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還有卡米爾呢?

爲什麼也不見了?

丁牧的心開始往下沉,從納空戒裏取出一枚段凝送過來醒神丹給林詩慧服下,不多時林詩慧就醒了過來,看到丁牧之後急忙說道:“丁牧!快!巫穹被蘇婠婠抓走了!”

“蘇婠婠?”

丁牧眉頭一下就皺了起來,如果換成別人的話,巫穹就算不敵,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危險,但是面對蘇婠婠,就不一樣了。

蘇婠婠修煉的功法太過邪異,巫穹強悍的肉身根本發揮不出來,一旦落到蘇婠婠手中,怕是九死一生。

“到底怎麼回事?慢慢說。”

林詩慧搖頭,“來不及了,你先看看陸英怎麼樣,她和巫穹服用了同心丹,如果她的情況不好,說明巫穹已經很危險了。”

丁牧想到剛纔查看陸英時的情況,想來蘇婠婠此時只怕已經對巫穹動手了,否則陸英不會在沒有受傷的情況下變成這副樣子。

當下他把林詩慧放下,又取出一顆醒神丹給陸英服下,片刻後陸英醒過來,臉色依舊蒼白無比。

“陸英,你能感應到巫穹在什麼地方嗎?”

丁牧顧不上詢問陸英的傷勢,只想趕緊把巫穹找出來。

陸英看到丁牧的時候下意識地放下心來,聽到丁牧詢問,細細感應一番,朝着西邊指了一下,“那邊,兩千三百米。”

“好,在這等我一下,詩慧,你來照顧一下陸英,有問題第一時間聯繫我,我馬上回來。”

說完,丁牧施展融劍術,直奔西邊而去。

兩千多米的距離,對於丁牧來說不過就是十幾秒的路程而已,當他來到陸英所說的地點時,直接激發劍域,頃刻之間就找到了巫穹的氣息波動,只不過此時的巫穹氣息波動已經非常微弱了,在旁邊還有一個詭異且強大的氣息波動,正是蘇婠婠!

丁牧快速落下,便看到巫穹倒在地上,衣衫不整,已經暈了過去,蘇婠婠則是慢條斯理地整理衣服,一點不在意被丁牧看到的樣子。

“蘇婠婠!你這是找死!!”

丁牧怒火中燒,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相處,他早就把丁牧當成了自家兄弟,如今巫穹被蘇婠婠算計,他如何能忍?

劍域全力激發,成千上萬道劍意飛射而出,直指蘇婠婠!

蘇婠婠面對丁牧如此猛烈的攻擊,面色不變,還發出一聲嬌笑,“丁牧,你這麼生氣,是因爲我沒有找你嗎?不要急,下次我會來找你的,或者你來斷龍大陸找我,我一定會好好對你的。”

說話間,她擡手凝聚出一面透明盾牌,竟然擋住了丁牧的劍意攻擊!

丁牧發出一聲冷哼,雙手法訣不斷變換,劍意源源不絕,蘇婠婠凝聚出來的透明盾牌雖然厲害,但也禁不住這樣的消耗,僅僅兩秒便消散無蹤,但兩秒鐘的時間,已經足夠蘇婠婠離開。

丁牧有心追上去,但是看到倒在地上的巫穹,還是沒有追出去,而是回到巫穹身邊,發出一道靈氣細細探查巫穹的情況,然後才發現巫穹已經極度虛弱,體內磅礴的氣血之力竟然消耗一空,要不是他和陸英之間有同心丹的聯繫,勉強吊住了他的性命,只怕他已經死了。

覆地之境巔峯,只差一步就能突破到翻天之境的巫穹,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修爲盡失,這就是蘇婠婠的手段嗎?

