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那些大臣一看?皇上居然也來了?一個個頓時連忙起身讓座,而李世民,則笑着坐在了第一排的位置。

原本,這裏是給學生上課的地方。

現在看起來,就好像是李承風要給李世民和那些大臣上課的模樣了。

李世民笑着看向李承風,道:“風兒,你這麼大張旗鼓的,要在文宣閣樓內,拍賣字畫,那麼你要拍賣的詩畫在哪兒呢?”

“好的,請大家稍等一下,我現在就給大家拿出來觀賞!”

“嗯。好!朕,就在這裏等你!”

李世民滿意的摸了摸鬍子,他很佩服李承風的氣魄。

一般的孩童,面對皇上和大臣,敢站在講臺上說話,就已經很不錯了。

但李承風卻正定自然,無論是說話的語氣,還是神態,都沒有絲毫緊張的表情。

這讓李世民感到十分的欣賞和欣慰。

只見講臺之上,李承風正用一根繩子,綁在教室兩側,然後將一幅幅的詩篇字畫,掛在了上面。

“來,小武,幫我把凳子搬過來一下!”

“好的八皇子,我來了!”

欺婚試愛:逮捕替身逃妻 掛上了最後一副圖畫之後,李承風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長舒一口氣,然後滿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

“呼,總算是搞定了!”

掛上了十幅詩篇和五幅畫之後,李承風轉過頭,道:“父皇,諸位大臣,這些詩畫,便是兒臣今天要拍賣的詩篇和畫了!還請諸位大臣,開始出價吧!”

“本皇子,現在要拍賣的第一篇詩篇,叫做《春望》!”

“《春望》?”

“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

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

白頭搔更短,渾欲不勝簪。”

“天啊,這,這到底是誰寫的詩啊?”

“叮,來自李世民的驚訝,淘氣值+102!”

“叮,來自魏徵的震驚,淘氣值+89!”

“叮……”

一時間,滿朝文武大臣們,都被李承風所創作的這首詩篇給驚呆了。

“好詩,好詩啊!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好詩,好詩,寫的好啊!八皇子!”

這時候,秦瓊不由站出來,感慨了一句。

秦瓊道:“八皇子,這首詩,是何人所作的呢?”

李承風笑了笑,道:“翼國公,這時候,就是不才李承風所作所寫的,希望,你們會喜歡它!”

“好,寫的十分好啊!”

看着看着,秦瓊頓時滿眼熱淚盈眶了起來。

也許別人不會懂,這首詩篇之中的含義,但是他秦瓊,可是輕身經歷過這樣的事情啊。

“翼國公,你怎麼哭了?”

李承風疑惑的看向秦瓊。

昨天,杜如晦看見這時候詩的時刻,他哭了,今天秦瓊看見了,他也哭了?

而且不僅是秦瓊,還有許多文臣武將們,都在後方擦着眼淚,暗自垂淚。

李承風覺得,他們這也太感性的吧?

想當年,自己背誦唐詩三百首的時刻,也從來沒有哭過呢!

不過說來也是,因爲李承風寫的,就是這些大臣們的經歷啊。

而秦瓊作爲大唐的虎威大將軍,戰鬥力不說第一,也可以排列前三了。

如此一個堂堂鐵骨錚錚的男子,在戰場上流血不流淚,如今看見一篇詩文,卻哭成了淚人?

李承風問完之後,秦瓊苦澀的笑了笑,道:“回稟八皇子,八皇子,您這是有所不知啊!”

“當年,老臣奉命攻打北方突厥大軍的時刻,被敵軍圍困了三個月之久,都沒能突破防線啊!”

“老臣,當年想要傳信回去報平安,奈何,突厥狗賊根本不放我們的人出去,還把傳信人,直接給殺了!”

“後來,老臣又率軍,和突厥狗賊大戰三天三夜,最後,終於等來了李靖將軍的援兵,老臣和老臣的虎威鐵騎們,才活了下來啊!”

“那時候,李靖將軍,給老臣帶來了一封家書!”

“看見家書上面寫的信言,老臣當時便跪地痛哭了起來啊!原來,不僅僅是老臣在擔心自己的家人,老臣的家人們,更加在擔心我啊!”

“收到了這份家書,老臣心裏,頓時感覺到了無比的安慰和暖心!當場便感覺,又一股心力在支撐着老臣,讓老臣覺得自己一定要打敗突厥狗賊,一定要活着回去!”

“這可便是,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啊!” 秦瓊說完,又攥緊了拳頭,好像又回到了當初的景象一樣。

李承風不聽不知道,一聽,頓時也覺得鼻尖一酸,眼眶紅紅的。

原來,沒想到虎威大將軍秦瓊,居然還有一段這樣的經歷啊?

難怪他看見這份詩篇,就頓時哭成淚人了呢!

