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那種「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感覺,他不想在經歷第二次了。

「剛剛的感覺怎麼樣,體會到生不如死的感覺了么?」

東方修哲依舊一臉笑意,然而落在馬林的眼中,卻是比看到惡魔還要可怕。

再此晃了晃手中的儲蓄卡,東方修哲問道:「是你主動配合呢,還是再嘗嘗剛剛那種感覺?」

聽到這話,馬林被嚇得面無血色。

他現在突然意識到,自己以前整人的手段,和眼前這個少年比起來,簡直弱爆了!

眼前這個少年,簡直就是整人的鼻祖!!!(未完待續。) 這個月準備每天兩更。然後,如果有時間,下個月爭取每天三更到四更!

※※※※※※※※※※※※※※※※※※※※※※※※※※※※

「惡魔,這個傢伙絕對是個惡魔!」

此時馬林看向東方修哲的眼神,充滿了恐懼。

「就算你是惡魔,但只要你落到我的手裡,我定叫你死得很難看!」

在馬林恐懼的眼神之中,還隱藏著一種惡毒。

他是一個受不了委屈,以及睚眥必報的人,雖然眼下的情景對他來說極其不利,但只要是讓他翻過身,他一定會將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痛苦,十倍百倍地奉還給對方!

到現在為止,死在他手中的學院同學,沒有上百,也有幾十了。

而且這其中絕大多數受害者都是女生,每個人死得都非常慘。

因為他處理的很乾凈,加上又有著家族這個後台撐腰,使得很多人並不知道他背後做得那些骯髒事。

當然,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會讓他變本加厲地不知收斂,也活該他今天碰到了東方修哲。

「考慮得怎麼樣,我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

這個時候,東方修哲再次晃了晃手中的儲蓄卡,看向馬林的眼神充滿了戲謔與嘲諷。

東方修哲才不在乎眼前這個傢伙是什麼身份呢,就算是這個帝國的皇帝又能怎麼樣?

況且如果論身份的話,他堂堂「鐵秦帝國」小王爺的身份,絕不會比對方差。

馬林的身體還在劇烈地顫抖著,雖然剛剛那種痛苦停止了,可是那種感覺卻還清楚地記得。

「我不能再待在這裡,我要離開!」

頭腦中產生出逃跑的念頭,可是現在的他,哪還有那個力氣。

現在的馬林,可是後悔死了,早知道今天會遇到這個小惡魔,真不應該將保護自己的那些護衛打發走。

在他看來,如果有自己那幫護衛在,倒霉的人一定是對方!

「那幫該死的傢伙,平曰里纏在自己身邊,趕都趕不走,現在出了事,一個個都死哪去了?」

現在想這些已經沒有用了,馬林知道自己現在的處境很糟糕,他多麼希望能夠有人來幫幫他。

他首先看到的人,便是貝娜。

可是當他看到貝娜正用一種駭然的眼神看向這裡時,他便明白,貝娜是指望不上了。

這個自己看中的女生,此時已經完全被少年的氣場震懾住了。

「可惡的渾蛋,搶走了我的納戒,竟然還打算搶走我卡里的錢!」

馬林心中雖然恐懼,但他更多的則是氣憤。

一直以來,都是他搶別人的東西,今天竟然輪到自己成為了受害者,心中的這口氣實在是難以咽下。

他扭頭向著食堂內的其他方向望去,用一種求助的眼光,看向那些正在看熱鬧的同學。

可是他忘記了,這裡是食堂的第一層,而且周圍的那些同學,都是被他鄙視的「下等生」,大家巴不得他遭到報應呢,又豈會過來幫他。

「這個傢伙,真是活該,平曰里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還不是仗著自己的家世,他本人又有什麼了不起的!」

「看我們也沒有用,傻子犯**才會過去幫你呢,平曰里你是怎麼對待我們的!」

「他大爺的,今天老天總算是開眼了,終於出現一個敢收拾這個敗類的傢伙了,真希望就在這裡廢了他,免得再去禍害那些善良的學生。」

大家的心裡有著這樣的想法,根本就不可能有人過來。

沒有拍手稱快就不錯了!

「哦,這裡面有你熟悉的人?」

就在這時,東方修哲面帶笑容地順著馬林的視線望了過去。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卻是把那些看熱鬧的同學嚇了一大跳,心說話:我們才不想跟馬林這個滾蛋熟悉呢!

他們剛剛可是親眼目睹了東方修哲的手段,誰都不敢與那雙明亮的眼神對視,紛紛低下了頭,唯恐東方修哲會找上他們!

此時的馬林,心裡那個氣啊,心說話:這幫**民,竟然就這樣眼睜睜看著本少爺在這裡被人虐,難道他們不知道本少爺受傷,是多麼大的一件事么?

難道他們不知道,為本少爺賣命,是一件多麼榮幸的事么?

