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進入城市後琳雪立刻引起了所有海族的注意,因爲這是一隻妖狐。正常情況下是不可能會有其他種族來到海底之城的,因爲強大的水壓和黑暗的環境根本不是陸地種族可以適應的,即使是修爲高強的妖將也不行,可見這妖狐少女必定不是凡人。

琳雪見一些海族衛兵盯上了自己也不惱怒,反而展開魅惑之力控制了幾人,造成了一片小小的混亂區域,“哎,可惜我的運用還不純熟啊,要是魅惑之術再嫺熟一些的話可以讓他們直接帶我去見他們的首領了。”

琳雪自言自語的走在街上,周圍海族退散一片,終於在混亂持續了幾分鐘後出現了兩個強大的靈力波動,妖將!

但是區區兩隻妖將怎麼會被琳雪放在眼裏,立刻也加入了被魅惑控制的隊列之中。

動靜越鬧越大,周邊的一些建築都被摧毀,鱗族之中出現了死傷,殷紅色的血液四溢而出染紅了一片城區。

“誰敢在我江揚城鬧事!”遠處一個渾厚的聲音傳來,只是片刻便進入了琳雪的感知之中。

“哦?妖君,呵呵,終於出現了呢,也不枉費我一番尋找。”琳雪微笑,雪影劍一出,周邊區域海水被她瞬間斬開,碩大的城池幾乎全部被拖出海水,形成一片隔絕區域。

“有意思,狐族的朋友,遠道而來有何目的?該不會只是挑釁這麼簡單吧?”一個年長袍男子出現在不遠處,其靈力強度看來顯然就是這片海域的妖君之一了。

“我是來借你靈魂一用的,動手吧!”琳雪不廢話,雪影劍光華逐漸增強,顯然攻擊馬上就要發動。

那中年人大驚,這狐族實力頗強,應該排在陸地妖君前五了,急忙解釋:“這位閣下,有事便說,是不是妖帝大人對我們圍而不攻表示不滿?你放心我們保證下次獸潮就發動攻擊,請妖帝大人息怒啊。”

中年人妖君發現對方強於自己後心中一慌,急忙解釋。

“沒有下次了!”琳雪直接出手,雪影劍幻化千萬,對其發動了猛攻。

“欺人太甚!”中年人妖君也是大怒,手中幻化出一把長槍抵擋攻擊,無數水幕被他召喚而出,卷向了琳雪。

“有些能耐,但我的攻擊可不是以力量取勝!”琳雪嘴角微微一揚,原地消失,再度出現的時候已經舉起千鈞威勢的雪影在中年人妖君上方當頭劈下。

那妖君大驚之下竟然使出了一個防禦性的武技,好似一個龜殼,整個人都縮了進去。

“烏龜殼?這是你的本命武技吧,你是龜妖啊!”琳雪變換方位不停猛攻,同爲妖君級別的海族竟然在大海深處完全不是其對手,只能防禦再防禦。

“好硬,哎,雖然不熟練,但還是試試吧,龜妖,拿你第一個祭劍!”琳雪血脈改變後似乎性格也變了許多,整場戰鬥話頗多,簡直成了一個話嘮。

那中年人妖君知道對方要出大招,可也無可奈何,只能把自己全身的獸之力灌注到本命龜殼之內,希望守住這一擊,大招出手後一旦被防止,那麼出招人必定會露出相當大的破綻,屆時給予反擊必然會事半功倍,這也是他的攻擊之道。

“雪影.開天!”

嬌喝聲後,雪影劍芒暴漲千尺有餘,一劍斬下,前方區域一分爲二,碎山裂石,無堅不摧。

整座海底之城包括海水都被劈成了兩半,中間的妖君亦是無法倖免,帶着不可思議的目光倒在地上,而他的本命龜殼也已經完全爆裂。

“呼呼,這招還是不熟練,鬥氣溢散太嚴重了,看來還得改善啊。”琳雪拍拍自己的胸脯,隨手丟出雪影劍。

雪影劍自動飛射而出刺入中年人妖君的頭顱之中,一股淡淡的紫氣被其吸收。

“竟然還真的是一隻大烏龜,妖君的屍體可不能浪費。”琳雪邁着長腿走過去摸向雪影,把這一龜一劍收入次元空間內。

環顧四周,又感應了一下,竟然幾公里範圍內已經毫無靈氣存在了,搖了搖頭,“哎,我也得回去休息一下了。還有九個妖君,慢慢來。”

琳雪再次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了這被劈成兩半的江揚城遺蹟。

無盡之海上空的琳雪漫無目的的飛着,此時的她確實有些無聊了,蓮花鎮可是回不去了,回去就是給大家添麻煩。“現在鬥氣損耗了大半,雪影劍也已經吃飽了,短時間內不宜吸收過多的靈魂能量,要不我先找個地方去玩一下?咦!我怎麼之前沒想到這個計劃呢,讓我看看那邊有什麼吧,這無盡之海到底有多大!”

