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那灰衣女子微微露出吃驚之色,她一揮手,水蓮姑娘的如封似閉空間符咒被破解了,「沒找到你也會空間符咒,你也是歐陽至善的弟子嗎?」那灰衣女子吃地望著水蓮姑娘。

水蓮姑娘點頭道:「是的,歐陽至善是我師傅!」她一揮手,再次釋放符咒攻擊那灰衣女子,一道符光一閃,水面上水突然旋轉起來撲向那灰衣女子。

那灰衣女子冷笑一聲:「雕蟲小技,就算你師傅歐陽至善來了,他也不敢動我!」她一揮手,一道符光一聲,水蓮姑娘四周空間全部封閉了。

水蓮姑娘周身泛起淡黃色的光,封閉的空間遇到阻力,無法封閉。那灰衣女子微微吃驚,「哦,歐陽至善竟然給你使用了護體符盾,可是對我沒有用!」

那灰衣女子嘴裡念著咒語,水蓮姑娘四周的空間再次封閉,那淡黃色的光逐漸暗淡了,無法阻止空間的封閉,水蓮姑娘也被控制了。

趙輝、李清、李志玲、梁艷、陳麗、駱靈珊、妙雅公主、趙冰倩、舒敏等人大吃一驚,江帆、納甲土屍、水蓮姑娘、冰花四姐妹、孫家姐妹都被眼前灰衣女子制住了,該怎麼辦呢?

李志玲眼珠一轉,她立即鼓掌起來,「哦,太好了,這些壞蛋終於被你制住了,我們終於得救了!太感謝您了女神!」李志玲對著那灰衣女子拱手道。

李志玲說出這句話,她身後女人都吃驚了,李志玲急忙傳音給眾人:「江帆被抓了,我們肯定不是這女人對手,她是符神啊,我們必須想辦法救出江帆他們,因此你們配合我演戲吧。」

那灰衣女子驚訝地望著這些女人,「你們全部都是被這個男人抓來的女人?」那灰衣女子驚訝地望著李志玲道。

眾女人一起點頭,「是的,我們都是被江帆抓來女人,他強迫我們到水位面來。」李志玲哭著道。

看到了李志玲臉上淚水,就連江帆也不得不暗自讚歎李志玲太會演戲了,這灰衣女子肯定會被李志玲等人女人騙的。

不過江帆還是擔心自己的這些女人,她們肯定打不過那灰衣女子的,她可是符神,急忙傳音給眾女人:「你們找機會逃跑吧,不要管我,我會設法脫身的。」

「江帆,我們可不是花瓶,我們知道打不過這女人,但是我們有智慧,我們可以想方設法對付這女人的,再說了,我們逃走了,你們怎麼脫身呢?」李志玲傳音給江帆。

江帆知道自己身邊的女人沒有一個是弱者,她們無論在人界和仙界都算是強者了,只是自己遮擋她們的光環而已。

「好吧,這也是考驗你們的時候,這女人就交給你們對付了。」江帆傳音給眾女人。

那灰衣女子望著那些女人,「這個壞男人已經被我抓住了,你們都得救了,你們可以離開水位面回符元界去了!」那灰衣女子對著眾女人擺手道。

李志玲搖頭道:「我們太恨這個江帆了,他太壞了,我們對他恨之入骨,您就把這男人交給我們吧,我們要折磨他!」

那灰衣女子露出驚訝之色,隨即搖頭笑道:「他對我還有用呢,我可不能把他交給你們,你們回去吧。」

李志玲露出不甘心之色,「女神,這個壞男人每天都要折磨我們,我們不折磨他,我們真的不甘心啊,求求您,就讓我們折磨他一回吧?」李志玲對著那灰衣女子跪下了,其他女人也跟著跪下了。

只有趙輝和李清也跟著跪下,江帆已經知道李志玲計劃了,「女神,我也是被他折磨的,我也請求您讓我們折磨江帆!」趙輝苦著臉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是啊,女神,我們都被江帆折磨苦了,我們太恨他了,恨不得咬他一口呢!」李清跟著點頭道,他對著趙輝眨了一下眼睛。

