他們丈夫床上都只有十幾分鐘啊,你這怎麼弄了一個小時,我都徹底沒勁了!」

岳珊珊趴在葉風的身上,看著那鱗次分明的肌肉,忍不住問道。

「我跟他們能一樣嗎?我可是猛男!」

葉風沒好氣的說道:「今天看在你還是第一次,就沒再弄了,要不然,我能讓你明天都下不來床,你要試試嗎?」

「不了,不了!」

岳珊珊連忙擺了擺手,將旁邊的被子拉了過來,蓋在了身上,渾身都是酸軟,一點都沒力氣,只想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細細的回味著昨天的感覺。

「我去洗個澡!」

岳珊珊坐了起來,剛說完,便想下床去洗手間,誰知道,這一走動,便牽動到了傷口,一陣皺眉。

「別動,我幫你!」

葉風笑了笑,走過來,一把將岳珊珊給抱了起來,然後一起往浴室里走去。

羞死人了!

岳珊珊閉著眼睛,靠在葉風的肩膀上,都不敢看,因為兩個人現在都沒有穿上衣服,這也就是在家裡,要是在外面,被什麼人看見了,岳珊珊都不敢想象這樣的後果。

浴室里,二人都坐在浴缸里,靠在邊沿的位置上,剛剛一場大戰的疲勞,立馬便得到了緩解。

休息了一下,葉風便暫時跟岳珊珊告辭了,畢竟,溫柔鄉是很舒服,但卻也容易成為英雄冢,休息也要適當,不可過分的沉迷。

葉風一走,岳珊珊便立馬恢復到了一個單身的狀態里。

到了晚上,岳靈靈下班回來,看著自己的姐姐,眼神都有點不一樣了起來。

「靈靈回來了啊,準備吃飯吧!」

岳珊珊喊了一聲,一走一動之間,還是讓岳靈靈發現了自己姐姐身體的不適。

「姐姐,你……你身體怎麼了?」

岳靈靈一陣不解的問道,看著走路那麼不利索,明顯是有情況啊。

「沒事,就是有點不舒服而已,小事!」

岳珊珊擺擺手,也沒有和岳靈靈說出來。

「姐,你和那個葉風是不是……在戀愛啊?」

岳靈靈忍不住了,便直接問了出來。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岳珊珊神色不變,漫不經心的問道:「我跟他還不算戀愛吧!」

在她的心中,跟葉風還只是交易,一個她甘願付出身體,不求回報的交易。

什……什麼?

還不算戀愛?

都已經在床上……那樣了,居然還不是戀愛?

自己這姐姐到底在想什麼啊?

岳靈靈有些難以理解,下意識的說道:「你們既然沒有談戀愛,那為什麼還……還……還那個啊!」

那幾個字實在是有點難以啟齒,岳靈靈實在是說不出來了。

「什麼啊?」

岳珊珊心裡一慌,但臉上還是跟個沒事人一樣,十分淡然的說道:「我跟他沒……沒什麼吧!」

「還沒什麼,都在床上了,今天你們……你們……我都聽到了!」

岳靈靈一著急,就全都說出來了。

啥?

妹妹居然都聽到了!

岳珊珊一愣,隨即整張臉都紅了,她不解的問道:「你……你怎麼在,中午你不是去……去學校了嗎?」

「我去學校手機忘記拿,又回來拿了!」

岳靈靈解釋了一下,「回來我就聽到你和葉風兩個人在房間里的……聲音!」

『刷……』

岳珊珊的臉立馬就紅了起來,雖然這種事情不是什麼特別丟人的,但被自己的妹妹聽了牆角,這種感覺總是讓她覺得怪怪的……

……

葉風開著車子從縣城裡回到家裡,打開大門,也沒個人出來迎接啥的,準備回下自己的房間,不過在經過柳姐房間的時候,葉風敏銳的聽覺,還是察覺到了一點細微的動靜。

連忙轉換了一個方向,朝著柳姐的房間走了過去,慢慢打開了一點縫隙,才看清了裡面的情況。

葉風眼睛都看直了,自己幾天沒回來,柳姐在家裡肯定會無聊,這一無聊,難免就會想自己了,可自己又不在,那就只能用手解決了!

想到這裡,葉風便慢慢的推開了房間門,走了進去。

完全沉浸其中的柳姐,壓根沒有感受到葉風回來,還是自顧自的用手解決著。

一直到葉風坐下來,伸出了他的手,覆蓋了上去,閉著眼睛的柳如煙才睜開了眼睛。

「葉風……是你嗎?」

柳如煙雙眼迷離的問道,隨後又自顧自的呢喃著說道:「這肯定是幻覺,你還在扶桑,怎麼可能會回來的這麼早,想不到我想你,都想到了這種程度了,不過在夢裡也挺好的!」

「起碼不孤單!」

柳如煙迷迷糊糊的,下意識的便以為自己是在夢中,不過也任由這個夢中的『葉風』在自己身上施為,不管做什麼,也都配合!

她的潛意識裡也覺得奇怪,這夢境也太真實了吧!

居然跟真的一樣!

那種感覺、觸覺、以及動作姿勢都和現實里完全一樣,柳如煙一下子便沉浸了下去,整個人像是一個大泥潭一樣……

等到那一陣撕裂的痛楚傳來,柳如煙才感受到,這人,真的是葉風,而不僅僅是夢境!

真實存在的!

「你……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柳如煙看著自己身上的這個男人,開口問道。

「剛回來,看見柳姐你如此的思念我,我又怎麼能不主動的幫你呢!」

葉風嘿嘿一笑,繼續加大著力度,柳如煙不像岳珊珊那樣的小姑娘,她就像是個熟透了的蘋果,不管你做什麼,用多大力氣,她都能承受的住!

不過葉風相信,在他的開發之下,遲早岳珊珊也會變成像柳姐這樣的,畢竟,用的越多,這身體越熟,自然就成了熟透的蘋果了。

半個小時之後,兩個人從房間里走了出來,有了葉風的幫忙,柳如煙的一張臉瞬間就變得紅光滿面的,特別潤滑,就跟剛剛蒸完了桑拿一樣。

……

「爸,我跟你說過了,我想在還不想嫁人!」

另外一邊,石頭村小學門口,凌笑笑手裡拿著手機,神色十分的不耐煩。

她現在的心情很是糟糕,許久沒通過電話的老爸,突然打電話過來,說有個大家族子弟看上了她,點名要她做對方未婚妻!

關鍵這個家族在天海很厲害,厲害到凌笑笑的父親都沒辦法拒絕,所以才將電話打給了她,來說明了一下這個事情。

「聽話,這次聽爸爸的一次,對方是真心的,對你了解了很多,也是經過深思熟慮才來提親的!」

電話里,凌天南的聲音傳了過來,認真中還帶著一點強硬,這一次,似乎凌笑笑不答應都不行了。

「我不答應,我還有事,就這樣吧!」

凌笑笑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纏下去,索性便掛掉了電話,隨後,她也沒在小學門口呆,往旁邊的樹林里走了過去,想要散散心。

這期間,凌天南的電話更是像催命一樣,不停的打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