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那修詫異而望,欲取了查視,不足卻然急急收回。微笑了不再語。

「哼。何物這般小家子氣?」

那修行過去,入內而去,不一時,其引了一修行出來。不足抬眼而望。卻然半步主神之修。威風凜凜。其傲然對了不足道:

「聞得汝有甚麼寶物。拿來瞧視一番。」

「是!大人。」

那不足恭恭敬敬雙手奉上其晶石。那修只是將眼一掃,忽然便死死不動,伸過手去將其攝來手中。仔仔細細觀視。

「此祖龍之魂珠?」

「不錯!大人果然見識了得!」

「嗯!這般東西乃是逆天之物,汝怎生願意於我?」

婚前婚後II 「大人,小子祖上有緣得獲此物,已然傳承無數代,然何時有過一絲用處?便是一個物件罷了!吾此時三度不遠,若可以修的吾家丹成,則必可為三度神帝也。此吾家氏族之大幸,亦是此物有所值也!」

「呵呵呵,好見識!好!汝可以使用吾家大光明神火。不過此事繁瑣,得需汝修習一訣,可以瞞過天地才是。否則便是吾等一干亦是不敢要汝等使用神火也。」

「此何因?」

那不足假意不解道。

「此非是汝可以知悉者也。」

那神帝隨手拋過一支玉簡,對了不足道:

「隨吾來吧。」

「是!」

不足隨其入去一座石窟,森然幽冷,便是不足亦是不停息打哆嗦。

「呵呵呵,過了此地,往後便無有寒意也。」

那大修道。

不足點點頭,隨其入內而去一道道空間結界封印,那大神引了不足入去,直至一處彩虹拱橋處,那大神道:

「汝可激發那玉簡中法能,可以使汝與此地溶為一體,不虞此間神光之洞悉也!」

「此地過去便是那神火么?」

不足只是緊緊兒追問神火道。

「不錯!」

「好,大神在上,小可出關便將此物雙手奉上!」

那不足彎腰行禮道。

「無妨!汝自家小心!萬莫要混亂動此間一應物事!切切!否則性命交關,吾等亦是無可奈何也。」

「是!小可知道。」

待得不足激發了那玉簡上附著法能遮蔽了渾體,那大神笑眯眯道:

「去吧!早日成功,早日出來。」

「是!多謝大人。」

那不足飄然過了那彩虹橋,而後觀視眼目前一座空間,十來丈大小,其中央一道天火熊熊,拘束在一座神壇下,其火焰宛若人修一般模樣,只是渾體炎火組成,雙目不睜,低首納夢一般。那炎火大神之映像下,禁錮了一道微小空間,其內似乎果然有一道人影。不足觀視得半晌,忽然飛起飄然落座神壇上。其雙手打了法訣,仔細感悟那大光明神火之天地道則之至理,不過一月之時候,豆光般大小一團大光明神火悄然生成,於那不足之渾體附著之神能分出一縷包裹下,悄然而入了那大光明神火之下莫名之微小空間中。

空間中一道人影忽然抬頭微微一動,直直地凝視那一朵火花兒。其緊緊皺眉,忽然伸出手,待其一縷大光明神火飄飄蕩蕩落在其手上,那火焰中忽然飛出一縷識神,定定兒旋轉不懈。不過一月,那識神居然復造出一道身影,恍然便是那內中神修之模樣,便是氣息亦是毫無二致。

那內中之神修一直不移不動,只是觀視那識神造人。待其功成,其識神復緩緩兒回縮而入了那道大光明神火中,便是那神修亦是遭其牽引化而為微小塵埃一般入住天火中,而後那天火復慢悠悠飛出,附著在其外神壇上不足之軀體上。那不足嘆口氣,起立緩步而出。

「怎麼這般短時候?修丹如何也?」

「啊也,大神在上,小可,唉,小可無緣!」

那不足頹然低首,只是將其手中祖龍之魂珠雙手予了那大神。

「呵呵呵,汝亦不必沮喪,再尋了君臣諸葯,入內來煉製可也!有了此次教訓,下次定然會成功。」

「是,多謝大神!只是小子,哪裡還有那等至寶也!」

「無妨,吾等已然相識,下一次,吾可以收的少些!」

「啊也,小子多謝大神!」

那不足忙不迭行禮感激。

而後,那不足行出,往去神約商會之居處,果然有好些神修護衛紛紛出了此家客棧,往去此岳星上或遊歷,或購物,或覓得相好花前月下享受兒女之情懷也。彼等亦是好些時日不來呢。

「金足大人?」

不足正欲入去自家卧房中打坐,那店中夥計,一位五破修為之仙家小心行過來道。

「不錯,正是某家。」

不足訝然而望道。

「此地有汝家書信一封,乃是一介貌美女修送來者。」

那夥計笑吟吟道。

不足詫異點頭,道了感謝入去內間。觀視其一封書信,卻然乃是劍川大神之手筆。道是其思念得緊,邀其過來一敘呢。看看時間大約乃是月前送來者也。不足略略一思,嘆口氣自語道:

「某家還是不去得好啊!」

遂合了書信,坐地靜修。不一時其身被之那團豆般大小之大光明神火悄然飛出,落在其手上。一女修緩緩飛出,漸趨長大,其身影籠罩了一道道聖光,對了不足道:

「多謝!」(未完待續。。) ps:恭祝書友新年快樂!家庭幸福!人生順意!

