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那牢籠內的天魔,雖然在極力反抗,卻依舊是徒勞。

僅僅是幾息時間,那十幾個天魔,便化作了冰雕,隨後在清風一吹之下,崩離破散……

「一招就解決了!?」

「這盛冰拳,太強了!」

……

這一刻,那些站在亂葬崗附近的天魔心驚不已,更是眼熱。

他們沒想到,這盛冰拳的威力如此之大,一招之下,滅了十幾個天魔,其中不乏聖人五重的翹楚!

「老大威武!」

此刻,楚項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一邊誇讚,一邊搓著雙手。

只見其眼中冒著綠光,賊兮兮的說道:「老大,你剛才那一招是啥啊?要不傳授給我,讓我也出出風頭唄。」

「想要啊?自己去學啊。」李瀟沒好氣的說道,指了指那片亂葬崗,道:「那裡,時不時的會出現聖者武技,只要你天賦和資質足夠,就能掌握。」

「真的!?」楚項聞言,當即就來勁了。

只見他都沒療傷,便衝到了亂葬崗附近,同時掌中靈力閃爍,化作了一把……鋤頭。

極品腹黑未婚夫 「你要做什麼?」李瀟愕然,愣愣的盯著楚項,一時間有些凌亂。

「掘墓啊,你不是說這裡藏著聖者武技嗎?」楚項正色道:「挖出來,就是我的了!」

轟!

……

然而,當楚項一鋤頭落下后,看似殘破的墳墓內,當即爆發出一道驚人的聖人法則。

這法則,宛若一個手掌,橫擊在了楚項的身上,將其震飛了出去。

「這種地方,能亂碰?」李瀟無語,暗道楚項真是越來越無法無天了。

這等寶地,豈能隨便去動。

「老大……」

此刻,楚項黑著臉,一臉委屈的從遠處又跑了回來。

只見他擦了擦嘴角的鮮血,道:「真是痛死我了……」

「活該!」李瀟沒好氣的說道,但隨即手指探出,點在了楚項的眉心中,以灌頂之術,將盛冰拳傳授給了楚項。

「盛冰拳給你了,你現在給我安靜點,別瞎鬧了,這裡可不是鬧著玩的,誰知道這些墳墓內還埋葬著什麼鬼東西。」李瀟提醒道。

楚項得到了盛冰拳,當即很聽話了。

只見他盤坐在李瀟身邊,一邊療傷,一邊修鍊盛冰拳。

「烏鴉嘴!」

「靠!還真的埋葬了其他東西!?」

……

突然間,不遠處的幾個天魔驚呼了起來,身影更是在爆退。

而李瀟聞言后,不由看向亂葬崗。

這一看之下,李瀟也是傻眼了。

只見一座墳墓裂開了,裡面有一隻慘白的手掌探出。

似乎,埋葬在裡面的人,正想著爬出來。

「不會吧?真的埋葬了一些鬼東西?」李瀟懵逼,隨口一說而已,怎麼就能成真了呢……

(本章完) 此刻,眾人都在後退,畢竟誰也不知道那手掌是什麼。

或許,這些墳墓內,真的埋葬著一些生靈。

「嗯?香味?」

「那看起來,不像是某種生靈的手掌……」

……

沒過多久,當那手掌從墳墓內爬出來后,眾人的神色又變得古怪了起來。

只因,從墳墓內爬出來的,只有一隻手掌,並無其他東西。

並且,隨著這手掌出現后,空氣中瀰漫起了一陣清香。

這種香味,很奇特,聞上一口,不少便感覺到自身的聖人法則增強一點。

「這……好像是白掌神葯……」

「什麼好像,分明就是!」

……

在場的人,見識都不少,從一些古籍中,見過這玩意。

此刻,眾人已經斷定,這根本就不是什麼手掌,而是一株神葯!

「白掌神葯!」

「這可是稀世珍寶,服下一株,便可完善聖人法則,甚至有望蛻變!」

……

眾人不能淡定了,只因白掌神葯太過珍貴,許多人一生都不見得能看到一次。

甚至,在當今世上,白掌神葯幾乎絕跡了,哪怕是一些頂尖宗派內,都不見得會有這種神葯。

嗖!

……

此刻,只見那白掌神葯突然開始移動,其五指宛若腳掌一般,落在地上后,便朝著遠處跑去。

這等神葯,自然是通靈了,他懂得保命,豈能落到他人手中,被人服實。

「追!」

……

當即,包括李瀟在內,一群人沖了出去。

面對這種神葯,沒人能淡定。

就連傷勢還未痊癒的楚項,此刻都跟著李瀟,憋紅了臉,一個勁的追了下去。

然而,白掌神葯,雖然沒什麼攻擊性,但其保命手段太強了。

他速度很快,宛若一道白色雷霆,僅僅是十幾息的時間,眾人便追丟了。

這讓一群人無語,早知墳墓內孕養了這等神葯,他們就該造作準備。

「可惜了,這等神葯離去,怕是再也捉不到了。」有人嘆息道,深感惋惜。

然而,下一秒,一群人神色一凝,似乎想到了什麼。

嗖!

