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進攻的責任當然不能全歸結在前鋒身上,縱然吳磊和高林的跑位存在問題,但沒有中場的串接他們想要進攻也有心無力。

眼見局面變得越來越糟糕,新任國足教練里皮終於按耐不住將球迷們千呼萬喚的宇恆派了出來。

派出宇恆其實並不是里皮的,本意,好不容易蹲到一名世界級球星,里皮巴不得越晚派出來越好,畢竟早點露面很容易被對手針對。

然而里皮不知道,宇恆在歐洲已經成為了各支球隊的眼中釘,別說綜合能力,就是具體到宇恆的每個屬性都有人研究。

…………

宇恆的登場瞬間帶動了球迷們的情緒,一時間尖叫聲從看台四起,就連主席台上一向沉穩的領導也都情不自禁的鼓起掌來。

如今的宇恆已經成為了廣大中國球迷心中的驕傲,要知道從進入職業足壇開始,他的勝率就一直維持在90%以上,這樣的戰績足以讓任何一個對手為之汗顏。

韓國隊當然聽說過宇恆,但他們顯然沒料到後者會在這個時候選擇登場,畢竟與宇恆同屬世界級球員的孫興慜本輪休戰。

越是了解宇恆的人越知道他的恐怖,韓國隊看著宇恆站在中場線附近,當場切換了防守策略,他們準備對宇恆進行大包夾。

不得不說,限制宇恆包夾是最好的手段,但韓國人忽略了一點,之前在歐聯杯宇恆面對的後衛都是世界級水準。

而此刻韓國隊上下除了門將趙賢佑擁有世界級水準外,其他人最高不過歐美級,這樣的包夾對於現階段的宇恆而言簡直漏洞百出。。 「啊!!!」

這是一個成年男性的慘叫聲。

這是一種近乎絕望的嘶吼。

恐怕也只有瀕臨死亡的人才能發出這種聲音。

「隊長!救我……啊!!!」

聲音裡帶著些許哭腔,可惜,似乎並沒有任何人搭理他。

只是那麼一小會兒,那聲音就漸漸地沉了下去,在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中,一道小溪般的嫣紅開始在地面蔓延。

「你的早點似乎不錯,可惜了……那並不合我的口味,」面無表情的注視著那片煙塵瀰漫的空間,維爾靜靜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在他的嘴角,依舊掛著那一抹不屬於他的邪魅笑容,「讓我想想……從那時候開始到現在有多久了?」

「@&![email protected]¥。」

聽起來像是某種魔獸的語言,但是那古怪的語調和奇怪的聲線聽起來就像是用指甲划玻璃那麼刺耳。

塵埃漸漸散去了,一個漆黑的影子漸漸的顯露出了它真實的模樣——

一個奇特的人形生物,確切的說應該是一具骨頭架子,約兩米多長。它披著一件破破爛爛的長袍,上面依稀可以看見一些精緻的魔法紋路。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長袍原先一定是一件非常精美的魔法道具才對,只是很可惜,在時間的摧殘下,這玩意兒早就失去了它原本的價值。在它的頭頂,斜斜的戴著一頂古怪的帽子,雖然有些殘破不堪,但是從輪廓上來看,還是隱約可以看出這是一頂類似王冠的東西。

當然,這些都是次要的。

真正應該注意的是——

它並沒有左手,在它左手手掌的位置上,長著一隻怪異的犬類骷髏頭,密密麻麻的刀齒縱橫交錯,在那上面,還殘留著一些沒有抹去的鮮血和碎肉——嗯,應該是新沾染上的,至於這些東西到底來自何方,應該不需要過多解釋了。在它右手的位置,十分詭異的長著兩隻爬滿鱗片的手臂,在那上面,並沒有任何肌肉覆蓋,但是,那黑得發綠的鱗片卻逆向生長在那上面,以一種十分詭異的序列排列在上面。