那灰衣女子不解地望著趙輝,那些女人受折磨她能夠理解,可是兩個男人受折磨,她就無法理解了。

「呃,江帆是如何折磨你們的?」 盲婚,權少的刁蠻小妻 那灰衣女子驚訝地望著趙輝和李清。

「可恨的江帆,他每天晚上都要摧殘我們粉嫩的菊花啊!」趙輝瞎編道,他還流眼淚了呢。

那灰衣女子不明白什麼是菊花,驚訝地道:「什麼是粉嫩的菊花啊?」

趙輝指著屁屁道:「這裡就是粉嫩的菊花啊!」

「呃!這個傢伙還有這種嗜好!」那灰衣女子震驚了,她望著江帆,眼裡露出鄙夷之色,沒想到眼前這麼英俊的男人,男女通吃啊!

江帆差點沒樂了,「我靠,趙輝你也太能瞎編了,我有這麼變態嘛!」江帆暗自笑道。

江帆望著那灰衣女子故意地露出無恥的神色,「嘿嘿,我有時候玩女人玩膩了,換一下口味而已,有什麼大驚小怪的!」江帆壞笑道。

那灰衣女子望著江帆,露出噁心的神態,「你,你這人也太無恥了!竟然連男人都不放過!」那灰衣女子搖頭道。

「嘿嘿,你不要蒙著臉啊,其實你的身材很好的,我也喜歡你呢!」江帆望著那灰衣女子無恥地笑道。

那灰衣女子望著江帆,「你無恥!等會到山洞,我再收拾你!」那灰衣女子望著江帆惡狠狠地道。

「好啊,等天黑了,你再收拾我吧,越粗暴我越喜歡!」江帆望著那灰衣女子壞笑道。

那灰衣女子盯著江帆,「好啊,你喜歡粗暴是吧,等會到山洞,我就對你粗暴,恐怕你慘叫呢!」那灰衣女子冷笑道。

「好啊,我就喜歡你粗暴了,你就瘋狂地折騰我吧,你最好脫光了折騰我。」江帆望著那灰衣女子笑道。

「你,你這人太色了,等會有你受罪的,我想這些女人也不會讓你好過的!」那灰衣女子望著江帆冷笑道。

隨即她對著眾女人擺手道:「好,我就給你們一個折磨江帆的機會,你們隨我一起去山洞。」

只見那灰衣女子一揮手,眾人腳下的水托著眾人緩緩地飛了起來,隨即那灰衣女子也跟著飛了起來。江帆、納甲土屍、冰花四姐妹、孫薇涵、孫薇水等人也跟著飛了起來。

江帆露出吃驚之色,「我靠,符神就是符神啊,竟然可以飛行啊,還可以帶著這麼多人飛行,太厲害了!不知道志玲姐她們可以對付她嗎?」江帆有點擔心了。

那灰衣女子居住在藍雲山的山洞之中,她沒有居住在水下的水府裡面,而是山上的山洞裡面,距離水面大約有八千多米高的山洞裡面。

眾人隨著那灰衣女子進入山洞之中后,江帆被單獨地帶到了山洞的大廳之中,只見那灰衣女子從懷裡摸出一根綠色繩子,那繩子上面都符籙。

她嘴裡念著咒語,只見那綠色繩子飛了起來,穿過封閉的空間落在江帆身上,江帆被綠色繩子五花大綁了,捆得結結實實的,無法動彈。

江帆露出震驚之色,沒想到這灰衣女子竟然有還有捆仙索類似的寶物,看來符神界還是有寶物的,他望著身上繩子驚訝道:「呃,你這是什麼繩子,竟然可以自動捆人呢?」

那灰衣女子冷冷地望著江帆,「這是符神索,這可是寶物,你別想掙脫出來的!」那灰衣女子一揮手,她解除了江帆空間冰凍符咒。

江帆被解除了空間冰凍,但是他渾身捆綁著,無法掙脫開符神索,江帆試探了幾次,那神符索就像以前的仙界捆仙索一樣,越掙扎越緊。

「江帆,你不要試圖掙扎符神索了,這可不是你可以掙扎開的,莫說在符元界,就算在符神界,沒有符神聖境界別想解開這符神索的!」那灰衣女子望著江帆冷笑道。

江帆望著那灰衣女子,「嘿嘿,你的符神索果然厲害,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啊?蒙著的布可以拿掉了吧?」江帆笑嘻嘻道。

