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那戒指不斷的亮著,武器一桿接著一桿飛了出來,阻擋著凱的腳步。

「看來你的寶貝很多,你死之後,你的戒指我會收下的。」

他說了一聲,隨即側頭看向一邊和脈主鏖戰的王昭君,補充道:「還有,你的女人!」

「我草你嗎!」

姜亢睜開了滿是血跡的眼睛,胸膛差點要炸了!

「死!」

雪發狂舞,王昭君勃然大怒,美麗的眸子里,儘是一片冰冷之色。 另外一邊的戰鬥,也到了白熱化的地步。

王昭君手中法杖光芒閃爍不斷,脈主周圍不斷的爆炸著,將他牢牢的困在了中間。

「啊!」

脈主怒吼,連連發掌打向地面,一根根地刺凸起,不斷的破壞著周圍的冰牆。

原來王昭君凝結了數十道冰牆,重重疊疊將他困在了一個區域之內,而後用技能一陣狂轟亂炸。

從開始到現在,他連對方的衣服都沒碰到,自己已經被寒氣震得一身內傷了。

眼看著姜亢就要扛不住了,王昭君的攻擊變得更加的猛烈了起來。

身體的寒冰之氣瘋狂的涌動了起來,脈主身邊就跟放煙花似得,冰爆一個接著一個的炸開。

「凜冬已至!」

王昭君心神一動,立馬釋放出大招來,將凱和脈主都困在了裡面。

凱的速度陡然降低了下來,他的不滅魔軀已經過了時間,現在只能分開神來注意頭上不斷降臨的攻擊了。

而脈主就變得行動困難了起來,凜冬冰刀不斷落下,四周的冰牆也在飛速的向自己收縮著,這樣下去自己遲早得被圍死在裡面。

怒吼一聲,脈主拔地而去,腳步登上了一面冰牆。

卻不曾想,一道寒風旋起,早已經在那裡等著他了。

「不好!」

他臉色一變,抽身欲退,但還是玩上了半步。

寒冰瞬間而起,即便已經開始躲閃,也讓他膝蓋以下被寒冰封凍住了。

他急忙運功要震開寒冰,卻忘了地方頭頂落下的索命冰刀!

登時,一刻冰刀直接砸入他頭頂。

「啊!」

一聲慘叫,血氣衝起!

脈主如陷癲狂,若不是實力強勁已經到了後天後期,這一刀就會要了他的性命。

即便如此,也讓他重傷!

「女人,我跟你拼了!」

脈主怒吼,頭頂冰刀瞬間彈射而起,體內的力量洶湧而出,腳下的冰瞬間炸裂開來!

脈主仰天長嘯,體內真元瘋狂凝聚,竟然在身體外圍形成了一個屏障,將冰刀悉數攔住!

腳一蹬,身子即刻離地而起,脈主想要直接貼身擊殺王昭君。

又是一面冰牆,像是倒塌的山峰一般,直接沖著他就撞了過來。

一拳碎之,又復來之。

看著相隔不遠卻距其千里的王昭君,脈主心一狠,勃發的真元全部集聚到了自己的右手之上。

同時,他的面容開始變得一片蒼白,本已重傷的身體此刻也變得垂危了起來,血脈盡數蹦斷炸裂。

「拳碎山河!」

聲音是嘶吼出來的,在脈主腳下,黃色的光芒不斷的綻放開來,如同崩天裂地一般的威能釋放而出,將周圍的冰牆直接炸裂開來

轟隆隆聲不絕於耳,脈主身上的氣勢已經提到了巔峰!

突然,他張口噴出了一道血,蒼白的臉上竟然爬上了一絲黝黑之氣。

「陰毒!」

他睜著眼睛念叨了一句。

弱水三千閃了閃。

「弱水三千:紫色品質,水屬性法器。可以大幅度增幅水屬性法師魔法能力,絕對加強冰凍效果,極大增強寒冰屬性攻擊!

附加特性一:冰凍特性,可以轉換自身魔法為冰盾防護,以此護身!

附加特性二:陰寒特效,火屬性壓制效果,陰毒入體效果!

解開寒冰水晶隱藏屬性:蔚然石像之力——可以迅速恢復水屬性魔法消耗!」

到了此刻,脈主已無退路,即便是身體受創,這一招不再完全,他也只能出手了!

一拳擊打而出!

「啊!」

他狂吼了一聲,身上噗呲開裂,血線四處飛射,灑出一片片噴薄的血霧。

拳勁拖開地面往前衝去,地面轟隆隆拉開了爆炸的序幕,跟隨著金黃色的拳勁將冰塊炸的粉碎。

隨著最後一道黃光離體而出,脈主的眼神暗了下來,身上血氣猛地一爆,身子往後倒去。

轟!

緊接著,一聲炸響,身體竟然四分五裂開來,落得到處都是。

拳勁衝破了一層層的冰牆,地面也被帶出一條巨大的溝壑,泥土伴隨著石頭被拳勁攪在了一塊,沖著前方撲了過去。

一道道冰牆豎起,又破碎開來,拳勁也在不斷的削弱著。

終於,到了王昭君的面前。

弱水三千的光芒亮到了極致,在王昭君的面前,直接出現了一道寒冰之盾。

轟!