琳雪決心一定,朝準一個方向全速飛去,身形直接消失在原地。

無盡之海不虧是以無盡爲名,琳雪如今的速度即使是被妖帝看到也要大爲稱讚,可如此的速度依舊飛了十幾天後才隱約望到一片大陸的輪廓。

“終於見到大陸了啊,要是讓我再飛兩天我可就要餓死了!”琳雪氣鼓鼓地說道,好似自己真的會被餓死一般,到了她這種修爲,別說是幾天不吃東西了,就算是一個月不吃東西,那也是無礙。

此時橫在琳雪面前的確實是一片大陸,而非小島,一眼望不到盡頭。飛至上空後展開感知探索,只是花了半天時間,便找到了一處靈力聚集地,飛近一看,竟然是一座頗大的城池,四周是一片碩大的湖泊,城池坐落在其中猶如湖泊中的一顆黃寶石一般。

“哦?這地方好漂亮啊,去玩咯!“琳雪高興的飛入其中,速度之快,城池守衛根本無人發現。

琳雪瞬移至一處房屋小角落,拍拍胸脯,自言自語道,“這城池還真是古怪,竟然人人體內都有靈力波動,幾乎所有人都有武師以上的修爲啊,真是了不起,不知道語言似乎也是大陸語呢?”

“小姐姐?你在我家裏有什麼事嗎?”突然一個俏生生的聲音響起。

琳雪嚇了一跳,她感知裏這裏分明什麼都沒有,立刻警覺回身,卻見到一個十幾歲的小男孩懷中抱着一個年齡更小的女孩,也是一臉警惕的縮在角落看着她。再度環顧四周,這裏竟然真的好像是他們的“家”,因爲上面有些簡易的草棚遮擋,地上也雜亂的堆着一些骯髒的被褥和草蓆,靠牆根深處似乎還有個破舊的木櫃,上面卻整齊的掛着幾片破布。

“小弟弟,這裏是你們的家?”琳雪走到兩人身前禮貌的半蹲下身,儘量表現出溫柔和藹的模樣。

“是的,小姐姐,不要叫我小弟弟,我已經十六歲了。如果沒事的話請你儘快離開。”男孩眼裏警惕失色依舊。

琳雪有些奇怪,她如今可是天狐之身,就算是武尊強者都會受她的媚意所影響,但眼前這兩人體內絲毫沒有靈力波動不說,竟然還免疫了她的媚術,這可就有些嚇人了,莫非是他們的體質特殊不成。想到此處琳雪略微增強了媚意的散發,想要試試能不能控制二人。

“哦?十六歲還不是小弟弟嗎?呵呵,你看姐姐長得漂亮嗎?”

男孩懷中依舊抱着小女孩,繼續警惕地說道,“小姐姐你是我見過最漂亮的人,不過看起來也就比我大了一兩歲吧,叫我小弟弟是不是不太合適啊?”

琳雪此時依舊帶着白色面紗,一襲藍色花邊短裙配合粉色花紋絲襪,看起來確實只有十七八歲的樣子,年輕靚麗,又略帶些俏皮。

“竟然真的不懼我的媚意,有點意思呢,”琳雪想着,再度開口說道:“好吧好吧,我也想馬上離開這裏呢,不過我離家裏太遠了,不小心迷了路,所以才轉到了這裏,我叫琳雪,能幫幫我嗎?”

男孩和女孩對望了一眼,女孩微微點頭,男孩最終開口道:“琳雪姐姐你好,我家確實有些偏僻了呢?要不我帶你去熱鬧的街上吧,沒準你就能找到回去的路了。我叫羅彬,這是我妹妹羅拉。”

女孩的身體似乎比較虛弱,放開了哥哥的懷抱後走起路來竟然有些蹣跚,但依舊是乖巧的扶着牆往屋內走去。

羅彬微微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破舊衣服,拍了拍褲管上的塵土,向着琳雪點點頭就往外走去。

琳雪微微一笑緊隨跟上,看似無意地問道:“羅彬,你們兄妹兩是不是體質有些特殊啊?我爲什麼感覺不到你們的存在呢?”

羅彬走在琳雪身前一個身位,卻是笑笑說道:“琳雪姐姐你就別取笑我們了,像我們這種斷緣體城內多的是,隨便找一些陰暗處就能找到不少我們的同類。” 羅彬所說琳雪卻是聞所未聞,當下便直接問道:“斷緣體是什麼啊?”