「哼,我叫什麼名字管你屁事,你別想看我的面目!」那灰衣女子瞪著江帆冷笑道。

「嘿嘿,你的名字要麼很難聽,你不敢說出來,還有你的相貌肯定不好看,不敢給我看!」江帆壞笑道。

「哼,我的名字很好聽,就是不告訴你!還有的長相比不這些女人差,就是不給你看!等會我就讓她們來折磨你!看你還這麼有興緻!」那灰衣女子望著江帆冷酷道。

「嘿嘿,我剛才說了,我喜歡你折磨我,你最好脫光了折磨我。」江帆望著那灰衣女子色色地笑道。

「好啊,我等會讓你有色心沒色膽的!」那灰衣女子眼中露出冷酷之色,隨即她扭頭望著李志玲、梁艷】趙冰倩】陳麗等人女人。

「你們不是想報仇嗎,現在你們的機會來了,你們可以隨便折磨他了!」那灰衣女子冷冷地道。

「好啊,我早就想報仇了,你的符神索不會被他掙脫了吧?」李志玲故意不放心道,她想打聽符神索的有關信息,好讓江帆知道。

那灰衣女子笑了,「你們放心吧,這符神索可是符神界的寶物,是千年的銀蠶絲煉製的,他就算是神獸也無法掙脫開符神索的。」

「哦,那太好了,我們就不怕了,姐妹們我們報仇的機會終於來了!大家說我們應該如何折磨江帆呢?」李志玲望著眾人道。

「我看我們就用皮鞭抽他,要打的他渾身都是傷痕,慘叫不絕!」趙冰倩故意喊道。

「我看就滴蠟,用蠟燭油燙他,讓他慘叫連連!」舒敏望著江帆壞笑道。

梁艷走到江帆面前,「他這人太壞了,平日沒事就折磨我們,我們也要用殘酷的方法折磨他,我看就用針一針一針扎他!」梁艷一邊說著,一邊給江帆做了一個手勢。

她背對著那灰衣女子,做手勢那灰衣女子是無法看到的,梁艷這手勢的意思是你問江帆是否有辦法破解開符神索的捆綁。

江帆立即傳音給梁艷,「艷艷,你們要幫我拖延時間,我應該可以破解這符神索的,我以前可是法寶破解專家呢!」江帆傳音道。

梁艷做了一個可以的手勢,那意思是沒問題,我們會幫你爭取時間的。隨即她扭頭望著眾女人,「姐妹們,你們說還有什麼更好的方法折磨江帆啊?」梁艷故意很氣憤的樣子。

「我看就用雷電還打擊他,讓他嘗嘗雷電的滋味,把他頭髮都電起來!」駱靈珊望著江帆壞笑道。

「呃,你們女人也太壞了,竟然想出這麼多方法折磨我,我好害怕啊!」江帆裝出害怕的樣子。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這個江帆太壞了,他每次都變著法地折磨我的菊花,有一次我被他害得都無法坐凳子了!我也要折磨他,我要用燒火棒子捅他的屁屁!」趙輝望著壞笑道。