2015年平安!健康!得意!

不足觀視其面貌,居然識不出其到底何人。

「許是謝婉兒么?」

那不足囔囔自語道。

「呵呵呵,何謝婉兒耶?某不過遭了大光明主神囚禁了魂魄,已然歷歲月無算也,至於吾之法體,卻乎乃在那五指山下神農百花苑中種植藥草為生呢。或者下一日其尋了來,卻乎可以知悉汝之疑問也。」

「汝家法體可以獨自往來么?」

「呵呵呵,若是吾魂魄仍在鎮壓,則其行不得苑外十丈。然今有汝之救援而得獲自由,吾家法體自是可以輕易往來也。只是近些時大光明神之天宇大亮,且復那神農百花苑中正是出丹藥之時候,人多眼雜,不好出來。待得晚些時候,其必會尋來也。」

「或者汝還是回到某家此一朵大光明神火中吧。」

「呵呵呵,吾已然脫身,再也不願回歸神火之地也。」

「也罷!」

於是不足便自家靜悄悄打坐,那主神之魂魄只是飄然四顧,一時飛在不足身前,一時飛在不足身後,甚或緊緊兒融了在不足之衣袍上,許是禁錮的太是久遠,那魂魄只是這般玩耍,哪裡有主神之莊嚴肅穆耶?

三月後,一日,正是夜色降臨時候,忽然有一女神修行過來尋了不足。

「兀那金足,吾家大神姐姐邀了汝去歌舞坊呢。」

「哦!某家剛剛才至。有那夥計道是姐姐邀請,正預備了往去哩。」

「汝還是換了乾淨衣袍去吧。」

「何哉如此?」

「吾家姐姐之冤家來也,點了名兒見汝哩!」

「冤家?何人?」

那不足聞言心下里一驚,知道怕是史惑其修至矣。其初為主神,該是不會無緣無故駕臨!然又不好過問,遂假意不知而問曰。

「啊也,汝連此修都不知?其人威名赫赫,乃是主神之一也!」

「何人?」

「大人名諱乃是叫做史惑!」

「主神史惑?」

那不足大驚訝,略略一思,復道:

「吾家聞其初為主神。怎得不靜修以為穩固其修。卻然來此間耶?」

「聞得吾家姐姐言道,乃是為何瀆神者之事宜哩!」

「哦,如此某家可不敢去!」

「呵呵呵,汝又非是吾家姐姐恩客。有何不敢去?難不成汝心中有了那等苟且之事么?嘻嘻嘻……」

「啊也。姐姐。休得驚殺人也!某家區區,安敢有異心?」

「快些換了衣袍去也,吾不過嚇一嚇汝也。」

「啊也。姐姐,還是休得驚嚇了在下的是。」

那不足一頭言說,一頭往去內間換衣袍。那主神之魂魄忽然飛出道:

「汝且要小心,吾魂魄合一,回歸法體時,必有驚天天象,屆時那史惑必然會駕臨而查視也。」

「啊也,主神大人,汝不會晚一些神魂歸復么?」

「此地有主神駕臨,其必然會感知吾之存在,早與晚有何意義?」

「啊也,天也!史惑此修真乃是某家之對頭冤家也。」

「喂,金足那廝,怎得還不出來?是金屋藏嬌么?真是的!」

不足一邊行出來,一邊急急道:

「來也!來也!」

「啊喲,卻然一介琴師之妝扮么!咯咯咯……汝倒真會收拾!」

於是不足隨了那女神往去了歌舞坊。劍川大神之庭院中往來女神靜靜悄悄,腳步清雅,何人敢弄了響動出來。

「報上大神,金足其修前來叩拜。」

「啊也,乃是吾家弟弟到也,快快進來。」

「是!」

那不足躬身而入,拜禮畢,直身而立。觀視劍川大神之側畔主位上其修雍容華貴,渾體散發主神之懾人光芒者史惑是也。雖先時曾遠遠兒得遇其修在戰神神域,然此時面對,亦是不足慷而慨之。

「便是此修,吾家凡間之祖上,史家一脈之源頭也!然卻乎卑鄙者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