羅彬步伐減緩,回頭向琳雪投來一個不善的目光。

“呵呵,羅彬你莫怪我啊,我是真的不知道呢,你看我像是騙人嗎?”琳雪努力擺出一副人畜無害的表情。

羅彬思索一陣後點點頭,“嗯,你難道不是本地人嗎?奇怪,這巨靈城附近可沒有別的城池了,更沒有村莊。不過算了,琳雪姐姐,你長得這麼好看,一定背景不簡單,不知道這些也正常,誰讓你們這些貴族一出生就有着高貴的血脈呢,哎。”

琳雪聽到羅彬嘆息,微微皺眉。

羅彬又開始帶路,“我們沃爾棲大陸的人十四歲可以覺醒體內靈脈,一旦覺醒靈脈,便會擁有上天賦予給我們的能力,靈力。靈力分五種,混沌之力,火之力,水之力,暗之力,光之力。平常人只能覺醒混沌之力,而一些貴族可以以覺醒元素之力,威力非凡。不過像我們這種沒有覺醒天賦的人就比較可悲了,被社會排擠,被稱爲斷緣人。”

琳雪似懂非懂的點着頭,說道:“原來如此,那你們斷緣人比例很多吧?”

羅彬搖搖頭說道:“琳雪姐姐,之前是和你開玩笑的,雖然城市的陰暗處有着像我們一樣的斷緣人居住,但是數量只佔了百分之一都不到,在這十幾萬人口的巨靈城裏根本不足掛齒。”

“你們的父母呢?”

“父母?”羅彬笑笑,“我的父母已經死了,從他們拋棄我們兄妹那天我就覺得他們已經死了。不過我不怪他們,畢竟斷緣人被拋棄是件正常不過的事情了。”兩人一路聊着天,逐漸的來到了繁華地帶。

“哇,這裏好熱鬧啊,呵呵,羅彬,謝謝你呢!”琳雪拉着羅彬的小手,在他額頭上微微親了一下,“那我走咯,有緣再見啦。”

羅彬被琳雪的舉動嚇了一跳,等反應過來的時候琳雪已經轉身走遠了,他還呆呆的站在原地一手摸着自己的額頭。“琳雪姐姐好美啊。”羅彬喃喃自語,在琳雪跳起身親他的時候他應約見到了琳雪面紗下的正臉,那是一張何等美麗的臉龐,簡直說是傾城之姿都不爲過啊。

“呼呼,看來這裏的人心地都很善良嘛,嘻嘻。剛纔在羅彬身上留下了點靈力,方便下次找到他呢。嗯,現在去哪裏呢?對了,就去最熱鬧的地方玩玩吧。”琳雪蹦躂着前進,引起了周圍好些人的注意。

“哇!好香!”

一個小攤位前,老闆賣着烤串,邊賣邊吆喝着。

“老闆,這個怎麼賣啊?”琳雪饒有興致的看着眼前的美食,恨不得立刻就抓來吃了。

“美女啊,這個便宜,兩枚靈石五串!”老闆見到琳雪急不可耐的樣子,立刻笑笑,作勢便要拿起烤串。

琳雪心裏咯噔一下,“靈石,這是什麼東西啊?難道是類似金幣一樣的貨幣嘛?糟糕了,我沒有啊。”

老闆都已經遞上烤串了,另一隻手也伸了出來,顯然是想要接過靈石。

“完了完了,怎麼辦,這要是不買的話也太丟人了,周圍好些人看着呢。對了,我可以魅惑住他啊,哈哈,我真聰明。”琳雪擡頭剛想發動媚術,突然一隻手從她眼前伸過。

“老闆,這些烤串錢我付了,再給我來五串!”一個青年的聲音傳來。

琳雪下意識的結果了烤串,轉頭望去,卻見那青年笑着盯着自己,“小姐,出門沒帶錢吧,呵呵,沒事,這頓我請了,有緣再見。”

琳雪,俏臉微微一紅,“哼,誰要你幫,”一個媚術釋放了過去。

那青年頓時一僵,雖然很快就恢復了正常,接過老闆的烤串後跟在琳雪身後。

“呵呵,看來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免疫我的媚術的嘛,我問你,你叫什麼,來自哪裏,有何圖謀啊?”