詭異、森冷。

讓人不自覺的聯想到死亡。

「@%[email protected]%」

虛空一指,一股深黑色的氣息以一種難以言喻的速度對著維爾的方向碾了過來。

「咔嚓!」

細微的碎裂聲。

在維爾正前方一米開外的空間忽然裂開了一道細微的裂痕。

伴著不斷顯現的蜘蛛網狀紋路,一個透明的球狀魔法護盾在淡淡的魔法熒光中徹底消失不見。

「#%!%」

這一次的聲音聽起來似乎有些自傲,裡面好像包含了一些質問的語氣。

「你在問我是誰?啊哈哈哈哈~~~」似乎是聽到了一個很庸俗的笑話,維爾放聲狂笑,但是,笑了一會兒之後,他又用一種很嫌棄的眼神看了一眼那個亡靈怪物,「幾千年的時間,足以讓你這樣一個高傲的傢伙徹底腐朽成一個亡靈嗎?呵……」

「¥……@!」

似乎是被維爾的話所激怒,那個亡靈怪物直接舉起了它的左手,魔法熒光迅速閃過,一隻約有兩個成年人體形大小的狼型生物對著維爾所在的位置撲了過來。

值得一提的是——

這個狼型生物居然有兩個腦袋!

「嗷!」

兩股具象化的魔力光柱對著維爾直接掃了過來。

寒冰、火焰。

兩種完全不同屬性的魔法居然就這麼隨意的混合在了一起,而且更加駭人的是——這兩種力量在相交之後,那蘊含的魔力居然猛然膨脹了兩倍!

「銀白之佑!」

一種奇怪的音調在維爾的咽喉位置響起。

那乾澀的語調聽起來是那麼的陌生,就好像是深淵惡魔的低語。

這很明顯是另外一個人的聲音。

一道輕微的魔力波動滑過,維爾的身前出現了一面巴掌大的魔力護盾——它滴溜溜的旋轉著,正散發出一種淡淡的銀色光芒。

「轟!」

劇烈的爆炸帶起一地的塵埃,一個黑影就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樣飄了出去。

伴著幾聲重物落地聲,那些傢伙只是沉沉的悶哼了幾下后就徹底沒了動靜——這是趁著亡靈生物攻擊「維爾」那一瞬摸上來偷襲的傢伙,不過很顯然,這傢伙完全是給維爾擋了刀。

「菲尤克,你的實力變弱了,」一臉的蔑視,「維爾」嗤笑了兩聲,那笑聲中,似乎有著一些癲狂,「你還是沒能贏過……咳……」猛然噴出一口鮮血,「維爾」的表情忽然變得有些不那麼自然。

「看起來……我還是低估……咳咳……」捂住胸口,「維爾」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陰沉如水,「你是誰?!離開我的身體!」

發了瘋似得捂住腦袋,維爾把腦袋對著地面狠狠的撞了過去,一抹深黑色的液體開始出現在了他的額頭上。

就在維爾和那個入侵他身體的靈魂作戰的時候,戰局似乎又發生了一些新的變化——那個只是攻擊一次后就陷入獃滯狀態的亡靈生物忽然動了!

是的,它抬起了它的腦袋,然後用一種奇怪的眼神望向了維爾所在的位置。

「克拉……倫特……」

乾澀的聲音忽然開始回蕩在這片空間,雖然聽起來很生疏,就像是嬰兒在牙牙學語,但是,那語言中蘊含的殺意和恐怖魔力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為之膽寒。

這是那個死靈生物的聲音!