嗖!

……

短短几息間,只見一群人往回跑去,沒過多久,又回到了亂葬崗附近。

這一次,只見一群人都出手了,在此地布置陣法,禁制。

只因,他們相信,這地方非凡,既然能孕養出白掌神葯,或許還能孕養出其他的神葯。

現在布置下陣法和禁制,一旦神葯出世,必定是跑不掉了!

「老大,我們怎麼不動手?」楚項好奇,只因李瀟回來后,便沒動手。

他就站在不遠處,看著那些天魔兩族布下陣法和禁制,一點反應都沒。

「呵,這地方雖然奇特,但神葯罕見,同一個地方,怎麼可能孕養出兩株神葯。」李瀟撇嘴道:「孕養一株神葯,會耗盡一方天地的精華,這亂葬崗這麼小,能孕養出一株白掌神葯已經很了不起了。」

「老大,你說的很有道理,但……你確定嗎?」

此刻,楚項的神色相當的古怪,目光盯著亂葬崗內,道:「老大,你確定這裡不會再出現第二株神葯?」

「當然,本皇對這方面很了解……」李瀟自通道。

然而,當他回頭,看向亂葬崗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只見,亂葬崗內的一座墳墓中,出現了一縷火焰。

這火焰跳動之下,化作了一頭巴掌大小的烈焰鳳凰。

他正圍繞著墳墓在飛舞,鮮紅的眼睛中,正冒著精光。

「炎凰神葯!?」李瀟揉了揉眼睛,無法相信,這亂葬崗內,竟然還有一株神葯。

並且,這炎凰神葯,可比白掌神葯要珍貴多了。

據說,一旦服下炎凰神葯,便可掌握烈焰法則!

曾經有記載,一個聖人在得到炎凰神葯后,將烈焰法則融會貫通,造詣非凡,最終在聖人境中無敵,乃至到玄尊時,他都以一手烈焰,打遍天下無敵手!

「這可是能鑄造出一尊掌握烈焰法則的神葯啊……」楚項眼中冒著綠光,更是扯了扯李瀟的袖子,道:「老大,現在咋整?」

「你說呢?」李瀟瞥了一眼楚項,隨後便一步踏出,朝著那炎凰神葯所在的地方走去。

「你想做什麼!?」

「滾!區區一個人族,也想和我們搶奪神葯嗎?!」

……

這一刻,那幾個天魔怒了,盯著李瀟,甚至有幾人更是擋在了李瀟的身前。

這幾人,都很強,境界都在聖人五重。

並且,看他們那自信的樣子,多半是戰力很強,更是掌握了一些聖人武技。

然而,李瀟無懼,眼中閃過一絲凌然之意,冷聲道:「滾!」

「真以為自己無敵了!?」

「論人數,我們多,論境界,我們高,論聖者武技,我們也有,你拿什麼和我們爭!?」

「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交出自己的傳承和盛冰拳,否則,死!」

……

這一刻,這群人也是撕破臉皮了,為了炎凰神葯,他們不想再和李瀟「和平」相處下去了。

「呵,一群廢渣罷了。」李瀟輕哼一聲,隨即身上散發出一股殘暴的氣息。

嗡!

……

一道震鳴之下,眾人只見李瀟的身後,一道身影顯化,通體血色,宛若一尊來自地獄的戰神一般。

其身上,一頭血色真龍在盤旋,手中更是用聖人法則,凝聚出了一根血色長矛。

「殺你們,如捏死一隻螞蟻一般簡單。」李瀟輕語,手持血色長矛,身影突然模糊了起來。

僅僅是瞬息間,便看到李瀟的身邊,突然多出了九道身影。

這九道身影,和李瀟的樣子一模一樣,都是手持血色長矛,血光滔天。

https://tw.95zongcai.com/zc/64623/ 「修羅技——血色分身斬!」

不等眾人反應,只見李瀟一聲長嘯。

剎那間,那些身影暴動,手持長矛,如虎狼之師一般沖了出去。

他們所過之處,血光迸發,殘暴的氣息瀰漫,手中長矛,更是無堅不摧,不可抵擋!

噗!

噗!

……

瞬間,便看到有人被長矛洞穿,鮮血飄灑,更是被挑在了空中,動彈不能。

身影閃爍,如血色的影子一般,九道身影,在此刻橫衝,如入無人之境!

(本章完) 此刻,李瀟手持血色長矛,卻屹立在原地,不曾移動分毫。

但是,他的九道分身,宛若血色魔神一般,殺了出去。

這是凝聚了李瀟的精氣神,以及聖人法則的分身,戰力強悍,堪比李瀟本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