“我叫林十成,是巨靈城外城人,見到姑娘,被姑娘的美貌所吸引,剛纔正巧看到姑娘好像忘記帶錢,所以我就去搶着付錢了。”青年的回答很流暢,一點也不生硬,就和兩人聊天似的。

“哦?對了你們巨靈城的人平時都做些什麼啊?你的修爲是什麼層次的?”琳雪帶着和林十成逛來逛去,就像遛小狗似的。

“爲加入城獵團而奮鬥,我現在是低階獵尊的身份,隸屬於狼牙獵團。”

“哦?獵團?呵呵有意思,難道是類似傭兵公會嗎?”琳雪想着,又說道,“帶我去加入獵團的地方玩玩。”

林十成被控制狀態根本無法拒絕,兜兜轉轉的帶着琳雪走了半個小時的路,來到了一個巨大的廣場,廣場中心有着一棟恢弘的建築,上面寫着獵者聯盟幾個大字。

“哇,這裏看起來好利好啊,着獵者聯盟內竟然有一名武皇強者坐鎮,真不錯呢。好了,林十成,你走吧,媚術很快會自動解除的。”琳雪擺了擺手,那青年變自動轉身離開了。

琳雪邁着歡快的步子吃完手中之食,往空地上一丟,然後大搖大擺的走進了獵者聯盟的大廳。

“獵者大廳接待處,竟然有告示板,還着的和傭兵公會一樣呢。”琳雪好奇的環顧四周,找到了一個接待窗口,那邊比較空,於是就直接走了過去。“你好,我想問問能不能單人組建一個公會啊?”

琳雪的身材不算高,只是穿了絲襪後腿顯得特別修長。

窗口內一箇中年婦女,望了望外面的琳雪,機械地說道:“小姑娘,你是說創建獵團吧?把你的獵人資格證拿來給我看看,中級以下獵人可是沒有資格建立獵團的。”

“啊?我沒有獵人資格證啊?哪裏可以領取嗎?”

中年婦女笑笑,“新手獵人在那邊測試等階後會頒發獵人資格證的,不過小姑娘,看你的樣子應該還是學院的學生吧,我建議剛覺醒沒多久的新人最好別去哦,即使獲得了獵人資格證也不會有獵團要你的。”

琳雪也不生氣,卻是她看起來就像一個小姑娘似的,感謝了之後跑去了一旁的測試區。

測試區很大,但是人卻不多。琳雪之聲排了幾分鐘的隊便輪到了。

“你好啊小姑娘,哈哈,偷偷跑出來的吧,還帶個面紗,怕被家人認出啊。”一個大叔大大一笑,但手中的動作卻不慢,“沒事,歷練纔是提升實力的捷徑,來,填了這個表格以後跟我進來吧。”

琳雪表現得就像一個乖巧的丫頭,填寫完名字和年齡後更着大叔進了內屋。

“琳雪?18歲?哈哈,看不出來嘛我還以爲你只有14歲呢,謊報年齡可不允許的哦。”大叔掀開了內屋桌子上的一塊黑布,露出一個透明的水晶球,“來,把你的手放上去,然後運轉你體內的所有靈力灌注進去,放心,不會破損的,這是靈力測試水晶。”

琳雪點點頭,把小手放了上去,水晶球很光滑,但卻一點也不冰涼,入手很溫暖,“對了大叔,創建獵團需要什麼等級的修爲啊?”

“小姑娘野心不小嘛,還想創建獵團。哈哈,告訴你也沒什麼,這本來就是公開的信息。創建獵團必須要是中階獵人的身份,如果硬要說修爲的話達到低階獵尊應該差不多了。 離婚後說愛我 對了還要一萬靈石。”

“啊?一萬靈石,有沒有免費的啊?”琳雪被這個數字嚇了一跳,他可是一分靈石都沒有啊。

“有啊,你達到高階獵尊就可以免費了。不過這可有些難哦,我們巨靈城的高階獵尊可不足百人呢。”

“高階獵尊?那是不是對應高階武尊啊?算了算了,先試試再說。”琳雪心裏想着,體內鬥氣翻涌而出,直接灌入了手中的水晶球之內。

水晶球淺淺明亮了起來,呈現出水藍的的光澤。

“嗯?是水之力。不對,沒有元素氣息,你是變異的混沌之力!竟然還在增加,怎麼可能!”一旁的獵者聯盟大叔下巴都快掉了,盯着看了將近半分鐘,直到聽到琳雪再度說話。

“大叔,這個強度差不多高階獵尊了吧?”琳雪似乎一點兒也不吃力,轉頭聞着。

“差不多了,啊不對,小姑娘,怎麼可能,你竟然有這般修爲!”

“呵呵,好的,那我收靈力咯。”琳雪小手離開水晶球,頓時那水晶球逐漸開始暗淡了起來。

“好吧,果然是天才出少年啊,哎。小姑娘,你稍等,我給你製作獵人資格證,不過這種等階的獵人資格證我可沒有資格來製作,你稍等,我喊我們經理出來。”大叔說完就立刻出了門。

“啊?還要等啊,”琳雪崛起了嘴巴,無聊的在房間裏逛來逛去,這個房間的陳列很簡單,就只是幾張椅子和一張桌子,桌子上一個水晶球而已。等了約莫五分鐘,都不見有人來,琳雪好奇的再次打起了水晶球的注意。賊頭賊腦的把小手又放了上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