職場美人被擒記:誰爲伊狂 「啊~」

就在馬林還報有僥倖想法時,一種生不如死的感覺再次襲向他的全身,並且比之剛才更加猛烈!

馬林開始滿地打滾,並且用牙齒撕扯著手背上的肉,只不過是片刻的工夫,竟然將一隻完好的手掌咬得血肉模糊,甚至隱隱可以看見裡面的骨頭。

「啊~」

又是一聲尖叫響起,卻是從貝娜的口中發出的。

此時的她,臉色異常的慘白,身軀微顫,瞪大著一雙眼睛,盯著痛苦煎熬中的馬林,雙腿向著身後退了數步,最後不小心踩到了打翻的飯菜上,向著身後倒去。

眼看她就要坐在鋒利的碎瓷片上時,一團柔軟的水,將她給硬生生托起。

「小丫頭,我相信你應該沒有胃口再在這裡吃飯了,如果不想被牽連到,還是速速離開吧!」

東方修哲對著驚魂未定的貝娜說道。

貝娜那顆狂跳不止的心臟,還沒有因為剛剛的變故平靜下來,現在驟然聽到少年跟自己說話,不禁又是被嚇了一跳。

「你……你……」

想要說什麼,然而大腦一片空白,一張嘴好像不是自己的,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東方修哲輕輕一笑,不再理會貝娜的局促,而且好整以暇地盯著因為痛苦而快要崩潰的馬林。

「我……我給你……都給你……」

馬林終於忍受不住痛苦,拼盡全力向著面前這個小惡魔求饒。

在說話的時候,他的聲音沙啞,並且嘴唇之上還沾著肉絲,讓人看了不寒而慄。

「你可要想好了,欺騙我的代價可是很大的!」

東方修哲不緊不慢地道。

此時的馬林,但凡還有反抗的能力,真恨不得把眼前這個少年生吞活剝了,自己都這樣了,他竟然還如果淡定。

這個傢伙,他絕對不是人!

「求你……」

嘴上再次擠出兩個字,馬林便是再也說不出話來了,整個人因為過度的痛苦,竟然口吐白沫地在地上抽搐起來。

看他的樣子,好像隨時都有抽過去的可能。

不見東方修哲有什麼動作,施加在馬林身上的法術便被撤去了。

沒有了法術的折磨,馬林雖然好過了一些,可是身上那些被他自殘的傷口,卻是再次讓他幾次差點痛暈過去。

用顫抖的一隻手,馬林將儲蓄卡內的錢全部都轉到了東方修哲的名下。

「才只有十多億啊,真是夠窮的!」

看到卡內多出來的錢,東方修哲嘴上自語了一句。

他的這句話,讓馬林差點當場吐血。

我說祖宗,那可是十多億啊!

而其他的同學,在聽到這個數字時,更是發出陣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他們終於明白,為什麼馬林總是瞧不起他們這些人了。

十億,那是一個什麼數字?

對於在場的所有人來說,可能這輩子都別想擁有這麼多錢!

「我靠,那小子到底是什麼來歷,十億他都賺少,那麼對於他來說,到底多少是多?」有人驚呼。

「我的媽啊,就這麼一小會兒的工夫,十多億就到賬了,這錢賺得也太快了吧?」有人羨慕。

「這……這不是犯罪么,那個少年到底是怎麼想的,這種事情就算是做,一般也都是暗地裡吧,他倒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竟然就這樣威逼硬搶!」有人詫異。

「要是我有這十多億,我才不上學呢,隨便找個地方,就能逍遙幾輩子……」有人幻想。

只不過片刻的工夫,東方修哲便是讓周圍的這些看熱鬧的同學,產生了不同的想法來。

其實這些人哪裡知道,就在前不久,東方修哲從三位王爺那裡搜刮來的財富,以及從俞搏天那裡弄到的錢財,已經達到了一個恐怖的天文數字,自然沒有把這十多億放在眼裡。

「以後做人厚道點,不要那麼張狂!」

東方修哲對著馬林說了句,然後轉身就走。

「老大,你才是最張狂的好不好?」

很多人都在心中如此吶喊。

馬林依舊趴在地上,對於他來說,今天發生的事,讓他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快看,那個少年好像要離開了!」

當東方修哲轉身走開時,依舊吸引著很多人的目光。

大家對於這個像謎一樣的少年,充滿著好奇,甚至其中有一部人,還產生出了崇拜的想法。

「這是當然的了,把馬林弄成那個樣子,換成是誰,都會跑路的!」

「不過這也值了,有那十多億,到哪個地方不能逍遙快活。」

「估計他會以最快的速度逃離這裡,畢竟馬林是不可能這樣善罷甘休的。」

「不管怎麼說,他幫著咱們出了一口氣,要是能夠知道他是哪個班的,叫什麼,就好了!」

搔亂剛剛結束,大家便開始小聲議論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