丁牧急忙取出一把丹藥,有回元丹、回氣丹、再生丹、醒神丹,一股腦給巫穹餵了下去,又分出靈氣幫助巫穹化開藥力,但巫穹依舊沒有醒過來的跡象,因爲他受到的傷害太嚴重了,遠遠不是這些丹藥能補充過來的,如今只能寄希望於他的身體素質足夠強,而且還有同心丹和陸英之間的聯繫,能夠早點醒過來吧。

將巫穹背起來,丁牧快速返回彭家。

蘇婠婠,很好,我記住你了,就算你躲到斷龍大陸,我也必定會找到你,親手殺死你,替巫穹把這個場子找回來!! 回到彭家,林詩慧和陸英已經回到房間。

大概是蘇婠婠也知道丁牧隨時會返回,所以她沒有來及對林詩慧和陸英下死手,只是將她們打暈過去,帶走了巫穹,所以林詩慧並沒有受傷,陸英也是因爲同心丹的緣故,有些虛弱,身體並無大礙。

這也是丁牧及時返回,在陸英的指引下找到了巫穹,否則讓蘇婠婠繼續對巫穹下手,巫穹和陸英怕是都保不住性命。

想明白這些,丁牧心中有些自責,如果他沒有在城主府看熱鬧,不對劉鼎的手段產生好奇,早一點回來,也許巫穹還不會變成現在這副樣子。

陸英看出了丁牧的自責,說道:“丁牧,你不用這樣,巫穹一直都受到你的照顧,纔有如今的實力。鬥不過蘇婠婠是他實力不行,和你沒有任何關係。如今巫穹雖然受傷、昏迷不醒,而且還失去了修爲,但是我相信他一定能恢復過來的。”

林詩慧也勸道:“是啊,蘇婠婠的功法雖然詭異,但是有同心丹的緣故,最多就是修爲盡失,需要重新修煉,現在來看還不會危及生命。再加上巫穹原本就已經快要突破到翻天之境了,重新修煉的話,速度不會慢。回頭我們再給他找一些天材地寶幫助他修煉,很快就能恢復過來的。”

“嗯,希望如此吧。”

丁牧點頭,心中憂慮少了一些,然後又想到一件事,問道:“卡米爾呢?怎麼沒有看到她?她也被蘇婠婠抓走了嗎?”

“卡米爾?”林詩慧愣了一下,搖頭道:“沒有啊,我們被蘇婠婠打暈的時候,她還在的,醒過來之後因爲擔心巫穹的傷勢,就忘記了。”

丁牧皺眉,“也就是說,卡米爾失蹤了?”

……

在丁牧和林詩慧等人救回巫穹的時候,迪恩帶着昏迷的卡米爾、趁着光武城內亂成一團,離開了光武城。

其實迪恩一直都沒有離開光武城,他作爲卡米爾的護衛,他的職責就是保護卡米爾的安全,如果他一個人回去,就算他修爲再高,在精靈族內也擡不起頭來,所以不管結果如何,哪怕他死在這裏,也要想辦法把卡米爾救回去。

如果丁牧知道迪恩心中所想,當時絕對不會這麼輕易就把迪恩放走。

迪恩不知道跑了多久,卡米爾終於醒了過來,看清楚周圍的情況之後急忙說道:“迪恩,快放我下來!!”

“卡米爾公主殿下,不要擔心,我們已經離開光武城了,我這就想辦法帶你返回蠻荒大陸,有我在,沒有人能傷害你的。”迪恩說道。

卡米爾急了,“我就是知道已經離開了光武城才着急的,你趕緊把我送回去。”

迪恩愣住了,停下腳步把卡米爾放下來,“你說什麼?讓我把你送回去?卡米爾公主殿下,難道你還打算回去給那個人當侍女嗎?”

卡米爾解釋道:“你還沒有發現丁牧的強大,留在丁牧身邊,我的安全能夠得到保證,而且還有可能得到丁牧的指點。只要我能從丁牧那裏得來一套煉氣士的修煉功法,我們精靈族就有希望了。”

迪恩搖頭,“不行,這次要不是我及時出現,你還不知要遇到什麼危險呢!丁牧根本就不可能保證你的安全,和他在一起的那個大高個就被一個女修給帶走了,另外兩個女人也暈了過去,我是絕對不會允許你再回去的。”

“不行,我必須回去!!”卡米爾語氣堅定,“迪恩,現在我以精靈族公主的身份命令你,把我送回光武城,送到丁牧的身邊,並向丁牧先生道歉。”

“這不可能!”