「討厭的……聖騎士,你……又……壞事,死!」一道近乎透明的靈魂波動呈尖槍狀直接對著維爾所在的位置碾了過來。

這是針對靈魂的攻擊,屬於亡靈一族特有的攻擊方式。

「庇護。」

很平穩的兩個字。

一面半圓形的護盾出現在了維爾的面前,直接擋下了這看起來不可一世的攻擊。

「你還是……沒能贏過我。」

「維爾」的嘴角略微向上抬起,一抹不加掩飾的輕蔑再一次出現在了他的臉上,很明顯,從模樣上來看,似乎維爾自身的意志再一次被壓制了下去。

「咔嚓咔嚓。」

聽起來像是骨頭碎裂的聲音。

是從那個亡靈生物所在的位置發出來的。

無數骨頭碎裂,破碎的白漫天飛舞,一股可怕的魔力如海浪般瘋狂的涌動,很快,一個魔力氣旋出現在了亡靈生物所在的正中心。

「咔。」

那個身影重新浮現,不過這一次,它的個頭看起來小了許多。

「我是菲尤克,最偉大的黑暗法師!」

這一次的聲音流暢了許多。

看起來,這個亡靈法師已經開始適應這個世界了。

「糾正一下,你現在充其量就是一堆骨頭架子,」把手放在鼻子前揮了揮,邪笑著的維爾像是在揮去空氣中那些噁心的氣味。

「我聞到了……你的味道,那討厭的味道……克拉倫特,不對……你不是。」

「我是,也可以說不是。」

邪邪的笑著,維爾把手中那柄銀白色的長劍轉了一個圈,一抹白光直接對著巫妖的頭顱噴射而出。

「如此弱小的力量……原來你只是一個冒牌貨,啊哈哈哈哈!」幽藍色的冥火在那空洞的眼眸中猛然騰起,如同兩盞明燈照耀在這片漆黑的禁地之中,在它言語中,那一抹不屑溢於言表,那尖銳的笑聲震得在場所有人耳朵發麻,下一刻,它舉起了右手,然後對著維爾所在的方向遙遙一指。

「馬上,你的劍,還有,這具身軀也都是我的!」

…… 畫千芳,是蘇御需要用生命來守護的女人,。

但此刻,自己的女人,卻當着自己的面,再次被刁泓擊傷了,生死未卜,

這讓他想起了胖子,大刀王五他們。

當初,也是刁泓這貨,殺死了他們。

而他,卻無能為力,眼睜睜的看着胖子他們為了救自己,被刁泓殺死。

而現在,他又要看到自己心愛的女人,死在自己面前嗎?

「刁泓,。你這狗雜碎,今日,老子要將你千刀萬剮,。」

蘇御咆哮,轉身往刁泓沖了上去。

「哼,就你這點實力,想要殺我,可還遠遠不夠。」

「過來送死,一刀足以要了你的狗命。」

刁泓不以為然,反而內心無比的痛快,這個小崽子,越憤怒,就越會失去理智,那麼死的幾率,就會越大。

看着衝殺上來的蘇御,他彷彿看到了移動的寶藏,殺了蘇御,他能從贏國朝廷,以及宗主那,得到大量的獎勵。

「死吧。」

忽然,刁泓一刀斬出,強大的刀芒,如一輪黑色的明月,撕裂了虛空,朝着蘇御當空斬下。

而這一刻,蘇御沒有閃躲,而是抬頭,隨手一掌往上按去,

轟。

與此同時,他的身上出現了兩道截然不同的氣息。

大量神秘物質,從他的身體內誕生了出來。

此刻,他再次觸發了秘境,一道漣漪擴散了出去,形成了一道光幕,刀芒斬殺在光幕上,只是讓光幕晃動了一下而已。

「嘶,這怎麼可能,你這小崽子,難道修鍊出了聖域?這不可能啊。」刁泓大驚失色,蘇御的體外,籠罩着一層光幕,這光幕,倒是與他十幾年前,在大夏國看到的一尊聖人的聖域,幾乎沒多大的區別。

「刁泓老賊,拿命來吧。」蘇御怒吼。

轟。

場域瞬間擴散了出去,刁泓轉身,但根本沒有場域擴散的速度快,瞬間就被籠罩住了。

刁泓出手,十道刀芒瞬間斬出,但就是破不開蘇御的場域。

而此刻,蘇御壓縮場域,但凡是場域內的一切,都是他的主場。

在場域內,他就的絕對的主宰。

噗。

刁泓感覺,身上,似乎有一座山嶽,碾壓了上來,哪怕是強大如他,修為達到了宗師境八重天,此刻也有些吃力,不得不全力來阻擋這股力量的壓制。

但此刻,蘇御卻已經靠近了,處在秘境與場域之中的他,宛若神明。

很多人都看的無比的吃驚。

此刻的蘇御,所過之處,有大量的神秘物質誕生出來,他們稍微吸收一點,立馬感受到體內真氣的運轉速度,驟然增加了十倍。

除此外,蘇御體外,還籠罩着一層淡金色的光幕,這光幕,將他襯托的猶如一尊金色的戰神,萬法不侵。

「蘇御,有話好好說。」此刻,刁泓害怕了,在蘇御的場域內,他就跟束縛住了手腳一樣,十成力量,幾乎只能發揮出五成。

而五成力量,根本無法對付蘇御。

噗。

一條手臂,橫飛了出去,痛的刁泓嗷嗷大叫,滿目恐懼。

噗。

又是另外一條手臂飛了出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