拳勁擊打在了冰盾之上,頓時消散開來。

同時,冰盾也寸寸開裂,接著轟的一聲炸開了。

王昭君臉色微微一白,隨即沖著姜亢所在的位置就沖了過去。

無際之戒再度亮了亮,確實沒有再多的東西投射出來了。

滿地,都是綠色品質和藍色品質的兵器。

「小子,不是我不想幫你,而是現在的我,已經耗盡了力氣。」

女神幽幽的嘆了一口氣。

凱的戰鬥狀態非常特殊,當他鎖定了自己的目標和敵人之後,他的一切動作就是圍繞著殺了這個人而去進行!

「沒有了嗎?」

凱心裡也滿是震驚,就在剛才那一會兒功夫,姜亢的戒指裡面竟然飛出來了近百的兵器,讓他目不暇接。

姜亢抬了抬手,無比的艱難,眼神死死的縮著,盯著眼前的人,表達著自己的憤怒。

「你很氣憤是嗎?弱者。」

凱笑了一聲,突地伸出了腳,一把踏在了姜亢的胸口之上。

手中的絕望之劍高高舉起,冰冷的光閃爍在姜亢狼狽的臉上。

「放心的去吧,你的女人很優秀,我會照顧好她的,在解決你之後!」

姜亢怒極,嘴唇動了動。

「你說什麼?」

「你已經弱到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嗎?」

「我。。。說、」

姜亢舔了舔嘴,胸膛因為喘息而劇烈的波動著,那邊的脈主的絕招正在肆虐著冰牆,地動山搖的讓他更加難受。

「我。。。草你嗎!」

「你個狗幣養的,竟然敢覬覦老子女人!那可是你親娘啊!」

姜亢破口罵了幾句,就像是用完了力氣,頭一歪倒在那任由對方宰割了。

一隻鞋子無情的踩踏在了他的臉上。

「囂張的嘴,卻沒有實力來匹配,我就用你的生命來教訓你吧!」 一劍,即將落下!

凱的臉色卻是猛然一變,腳底下驟然而起的低溫讓他心生不妙。

「可惡!」

一聲怒吼,踩在姜亢臉上的腳急抽了回來,同時身體也往後爆退而去。

姜亢打了一個哆嗦,自身的冰凍抗性並沒有讓他被這寒氣所冰凍起來。

「滾!」

王昭君輕喝,眼中竟是殺氣,法杖一點便是一連串的冰晶炸起。

同時,姜亢的湛水龍槍也讓斂承悅冒險拔了出來,沖著他丟了過來。

嗡!

長槍插在地上,槍尾急劇的抖了抖。

凱連身後退,看著脈主已亡,而百峰脈眾軍已經徹底潰不成軍,頓時心中忍不住嘆息,知道自己已經無能為力。

但是臉上卻掛著冷冷的笑意,盯著姜亢道:「很好,依靠女人,你撿了一條性命。」

姜亢捏了捏拳頭,自穿越以來,這是他第一次這麼憋屈。

心中苦悶難當,一口血忍不住就噴了出來。

「下次見面,我會殺了你!」姜亢咬著牙說道。

凱不屑的笑了笑,拖著的大劍回到了他的背後。

「弱者,再張狂的話語,也只是病痛般的呻吟!」

「百峰脈之事,葬山源不會就此放過,我給你一個月時間養傷,一個月後,帶著你的女人來葬山源上決戰!」

「你若是輸了,女人歸我,命留下!」

「你若是贏了,一切一筆勾銷!不過這不可能。」

「但若不來,葬山源必定大軍壓境,要你冰樓堡雞犬不留!」

「就憑你,也敢妄自稱霸王,不自量力!」

極冷的聲音在姜亢耳邊砸落,凱冷哼一聲,回過頭去。

袖子一甩,旁若無人的沖著山下走去。

「你走不了。」

王昭君臉色冰寒,舉起了自己的法杖。

大軍收攏,攔住了他的去路。

我的極品美女老婆 「讓開,讓他走!」

姜亢咬著牙喊了一聲,他現在重傷了,沒法拖住凱的進攻步伐,如此近的距離,王昭君給他打的會肯定會吃虧的。

而斂承悅等人等級還不夠,沒法作為前排抵擋,再戰下去,後果難測!

「算你識相。」

凱冷笑了一聲,拔出一般的絕望之劍重新落回。

「一個月之後,我會讓你品嘗失敗!」

聽著身後傳來的怒吼聲,凱嘴角不屑的笑意越發的濃重了。

抬起了步子,慢慢的走了出去。

人群,自動讓開了一條道路,看著對方漸漸走遠。

冰樓堡的人拳頭捏的咯吱作響,可又無可奈何。

嘿,總裁別囂張! 「姜大哥,你沒事吧。」

韓信、勾玉夫人和斂承悅等人急忙走了上來,關懷的問道。

姜亢擺了擺手,道:「我自己的恥辱,我會自己洗刷一個月之後,我會讓他用鮮血作為償還的代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