迪恩想都沒想就拒絕了,“我好不容易纔找到機會把你救出來,怎麼能讓你再回去?”

“難道你連我的話都不聽了嗎?”卡米爾面色轉冷,“迪恩,你要知道你的身份,你只是我的護衛,你可以保護我的安全,但無權替我做出決定。如果你不服從命令,我會認爲你要背叛精靈一族!”

www✿ ttkan✿ C〇

“屬下不敢!”

迪恩看到卡米爾這副姿態,急忙單膝跪地,“卡米爾公主殿下,屬下只是希望公主殿下能夠安全返回蠻荒大陸而已。”

“不用了,我可以決定我在什麼地方。我再最後命令你一次,送我回到丁牧先生身邊。”

“……是!”

迪恩壓住心裏的不爽,帶着卡米爾返回光武城。

當他們再次回到光武城的時候,光武城的亂象已經在新任城主史荊、劉鼎和各方的共同努下有了明顯的平復,只有一小部分心懷叵測的人還在趁機作亂,但大體的局勢已經穩定下來。

來到彭家外面,迪恩停住腳步,“卡米爾公主殿下,你真的決定要回去了嗎?回去之後,你可能再也回不到蠻荒大陸了。”

“我已經決定了,你現在就走吧,免得被丁牧先生看到,到時候只怕誰也保護不了你。”卡米爾說道,雖然她剛纔對迪恩發火,但在心裏還是不希望迪恩出事。

迪恩搖頭,“我是你的護衛,你在哪裏,我就在哪裏。之前離開,是因爲我要想辦法救你出來,如今你決定要留在丁牧身邊,那我也要留下,如果你遇到什麼危險,我還能保護你。”

卡米爾拒絕道:“你趁着蘇婠婠來襲,把我帶走了,丁牧先生一定很生氣,這個時候你過來,他肯定不會放過你,你還是趕緊返回蠻荒大陸吧,我們精靈族需要你這樣的高手坐鎮。”

“不行,讓你一個人留在這裏,我不放心!”迪恩語氣堅定,“就算丁牧生氣,我也絕對不會離開!”

“你以爲你不想離開,就能留下來嗎?”

不知何時,丁牧已經來到彭家大門口,冷冷地看着卡米爾和迪恩兩人。

卡米爾看到丁牧出現,急忙解釋道:“丁牧先生,這一切都是我的錯,當初您讓迪恩離開的時候,我就和迪恩約定好了,有機會就讓他來救我,所以迪恩纔出手的。”

“不是的!丁牧,是我擅自決定,趁着有人偷襲,把卡米爾公主殿下救了出去,如果不是卡米爾公主殿下堅持,我們絕對不會回來。”迪恩衝到卡米爾面前,一副要保護卡米爾的樣子。

“是嗎?”丁牧冷笑,“那你爲什麼要回來?”

“我……我中途改變主意了。”卡米爾說道:“我見識到了您的厲害,希望能留在您的身邊,得到您的指點。”

“得到我的指點?”丁牧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不用想了,沒有這個可能,你留下來,就是林詩慧的侍女,不會再有別的身份,而且迪恩也不可能留下來。看在這次你主動返回,而且你已經暈了過去,無力反抗,我就不計較了,但如果迪恩還妄圖帶你離開,我絕對不會留情。”

“是!多謝丁牧先生。”

卡米爾根本不敢反對,給迪恩打了一個眼色,讓他離開,迪恩不從,想跟着卡米爾一起進入彭家,卻被一道劍意擦着咽喉劃過,如果他再前進一點,劍意就能輕易取了他的性命。

迪恩感受到威脅,知道自己不可能留下來,無奈之下,只能離開。 卡米爾回來之後,丁牧倒是沒有再追究卡米爾的責任,因爲他知道卡米爾是在昏迷的情況下被迪恩帶走的,如今卡米爾能主動返回,就已經不錯了,沒有必要抓着這件事不放。