“感時情,花也濺淚,別時恨,鳥也驚心!風兒,你告訴朕,你到底是經歷了什麼?才能寫出這樣的詩篇來啊?”

李世民突然腦袋一歪,滿臉疑惑的看着李承風。

他根本不敢想象,李承風才六歲啊?怎麼就能寫出如此深刻的詩篇來呢?

乍一看,還有好多大臣都淚目了?

而李承風則俏皮的摸了摸自己的小鼻頭,道:“我經歷了什麼?難道父皇您心裏沒點B數嗎?”

“B數?這是什麼東西啊……唉,算了!是朕的錯,都是朕的錯,朕以後好好補償你就好了!”

的確,在李世民的眼中,李承風肯定是自幼受盡委屈,才成長的。

不過李承風居然能夠寫出如此意境的詩篇來,也不愧是天下第一神童了。

“所以風兒,你打算怎麼賣,這副名爲《春望》的詩篇呢?”

李世民臉上掛着淺淺的笑意,看着李承風。

而李承風則伸出五根手指頭,道:“這個價,開始起拍!”

“什麼?500金?風兒,你這價格,定的有些貴了吧?”

李世民微微皺眉,繼續道:“風兒,你要知道,書法字跡,能賣到這麼貴的,除了書聖王羲之之外,天下根本沒有幾人了!你別定價太高了,否則無人會買的!”

“回稟父皇,兒臣並沒有定價太高!”

李承風繼續道:“書聖王羲之,有他的字體,但我李承風,也有我獨創的字體,名爲風體!諸位大臣且看,這篇詩篇的字體,自若泰山一樣的穩重,又想虯龍一般的紮實,和書聖王羲之的字跡比擬起來,如何?”

“嗯……不敢說超越,但也不會遜色太多!”魏徵開口說道。

李承風點了點頭,道:“是啊,所以,我憑藉我的風體的字體,我就敢叫價500金起拍!另外,我所創作的詩篇《春望》,其中的意境,試問天下之間,還有何人能夠創作出來?(除了杜甫)!”

“這,怕是暫且沒有咯!八皇子的天賦,老臣等們,且是望塵莫及啊!”

“所以啊,我500金叫價起拍,不算坑你們吧?”

說完,李承風笑了笑,道:“好了,500金,開始叫價了!想要本皇子創作的這幅《春望》的大臣,500金開始叫價,誰要,我就賣給誰!”

李承風話音剛落,臺下的杜如晦便舉手道:“八皇子,我要我要,老臣要了!500金的錢,老臣要了這幅《春望》!”

其實,昨天晚上杜如晦回家就和他的老婆商量了,說花2000金去購買八皇子的一幅詩篇。

他老婆當場就罵杜如晦是不是瘋了?

2000金可以買多少布匹和糧食了?去買書畫,簡直就是浪費啊!

最後杜如晦再次退讓一步,說拿500金,他老婆才答應了的。

杜如晦不是怕老婆,而是想要徵求她的意見,再下定論。

當杜如晦出價500金之後,身後的李靖頓時舉起大手,道:“八皇子,老臣,很是喜歡您創作的這首《春望》,老臣願意花800金買下!”

“好嘞,800金了啊,800金了,還有誰嗎?還有誰要出價購買的?質量有保障,絕對原創詩篇,價格自己爭取,童叟無欺,童叟無欺了哈!”

李承風再講臺上,大聲的叫喚了起來。

李世民看的都不由重重的拍了一下額頭。

這個小兔崽子,好會作買賣啊?

居然不給書畫定價,還要進行一場拍賣?讓這些大臣們來相互參與競爭?

他真的好會賺錢啊?

就在這個時候,李世民大手一舉,道:“朕出,1000金!”

“啊?皇上出價了?”

“什麼?1000金?皇上出價1000金了?”

“這,我也想要啊,但我不敢出價啊,要是惹怒了皇上,那就不好了!”

身後的大臣們,開始嘰嘰喳喳的討論了起來。

而李承風也感受到了一絲端倪。

爲什麼李世民叫價之後,這些大臣們都不敢叫價了呢?

肯定是他們害怕李世民是皇帝,怕惹怒了李世民,所以纔不敢叫價了吧?

於是李承風又煽風點火了起來,道:“各位大臣,請不要因爲某種權威的壓迫,而不敢叫價了!今天,是我八皇子李承風的拍賣大會,我李承風答應諸位,將會把這些拍賣所得到的錢,全部用去支援幽州城遷移過來的平民百姓們!所以,還請大家儘管叫價,我的父皇,肯定不會說你什麼的,對吧父皇!”

“哦?原來,是這樣啊?”

李世民喃喃了一句。

“叮,來自李世民的驚歎,淘氣值+99!”

李世民驚訝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