江帆下巴才差點沒有掉下來了,「我靠,這趙輝也真能瞎編啊,還要用燒火棒子捅我屁屁,這也太狠了!」江帆暗自搖頭道。

就連灰衣女子也皺起眉頭了,吃驚望著趙輝,她無法想象被燒火棒子捅屁屁的感覺,那也太慘了。

「你這人太壞了,你現在要遭報應了!我看你還得意不!」灰衣女子望著江帆冷笑道。

「哼,你也不是什麼好人,你搶奪我們的寶物,你殺死那麼多小領主還殺死大領主,你一定是殘忍的女人!」江帆望著灰衣女子冷笑道。

灰衣女子眼中露出凶光,惡狠狠地瞪著江帆,「哼,我是高高在上的符神,你們只是低等的人類和野獸,殺掉你們就如同捻死符蟻一樣!」灰衣女子冷酷地道。

江帆望著灰衣女子,「哼,在你眼裡分明就是弱肉強食,你千萬不要落到我的手裡,否則你會被我折磨很慘的!」江帆冷笑道。

灰衣女子笑了,「你覺得符蟻可以斗過符神嗎?簡直就是痴心妄想,我會落到你手裡嗎?」灰衣女子不屑多次笑道。

「對,他簡直就是痴心妄想的,您是符神,怎麼會落到他的手裡呢!」李志玲點頭笑道,她裝出討好灰衣女子的樣子,趁機靠近她。

「是啊,他就是一隻小小的符蟻,能夠掀起多大風浪,簡直就是做白日夢啊!」趙冰倩也迅速靠近灰衣女子。

「對啊,您是高高在上的符神,您願意收弟子嗎?我們願意做您的弟子呢!」陳麗露出一討好的樣子,貼近灰衣女子。

緊接著李寒煙、孫夢蘭、舒敏、諸葛蘭馨等人把灰衣女子圍在當中,爭著要當灰衣女子的弟子。灰衣女子皺起眉頭,「呃,我可不收弟子,你們是低微的人類,我是符神,你們不配做我的弟子!」

「師傅,您就收下我們吧!」李志玲一把抓住了灰衣女子的胳膊,她的手悄悄地伸向灰衣女子肋下。

「師傅,您就收下我們吧,如果有了符神師傅,那我們就不怕欺負了!」趙冰倩也抓住了灰衣女子另外一隻胳膊,手指悄悄地伸向灰衣女子肋下。

其他女人也跟著伸手拉扯灰衣女子的衣服,她們的手指都悄悄地伸向灰衣女子肋下,江帆看到自己女人的動作他笑了。

「嘿嘿,什麼符神,當會就變成浮雕了!」江帆暗自笑道。

灰衣女子皺眉緊鎖,她剛想拒絕這些女人,可是她的肋下連續麻了幾次,她突然發現自己身體僵硬了,無法動彈了。

「呃,怎麼回事?你,你們做了什麼?」灰衣女子很快明白是這些女人做了手腳了,因為她看到這些女人臉上得意的笑容了。

李志玲望著灰衣女子笑了,「嘿嘿,我們只是點了你穴道,十二小時之內,你別想動彈。」李志玲笑道。

灰衣女子露出吃驚之色,「你,你們為何要制住我?」灰衣女子吃驚地道。

「嘿嘿,因為她們都是我的女人,當然要抓住你了!」江帆望著灰衣女子笑道。

灰衣女子吃驚地望著江帆,露出疑惑不解之色,「可是剛才你們不是恨江帆嗎?怎麼又幫助他呢?」灰衣女子詫異地道。

「哈哈,虧你還自稱是高高再上的符神呢!你簡直就是白痴、笨蛋!剛才是演戲,懂不?」江帆哈哈笑道。

「什麼演戲?」灰衣女子還是沒有明白。

「我靠,你真夠笨的,演戲都不懂啊,演戲就是假裝的,這回你該明白了吧!」江帆搖頭笑道。

灰衣女子臉色沉了下來,她終於明白自己是上當了,上了了這些女人的當了,「哼,雖然你們制住了我,可是你們別想救走江帆,沒有我的咒語,他是無法逃出符神索的!」灰衣女子望著眾女人冷笑道。

「哈哈,你也太自信了,我很快就可以破解你的符神索了!你這寶物沒什麼神奇的!」江帆望著灰衣女子不屑地笑道。

灰衣女子流出鄙夷之色,「哼,你就吹吧,莫說你是人類,就算你是符神,沒有符神聖境界,別想破解我的符神索!」灰衣女子望著江帆冷笑道。

江帆露出微笑,「是嘛,我就讓你見識一下,我如何破解你的符神索的!」江帆笑道。

「好啊,我就看你如何破解吧,嘴巴再厲害也沒用的!」灰衣女子望著江帆冷笑道。

江帆不再說話,他閉上眼睛,意念進入符神索的空間之中,凡是寶物都是有空間和魂器的,簡單地說寶物都有靈魂。

在仙界的時候江帆可是法寶的破解專家,他的意念進入符神索空間之中,找到了魂器。符神索的魂器其實就是符神界的符魂,這次煉製符神器必須的魂器。

在符神界煉製符神器和仙界煉製法寶道理是一樣的,最後的關鍵都是飛靈,也就是賦予寶物靈魂,讓這樣的寶物才有靈氣。

符神索的魂器外形就像一頭怪獸,小狗大小,它感覺到了江帆的意念,吃驚地道:「哦,你是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