至於迪恩,也不過就是盡了一名護衛的職責而已,只是與丁牧的立場不同,並沒有什麼錯誤。

林詩慧聽丁牧說了卡米爾的事,也沒有說什麼,她也是通情達理的。

不過對於卡米爾想要從丁牧這裏得到指點,她也是不同意的。

精靈族源於地球上的北歐神話傳承,而丁牧一手滅掉了北歐神話傳承,從這一方面來說,丁牧和卡米爾還是仇人,只不過卡米爾不知道這個情況,而且還落到了丁牧手裏,見識到了丁牧的強大,所以纔有這種想法。

如果將來卡米爾得到了丁牧的指點,實力強大起來,知道了丁牧滅掉北歐神話傳承這件事,會不會因此對丁牧產生記恨,就真的不好說了。

所以林詩慧堅決不同意丁牧指點卡米爾修煉。

卡米爾也知道想要得到丁牧的指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並沒有急於求成,而是安心留下來,她認爲只要自己表現足夠好,總能有機會得到丁牧的指點。

丁牧這邊把事情都安頓好,段凝又出現了。

自從丁牧拒絕段凝之後,她就一直住在彭家,之前丁牧倒是沒有注意她有沒有被蘇婠婠打暈,不過看她的臉色,想來也是沒有躲過去。

“丁牧先生,你離開之後就有一個……”

“行了,不用說了,我都知道了。”丁牧打斷了段凝的話,“你現在過來,有什麼打算?”

段凝倒也不在乎丁牧的態度,說道:“我聽說巫穹受傷了,就過來看看有沒有我能幫忙的地方。”

“不必了,巫穹的傷勢不要緊,我們會想辦法的。”丁牧拒絕了段凝的好意,這個時候欠一個人情,將來可就不好還了。

段凝知道丁牧對她的排斥,說道:“那好吧,如果你們有什麼需要幫助,儘管開口,這裏雖然不是三湖城,但我還是能做很多事的。”

“好,我記住了,如果有需要,我會找你的。”

丁牧沒有再拒絕,經過蘇婠婠這件事,他意識到自己的修爲再高、戰力再強,也不可能時時刻刻護住身邊的人周全,他身邊還需要有更多的幫手。

段凝看到丁牧點頭,便也不再說什麼,轉身離開。

回到房間,巫穹已經醒過來了,陸英的攙扶下坐起來,看到丁牧之後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沒想到,我在蘇婠婠面前,竟然這麼不堪一擊,她一出手,我就……我就……”

“行了,不用說了。”

丁牧打斷了巫穹的話,被蘇婠婠帶走,會發生什麼,大家心知肚明,但是陸英到現在都沒有提這件事,就說明陸英理解巫穹是受害者,不會因爲這件事和巫穹心存芥蒂。

“之前你還不肯服用同心丹,這次你應該明白了吧?服用同心丹,對你來說纔是一件好事,要不是陸英和同心丹,你怕是已經死了。”

巫穹撓頭,抓住陸英的手,“嗯,這次我明白了,以後我肯定會更加努力的修煉,絕對不會再有這種事了。”

陸英點頭,“我相信你,這件事已經過去了,就不要再提了,如今你應該想怎麼才能儘快恢復修爲。”

丁牧打開納空戒,把裏面能夠提升修爲的丹藥全都拿了出來,只留下了幾顆保命用的丹藥,說道:“巫穹你本身就有覆地之境巔峯的底子,只要能得到大量靈氣的支持,很快就能恢復到之前的修爲。而且你們巫人的體質有一種不破不立的特徵,沒準這次你還能因禍得福,恢復修爲之後,一舉突破到翻天之境。”

巫穹笑了,“希望如此吧,不過我覺得現在這種沒有修爲在身的狀態,也不錯,因爲我不會再依仗強悍的肉身和別人戰鬥,而是把我之前得到的那些感悟慢慢消化,所以我打算暫時先不恢復修爲,先從根本上提升一下。”

丁牧愣了一下,沒想到巫穹會這麼說。

巫穹在地球上得到的好處不少,巨人族靈體蘊含的海量感悟、提爾神格,還有深深烙印在巫人血脈中的傳承,這些單獨拿出來一個都能給巫穹帶來天大的好處,如今三者都集中在巫穹身上,但是巫穹的戰力卻表現得差強人意,修爲境界也不是很讓人滿意,很可能就是因爲巫穹的心一直都沒有靜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